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五十章 【心机深重】(上)
    耳边听到老鸹的凄凉叫声,史学东缩了缩脖子,然后用力抽了抽鼻子,周围荒凉凄冷的环境让他心底有些毛,低声道:“兄弟,不知将来咱们是不是也会被埋在这里。”

    胡小天抬起头看了看天空中白的日头,白乎乎挂在灰蒙蒙的天空中,没有一丝一毫的温度,他轻声道:“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骨骸。”残酷的现实再次证明,好人不长命,祸害遗万年。

    史学东一旁叹了口气道:“也不尽然,坏人也没好报,我现在回头想想,当初如果多积点阴德,也不至于被人送入皇宫咔嚓一下当了太监……”话没说完,远处的乌鸦又鼓噪了起来,史学东下意识缩了缩脖子道:“走吧,这地儿挺瘆人的。”

    刚刚回到司苑局,就看到一群太监喜气洋洋地迎了上来,远远就行礼道:“恭喜胡公公,贺喜胡公公。”

    胡小天被这群人弄得有些莫名其妙,皱了皱眉头道:“何喜之有?”

    人群中小邓子拄着拐杖一瘸一拐走了出来道:“给胡公公道喜了,刚刚接到上面的口谕,胡公公以后就是司苑局的少监了。”一帮太监围拢在胡小天身边七嘴八舌,生恐拍晚了马屁。

    史学东和小卓子这几个亲随自然是喜出望外,一直都在担心刘玉章死后,上头另派人过来管理司苑局,真要是那样,他们肯定没有这么风光自在,说不定会被打击报复也有可能,想不到在刘玉章死后胡小天居然受到重用,司苑局比胡小天级别高资历老的大有人在,可在刘玉章活着的时候,没有人比胡小天更受信任。赋予的权力也是最大。现在胡小天得到提升,就意味着司苑局的管理仍然沿袭旧制,不会有太大的改变。

    史学东这段时间也一直在低调做人,听闻胡小天又当了少监,顿时腰杆又直了起来,嚷嚷道:“吵什么?我说你们都吵什么?胡公公累了一天了。需要好好休息,你们都散了,都散了。”

    小卓子笑道:“以后就是胡大人了。”

    “对,胡大人,胡大人!”太监们一个个争相附和,要说溜须拍马,太监的本职工作就是这个。

    胡小天把面孔一板:“坑我是不是?什么胡大人?司苑局的少监也叫官?以后还是叫我胡公公。”

    “是,胡公公!”

    此时大太监荣宝兴到了,这厮就是上次从司苑局讨走那条假冒黑虎鞭的那个。胡小天赶紧过去和荣宝兴相见。荣宝兴是皇上的贴身太监,在宫内的地位然,宫内二十四衙门的统领谁都得卖他三分情面。

    胡小天对荣宝兴没什么好感,刘玉章被杀一事应该和此人有着脱不开的联系,如果不是荣宝兴泄密,姬飞花又怎会知道刘玉章在黑虎鞭上偷梁换柱的事情。胡小天笑道:“小天不知荣公公到来,有失远迎,还望赎罪。”

    荣宝兴将手中洁白无瑕的拂尘往肩头一搭。嘿嘿笑道:“胡公公真是年轻有为,听闻胡公公接了刘公公的班。以后这司苑局就是胡公公说了算,真是可喜可贺。”

    “荣公公太抬举我了,只是外界传言,未必可信,小天还没有得到任命呢。”

    荣宝兴微笑道:“杂家听姬公公在皇上面前亲口提及此事,又怎会有错?”他上前挽住胡小天的手臂。换成过去,以荣宝兴的身份是断然不会将胡小天这个小太监放在眼里,可如今胡小天一步登天,刚刚入宫几个月就当上了司苑局的头儿,这司苑局虽然在二十四衙门中不算起眼。地位也算不上上层,可却是一个极其实惠的地方。皇宫的蔬果采买,园林花苑全都在他的统管范围内,的确是个肥差,历代以来,哪个司礼监的掌印太监不富得流油。

    荣宝兴跟他客气归根结底还是看中了胡小天手中的权力。

    胡小天想请荣宝兴去自己的房间坐,自从刘玉章死后,他的房间就锁了,始终没有动过,胡小天现在所住的半间房实在是寒酸,接待荣宝兴这种级别的大太监有些跌份儿。

    好在荣宝兴并没有前往胡小天房间去坐的意思,微笑道:“杂家是奉了皇上之命特地来司苑局找点东西。”

    胡小天心中暗骂,这混账东西居然还不死心,当初就是因为黑虎鞭的事情坑害了刘玉章,现在刘玉章头七刚过,他又来索要,胡小天明知故问道:“荣公公想找什么?”

    荣宝兴将他拉到一边,低声道:“还记得上次杂家过来找刘公公要得东西吗?”

    胡小天故意装作苦思冥想的样子,过了一会儿方才似有所悟道:“鞭!”

