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四十一章 【金蛛八步】(下)
    无论胡小天怎样想,可学点保命防身之术已经成为当务之急,别看这小子平日里稀里马虎,可该认真的时候态度绝对认真,绝对够投入。

    权德安再一次被这小子的武功天分所折服,金蛛八步,胡小天不到半个时辰就已经掌握。

    胡小天现在也终于明白权德安教给自己玄冥阴风爪的原因了,倘若没有玄冥阴风爪的基础,是不可能学习这套金蛛八步的,必须拥有了一定火候的爪力方才能够在短时间内将金蛛八步上手。

    权德安交给胡小天的下一个任务就是要将密道的事情彻底搞清。

    胡小天离开四季干货店之后前往了翡翠堂,倒不是为了公事,这次是特地前往那边探望自己的那匹没尾巴马,御马监少监樊宗喜在红山马场将那匹灰马送给了他,胡小天因为身在宫中的缘故,没办法将灰马带回到宫内去,所以只能将这匹马暂时寄养在翡翠堂。因为翡翠堂的掌柜曹千山有求于他,所以对这位采买太监的吩咐极为重视,专门在翡翠堂后院的马厩之中开辟了一片地方饲养这匹灰马。虽然只是十多天没见,原本又脏又瘦的灰马,如今已经吃得膘肥体壮。而且灰马身上的泥浆被洗刷干净。现出本来的花纹,奇特得是它身上长满了斑斑点点,如同豹纹,四蹄上方的毛色乌黑。前额处生有一片月牙般的纯白毛色。若非那双耷拉的大耳朵,胡小天几乎认不出眼前的就是红山马场那匹。

    曹千山出门谈生意去了,并不在翡翠堂,马倌将胡小天引领到那匹灰马面前,胡小天围着这灰马转了一圈,现灰马的尾巴长出来一截。大概有半尺左右,仍然显得有些不伦不类,不过比起之前在马场的时候已经顺眼了许多,两只耳朵耷拉着显得没精打采,耳朵也是纯黑色。

    胡小天道:“怎么突然变得那么肥?”

    那马倌笑道:“胡公公,有道是马无夜草不肥。我们家掌柜特地交代了,这匹马是胡公公的爱驹,让我务必要小心伺候着,这些日子,我都是挑选最好的草料喂它,要说它的饭量着实是不小,比起其他的马要多吃一倍以上。”

    胡小天虽然对养马没什么经验,可一看就知道这匹马是被圈养了,这段时间只吃不动。难怪胖了这么多,真要是这样下去,即便是千里马也得被这厮养废了。有些马天生就不适合伏枥。胡小天拍了拍灰马的脑袋,那匹灰马似乎提起了精神,两只长耳朵支楞了起来。

    马倌笑道:“胡公公,俺养了这么多年的马,这样的马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耳朵这么长。初开始的时候我们呢都以为是头骡子呢。”

    胡小天道:“是骡子是马拉出去溜溜就知道了。”

    马倌也看出了胡小天的不悦,他解释道:“胡公公。倒不是我不想带它出去溜溜,可是我们一旦走近它,它就又踢又叫,凶得很,今儿也就是您来了它突然变得温顺起来。”

    胡小天拍了拍灰马的鬃毛,轻声道:“把辔头马鞍给套上。回头我骑它走。“

    马倌应了一声,说实话他是真没看出这匹马好在哪里,整一个丑怪的家伙,而且额头上还有那么一大块白斑,他虽然不敢说。可心底却觉得这匹丑马不是个吉祥之物,搞不好是会方主人的。

    说来还真是奇怪,灰马看来和胡小天果然有缘,见到胡小天之后便听话的很,老老实实让人给套上了辔头马鞍,胡小天翻身上马,灰马缓缓出了翡翠堂,在大门口处遇到了前来寻他的史学东和小卓子。

    最近史学东跟着胡小天也出宫买办了几次,到目前为止史学东都非常懂事,每次都老老实实按照胡小天的吩咐去做,没有私自去探望父母,没敢给胡小天惹太多的麻烦。

    胡小天让他们两个先回宫,自己还要去办点事。

    史学东望着这匹丑马,忍不住笑了起来:“我说兄弟,你这匹马也忒丑了点儿,到底是马还是骡子呢?”

