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五十八章 【无相神功】(下)
    李云聪却没有回答胡小天的问题,继续道:“《无相神功》在天龙寺是一本神书,在江湖人眼中是一本至高绝学,可在皇上看来却一文不值。”

    胡小天点了点头,心中暗忖,一个人若是当了皇上,身边有这么多人保护,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号令天下,莫不服从,当然不需要这么辛苦地修炼武功,什么武功秘籍对皇上来说都没有吸引力。

    李云聪道:“可当时因为担心江湖中人觊觎此书,所以对外宣称是一把火将藏经阁全都给烧了,事实上藏经阁中的大部分佛典经书还是被转移到了宫内。一开始的时候,也有人怀疑这些书里面有《无相神功》。最早这批佛经并没有直接送来藏书阁,而是先在文兴苑进行整理。所以有不少官员将领也打通关节,意图找出其中的《无相神功》据为己有,到后来也没有找到这本书,其中精选过的佛经送入了藏书阁,另外一部分就封存在文兴苑。其间也经历了不少波折,大概过了五十年左右,就已经很少有人提起《无相神功》的事情了。又过了一百五十年,天龙寺的冤案终于昭雪,明宗皇帝亲自下旨,在原来的地址上重建天龙寺,一切规制都依照从前,当时天龙寺的主持方慧大师便请求将这些佛经还给天龙寺,明宗皇帝也同意了他的请求,让人将文兴苑所有的佛经归还给他,至于皇宫藏书阁的那一小部分就留了下来。”

    李云聪端起酒喝了一口,然后又道:“一来二去,大家都以为这本《无相神功》失传,可宫内却有那么一位太监,他从佛经之中悟出了那套秘籍,这位前辈也算得上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一位大能。我刚刚跟你说过,任何武功都要因材施教,以我们宦官的特殊体质就算找到了《无相神功》却无法修炼,因为我们身体残缺,《无相神功》却是正常人所创,那位慧觉禅师虽然斩断红尘。断绝六欲,但是他的身体方面并无残疾。我们宫中的这位前辈得到《无相神功》之后先是欣喜若狂,照着上面的功法修炼,也是苦修数年无一所得,他想来想去,总算明白了这个道理,于是将这套功法进行改变,这一变之下才有了你所说的《无间诀》。”

    小天已经完全被李云聪所讲的这个故事所吸引,真是没有想到这其中居然会有这么多的波折。

    李云聪道:“这位前辈功法大成之后。本想将《无相神功》毁去,可想来想去前人留下的至宝本不该毁在他的手上,于是将之收藏起来,等待日后的有缘人。至于他参悟开创的《无间诀》,这位前辈就分别传给了两个人,这两人都是宫中的宦官,此类功法极其特殊,只能由我们这个特殊群体修炼。正常人即便是得到功法的全部,最多也是徒具其型。不可能研究出它的真髓。”

    胡小天不由得想到,欲练神功,挥刀自宫这八个大字,《无间诀》一直收藏在皇宫内,倘若流传出去,为了练成绝世无双的武功。不知有多少江湖人会挥刀自宫。

    李云聪此时突然停下了说话,静静望着胡小天,似乎他的故事已经讲完。

    胡小天忍不住道:“完了?”

    李云聪点了点头道:“完了!”

    胡小天道:“可这两本书后来的事情。”

    李云聪微笑道:“就算杂家不说,你也猜得到,能救你的只有那本《无相神功》。”

    胡小天刚刚听得太过入神并没有细想。此时突然意识到李云聪反反复复地强调《无相神功》能够救自己,而非是《无间诀》,什么橘生江南逾淮为枳,根本是知道自己就是假太监。明白了这件事,胡小天汗毛都竖起来了,我靠啊,老太监厉害啊,一根手指在我脉门上一搭,就已经把老子的底细摸了个一清二楚。

    胡小天不是不相信脉相之说,只是这位老太监实在是太牛了一些,牛得让胡小天有些难以置信。冷静下来,胡小天暗忖,以李云聪的武功杀掉自己也不费吹灰之力,为什么要跟自己聊这么多,根本原因就是自己有利用的价值,说穿了,李云聪和权德安、姬飞花之流也没有任何分别,都想利用自己,自己还真是成了他们几人之间的香饽饽。胡小天干咳了一声道:“这么说,您能帮我。”

    李云聪笑道:“若是我没这个本事,只怕天下在没有第二个人有这个本事。”一扫往日的低调,李云聪这句话流露出不可一世的霸气。

    胡小天点了点头:“您想让我做什么?”活到现在,胡小天当然明白,这世上没有白来的便宜,想要让人帮助自己,先就得帮别人做事。

    李云聪道:“帮我救出陛下!”

