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倾世妖孽】(下)
    姬飞花在画卷上描了一笔,目光盯在画卷之上,阴阳怪气道:“傻站着干什么?还不过来帮杂家磨墨?”

    胡小天赶紧走了过去,来到姬飞花面前行礼之后。[站在刚才小太监所处的位置上,一边帮忙磨墨,一边向画案上望去,却见姬飞花笔走龙蛇,倾情泼墨,画得却是一幅鹰击长空,画卷之上一只苍鹰昂振翅,搏击长空,一轮红日从它的身后冉冉升起,大好河山尽在它的身下,天之仿佛全都在它的掌控之中,画得端的是精彩之极。

    无论胡小天心中对姬飞花此人如何评价,也不得不承认姬飞花的画画得实在是精妙绝伦,看他比女人还要柔美的容貌,是无法想像此人能够画出如此如此霸气侧漏的一幅画卷,他绘画的风格大开大阖,波澜壮观,站在一旁观看,不由得产一种胸怀日月气象万千的感受。

    姬飞花放下画笔,捻起狼毫,在画卷上留下落款,最后指了指一旁的印章,胡小天帮忙将印章沾上朱红色的印泥,姬飞花接过稳稳在画卷上印上了自己的字号——流花废人。

    胡小天看到废人则两个字,不禁若有所思,姬飞花自称为废人应该是和他净身为奴有关,这帮皇宫里的太监每个人都有一段伤心史。

    姬飞花将毛笔搁在笔架上,胡小天极有眼色,将早已准备好的那方洁白无瑕的毛巾拿起双手奉上,

    姬飞花接过毛巾揩了揩手,水波荡漾的双眸在胡小天的脸上瞥了一眼,然后露出了一个足以颠倒众生的妩媚笑容,胡小天脑袋垂得更低,难怪新皇帝被迷得连后宫佳丽都不要了。姬飞花真是一个祸国妖孽啊。

    姬飞花道:“你好像很怕杂家啊!”

    胡小天一双目光瞧着地面上,恭敬道:“不是怕,是敬!”

    “有什么分别吗?”姬飞花转身走向窗前,仰起头望着碧澄如洗的天空,一双明澈的双目倒映出天空的蓝色,显得深不见底变幻莫测。

    胡小天当然明白自己是害怕不是尊敬。在他的心底深处对姬飞花还是戒备得很,眼前的这个不男不女的怪物正在取代权德安的一切,成为皇宫内最有权势的太监。

    姬飞花道:“杂家在过去和你父亲也有过数面之缘,虽然我们算不上朋友,可绝对称不上敌人。”他转过身向胡小天道:“坐吧!”

    胡小天道:“罪臣之子,不敢坐!”

    姬飞花呵呵笑了起来,他摇了摇头道:“杂家让你坐,你就只管坐。”他指了指一旁的椅子。

    胡小天看到姬飞花先行坐下,自己这才小心翼翼地坐下了。拿捏出局促不安诚惶诚恐的表情。

    姬飞花道:“杂家留意你有一段时间了,你是个聪明的小子。”

    胡小天恭敬道:“提督过奖了,小天不敢当。”

    姬飞花微笑道:“不敢当有两种可能,或是因为不敢承认自己聪明,或是的确我看错你了,你所谓的不敢当究竟是什么意思?难道说是杂家的眼光有问题?”

    胡小天被问得心底一阵虚,这姬飞花果然不简单啊,他慌忙俯作揖道:“提督的眼光怎会有错。只是小天觉得自己还担不起您的这番褒奖。”

    “夸人聪明也未必都是褒奖,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聪明人也有聪明反被聪明误的时候,你说对不对?”

    胡小天道:“提督指教得是。”和姬飞花这种多智近妖的人相处,务必要处处陪着小心,稍不留神,若是得罪了这位高高在上的实权人物,只怕自己就会小命不保。不过从现在姬飞花的表现来看。他对自己颇为随和,难道姬飞花将自己叫到这里并非是要针对自己,而是要收买人心?

    姬飞花道:“刘公公的伤势怎样了?”

    胡小天道:“毕竟年纪大了,恢复的度有些缓慢。”

    姬飞花点了点头道:“是啊,年纪大了。连自己都照顾不好了,又怎么能够照顾皇上呢?”

    胡小天知道姬飞花对刘玉章素来不敬,这种话当然不方便接口,更不能当面反驳,所以保持沉默是最好的。

    姬飞花道:“司苑局的事情现在大都由你来做吧?”

