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四十一章 【金蛛八步】(上)
    若觉得本站不错请分享给您的朋友:..

    胡小天道:“那位李公公说好像太上皇之前将《般若波罗密多心经》已经取走了,现在藏书阁内已经没了那件东西。”

    权德安想了想方才道:“小天,你必须尽快查清那条密道是否和藏书阁的七层相通。”

    胡小天愕然道:“藏书阁有七层?”

    权德安点了点头道:“那藏书阁的七层,只有皇上才有钥匙。”

    胡小天忽然想起在地道中遇到的小太监尸体,那小太监就是来自于藏书阁,可那天自己明明没有找到通往藏书阁的密道,如果藏书阁没有道路和密道相通,那小太监又因何进入了密道之中?

    权德安看到胡小天此时的表情,不禁有些生疑,低声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还瞒着我?”

    胡小天摇了摇头道:“没有,我对您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心中却补了一句,才怪!

    权德安道:“这样最好。”

    胡小天向他凑近了一些:“权公公,小公主口口声声要将我弄到储秀宫去伺候她。”

    权德安道:“你不用管她,就算她想,其他人也不会答应。”

    “您老应该知道她的性子,向来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权德安呵呵笑了起来:“你怕她?”

    胡小天道:“不是怕,是担心她坏了咱们的大计。”

    权德安道:“她虽然年龄小,可是心里有回数,不会做得太过分。”

    胡小天道:“我似乎得罪了简皇后。”

    权德安将胡小天绘制的那幅地图收好了,表情古井不波道:“你怎么会得罪她?”

    “确切地说应该是得罪了王德才,那混账东西整天在皇后面前进言,皇后受了他的蛊惑所以才会针对我。上次如果不是小公主为我解围,只怕我十有八九要死在馨宁宫了。”

    权德安道:“你究竟在打什么主意?”

    胡小天道:“王德才怀疑他弟弟失踪跟我有关,视我为不共戴天的仇人。终日寻找机会想要对我下手,连司苑局的小太监也被他打伤了。”

    权德安道:“说说你的想法。”

    胡小天道:“小公主想要为我打抱不平。我正有些犹豫呢。”

    权德安听到他这么说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冷冷道:“胡小天,你最好给我牢牢记着,你想干什么?想杀谁,最好不要将小公主牵扯进来。”

    胡小天道:“权公公,其实不是我牵扯她,而是她……”

    “嗯!”权德安闷哼了一声,双目怒视胡小天。

    胡小天叹了口气道:“那王德才实在是太碍眼了。要不您老帮我解决一下。”

    权德安道:“他风光不了太久,你暂且不理他就是。”他缓缓站内起身道:“你将我教你的功夫使出来给我看看。”

    胡小天脱下外袍,缓步来到院子里,凝神静气,七七四十九式玄冥阴风爪从头到尾施展了一遍,胡小天虽然表面上玩世不恭,似乎将一切都不放在心上,可是他对自己的处境非常的清楚,危机意识极强,正是出于这样的原因。他才急于增强自身的实力,在学习武功方面表现出的热情前所未有。

    权德安本以为这小子只是聪明过人,却没有想到他在修炼武功方面的确下了一番苦功。看他将玄冥阴风爪打完,现这小子居然有了几分火候,看武功同样要看细节处理和过渡转换,胡小天对这套爪法的理解和领悟实在是让他感到惊奇了。

    胡小天练完之后,笑眯眯来到权德安的面前:“权公公感觉怎样?”

    权德安道:“倒不枉了我一番心血栽培。”

    胡小天心中暗自腹诽,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你花费个毛的心血,只是教了我一次,我能有现在的成就全都源于我的勤学苦练。

    权德安又道:“凭你现在的爪力爬上井口应该不难。”

    胡小天暗骂老太监阴险。还以为他真心想考校自己的武功,搞了半天他是要试探自己的底细。姜是老的辣,在权德安面前必须要多个心眼。胡小天满脸堆笑道:“您老高看我了。那井壁连个缝隙都没有,我就是想爬,也得找到可以攀附之处。”

    权德安道:“我教给你的调息吐纳的功夫你练得如何了?”

