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三十八章 【探秘】(下)
    葆葆娇嗔着伸手在他肩膀上轻捶了一拳,一双美眸在黑暗中显得光彩夺目,再往前走已经来到了尽头,抬头望去,现洞口笔直向上。胡小天打起了退堂鼓:“好高啊,咱们只怕爬不上去。”

    葆葆道:“做事情岂能半途而废,你不爬我来爬!”

    胡小天用灯笼照了照四壁,现洞口每隔一段距离都会有一个凹坑,显然是供手足攀爬的地方。葆葆这次又勇于争先,已经攀爬了上去,爬了一小段,伸出手示意胡小天将灯笼交给她,胡小天没奈何只能跟着她爬了上去,两人轮番交换持灯,爬到中途蜡烛就快要燃尽,胡小天又换了根蜡烛,心中暗忖,到底不比过去,弄个强光手电,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向上攀爬了七丈左右,右侧现出一个孔洞,葆葆凑在孔洞内望去,里面漆黑一团看不到东西,从胡小天的手里要过灯笼,正准备将灯笼凑近一些,突然听到孔洞中传来咳嗽声,她慌忙吹灭了灯笼。

    却听里面传来一连串的咳嗽,过了好一会儿咳嗽声方才停住,听到一人说道:“李公公,这是邱大人刚刚完成的《大康通鉴》的第五卷,您先收好了。”

    胡小天听不清楚,又向上爬了一些,肩膀已经贴在了葆葆的大腿上。

    葆葆黑暗中瞪了他一眼,心中产生了一脚把这厮给踹下去的念头,可又恐露陷,只能隐忍不。

    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道:“《大康通鉴》嘿嘿,却不知邱大人是怎样写的。”此人显然是李公公了。

    最先说话的那人道:“自然是照实写。”

    李公公嘿嘿笑了两声,显然是对这句话一点都不信。

    孔洞中有光线射进来,葆葆趴在孔洞内向里面望去,看到两个模糊的背影。其中一人将一箱东西放下,又道:“李公公,我听说这藏书阁内有太宗皇帝亲手抄写的《般若波罗密多心经》,不知可否让在下一睹圣迹?”

    李公公又桀桀笑了起来:“藏书阁这一百年内五次失火,大半书籍都毁于火灾之中,你说的那份《般若波罗密多心经》确实曾经收藏在藏书阁内。可是在七年前,太上皇帝就差人拿了过去,由他收藏在身边,这件事很多人都知道。”

    “哦?”声音显得有些失落。

    李公公道:“藏书阁早已不复昔日之辉煌了,柳统领咱们走吧。”

    孔洞中的光线变得越来越暗,直到完全消失。

    葆葆低声道:“这里是藏书阁。”

    下方传来胡小天不屑的声音道:“还用你说。”

    葆葆道:“你在这里等着,我爬上去看看!”没等胡小天回应就已经向上爬去,向上爬了两丈左右就到了尽头,现墙上并没有任何的通道可以抵达藏书阁内。这才失望地返回地面,回到刚刚那个孔洞处,现下面亮起了灯光,却是胡小天已经先行回到了地面上,重新点燃了灯笼。

    葆葆在距离地面还有三丈的地方一跃而下,低声道:“上面没有通道了。”

    胡小天道:“可能就是挖到这里。”

    葆葆道:“奇怪,为什么会通往藏书阁?难道这其中藏着什么宝贝?”

    胡小天道:“反正我对读书没什么兴趣,时间不早了。咱们是不是该走了?”

    葆葆道:“还有两条通道呢。”

    胡小天道:“一口吃不成一个胖子,饭要一口一口吃。事情要一件一件的查。太久了容易引起怀疑,还是先回去再说。”

    葆葆虽然恨不能一次将这地道的秘密全都查清,可是也明白胡小天所说的很有道理。

    对胡小天而言,唯一没有查清的地方就是中间那条通道了。权德安给他下了最后通牒,十天之内必须要将这地下密道的事情查清楚,胡小天回到自己的房间内找出王德胜当初留下的那张地图。在右侧通道处画上了一个书本,王德胜之前并没有明确的标注,看来他或许还没有来得及查清这个地方。回想起当初王德胜动袭击情况,他很可能是通过中间那条密道进入地下酒窖之中。藏书阁和地道之间尚未贯通,通往瑶池的那条密道因为有水的缘故。王德胜如果经由那里进入,身上的衣衫肯定会全部湿透。唯一可能的就是中间这条密道。而地图上,中间密道并没有做出任何标记,和藏书阁类似,唯一可能的解释就是,王德胜现这条密道也没有太久的时间,还没有来得及告诉其他人。

    胡小天正在画图的时候,外面传来史学东的声音,却是馨宁宫有人过来找他。

    胡小天先想到得就是王德才,馨宁宫乃是简皇后的住处,王德才又是负责在简皇后身边贴身服侍的太监,出门一看却不是王德才,乃是馨宁宫一个叫赵进喜的太监,赵进喜见到胡小天眉开眼笑道:“胡公公!在下馨宁宫赵进喜这厢有礼了。”