    胡小天道:“我初到皇宫,很多事情都是不懂的,都是刘公公说什么,我做什么。”

    姬飞花微笑道:“看来刘公公对你不错啊,你对他尊敬得很呢。”

    胡小天听出他话中另有深意,笑道:“小天对提督您也尊敬得很。”他回答得非常巧妙,意思是你也要对我好些才行。

    姬飞花道:“照你看杂家和刘公公哪个对你更好一些呢?”

    胡小天头皮一紧,我曰,你这不是废话吗?我跟你总共才见过几次面?你何尝对我好过?魏化霖第一天到了地窖就想把我干掉,该不是受了你的主使?你居然还腆着脸和刘玉章相比?可胡小天马上又意识到,姬飞花绝不会无缘无故地问这种问题,此人心机深重,显然是通过这个问题来试探自己。胡小天道:“提督是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姬飞花唇角浮现出一丝冷笑,即使是冷笑也显得颇为动人,他的五官轮廓比起多数女人都要精致一些:“当然是真话!”

    “真话就是刘公公对我更好一些。”

    姬飞花哈哈大笑起来,点了点头道:“杂家忽然又想听假话了。”

    胡小天微笑道:“假话就是,刘公公一直对我都很好。”

    姬飞花道:“一直?的确很假,这世上什么都熬不过时间,任何人都会有生老病死,他即便是想一直对你都好,以后只怕也是有心无力。胡小天,杂家很欣赏你,你以后愿不愿意为我做事?”

    胡小天其实刚才就已经预感到了这一点,现在姬飞花终于坦白说了出来,他打心底松了口气,姬飞花既然想笼络自己,就证明自己还有被他利用的价值,姬飞花暂时不会加害自己,他恭敬道:“只要小天力所能及,提督一声差遣,小天必效犬马之劳。”连胡小天自己都觉得这番话太献媚,太肉麻,可是形势所迫,不说不行。

    姬飞花点了点头道:“其实杂家也没什么事情让你做,司苑局那边你帮我暂且看着。刘玉章年纪已经大了,总不能老霸着那个位子,是时候让出来给你们这些年轻人了。”

    胡小天心中暗叹,姬飞花真要是让自己顶了刘玉章的位子,这不是要自己成为千夫所指吗?刘玉章对自己有知遇之恩,自从来到司苑局之后,老人家对自己百般照顾,关怀备至,自己岂能做这种忘恩负义的事情?低声道:“提督,小天履历尚浅,只怕没这个资格。”

    “自古英雄出少年,履历是浅了一些,可资格已经有了,你也不用表现得如此诚惶诚恐,就算杂家让你去当掌印太监,恐怕其他人也不会心服,杂家的意思是,既然刘玉章重用你,你就做好你的本分,在司苑局好好做,顺便帮我留意一下,刘玉章和权德安两人之间到底有什么秘密。”

    胡小天恭敬道:“是!”

    姬飞花又道:“那日我在司苑局的地窖之中偶然现了一物,这件东西不知是不是你的?”他伸出手去,一根牛毛般粗细的钢针在他的指尖闪烁着寒芒,胡小天看到这跟钢针,内心不由得一沉,这根本就是暴雨梨花针,原来姬飞花终究还是现了蛛丝马迹。胡小天眨了眨眼睛,故意向前凑近了一些:“这好像是一根针啊!”

    “暴雨梨花针!”姬飞花说话的时候仔细观察着胡小天的表情,缓缓道:“你过去有没有见过?”

    胡小天道:“见过,过去曾经见小公主用过。”他决定不说谎话,否则决计瞒不过姬飞花,既然姬飞花对这件事生疑,老子干脆就将你的疑点全都倒七七,即便是你身为内官监的总督,只怕也不敢将当朝公主怎样。

    姬飞花道:“杂家敢断定,这酒窖之中必然生过一些事情,小天,你愿意将这些事帮杂家查一个水落石出吗?”

    胡小天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姬飞花道:“那就去查。”

    胡小天准备告辞离去的时候,姬飞花忽然又道:“对了,听说你们司苑局有个小太监失踪了,有没有查到他的下落?”

    胡小天心中越忐忑,姬飞花所说得这个小太监是王德胜无疑,他不由得想到,王德胜会不会是姬飞花布在司苑局的一颗棋子?倘若自己的猜测属实,那么姬飞花很可能对地下密道的事情有所耳闻,胡小天道:“这个人失踪很久了,他有个同胞哥哥总是来找我麻烦,认定了他失踪的事情跟我有关。”

    姬飞花微笑道:“既然和你没关系就不用给他面子。”

    胡小天道:“他是简皇后身边的红人啊。”

    姬飞花淡淡然道:“你帮我好好做事,杂家为你撑腰。”风波不惊的表情背后隐藏着一颗何其狂妄的内心,姬飞花一个内官监的提督居然傲慢到不将简皇后放在眼里。(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