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六十二章 【形同陌路】(上)
    胡小天心想,你当然听说过,你不但听说过我的名字,你还亲手扒过老子的衣服,不但如此,你还一口差点把老子的小弟弟咬掉,当时若是你下嘴再狠一点,老子在西川的时候就已经被你给净身了。

    文雅的表情高贵而冷艳,和昔日胡小天印象中那个妩媚温柔的乐瑶差之甚远,连他自己都开始怀疑了,莫非这世上真有长得如此相像的两个人?否则她见到自己这个老熟人,怎么会连一点反应都没有?胡小天尽量让自己表现得从容镇定,微笑道:“不知文才人从何处听说的?”

    文雅道:“我入宫之前就听说胡公公在这里负责,以后还望胡公公多多照顾。”

    胡小天垂道:“文才人言重了,照顾您是小的的职责所在,以后您有什么吩咐,只管直接对我说,小的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文雅道:“我听说你还兼着司苑局的管事?”

    胡小天道:“是,不过文才人放心,小的会以明月宫为重,绝不会耽误文才人的任何事情。”

    文雅点了点头,轻声道:“我有些累了,今儿还是早点歇息吧。”

    胡小天道:“刚刚御膳房为文才人送来了点心,文才人要不要尝一尝?”

    文雅摇了摇头道:“不必了。”

    葆葆走了过来,恭敬道:“文才人,洗澡水已经准备好了,请容奴婢伺候您沐浴。”

    文雅嗯了一声,起身走了两步,绕过屏风忽然停下脚步道:“胡公公也来吧,有些话我还想问你。”

    胡小天几乎以为自己听错,刚刚入宫第一天,就给自己送这么大福利。岂不是意味着老子可以大饱眼福?葆葆也惊得美眸圆睁,别人不知道,她还不知道,胡小天根本就是个假太监,文才人居然让他伺候沐浴。其实在皇宫中,太监伺候嫔妃沐浴再常见不过。可胡小天不一样啊。

    在葆葆异样的眼光下,胡小天勇敢地跟了进去,上命不可违,文才人的命令岂敢不从,权当是派福利,杂家却之不恭啊。

    胡小天本以为今儿文才人是要让他帮忙搓背,可来到浴室之后方才现还有一道屏风拦着,文雅的那个橡皮人侍女冷冷将他拦在屏风外。

    胡小天笑了笑,知道自己是没眼福了。只能隔着屏风站着,虽然隔着屏风,还是隐约能够看到后面的情景,看到文雅在宫女的服侍下褪去衣裙,当然是看不清楚的,影影绰绰,这份神秘感越勾起了胡小天一探究竟的**,倘若在场没有其他人。说不定这货就直接扑了上去。关键时刻,胡小天还是有些自制力的。

    听到屏风后水声淙淙。显然文雅已经开始沐浴,娇柔婉转的声音从屏风后传来:“胡公公,我准备了一些礼物,明儿一早你帮我给各宫嫔妃送过去,名单都在梧桐那里。”

    胡小天道:“是!”

    “我初入皇宫,宫里面的规矩一点都不懂。以后有什么做得不到的地方,你要直接跟我说。”

    胡小天陪着笑道:“文才人秀外慧中,做事进退有度,小的以后还要靠您多多指点呢。”心中真是有些煎熬,美人沐浴。自己近在咫尺却无缘一见,敢情文雅是故意消遣老子的。

    文雅道:“你们先退下吧,胡公公进来。”

    梧桐充满戒心地望着胡小天,胡小天差点没笑出声来,哈哈,我还以为你将我忘了,原来你一直都记得我。

    梧桐、葆葆、秋燕三名宫女全都退了出去。

    葆葆临走之前,又忍不住向胡小天看了一眼,那眼神别提有多怪异了。

    胡小天等她们走后,还故意装腔作势地咳嗽了一声道:“文才人,小的进去了?”

    文雅嗯了一声。

    胡小天躬着身子走了进去,不是因为尊敬,而是为了掩饰,如此香艳的情景实在是让他有些承受不起,真要是直起身子,只怕要暴露了。

    水雾缭绕之中,看到一个美丽绝伦的**坐在莲花水池内,水面上还飘着一些花瓣。

    胡小天的内心扑腾扑腾直跳,乐瑶啊乐瑶,你这不是故意引我犯罪吗?本来今晚是皇帝的洞房花烛夜,想不到他没来,看来要让老子捡个漏,身为太监,为皇帝上刀山下火海都在所不辞,更何况小小的洞房乎?

