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四十八章 【情网】(上)
    却听井内传来歌声:“而你像一张无边无际的网,轻易就把我困在网中央,我越陷越深越迷惘,路越走越远越慢长,你如何能够舍得我心伤……”胡小天的歌声充其量也就是一卡拉ok的水准,可虽说没有麦克风没有混响,在井口这个天然扩音器的帮助下,低沉伤感的声音居然演绎得淋漓尽致。趴在井壁上唱歌毕竟有些难度,胡小天明显感到自己最后一句唱走调了,有些脸红,自己都骂自己不要点碧莲了,连张天王的情歌都拿出来了,这歌放在这时代是不是有些前?唱完胡公公就有些后悔了,万一龙曦月接受无能,自己这马屁岂不是拍到马蹄子上了?

    事实证明,音乐是可以跨越国界,跨越时代的,胡小天的这歌唱得虽然不咋地,可胜在应景,龙曦月听到最后一句不由得长叹了一口气,将蒙在井口的丝网撤去,这是给予通行的意思。

    胡小天又惊又喜,迅从古井中爬了上去,脑袋露出的时候不忘警惕地观察了一下环境,确信除了龙曦月之外,院落之中再无他人,这才放心大胆地从井口内一跃而出。

    月黑风高,夜冷天寒,龙曦月身披红色斗篷,手提宫灯,在紫兰宫的内院孑孓而立,越显得形单影只。按照常理来论,给人外表感觉柔弱的女子往往更容易吸引男人的注意力,更容易激起男人呵护的**,胡小天对龙曦月就是如此,假如面对七七,他才不会有这样的感觉。

    胡小天仍然穿着那身蓝色的太监服,帽子也在刚才昂头的时候掉到了水井里,咧着嘴乐呵呵望着龙曦月。

    龙曦月居然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心跳不由自主有些加快,换成过去不会有这样的感觉,可是自从知道了胡小天的真实身份,知道这厮是个蒙混入宫的假太监,面对他的时候就有些不自然了。

    胡小天上前唱了一诺:“小天参见安平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龙曦月咬了咬樱唇道:“真要是有一千岁,我岂不是成了一个老太婆。你咒我老啊?”

    胡小天笑道:“公主就算是活到一千岁也是位美得冒泡的小美人儿,不知有多年轻,多水灵,多可爱,多迷人!”和龙曦月单独相处,这货的胆子也不禁大了起来,连这种带有挑逗含义的话也敢说出口。

    龙曦月俏脸羞得通红,啐道:“你好大的胆子,信不信……”

    “我信!”

    “你信什么?我都还没说出来!”

    “公主说什么我都信。”

    “你这人油嘴滑舌。满脑子都是鬼主意,我可不相信你的话。”

    胡小天嘿嘿一笑,目光向周围看了看道:“怎么公主独自一个人站在这里?”

    龙曦月心说你这不是废话吗?如果我身边还有其他人在,你岂敢堂而皇之地出现在这里?

    胡小天心中暗忖,这位温柔公主一定是为了迎接自己的到来,特地将宫女太监全都支开,方便他夜入紫兰宫,看来不但他有心。安平公主对自己也有意,正所谓郎情妾意。心有灵犀。胡小天啊胡小天,人家公主都给了你这么好的暗示,你再没有点行动可就真是个孬种了。

    龙曦月当然不会猜到这厮的龌龊想法,轻声道:“你来找我干什么?”

    胡小天道:“想跟公主说说知心话。”

    龙曦月俏脸一热:“为什么要跟我说。”说完之后她顿时就有些后悔,这个问题提得实在是有些愚蠢,假如胡小天回答因为喜欢她。她又该如何自处?面对胡小天,龙曦月有些手足无措了,她开始后悔,为什么要放任这厮上来。

    胡小天道:“因为在小天的心中,公主是一位可以信任的朋友。”

    龙曦月听到朋友这两个字。美眸倏然变得明亮起来。胡小天毕竟是接受过现代思潮陶冶的人,又是深谙心理学的要诀,和这位两世为人的老油子相比,龙曦月这位安平公主实在是太过单纯了。

    胡小天自己是绝不会相信异性朋友的,说这种话的真正目的,无非是给自己派好人卡,让龙曦月放松警惕。

    龙曦月之所以相信胡小天的话,不仅仅因为她单纯善良,多少还有点自欺欺人的意思,女孩子家矜持,总得找个合理的借口。

    胡小天又向四周看了看,压低声音道:“公主,在这儿说话诸多不便,不如咱们换个地方?”

    龙曦月想了想,指了指东侧的书房,这里距离水井很近,胡小天跟着她进入书房之中。龙曦月点燃桌上的烛台,室内顿时被橘黄色的光芒照亮,似乎温暖了不少。

    胡小天道:“伺候你的那些人呢?”

