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五十一章 【打脸】(上)
    姬飞花道:“今晚宫外有个酒局,你若没什么事情就跟杂家一起过去。”

    “是!”

    黄昏时分,胡小天随同姬飞花一起乘车出了皇宫,除了胡小天之外就只有驾车的车夫,除此之外再没有任何人随行。放眼皇宫大内,很少有人会有和姬飞花同车的荣幸。

    姬飞花坐在车内双目闭合静静养神,胡小天不敢打扰他,默默候在一旁,因为两旁车帘落下,看不清外面的情景,只能听到马蹄落地和车轮碾压的声音。出了皇城之后行了约有一个时辰,马车终于抵达了目的地。

    姬飞花在此时缓缓睁开双目,外面车夫恭敬道:“提督,烟水阁到了!”

    胡小天听到烟水阁三个字,心中不由得一动,烟水阁正是他当初和礼部尚书吴敬善斗文的地方,遥想昔日风光,自己凭借着人一等的对联功夫将礼部尚书吴敬善、御史中丞苏清昆之流斗得颜面无存,一帮文人墨客在自己的面前尽失颜色,闻名天下的才女霍小如也因此而对自己青眼有加。那一切仿佛是昨日方才生的情景,却想不到不足一年之间已经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车夫拉开了车门,胡小天先下了车,本想去搀扶姬飞花,姬飞花却摆了摆手,车夫摆了一个小凳,姬飞花踩着小凳走了下来,他仰望着烟水阁上的横匾,然后又看了看停在门外的马车,轻声道:“看来他们都已经到了。”

    胡小天跟着姬飞花一起走入烟水阁。

    烟水阁楼高五层,他们当晚赴宴的地方就在五楼。胡小天随同姬飞花走上阶梯的时候心中始终在琢磨,却不知今晚出现在这里的究竟是哪些重要人物?

    走入烟水阁的第五层,两名身材魁梧的武士站在入口处,看到姬飞花上来。慌忙躬身行礼:“姬提督到!”

    姬飞花看都不看他们一眼,昂阔步继续向里面走去,胡小天快步跟在他的身后,听到一个爽朗的笑声道:“姬提督到了!”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胡小天迈过最后一个台阶的时候方才看到一名年轻英俊的男子大步迎向他们,双手抱拳。满面笑容道:“博远有失远迎,还望姬提督不要见怪。”来人正是当朝太师文承焕的儿子文博远,神策府公开的组织者。

    姬飞花停下脚步,唇角露出一丝魅惑的笑靥,一双凤目盯住文博远,淡然道:“你是晚辈,杂家怎会怪你?”看似普通的一句话,实际上却充满了诘难的意思。

    胡小天虽然心中并不站在姬飞花的立场,可是从眼前的情况来看。文博远应该是有意为之,真要是对姬飞花表示尊敬,他就应当在烟水阁的大门前等着迎接,而不是他们来到五层的时候方才匆忙出来,摆明了是故意这样做,充满了敷衍的意思。得悉文博远的身份之后,胡小天马上就明白了他因何会这样做。文博远是神策府的组织者,也就是说他目前和权德安处在同一立场。是姬飞花的对立面,他的所作所为就可以理解了。只是姬飞花既然和文博远不睦。却又为何前来赴宴?难道今晚这场宴会是鸿门宴?胡小天的心中暗自警觉。

    文博远听到姬飞花称呼自己为晚辈,心中自然不爽,暗骂姬飞花一个阉贼又怎敢如此称呼自己,表面上却没有流露出丝毫的不悦,微笑道:“姬公公请!”以牙还牙,你不敬我。我自然无需给你太多的面子,称呼从提督变成了公公,显然是在告诉姬飞花,你无非是一个太监罢了。文博远也是大康年轻一代中的翘楚人物,不但武功出众而且智慧群。其父文承焕在龙烨霖登基一事上出力不小,和左丞相周睿渊一样深得龙烨霖的器重,官居一品,被龙烨霖称为自己的左膀右臂,大康的栋梁之臣。

    姬飞花虽然得到皇上的宠幸,可毕竟是一个太监,按照官阶来说也就是一个四品,文博远还在兵部挂职,御赐明威将军,从四品下,比起姬飞花也差不到哪里。

    姬飞花不动声色,微笑如故缓步走入其中,胡小天也随后而行。文博远却使了一个眼色,两名武士伸手将胡小天拦住。

    胡小天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却见眼前一晃,随后听到啪啪两记清脆的耳光,再看之时,两名武士的面庞已经高高肿起,却是姬飞花闪电般赏了两记耳光给他们,姬飞花出手之快形如鬼魅,胡小天根本没有看清,此时姬飞花已经收回右手,漫不经心道:“不开眼的东西,杂家的人你也敢拦?”

