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六十三章 【凌玉殿】(上)
    龙烨霖登基之后并没有忘记他昔日的这位妃子,据说本来要给她贵妃的位子,后来因为简皇后反对方才作罢,不过仍然给了她昭仪的位子,成为一后四妃之下的第一人。相差一步,地位便天壤之别。皇帝登基之后从未来过凌玉殿一次,更不用谈到临幸林菀了。

    所以曾经得宠的林菀也只能满腹幽怨,依着凌玉殿的廊柱,望穿秋水了。

    胡小天前来送礼的时候,林菀正在院子里欣赏梅花,胡小天在宫女的引领下来到她的面前,恭恭敬敬道:“小的参见林昭仪。”

    林菀穿着深蓝色的斗篷,背身站着,左手原本拈着一枝梅花,听到胡小天的声音,左手一松,树枝反弹了出去,在虚空中来回荡动,黄色的花瓣随风飘落,有几片沾在胡小天的脸上,他抬起袖子擦了擦脸。

    林菀缓缓转过身来,的确是一位尤物,生得眉目如画,妖娆动人,可有了文雅的珠玉在前,两相比较,这位林昭仪似乎差了那么一些的风情。比起葆葆,又似乎差那么一些的性格,美女果然还是要比出来的。不过胡小天毕竟还是有些先入为主的概念,这位林菀是皇上的女人,而且其背景很不简单,在他的心底深处对林菀还是戒备十足的。

    林菀打量了胡小天一眼道:“有事?”

    胡小天垂头道:“奉文才人之命,特地给林昭仪送上一份礼物。”胡小天双手将拜帖和礼物呈上。

    林菀示意身边的宫女接过,让宫女打开礼盒,里面却是一对翡翠手镯,看质地透度应该是上等货色。胡小天心中暗叹,毕竟是文太师的养女出手就是阔绰,今天送出这么多份礼物。只怕几万两银子就这么出去了。

    林菀伸手去接那对翡翠玉镯,可接到手里的时候,那对玉镯却突然从她的手上滑落,宫女吓得一声尖叫,脸都白了。

    胡小天一个箭步跨上前去,抢在玉镯落地之前用手接住。

    林菀意味深长道:“身手还真是不错呢。”

    胡小天道:“无非是眼疾手快了一些。林昭仪还请拿稳了。”他再次将那双翡翠玉镯递了过去。

    林菀接过玉镯点了点头,轻声道:“小胡子,你跟我来吧。”

    胡小天对可能遭遇的困难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跟着林菀进入了凌玉殿,走入宫室之后,林菀屏退了宫女太监,看来是有话单独跟胡小天说。

    众人离去之后,林菀把玩着那对翡翠镯子,可这次居然手又是一滑。当着胡小天的面那镯子再度落在地上,当啷一声摔得粉碎。

    胡小天和她还有一段距离,对她第二次失手也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对镯子摔碎,心中却已经明白,这位林昭仪根本就是存心故意。

    林菀道:“本宫手滑了,小胡子,你怎么没帮我接住。”

    胡小天道:“小的上次是瞎猫撞上了死耗子。不是每次都有这个运气。”

    林菀呵呵冷笑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胡小天躬身行礼道:“随口一说,昭仪切勿多想。”

    “你是猫。本宫是耗子?你是说本宫应该怕你,还是恐吓本宫,你要吃了我呢?”

    胡小天道:“林昭仪多想了,小的就算吃了雄心豹子胆也不敢对昭仪不敬。”

    林菀道:“这话还差不多,哎呦,本宫的腿突然有些酸。你帮我捶捶。”她斜靠在贵妃椅上,双腿除去鞋履放了上去,姿态极其魅惑动人。

    胡小天心中暗自忐忑,不知葆葆是不是将自己是个假太监的事情告诉了林菀,真要是如此。自己在林菀的面前也就没有任何秘密可言,不过胡小天也不怕她,老子不是什么好人,你更不是什么好人,无非是洪北漠派进宫内的一个卧底,你的目的恐怕是要危害皇上呢。

    胡小天应了一声走了过去,来到林菀身边,林菀将一双美腿向里面缩了缩,留给他一点空隙让他坐了,胡小天闻到她身上一股浓郁的体香扑来,看来这位昭仪喷了不少的香香,显然是有备而来啊。

    太监帮妃子敲腿原算不上什么大事,林菀一双凤目半睁半闭望着胡小天道:“葆葆在你的手下,你可要多多照顾她。”

    胡小天道:“简皇后派我们去明月宫伺候文才人,以后我们会相互照顾。”

    林菀呵呵笑了一声:“你们的那位文才人漂不漂亮?”

