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六十五章 【失窃】(下)
    姬飞花瞪了他一眼道:“杂家又不是瞎子,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句话明显暗藏深意。哦亲

    胡小天陪着笑道:“这跟我没什么关系。”

    姬飞花走了进去,从地上拾起一张倒伏的椅子,胡小天赶紧走上去,用衣袖在椅子上面擦了擦,这才邀请姬飞花坐下。心中却是非常纳闷,既然今天文雅身体不方便遭遇退货,那么姬飞花岂不是就来了机会,这样的风雪之夜刚好去给皇上暖床,怎么他不去讨好皇上,反而溜达到司苑局来了?更奇怪得是,他怎么知道自己已经回来了?难道那根黑虎鞭是被他给偷走了?转念一想应该没有任何的可能,当初自己曾经将黑虎鞭主动谨献给天,他都不要,又怎么可能到回头来做偷窃的事情?虽然姬飞花不是什么好人,可是以他高冷孤傲的性格应该不屑做这种事情。

    姬飞花道:“丢了什么东西?”

    胡小天老老实实道:“黑虎鞭!”

    “哦?知不知道什么人偷的?”

    胡小天摇了摇头,没证据的事情当然不能乱说。

    姬飞花道:“想不想知道是什么人做的?”

    胡小天心中一动,看来姬飞花果然是有备而来,难道他现了这件事的罪魁祸?听他话里的意思应该是知道这件事的内情。

    胡小天道:“想,可又有点不想。”

    姬飞花道:“吞吞吐吐,犹犹豫豫,真是好没意思。”

    胡小天道:“想知道,又怕知道了我也惹不起人家。”

    姬飞花因胡小天的这句话而哈哈大笑起来。他点了点头道:“有点意思,既然你这么想,还是不要知道答案的好。”

    胡小天道:“每次跟大人谈话总让小天如同醍醐灌顶,茅塞顿开。”

    姬飞花道:“明明知道你说得是假话,可听起来还是很舒服。”

    胡小天道:“小天对大人忠心耿耿,愿为大人上刀山,下……”

    姬飞花笑盈盈道:“你且打住吧。”他站起身来。胡小天以为他准备离开,慌忙跟着恭送。却想不到姬飞花来到门外,望着漫天的飞雪忽然道:“杂家忽然很想喝酒!”

    胡小天道:“酒窖里有几坛好酒,我这就去给姬公公去拿。”

    姬飞花道:“不用。咱们去内官监喝。”

    姬飞花来了兴致。胡小天自然不敢说个不字,跟着姬飞花一行前往内官监。雪没有停歇的迹象反而越来越大了,胡小天心中揣摩着姬飞花到底有什么目的?深夜过来找自己怕不是仅仅喝酒聊天那么简单?

    说是前往内官监,可姬飞花走得却是相反的方向,胡小天也不敢多问,现原本跟着姬飞花的两名太监中途也失去了身影,他们从后宫来到了外庭。一辆马车早已等在轩辕门处,驾车的仍然是上次姬飞花的马夫。胡小天知道此人武功绝非泛泛,上次和机关门的那场恶战仍然记忆犹新,看来姬飞花是要和自己一起出宫了,难道今晚又要去烟水阁笔会?

    姬飞花和胡小天上了马车。马车缓缓向宫外驰去,途中自然遇到了不少的大内侍卫巡查队伍。可当他们看到姬飞花的令牌,自然无人敢阻拦,一路畅通无阻地出了皇宫。

    胡小天始终保持着沉默。直到出了宫门的刹那,姬飞花笑了起来:“小天,你怎么不问杂家要带你去哪里?”

    胡小天道:“小天相信提督大人一定不会害我。”心中却没有多少的把握,姬飞花这个人喜怒无常又冷酷无情,说不定今天晚上的事情触怒了他,他对自己产生了杀念,毕竟自己在文雅沐浴的时候曾经三番两次阻止她说话,生怕她触怒姬飞花遭到毒手。姬飞花为人精明,万一识破了自己的用心可就麻烦了。

    姬飞花道:“这样说就是害怕杂家咯!”他掀开车帘,一股冷风卷着雪花飘了进来,车厢内顿时感觉到一股寒意。

    胡小天道:“这样的风雪天,西凤桥的那对老人家不会出来做生意的。”

    姬飞花呵呵笑了起来,一双凤目在黑暗中异常明亮:“难为你还记得他们。”

    胡小天道:“他们做得卤牛肉很好吃,现在想起来,小天还口舌生津呢。”

    姬飞花道:“那回头咱们再去看看,万一他们在呢。”

    胡小天心中却认为绝无可能,原本那对老人家就没有什么生意,这样的风雪天又岂会出来做生意?

