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三十八章 【探秘】(上)
    在史学东看来,这位美丽宫女和自己的结拜兄弟应该有一腿,且不说她没事总来找胡小天的事情,单单他就两次目睹葆葆穿着裙子进去换了太监服出来,只要是有脑子的就能够想到其间生了什么,那是必须要经历脱衣和穿衣的过程,话说胡小天都净身了,即便是两人都脱光了又能做出什么事情来?岂不是更难受?史学东不知胡小天会不会很难受,总之他很难受,残留在体内的那颗睾丸毕竟还是有那么点的作用,这货最近脸儿都红红的,硬生生被憋出来的。

    眼睁睁看着葆葆跟在胡小天的身后进酒窖了,史学东吞了口唾沫,要说葆葆这腰身这屁股还真是诱人呢。葆葆似乎背后长了眼睛,霍然转过身来,怒斥道:“看什么看?信不信我将你的这对贼眼给挖了。”

    史学东眨了眨眼睛:“我是太监啊……”太监看女人通常不带有特别颜色的。

    葆葆道:“太监也没几个好东西。”说话的时候一双美眸却望着胡小天,指桑骂槐的意思非常明显。

    胡小天只当没听见,举步进了酒窖,葆葆跟着进去,然后史学东在外面锁了门,这货很忠实地履行着看门望风的义务,一是因为胡小天和他是把兄弟,二是因为现在他必须要跟在胡小天的身后混,目前来看这日子混得还算舒服。

    进入酒窖葆葆就没了那么多的顾忌,她质问道:“你不是说过要带我探查密道,可过去那么多天,为什么都没有兑现承诺?”

    胡小天道:“司苑局又不是只有我一个,虽然酒窖里面只有咱们两人在,但是呆的时间太久别人必然生疑。”

    葆葆道:“有什么好怀疑的?”

    胡小天道:“怀疑咱俩之间有私情。”

    “我呸。你一个太监,我怎么可能跟你有私情……”连葆葆自己都感觉到自己说话的有气无力,胡小天虽然没有承认,可是她凭感觉也知道这厮是个假太监。

    胡小天道:“地道倒是有一个,今天我便带你去看。”

    葆葆听闻他终于答应将地道的秘密告诉自己,心中不禁又惊又喜。

    胡小天道:“你跟我来!”他也是思前想后方才决定将地道的秘密告诉葆葆。虽然葆葆必然有很多的事情瞒着他,不过两人之间既然是合作,就必须表现出一些诚意,倘若此女从自己的身上始终得不到什么好处,不排除她一拍两散,拼个鱼死网破的可能,想要让她信任自己,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跟她拥有共同的秘密,其实这件事也瞒不过她。上次两人联手干掉王德胜,葆葆就对酒窖生疑。

    胡小天带着葆葆来到预先现的入口处,挪开酒桶,然后又揭开了地面上的青石板,一个黑魆魆的洞口出现在两人的面前。葆葆看到这洞口不由得惊喜万分,声音也比刚才温柔了许多:“小天,你何时现的这个洞口?”

    胡小天嘿嘿笑了一声,心说老子何时跟你这么熟了?低声答道:“就是你被袭击的那天晚上。我思来想去,那小子肯定是从另外入口爬到了地窖之中。于是找了一遍,总算让我找到了。”其实他是从王德胜身上现了地图,不然也不会这么顺利就找到密道入口。

    胡小天在前面先行,葆葆跟在他身后也爬了进去,来到开阔地带总算可以直起腰来两人并行。胡小天举起手中的灯笼照亮前方,低声道:“最先现这个秘密的应该就是他了。”他所指的自然是王德胜。

    葆葆道:“现在只有咱们两个。”

    胡小天却摇了摇头道:“很难说他没有将这件事情泄露出去。”

    此时已经来到道路的分叉处。葆葆看了胡小天一眼,她显然不知道这三个洞口分别通往何方。

    胡小天举起灯笼,在最左侧的洞口旁找到了他之前所画的,低声道:“这三个洞口只有最左侧的我进去过,另外两个一直没有机会进入。”

    葆葆道:“反正今天咱们有的是时间。干脆将这两个洞口都探查一遍。”

    胡小天道:“你出来这么久不怕家人担心你?”

    葆葆道:“我没家人,也没人会担心我。”看到胡小天一脸的同情状,忍不住道:“我觉得你比我可怜多了。”

    胡小天嘿嘿冷笑,指着剩下的两个洞口道:“你说咱们是选中间那个洞还是右边那个洞?”这话问完他怎么觉得自己有点邪恶呢?