    打狗还需看主人,姬飞花打得是这两名武士,可实际上是在给文博远难堪,文博远本身只是想借着阻拦胡小天挫一挫姬飞花的锐气,却想不到姬飞花的反应如此激烈迅,心中不由得一凛,单从姬飞花刚才表现出的身法来看,此人的武功深不可测。文博远应变也是奇快,他怒道:“混账东西,居然敢对姬公公不敬。”

    两名武士真是打落门牙往肚里咽,这事的始作俑者是文博远,现如今责任全都让他们两人给担了。两人低下头去,让开胡小天身前的道路。

    意想不到的一幕却生了,胡小天并没有急于通过,而是扬起手来,啪啪!也是俩大嘴巴子问候了过去。如果说刚才姬飞花出手,这两名武士是无力防备,胡小天出手只能是他们毫无防备了,包括姬飞花在内都没有想到胡小天会出手。

    打得是武士的脸,羞辱得却是文博远。

    文博远一张面孔立时变得铁青,目光中杀机森然。

    胡小天却若无其事地来到他的身边,微笑道:“文将军还是饶了他们吧,杂家已经代你教训过他们了。”

    文博远真是被这厮气呆了,这货得有多无耻?打完了人居然还装好人。

    姬飞花的唇角却是流露出一丝笑意,心中暗赞胡小天这两巴掌打得好,落井下石实在是巧妙,自己教训那两名武士,文博远或许还感觉不到什么,胡小天这个小太监出手,这脸打得是相当漂亮,这小子居然也杂家杂家的,哈哈真是笑死我也。

    文博远也非寻常人物,目光中的杀机稍闪即逝,微笑点了点头道:“你们两个还不多谢这位小公公帮你们说情。”

    两名武士忍气吞声地躬下身去:“谢谢公公说情。”嘴上称谢,心中恨不能将胡小天千刀万剐。

    走入宴会现场,现当晚的宾客多数都已经到了,胡小天从中找到了几个熟人,礼部尚书吴敬善、御史中丞苏清昆,其他还有不少人他并不认识,这两人和他有旧怨,胡小天慌忙低下头去躲在姬飞花的身后,他可不想招惹麻烦。

    吴敬善老眼昏花并没有认出已经成为太监的胡小天,反倒是苏清昆一眼就认出了他,苏清昆心中先是一喜,自从烟水阁被这小子抢尽风头弄得灰头土脸之后,一直引以为恨,现在这小子走了背运,看来终于有了报复的机会,可当他看出胡小天是跟着姬飞花过来的,马上心中又是一沉,姬飞花可是皇上身边的红人,自从皇上登基之后,此人在宫中的势力日益坐大,打狗还需看主人,今天看来是不能出这口气了。

    姬飞花虽然当红可在官阶上他比吴敬善要低,理当主动过去打个招呼,他走过去的时候,吴敬善也站起身来,身为礼部尚书能够坐稳两朝,这点眼色还是有的。吴敬善拱了拱手笑道:“姬提督也来了。”

    姬飞花微笑道:“听闻吴大人过来,我是一定要过来的,今天前来不但是为了和吴大人把酒言欢,还想找吴大人求一幅墨宝呢。”吴敬善是大康颇有名望的书法家,所以姬飞花才有此言。

    吴敬善笑道:“过奖了,过奖了,老夫那点道行可不敢献丑。”此时他也总算看清姬飞花身边的胡小天了。双目在胡小天身上打量了一下,微笑道:“这不是胡不为的宝贝少爷吗?”换成胡不为当权之时,吴敬善也不敢直呼其名。

    姬飞花并不知道胡小天和他有过节,笑着点了点头道:“正是!小天,赶紧见过吴大人。”

    胡小天硬着头皮走了上来,拱手道:“胡小天参见尚书大人!”

    本来这句话没什么,可吴敬善听他说出来却感觉到格外刺耳,不由得想起尚书是狗这个对联来,一时间老脸热,可碍于姬飞花在场也不敢公然作。只能先忍下这口气和姬飞花寒暄了两句,准备落座。忽听外面又传来通报之声:“皇子殿下到!”

    姬飞花听到这声通报不由得心中一怔,哪位皇子?今晚赴宴之前文博远并没有告诉他有皇子要来。

    众人齐齐起身相迎,却见三皇子龙廷镇在两名侍卫的陪同下大踏步走了进来。姬飞花看到是龙廷镇,心中一沉,果然宴无好宴,今晚文博远请自己过来分明是要给自己难堪来着。身为皇上身边的红人,姬飞花并没有得到几位皇子公主的信任,反倒受到颇多微词,尤其是这位三皇子龙廷镇,他对姬飞花向来是没什么好脸色的。(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