    荣宝兴掩住嘴唇,做少女娇羞状,胡小天看在眼里恶心得差点没吐出来。

    荣宝兴将手摆了摆,笑逐颜开道:“胡公公何必说得那么明白,就是那根东西。”

    胡小天压低声音道:“荣公公上次不是带走了吗?”

    荣宝兴道:“带走倒是带走了,可东西不对。”他指了指药库的方向:“咱们边走边说。”

    胡小天和荣宝兴一起向药库中走去,荣宝兴道:“胡公公执掌司苑局,以后还要靠你多多关照。”

    胡小天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心中暗骂荣宝兴虚伪,你丫是皇上身边的人,老子就是个司苑局的管事,还要靠我关照?打着皇上的旗号出来,二十四衙门谁不得给你点面子,胡小天道:“是荣公公关照我才对,以后有什么用得着小天的地方只管开口,只要小天办得到,一定竭尽全力。”

    荣宝兴要得就是胡小天的这句话,小眼睛眯起来,嘴巴咧开老大,捏着嗓子道:“鞭……”荣宝兴也忒懒了一些,话都懒得多说,他想要的是黑虎鞭啊。他看出胡小天机灵,属于一点就透的。

    胡小天虽然心里明白,嘴巴也乖巧,可真正到做实事的时候却没那么实在,黑虎鞭是刘玉章留给他的,哪有那么容易就送给荣宝兴,更何况刘公公此次丢了性命也有这件事的缘故,胡小天恨荣宝兴都来不及。带着荣宝兴来到药库,来到专门陈列动物鞭的库区。这里可谓是琳琅满目,能够想到的几乎都能够在这里找到。

    看到周围没有其他人跟过来,荣宝兴方才慢吞吞道:“胡公公可听说过黑虎鞭存放在哪里?”

    胡小天道:“不是上次刘公公交给您拿走了?”

    荣宝兴嘿嘿笑道:“上次刘公公交给我的那根是假的。”

    胡小天愕然道:“这也有真假?”

    荣宝兴道:“你当真不知道他放在那里?”

    胡小天指了指前方道:“所有的虎鞭全都放在这里了,而且这玩意儿风干了几乎都一个模样,刘公公去得突然,他又从没有交代过,我怎么知道哪一根是黑虎,哪一根属于白虎。荣公公,您对这方面如此了解,您应该认得,不如您挑挑看。”

    “呃……这……”荣宝兴面露难色,胡小天有句话没说错,这些东西风干了全都一个模样,想要从中区分出哪一根是黑虎鞭他也没这个本事。

    胡小天看到这厮的表情心中暗自笑,既然做人情索性做到底,他向荣宝兴低声道:“不如这样,我让人将这里所有的虎鞭全都打包给您,您带回去慢慢挑慢慢选,倘若黑虎鞭就在其中,必然不会疏漏。”

    荣宝兴仔细一想,的确也有些道理,自己不认识,可有人认识,心中虽然同意可口头上还虚伪道:“这样不好吧。”

    胡小天道:“没什么好不好的,荣公公能来找我,是小天的荣幸,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

    胡小天清点了一下,足有三十七根虎鞭全都交给荣宝兴带走,其实在刘玉章去世之后,他就及时清点过库房,将药库之中算得上名贵的药材全都藏匿起来,这些摆在外面的都是挑选下来的次货。

    胡小天虽然不信黑虎鞭有枯木芽的神奇功效,可也明白物以稀为贵的道理,这么珍贵的东西,没理由随便送了出去。

    姬飞花亲自前来司苑局宣布对胡小天的任命,胡小天正式成为司苑局少监,也就是这里的掌印太监,能将司苑局交给胡小天一个初入宫门几个月的小太监打理,从某方面也证明了姬飞花对他的看重。

    胡小天在酒窖旁刚刚收拾了一个房间作为自己的住处,刘玉章的房间他并没有动用,那里的一切都保持着原样,也算是通过这种方式表达对老人家的祭奠和缅怀。

    胡小天将姬飞花请到自己的房间内坐下,小卓子上茶之后退了出去,姬飞花端起茶盏,掀开碗盖观了观茶色,轻声道:“昆仑雪菊。”

    胡小天微笑道:“姬公公好眼力。”

    姬飞花道:“宫里都知道司苑局是个百宝箱,这里面什么东西都能找到。”

    胡小天笑道:“没那么夸张,奇珍异宝是没有的,不过时令鲜果,果脯蜜饯,各地药材,陈年老酒都有一些。”

    姬飞花道:“手下人的情绪怎样?”

    胡小天道:“一如既往,小天还是按照过去的方法管事,无为而治。”

    姬飞花听到无为而治这四个字,双目不由得一亮,微笑道:“好一句无为而治,其实治国的最高境界就是如此。”

    刚刚回到家,明天三更送上,求评价票,争取早日升级两钻!(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