    胡小天道:“御马监樊公公送给我的礼物,这马虽然长得磕碜点,不过脚力还是很好的。”因为和慕容飞烟有约,他并没有多做解释,轻轻在马屁股上拍了一巴掌道:“跑起来给他们这帮肉眼凡胎的家伙看看。”

    灰马仍然四平八稳地迈着缓慢的步伐,这下连小卓子都跟着笑了起来。

    胡小天感觉在手下人面前失了面子,揪住灰马的耳朵,低声道:“小灰,你不给我面子小心我把你送回去增肥。”

    不知这灰马是不是听懂了他的话,前蹄在地上一顿,猛然狂奔起来,胡小天差点没被它给甩下背去,赶紧抓住马缰,灰马风驰电掣般瞬间就从史学东和小卓子两人眼前消失,他们两人眨了眨眼睛,然后相互对望,目光充满了震惊之色。

    灰马一路狂奔,自然引来不少路人的惊诧目光,可多数人都没看清这位在城内纵马狂奔的是谁,皆因马太快。胡小天来到凤鸣西街甲三十二号胡同,这里是慕容飞烟的住所,他勒住马缰让小灰停下脚步,将马缰栓在慕容飞烟家门的大树上,此时方才现慕容飞烟的房门上着锁,看来她还没有回来,抬头看了看太阳,应该是自己来早了,还没有到两人约定的时间。

    胡小天看了看墙头,决定施展一下自己刚学会的金蛛八步翻入墙内,给慕容飞烟制造一个小小的惊喜。他潜运内息,来到墙边,轻轻一纵,双手便抓住院墙上方,双臂用力,身体腾空而起,在半空中直接一个翻转,稳稳落在院墙内,这货心中成就感爆棚,看来自己真是一个武学奇才,正在沾沾自喜得意洋洋的时候,却感觉身后一根**的东西顶在了他的后心位置,胡小天整个人顿时呆立在了原地。院子里居然有人!难道是慕容飞烟故意躲在这里跟自己开玩笑,转念一想并不可能,她还没有无聊到把她自己反锁在家里的地步。

    胡小天暗自感叹,还觉得自己武功有了大幅度提升呢,居然别人藏在院子里都没有觉,他低声道:“朋友,别开玩笑了。”

    身后那根**的东西非但没有撤去,反而向前顶了一下,胡小天判断出顶在自己后心的绝不是刀剑之类的力气,否则以这样的力度,早就刺破自己的衣衫,刺入自己的血肉了。

    身后一个低沉沙哑的声音道:“双手抱头,慢慢转过身来。”

    胡小天将双手缓缓抬起,眼角的余光瞥向地面,从地面上的投影来看,对方的身材要比自己高上一些,抵在自己后心的应该是一柄刀,不过刀未出鞘。胡小天双手抬到中途的时候,身体突然向前倾斜,以右脚为轴,顺时针旋转,左手弯曲如勾抓向对方的手腕。

    对方似乎颇感诧异,咦了一声,右手一动,带着刀鞘的朴刀竖起化解了胡小天的这一抓。而胡小天此时也看清了对方的容貌,却见那人身躯高大魁梧,紫面虬须,竟然是自己的结拜大哥周默。

    胡小天此惊非同小可,一时间也忘记了出手,愣在了原地。

    周默哈哈大笑,将手中朴刀随手就扔在了地上,抢上前去,双手扶住胡小天的肩头,用力拍了拍,充满感触道:“三弟,为兄找得你好苦!”

    望着满面风尘之色的周默,胡小天内心中不由得感到一热,这世上毕竟还是有人在关心自己的安危,他抿了抿嘴唇,用力握紧了周默的大手,低声道:“大哥,你怎么来了?”

    周默道:“此事说来话长。”

    两兄弟就在院内坐了下来,周默将自己前来京城的缘由娓娓道来,胡小天护送周王前往燮州,他们方方面面都做足了准备,天狼山的马匪应该是掌握了他们的动向,所以放弃了途中袭击的计划。不久就传来李氏拥兵自立的消息,西川各大州县纷纷向李氏宣布效忠。很快就传出李氏将周王龙烨方软禁于西州,昭告天下,讨逆勤王,可是李天衡并没有急于兵征讨,而是立足于西川站稳脚跟,先和沙迦和亲,将二女莫愁许配给沙迦十二王子霍格,缔结姻亲之好,稳固西方边境,随即又和南越国缔结兄弟盟约,这样一来他就将西方和南方两地暂时稳固下来。而在李天衡自立之后,西川自然掀起了许多反对之声,为了平定西川内部,巩固自身的统治,李天衡不惜铁手镇压,在西川掀起了一场腥风血雨。

    让周默没有想到的是,一直固守天狼山的马匪阎魁,竟然在这时候接受了李天衡的招安,宣誓向周王龙烨方效忠,李天衡将青云、红谷一带交给阎魁管理,并封他一个归德郎将的官职。在萧天穆的建议下,周默决定和兄弟们暂时离开西川躲避风头,顺便寻找胡小天的消息,他们得悉胡小天逃出了燮州,估计胡小天可能返回了京城,于是便辗转来到了康都寻找他的下落。

    就差一张月票满11oo,哪位兄弟投了这一张,章鱼晚上再来一更!(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