    胡小天内心剧震,此时心中已经再无疑问,李云聪就是太上皇龙宣恩的忠实班底,当今皇上龙烨霖皇权在握,当然不需要他去救,身陷囹圄,失去自由,又当过皇上的只有龙宣恩。

    胡小天抿了抿嘴唇道:“我只怕有心无力。”他并不是在推辞,说得的确是真心话,老皇帝如今被困瑶池中心的缥缈山不说,龙烨霖为了防止常人接近,已经设下层层防守。据说在缥缈山上埋伏了皇宫内的一流好手,而且机关重重,普通人也只能遥望一下缥缈山上的宫阙,想要接近根本没有任何可能。

    李云聪道:“若是能够救出陛下,就能恢复昔日大康之正统,拨云现日,重振朝纲,胡大人乃是陛下看重之栋梁,若是陛下得以重整河山,胡大人自然会受到重用,而你也会成为有功之臣,开国之勋。”

    其实胡小天对谁当皇帝都无所谓,照现在来看,龙烨霖当皇帝还不如他老子龙宣恩呢,若说胡家还有翻盘的机会,唯有李云聪的说法最为可行,若是老皇帝当真复辟成功,那么自己连同老爹一起就都成了有功之臣,什么位极人臣,什么开国之勋全都不是梦话。可梦想虽然美好,现实毕竟依然残酷,现在大康已然变天,一帮老臣子,死的死,亡的亡,造反的也有不少,可指望着那帮造反的臣子忠心捧老皇帝再次上位,应该没有任何可能。李云聪的条件虽然很有诱惑力,但是识时务者为俊杰,以老皇帝现在的声势,别说复辟,恐怕离开缥缈山都难。

    李云聪似乎看出了胡小天的犹豫,低声道:“你若是答应,杂家就将《无相神功》的心法口诀传给你。”

    胡小天道:“这么简单?”

    李云聪道:“陛下虽然现在被困,但是朝中还是有不少忠臣贤良,只要陛下能够离开皇宫,振臂一呼,必然天下响应,恢复大康江山不费吹灰之力。”

    胡小天心说你丫就吹吧,吹得天花乱坠,过去我咋没现你口才这么好,当我三岁小孩,居然忽悠我。他低声道:“可如何才能将陛下救出皇宫呢?”

    李云聪道:“你只要能将他带来这里,剩下的事情自然无需你去过问。”

    胡小天道:“缥缈山位于瑶池的中心,山上戒备森严,五步一哨,十步一岗,大内高手不知有多少埋伏在那里,就凭我的这点道行,别说救出陛下,恐怕还没走近,就已经被人射成了马蜂窝。”

    李云聪道:“这皇宫之中有一条密道,可以直达缥缈峰。”

    胡小天惊得双目滚圆,李云聪还真是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可稍一琢磨又感到不对,在司苑局的地下的确有条密道,可那条密道的三个出口分别在藏书阁、瑶池和紫兰宫,就说最近通往瑶池的那个出口,即便是出去也是在水中,就算在水中潜游到缥缈峰旁边,一样无法登上山顶。咦?李云聪说的难道不是这条密道?又或是他说得就是这条密道?难道葆葆跟他是一路?

    李云聪道:“有证据表明,密道很可能就在司苑局下。”

    胡小天倒吸了一口冷气:“李公公此言怎讲?”

    李云聪道:“你以为,凭借杂家的武功修为,周围十丈以内的动静能够瞒得过我吗?”

    胡小天忽然想起那日自己和葆葆在地下探察密道的时候,一直寻到了藏书阁,当时正看到李云聪在藏书阁的三层和人说话,那时候他们距离李云聪的距离只怕不到三丈。以李云聪的修为,十有八九已经察觉到了他们的呼吸声,只是当时没有点破罢了。

    胡小天道:“藏书阁的那个洞原是你堵上的?”

    李云聪嘿嘿笑了起来:“有些秘密根本就不能称为秘密,杂家留下那个洞口还是有些用处的,那日你们潜藏在洞口的那头,你们的呼吸瞒不过我,心跳声更加瞒不过我。”

    胡小天暗叹这老太监厉害,忽然又想到留在密道中的尸体,那具小太监的尸体十有八九也是李云聪留下的,想到这里有些不寒而栗,眼前这个老太监显然也不是什么好鸟,身处在皇宫之中果然是步步惊心,现实逼迫得胡小天不得不与狼共舞,看来不是自己把几头恶狼给吃了,就是几头恶狼把自己给撕了,绝无第三种可能。(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