    胡小天道:“人间绝色。”

    林菀用手撑起螓,仰起俏脸向胡小天道:“比起本宫如何?”她现在的姿势刚好摆成了一个s形的曲线,诱惑力十足。胡小天道:“春兰秋菊,各擅其场。”

    林菀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然后抬起左足,穿着罗袜的玉足抵在胡小天的胸膛之上。

    胡小天心说不好,这娘们分明是要勾/引我,他赶紧从贵妃椅上起身,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颤声道:“小的说错了话,还望林昭仪赎罪。”

    林菀坐直了身子,理了理秀道:“说错了什么?你是说本宫比不上你的主子?”

    胡小天用眼角的余光向林菀望去,却见她扬起手来,手中一道寒芒闪现,向自己的肩头倏然插落。胡小天此惊非同小可,这女人果然并非善类,竟然出手伤人。胡小天身躯向后一仰,双足在地上一蹬,身体贴着地面向后滑出一丈有余。林菀这下刺了个空,右手在贵妃椅上一拍,身体如同一片青云一般飞起,手中蓝芒闪现,脱手向胡小天的胸口射去,胡小天连续翻滚,锵!的一声,却是林菀射出的簪撞击在了地面之上,竟然刺入地面半寸有余。倘若射在他的身上那还了得,肯定是非死即伤。

    胡小天趁机站起身来,刚刚站起,林菀的攻势就已经来到面前,劈面一掌,玉掌未至,一股罡烈的掌风已经扑面而来,胡小天暗叹,但看这娘们的出手,肯定要比葆葆的武功高上一筹,他见招拆招,和林菀瞬间就对了五掌,在林菀的攻势之下,胡小天连连后退。眼看到了廊柱之下,胡小天腾空跃起,使出权德安教给他的金蛛八步,蹭蹭蹭,瞬间就爬到了房梁之上。

    林菀抬起头来,冷哼道:“哪里走!”右手一扬,又是一道蓝光射出,胡小天的身体藏身在抱柱之后,夺!的一声袖箭深深刺入廊柱里面。林菀足尖在地上一顿,身体螺旋上升,稳稳落在宫殿的横梁之上,双手张开,分别有三根寒光凛凛的钢针夹持在她的指缝之间。

    胡小天道:“林昭仪何必苦苦相逼,我若是出了什么事情,你不怕自己的身份暴露吗?”

    林菀咬牙切齿道:“本宫在这里杀了你又有谁会知道。”

    胡小天呵呵笑道:“那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既然撕破脸皮又何须顾忌太多。

    林菀左手挥出,三根寸许长度的钢针朝着胡小天激射而来,胡小天沿着廊柱倏然滑落,夺!夺!夺!三声在他的头顶响起,三根钢针钉入他刚刚所在的位置。一击落空,林菀右手挥出,又是三根钢针从上方向下激射而至。

    胡小天腾空飞跃,落在贵妃椅之上,带着贵妃椅整个翻倒在地,突!突!突!三声,钢针从贵妃椅的底部穿透,几乎要挣脱而出。

    胡小天按捏了一把冷汗,这娘们儿的暗器功夫很不一般。真要是贴身肉搏胡小天并不怕她,可是林菀的远距离射杀却让胡小天近身不能,只能利用宫殿内的廊柱和家具进行躲避,可林菀的暗器层出不穷。六根钢针射完又摸出了六根。

    胡小天躲在贵妃椅后面,忽然想起了一件事,他从胸前掏出李云聪给他的哨子,呜!地吹了一声。

    林菀原本已经做好了攻击的准备,可听到哨声,却不由得出一声尖叫,胡小天一把推开贵妃椅,又吹了声哨子。却见林菀扑通一声摔倒在了地上,双手捂住头颅,惨叫道:“别吹,别吹……”

    胡小天心中大乐,妙啊,哈哈,真是妙不可言,想不到李云聪无意中给了自己一个大杀器,有了这个哨子,从此以后再不用怕林菀和葆葆姐妹两人的骚扰。

    林菀被哨声所制,痛苦不已,一张俏脸顷刻间冷汗密布,手中的钢针也失落在地上。

    胡小天一步步走了过去,林菀咬牙切齿道:“小畜生……你敢害我……”

    胡小天呵呵笑道:“敬酒不吃你吃罚酒,老子当你是昭仪供着,对你礼貌有加,你这臭娘们居然想害我。”他抓住林菀的头,照着她的肚子就是一拳,胡小天刚刚被她追得抱头鼠窜,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这一拳显然没有留情,打得林菀身躯如同虾米一样拱起,惨叫了一声:“你……好无耻……居然打女人……”

    胡小天道:“许你杀我,不许我打你?是他娘的何种道理?”他抬起脚照着林菀的屁股又是狠狠踹了一下,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怜香惜玉之情。

    林菀被他拳打脚踢,此时已经是披头散狼狈不堪,哪里还敢跟胡小天耍横,哀求道:“胡公公饶命,本宫错了……”

    胡小天冷笑道:“在本公公面前居然敢称本宫?你是什么来头真当杂家不知道吗?”抬起脚来又照着林菀的屁股踹了一脚,踢这个部位居然有些成瘾。

    求推荐票!(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