    胡小天道:“练到倒是练了,可没什么感觉。”

    权德安道:“那就接着练。”他的右手忽然毫无征兆地伸了出去,直接扣向胡小天的咽喉,胡小天意识到他出手的时候已经晚了,权德安的手指已经搭他的喉头。

    权德安咳嗽了一声,缓缓收回鸟爪一样的右手,握拳抵在唇前,剧烈咳嗽了几声方才道:“不要以为会了点功夫便沾沾自喜,须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遇到真正的高手,你只有任人宰割的份儿。”

    胡小天道:“真要是那样我就把师父您给供出来,让天下人都知道是您教出了这么脓包的徒弟。”

    权德安桀桀冷笑了一声道:“你不用激我,你也不是我徒弟,咱们之间的关系就是相互利用。”

    胡小天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您老何必说得那么白,其实咱们之间还是有些感情的。”

    权德安道:“小子,你心里怎么想杂家自然清楚,你又何必在我的面前演戏!”他拍了拍胡小天的肩膀道:“你帮杂家办事,杂家若是不给你点好处,想必你心中不会舒坦,也罢,杂家便传你一套金蛛八步。”

    “金猪八步?呃……这金猪走八步得花上不少时间吧。”

    权德安瞪了这插科打诨的小子一眼:“蜘蛛的蛛,不是猪头的猪。”

    胡小天笑道:“蜘蛛倒是贴切一点,蜘蛛爬墙的功夫的确一流。”

    权德安道:“最早这套步法的名称的确是叫做蜘蛛爬墙的。”

    胡小天心中暗忖,但凡和皇宫联系在了一起,必须要彰显出帝王特色,镶金戴银,披红挂绿是免不了的,金蛛八步,听起来真是浮华啊。

    权德安道:“你仔仔细细地看,杂家从头到尾慢慢地演练给你看。”权德安迈开步伐,虽然他表面上看起来是个垂暮老人,可是一旦动作起来,便看不出丝毫的老态,但见他脚踏乾坤,时而龙行虎步,时而兔起鹘落,当真是静若处子,动如脱兔。须知道权德安的右腿已经残废,如今全都是依靠金属义肢在行走。

    倘若不知道他的右腿是被自己亲手截断,胡小天几乎不能相信眼前人就是权德安,五步走完,权德安来到院中的那棵银杏树前,沉声道:“抓!”十指如钩深深陷入树干之中,银杏树坚韧的树干在他的手指前竟然如同朽木。

    “提!”佝偻的身躯宛如狸猫般蹿升到树干之上。“纵!”权德安宛如灵猫,但见他瘦小的身躯如履平地般沿着树干攀援而上。

    胡小天看得目瞪口呆,这哪里是个断了腿的残废老者,简直跟老猴子似的。

    爬到中途,权德安又道:“缠!”他的身躯如同灵蛇一般围绕树干盘旋而上,转瞬之间已经来到树冠处。单臂抓住银杏树的主干,一个回身望月,佝偻的身躯和挺直的树干组合成一张弓的形状。

    在胡小天的眼中,权德安瘦削的体内蕴藏着无穷无尽的力量,此时的权德安正如一张拉满的强弓,蓄势待。

    树枝在权德安的拉扯下慢慢弯曲,倏然嘣!的一声,树枝绷直,权德安的手在同时放开了树枝,身体如弹子般弹了出去,伴随着漫天飞舞的银杏树叶,干枯的身躯飞旋转,千百片树叶如同金色的蝴蝶一般围绕着他的身体旋转飞舞,一股强大的飙风以权德安的身体为中心迅扩张开来,胡小天感觉到有种无形的牵引力牵扯着他的身体向权德安冲去,他向前踏了一步,身躯保持着后仰的姿势,全力对抗着因老太监旋转而产生的强劲吸力。

    权德安当然不会尽力而为,右脚落在地上,蓬!的一声青砖断裂,尘土飞扬,胡小天慌忙闭上眼睛,沙尘打在他的脸上火辣辣的疼痛,那股吸力突然消失,胡小天原本在竭力抗衡,骤然失去的牵引力让他因惯性而向后退去,接连退了五步方才稳住身形。

    再看老太监权德安,背着双手站在那里,仿佛一切都为生过一样,脸上的表情风轻云淡,在他的脚下有一个直径约一丈的金色圆圈,全都是飘落的银杏叶堆积而成。

    胡小天愣了足有半分钟方才用力鼓掌,这绝不是在故意拍权德安的马屁,而是实实在在被权德安高的武功折服了,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权德安根本没对他出手,胡小天就已经被逼退数步,这老太监的武功还真是深不可测,要知道,权德安现在断了一条腿,而且之前还传了十年功力给自己。胡小天心中暗叹,倘若武功能够修炼到权德安这种地步,那该是如何的给力拉风,如何的威武霸气。可胡小天只是悠然神往了一小会儿,马上就重新回到现实中来,即便是武功如权德安这般强横,还不是在蓬阴山被人打断了腿,还不是要求助于自己这个不懂武功的小子,最关键的一点是,他即便是武功卓绝,还不是得夹着尾巴跟在龙烨霖身后当奴才。所以武功不是关键,真正起到决定作用的还是头脑。

    求保底月票!(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