    透过朦胧的水汽,看到文雅黑色秀如同流瀑般垂落在她刀削般的香肩之上,每一寸曲线都绝无瑕疵,胡小天深吸了一口气,暗自吞了口口水,美色当前却要恪守本分,这也是一种煎熬。

    文雅道:“权公公说,你会照顾我的。”

    胡小天内心一怔,脑子里的那点儿旖旎浪漫顷刻间就烟消云散,此时他忽然意识到眼前的文雅绝不是那么简单,无论她是不是乐瑶,此次入宫都负有艰巨的使命。文雅的这句话一语双关,分明是在提醒他,对他和权德安的关系已经知情。胡小天心中暗骂,权德安将他们之间的秘密告诉文雅,等于将自己出卖,外人知道的越多,自己的处境就越危险。他来到文雅身边,一双手慢慢搭在文雅的香肩之上,肤如凝脂,细腻柔滑,肌肤给掌心带来的愉悦感受难以用言语来形容。这种感觉有些熟悉,胡小天轻轻为文雅按摩着双肩,当太监果然有当太监的好处,可以名正言顺地占便宜。

    胡小天心怀鬼胎,他揩油之余不禁暗想,文雅是不是也像自己一样呢?她应该就是乐瑶啊?难道当真不记得自己了?

    从文雅的反应来看并没有任何的异常,即便是胡小天的双手触摸她的双肩,她的肌肉也没有产生任何的紧张,这让胡小天越感到迷惘了,倘若她真是乐瑶,为何面对自己没有一丁一点的反应?倘若她不是文雅,一个云英未嫁的处子之身,何以对一个男人的触摸如此淡然?若非有过这方面的经验,就是心态极其强大。其实乐瑶的温柔何尝不是一种假象,当初万家三少爷万廷光就是中毒而死,最大的嫌疑人就是他刚过门还未来得及洞房的妻子乐瑶。

    文雅道:“胡公公入宫好像没有多久吧?”

    胡小天笑道:“没有多久,比文才人早几个月。”

    文雅道:“过去也应该没做过什么伺候别人的活儿。”

    胡小天道:“文才人是嫌弃小的手笨了。”

    文雅道:“自小我的身边就有一位老人家照顾,那老人家就是出身宫里的。”她的这句话解释了为什么会对一个太监过来伺候自己沐浴如此泰然自若,同时又婉转告诉胡小天,他的手法实在是拙劣了一些。

    胡小天道:“小的斗胆说一句话。”

    文雅淡然道:“说吧。”

    “我总觉得过去好像跟文才人见过呢。”

    文雅呵呵笑了起来,轻声道:“你去过金陵?”

    胡小天内心一怔,然后回答道:“我外婆家就在金陵。”

    文雅道:“金陵徐家那可是赫赫有名的大户。”她对胡小天的出身早有了解,说完之后闭上美眸道:“咱们从来都没有见过,你未曾去过金陵,我又是第一次来到康都,咱们怎么会见过?”说完这番话,她自浴池中站起身来,出水芙蓉,美得不可方物,胡小天只看了一眼,就慌忙垂下头去,感觉内心中一股**升腾起来。

    文雅舒展双臂,胡小天此时才回过神来,赶紧拿起一旁的白色浴袍为她披在身上。

    文雅系好浴袍,走出莲池。胡小天把脸垂得更低,望着她那双美足,颗颗足趾晶莹如玉,宛如花瓣一般精致,倾国倾城用在她的身上绝不为过。文雅道:“你去吧,司苑局那边既然还需要你管着,就不用两边奔波了,等我有事的时候,自然会让人去传你。”

    “是!”和文雅的接触越深,越是感觉到她的陌生,虽然她的相貌和乐瑶完全相同,可两人的气质性格竟截然不同,胡小天已经怀疑自己最初的判断了,难道她根本就是另外一个人?

    文雅并没有让胡小天伺候她更衣,而是让胡小天叫来了梧桐。

    胡小天耷拉着脑袋,犹如一只斗败了的公鸡走出宫室,来到外面,葆葆不知从何处闪身出来,伸手去抓他的耳朵,胡小天反应神一把将她的手腕握住,一转身带着她来到阴影之中,将葆葆柔软的娇躯压在宫墙之上。

    葆葆在黑暗中剧烈喘息着,一双美眸虎视眈眈盯住胡小天,压低声音带着恶狠狠的口气道:“你这个无耻下流的家伙,你刚刚干了什么?”

    胡小天心中暗自笑,我能干什么?就算我有那能力,现在也没有那个胆子,无非是帮新来的才人擦擦背,捏捏肩,想起刚才的场景,胡小天不禁热血沸腾,望着葆葆的俏脸,感受着她起伏的胸部,忽然低下头去,准确无误地捉住了她的嘴唇,狠狠吻了下去。

    葆葆没想到他居然会强吻自己,娇躯颤抖了一下,然后攥紧双拳在胡小天的后背上用力捶了两下,却被这厮的热吻亲得透不过气来,娇躯靠在宫墙上,若非依靠宫墙的支撑,只怕此时早已瘫倒在了地上。脑海中变得一片空白,仿佛在瞬间灵魂被抽离了躯体。

    胡小天亲了她不算,双手也不老实,在她的**之上结结实实揉了两下,这才放开了她。葆葆看到他一脸得意的坏笑,先是啐了口唾沫,擦了擦嘴唇,然后抬起右脚向他踢去。

    周一了,求推荐票!(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