    “把灯笼给我!”葆葆已经毫不犹豫地向右边的洞口走去,胡小天摇了摇头,男左女右,果然很有道理啊。往里走了半里多路,葆葆现这密道绝非一路坦途,和刚才进来的时候不同,前方的道路越走越是狭窄,先是低头前进,再往后就得弓腰前进,葆葆有些后悔自己走在了前面,倘若在平时倒还罢了,现在胡小天跟在自己身后,这厮是个假太监啊,这样的姿势岂不是等于将屁股整个撅起来了。

    胡小天跟在后面,借着微弱的灯光,仍然可以欣赏前方浑圆挺翘的曲线,真可谓是大饱眼福了。

    葆葆前方忽然停下了脚步,胡小天只顾着盯着看得出神,一不留神,脸就挨在了葆葆的屁股上。葆葆在前方嘤的一声!反应自是不小,她第一个念头就是胡小天占了自己便宜。

    胡小天却是无心,这货在后面咳了一声道:“我说你倒是打声招呼,险些没把我鼻子给撞出血来。”他说话的时候嘴唇上明显带着坏笑,要说这亲密接触的感觉还真是不错,弹性十足呢。

    葆葆咬了咬樱唇,又行了几步总算到了一处能够直腰的地方,她这次学了个乖,先说了声停下,然后慢慢转过身道:“你在前面引路。”

    胡小天点了点头,明白葆葆存着防备自己的心思,其实按说自己虽然不是什么坐怀不乱的柳下惠,也不至于趁着机会施展咸猪手,刚才纯属意外。

    在狭窄的地洞内交换位置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葆葆选择的地方高度虽然够了,可是宽度实在太过狭窄,两人想要错身而过,可仍然被面对面卡在了一起,葆葆真是尴尬到了极点,一张俏脸热得烫人,越是用力向后挪,两人反倒更加紧密地贴在一起,胡小天道:“喂,你别动,你千万别动。”跟一位性感尤物肌肤相贴的感觉虽然很好,同时也是一种煎熬,胡小天暗自吸了一口气,把身体贴近墙壁。

    葆葆趁机向后挣脱了一下,左腿虽然拔了出去,可小腹又跟他靠在了一起。于是又清晰感觉到胡小天某处的膨胀,咬了咬樱唇,低声道:“你也别动。”

    胡小天真是哭笑不得了,老子倒是不想动,可问题是它不听我话啊,他低声道:“你往上爬一点,屁股太大卡住了。”

    “我呸!你屁股才大呢!”葆葆羞怒交加地抗议了一声,心中暗忖还不是你那根东西将我绊住了,俏脸却因为这个想法红了起来,自己还是未嫁之身,岂不是被这厮占尽了便宜。娇躯向上挪动了一下,总算制造出一些空隙,胡小天艰难地错过身躯到了前方,感觉胯下被揉搓得火辣辣热。接过灯笼,转过身去,葆葆这才敢抬起头来,看到胡小天崛起于自己前方的臀部,自然能够联想到自己刚才的姿势,心中更是害羞,怪只怪自己考虑不周,方才让这厮占了这么大的便宜。

    又向前走了几步,葆葆忽然闻到一股恶臭袭来,慌忙捂住了鼻子,恶心得就快吐了出来,抗议道:“你好没风度,居然放屁!”

    胡小天这个冤枉啊,还真不是他放屁,当下也没顾得上解释,举起灯笼向前方照了照,却见前方不远处有一团灰乎乎的东西,心中不由得一凛,走进一看,果然是一具尸体,葆葆刚才闻到的味道就是这尸体的臭味。

    此时地道重新变得空旷起来,葆葆捂着鼻子,心知冤枉了胡小天。

    胡小天从腰间掏出一副鹿皮手套,小心翼翼将那尸体翻转过来,却见那尸体面目都已经溃烂看不出本来面目,不知死了多久,上面爬满蛆虫,葆葆看到这般情景,转身呕吐起来。

    胡小天检查了一下那太监身上,从他的腰牌上现了他的来历,腰牌上镌刻着藏书阁三个字,应该是来自于藏书阁的小太监,从服饰来看,级别不会太高。

    胡小天忍着恶臭将尸体拖到了一边,然后从怀中取出化骨水,滴了一滴在尸体上。

    葆葆远远看着那尸体在眼前融化,惊得目瞪口呆,实在是忍受不了这恶心恐怖的场面,又转身吐了起来,等她恢复过来,尸体已经化成了一滩脓血,胡小天回到她的身边,低声道:“没事了,你要是觉得不舒服,咱们就回去。”

    葆葆道:“没事,咱们继续走。”

    前方密道变得越来越宽敞,两人并行已经没有任何问题,葆葆这会儿沉默了下来,想起刚才的情景实在是尴尬,终于主动打破沉默,小声道:“不好意思,刚才冤枉你了。”

    胡小天笑道:“怨不得你,我其实也以为刚才你是贼喊捉贼,只是顾及你女孩子家的面子所以将这个屁给认了下来。”

    还差那么一点点到五百张月票,还差那么五十张能爬到第二,话说咱们能不能灿烂那么一下,假如咱们能窜到第二名,哪怕是一刹那,如同昙花一现,章鱼也感到心满意足,我再更两章成吗?这要求真不高48张月票而已,诸君让医统灿烂一把,让章鱼满足一次可否?(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