    龙曦月道:“他们在外院。”俏脸又禁不住有些烧,自己将贴身宫女太监全都支开,岂不是摆明了告诉胡小天就是要等他到来,真是羞死人了。

    还好胡小天马上就岔开了话题,他向龙曦月深深一揖,恭敬道:“公主莫怪小天唐突,今晚我冒险前来实则是为了两件重要的事情。”

    龙曦月点了点头,示意他说下去。

    “小天入宫之事实乃被逼无奈,若非为了挽救家人性命,我又怎能甘心自残身躯,受此奇耻大辱!”

    龙曦月虽然对胡小天没有净身之事感到好奇,可是以她的性情绝不会主动去问,毕竟这关乎到胡小天的隐秘之事,而且又如此敏感,让她一个女孩子如何能够说得出口。

    胡小天道:“权公公有心帮我,怎奈皇命难违,能让我全身入宫实则是冒了天大的危险,倘若我的这个秘密暴露,我被砍头不要紧,就怕连累了他老人家。”反正权德安不在眼前,胡小天将所有的责任全都推到这厮的身上,听起来是在感激他,可实际上是往老太监头上栽赃。

    龙曦月轻声道:“你放心,你的秘密我不会说出去。”说这话的时候,她羞得不敢看胡小天,这个秘密实在是太让人尴尬了。停顿了一下又道:“七七也答应我不会告诉别人,她虽然年龄不大,可是向来说到做到。”

    胡小天心中暗忖,你对七七的了解只怕不如我多,说到做到?只怕是干坏事的时候她才能说到做到,那小妮子虽然年幼,可是心肠比自己还要狠毒许多,一旦自己触犯了她的利益,七七肯定会毫不犹豫地出卖自己?

    胡小天道:“其实也没什么好怕,大不了就是一死。”

    龙曦月道:“你不是说过好死不如赖活着?”

    胡小天道:“如果不是为了家人,我才不会苟且偷生。”他盯住龙曦月的美眸道:“这第二件事,是和公主有关。”

    龙曦月因他灼热的目光而有些心乱,躲开他的目光道:“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胡小天道:“那天简皇后的话我全都听到了。”

    龙曦月默然不语,那天晚上简皇后过来提亲之时,胡小天就潜伏在水井之中,他听到两人之间的对话并没有什么稀奇。

    胡小天道:“公主难道真想嫁入大雍吗?”

    龙曦月望着桌上的烛光,幽然叹了一口气,无助道:“我答不答应又有什么紧要?”

    胡小天道:“他们这么做根本就是将你当成一个政治道具,利用和亲的办法和大雍搞好关系。”

    龙曦月黯然道:“若是我的婚姻能够换来大雍和大康之间的和平,那么即便是付出也是值得的。”

    胡小天摇了摇头道:“我看未必。”

    龙曦月望着胡小天,一双美眸中充满了迷惘。

    胡小天道:“恕我直言,公主的美貌虽然倾国倾城,可是我相信真正有野心的霸主绝不会因为公主的美貌而放弃了他们对江山的渴望。公主有没有想过,倘若你嫁入大雍,而大雍仍然和大康之间兵戈相向,燃起战火,到时候公主又该如何自处?”

    龙曦月咬了咬樱唇,胡小天所说的并不仅仅是假设,大康的国力日渐衰弱,而邻国大雍正在趁势崛起,从昔日一个被大康不断压榨国土面积,处于防守势态的小国,逐渐站稳脚跟,不断向周围扩张,变成了一个可以与大康分庭抗礼的大国。西川李天衡自立之后,大雍的国土面积实际上已经过了大康,可以说双方的形势已经逆转。

    正是在这种前提下,皇上方才提议将自己嫁入大雍,以此来获得喘息之机。龙曦月对目前的局势看得非常清楚,可是即便她能够看清楚也没什么用,她无力扭转这一切,事实上在她心中已然认定无人可以扭转自己的命运,拯救自己于水火之中。龙曦月想了好一会儿方才道:“倘若真有那一天,我便以身殉国。”

    胡小天道:“必然有那一天!如果那一天真的到来,你选择殉国又有什么意义?这世上还有谁会为你伤心?”

    龙曦月一张俏脸变得苍白如雪,其实她早已看透自己的命运,在天下大局面前,自己的生命卑微如同一只蝼蚁,她从没有想过去改变天下大势,也不认为自己有拯救万民于水火之中的能力,她只想简简单单平平淡淡的生活,可现在来看,连这么简单的事情对她而言也只能是奢望,她唯一能做得就是随波逐流,她缓缓摇了摇头道:“这世上,在乎我的人都已经不在了……”说到这里忽然感到心中一酸,泪水夺眶而出,她迅转过螓,不想胡小天看到自己流泪的样子。(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