    胡小天看到对方的穿着就知道他和自己一样都是一个普通的太监,在皇宫之中,太监也是有明确的品阶划分的,位高者如权德安、刘玉章、姬飞花之流,他们都是四品总管太监,位低者就是像胡小天这一种,没有品阶的小太监,宫廷中以他这种小太监最多,可即便是没有品阶,也有高低贵贱之分,平日里扫地打杂的小太监当然不能和胡小天这种手握实权的采买太监相比,而胡小天又无法和赵进喜这种皇后的贴身太监相提并论。

    胡小天赶紧上前拱手问候道:“赵公公好,不知您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望赎罪,快请里面坐!”

    赵进喜笑起来小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胡公公,我就不进去了,皇后娘娘让我请胡公公去馨宁宫一趟。”

    胡小天眨了眨眼睛,他和简皇后可从未打过什么交道,上次去馨宁宫还是七七打着简皇后的旗号将他骗了过去,难道这妮子又故技重施?胡小天道:“不知皇后娘娘召我过去有什么事情?”

    赵进喜笑道:“皇后娘娘的事情。我一个做奴才的怎么敢问?还请胡公公这就跟我过去,等到了馨宁宫你自会知道。”

    胡小天点了点头,简皇后亲自传召,他一个小太监又岂敢不去,他向赵进喜道:“赵公公还请先回去复命,我交代一下这就过去。”

    赵进喜道:“皇后娘娘说了。要我一定要和胡公公一起过去,现在就过去。”

    胡小天心中暗叫不妙,简皇后找自己十有八九不是什么好事,他想了想,将史学东叫到了一边,低声道:“东哥,你去储秀宫,将我前往馨宁宫的事情告诉小公主。”

    史学东道:“她岂肯见我?”

    胡小天道:“你就说胡小天让你来的,她自然会见你。”

    史学东点了点头。慌慌张张去了。

    胡小天这才回到赵进喜的身边,微笑道:“赵公公,咱们走吧。”之所以让史学东去找七七,是因为他担心简皇后会对自己不利,七七虽然刁钻古怪,可是她对自己应该没有加害之心,目前在皇宫之中,唯一能够求助的也只有她了。

    胡小天跟着赵进喜来到馨宁宫。走入馨宁宫的院子就看到王德才在门前站着,目光中流露出极其怨毒的光芒。

    胡小天心中暗叫不妙。今天看来只怕没那么容易脱身。

    王德才冷冷道:“把人交给我吧,皇后娘娘这会儿正在休息呢。”

    赵进喜点了点头,向胡小天笑道:“胡公公请稍待,这位王公公你应该认识。”

    胡小天呵呵笑道:“认识,当然认识,不知今儿是皇后娘娘找我呢还是王公公找我?”

    赵进喜笑眯眯看了王德才一眼。他并没有说话转身就走。

    王德才道:“当然是皇后娘娘找你,胡小天,你不至于怀疑皇后娘娘撒谎吧?”

    胡小天道:“岂敢岂敢,皇后娘娘何等高贵人物,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情。我就怕有些人打着皇后娘娘的旗号做出假传懿旨的事情来。”

    王德才怒道:“大胆!混账东西,你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场所,岂是你信口雌黄的地方?”

    胡小天神情不见丝毫恐慌,微笑道:“混账东西是王公公所说,信口雌黄的也是王公公,我从头到尾连一个脏字都没说呢。”

    王德才向他走近了一步,压低声音道:“胡小天,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底细,一个逆贼之子,摇尾乞怜进了宫中保全性命,你看看你的样子活得连一条狗都不如。”

    胡小天道:“王公公是说我活得不如你吗?那倒是,皇后娘娘身边的一条狗也比我要尊贵得多。”

    “你……”王德才气得满脸通红,单凭口舌之利他远不是胡小天的对手。

    此时一名身穿藕色长裙的宫女从里面走出,向王德才道:“小德子,皇后娘娘问人来了没有?”

    王德才变脸极快,刚刚还是满脸怒容,见到那名宫女顿时就春风拂面,微笑道:“芸香姐姐,人来了,我这就带他进去。”

    胡小天也笑眯眯望着那位宫女道:“芸香姐姐好,我叫胡小天,司苑局的,以后姐姐想吃个时令鲜果啥的,只管差人去找我,我即刻就给姐姐送来,咱们认识认识。”这货伸出手去准备和人家握手,多年养成的社交习惯,一时半会儿还真改不过来。

    第五更送上,看来章鱼今儿是冲不上去了,还是要感谢诸君支持,没有你们,章鱼永远只能孤军奋战,写到目前医统的情节渐渐铺开,后续也会越来越精彩,章鱼是个情绪型的写手,你赞得越多,章鱼就写得约好,月票投得越多,章鱼就写得越多,保底月票全都投过来吧!(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