    马车在康都内城行进了约有半个时辰,终于停了下来,姬飞花道:“你下去吧!”

    胡小天微微一怔,不知姬飞花究竟是什么意思。

    姬飞花道:“这里就是水井儿胡同,走进去第三家就是你爹娘暂住的地方。”

    胡小天听到这里,内心剧震,脸上充满了不可思议的表情,他怎么都不会想到在这样一个风雪之夜,姬飞花居然带着他来探望自己的父母。姬飞花道:“杂家既然答应过你就一定会做到,你去吧,半个时辰,杂家就在外面等你。”

    胡小天推开车门想要走下去,却因为太过匆忙,额头撞在了门梁上。

    姬飞花看到他的样子也不禁露出一丝笑意,等到胡小天下了马车,他将一个包裹从车内扔了下去:“久别重逢总不能空着手过去。”

    胡小天接住那个包裹,一时间心中百感交集,甚至对姬飞花的仇恨也冲淡了几分。

    拎着姬飞花给他的礼物,胡小天踩着积雪,深一脚浅一脚地来到父母的居所门前,深深吸了口气,这才扬起手叩响了门环。过了好一会儿方才听到里面传来簌簌的脚步声,有人在里面道:“谁啊!”这声音居然是梁大壮。

    听到梁大壮这熟悉的声音,胡小天也不禁感到温暖了,他又敲了两下。

    梁大壮这才过来开门,先将大门拉开了一条细缝,看了看外面的情形,借着灯笼的光芒隐约看到外面的身影有些熟悉,他又不敢确认,将房门拉开了一些,更多的光束随着房门的敞开散落在外面,梁大壮终于看清胡小天拎着一个包裹,笑眯眯站在外面,他无法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先是睁大了眼睛,然后用力眨了眨,现胡小天仍然站在那里,方才惊喜万分道:“少……”

    胡小天右手的食指竖起在唇前,向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梁大壮张大了嘴巴,止住了声音,可眼泪却啪嗒啪嗒地落了下来,胡小天走入小院之中,伸出手去,在他宽厚的肩膀上用力拍了两下,数月不见,这厮明显清瘦了许多,虽然不及昔日丰满圆润,却显得精神干练了很多。

    “我爹,我娘呢?”

    梁大壮指了指亮灯的堂屋,胡小天踩着积雪大步走了过去,等到了门前却又放缓了脚步。

    里面传来父亲低沉的声音:“大壮,什么人?”

    胡小天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情,这才慢慢推开房门。

    胡不为和徐凤仪夫妇正坐在火盆前取暖,两人都穿着粗布衣服,身上的棉袄还打着补丁,布衣荆钗的徐凤仪就着油灯正在纳着鞋底儿,看到门外突然出现的胡小天,夫妇两人同时惊呆在那里,徐凤仪一时失手,手指被针戳了一下,鲜血冒了出来。

    胡小天一个箭步就冲了过去,扑通一声跪倒在两人面前,含泪道:“爹!娘!孩儿来晚了,让你们受苦了……”

    徐凤仪只叫了一声我的儿,便扑了上去,将胡小天牢牢抱在怀中,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是用力将他搂住,眼泪止不住地落了下来。胡不为呆在那里什么都没说,可是脸上的表情却纠结复杂之极。

    过了好一会儿,胡不为方才抑制住内心的激动,低声道:“凤仪,你先让小天起来吧。”

    徐凤仪这才回过神来,一边抹泪一边捧着胡小天的脸:“小天,让娘好好看看。”

    胡小天过去一度以为自己会对这种过于亲近的表达方式可能会不适应,可这一刻真正到来的时候,他心中更多得是感动,看到老妈的手指仍在流血,胡小天抓住她的手在嘴中吮了吮。

    徐凤仪含着泪笑道:“长高了……也壮了……”做母亲的看儿子越看越爱。

    相比起妻子,胡不为更加的冷静,他向随后跟来的梁大壮道:“大壮,你去看看外面还有没有人跟过来。”

    胡小天道:“不用看,姬公公送我来的。”

    胡不为微微一怔,低声道:“姬飞花?”

    胡小天点了点头。

    胡不为的表情瞬间变得凝重起来。

    “你们爷俩儿先说话,我去,我去沏茶。”徐凤仪如梦初醒站了起来。

    胡小天道:“不用。”可徐凤仪已经出门了,梁大壮也识相地退了出去,显然是要给他们爷俩儿留一个单独说话的空间。

    胡小天环视这简陋的斗室,联想起昔日富丽堂皇奴仆如云的尚书府,简直是一天一地,更感觉到此时境况的凄凉。

    “你还好吗?”父子两人几乎同时说到。

    两人笑了起来,胡不为道:“你先说。”

    圣诞快乐!(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