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三十七章 【偷梁换柱】(下)
    胡小天应了一声,按照刘玉章的吩咐找到抽屉里面的东西,却是一根用金色锦缎包裹的一根棒状物,胡小天也没那么老实,先打开那锦缎看了看,里面包着的却是一根虎鞭,胡小天心中不由得好奇,这太监要虎鞭做什么?吃了也没用?这玩意儿又不能嫁接。更何况风干多年,早已失去了生物活性。刘玉章已经在下面催促他,胡小天赶紧将虎鞭重新包好,带着虎鞭走了下去。

    刘玉章接过那包东西,当着胡小天的面打开了,胡小天明知故问道:“咦!公公这是什么东西啊?”

    “虎鞭!”刘玉章说话的时候带着一种前所未有的威势,看来这跟东西果然充满阳气,连太监抓住它都变得中气十足。

    胡小天道:“虎鞭啊,我见过!”意思是没什么稀奇,其实他还是尚书公子的时候家里的确也有这玩意儿。

    刘玉章嘿嘿笑道:“虎鞭常见,可是黑虎鞭却是极其少见,这根虎鞭乃是大雍国主赠给太上皇的,黑虎乃是极阳之物,生在苦寒之地,我大康疆土虽广,却见不到一只,即便是大雍现在也已经相当罕见。”

    胡小天道:“如此说来倒是个稀罕物。”

    刘玉章叹了口气道:“荣公公说要帮皇上拿过去。”言语之中显得颇为不舍。

    胡小天观察入微,低声道:“皇上也需要壮阳了?”

    刘玉章忍俊不禁,斥道:“胡说八道,这种话若是让别人听去,搞不好是要掉脑袋的。”

    胡小天道:“这黑虎鞭如此厉害,却不知皇上降不降得住。”

    “此话怎讲?”

    胡小天道:“我听人说过,但凡大补之物都有弊端。补一处便伤一处,而且每个人的体质不同,在不清楚自身区情况的前提下如果强行进补,非但起不到想要的效果反而很可能会损害自身,正如人参是好东西,可有人吃了却要流鼻血。更何况大雍和大康两国之间关系不睦,他们送了一根黑虎鞭过来,未必是什么好意。”

    刘玉章听胡小天这样说感觉很有道理,不由点了点头道:“可皇上差人来拿,杂家岂能不给。”

    胡小天道:“其实看上去黑虎鞭和寻常的虎鞭似乎没有任何分别呢。”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刘玉章向胡小天道:“你去原处找到第三行,再去拿一根。

    胡小天应了一声,转身去了,来到刘玉章所说的地方。拉开抽屉现那一行抽屉之中全都摆放着虎鞭,当然肯定不会有那么多的黑虎鞭,悄悄转身望去,却见刘玉章已经小心将黑虎鞭收好了,看来对那根黑虎鞭颇为珍视,原来黑虎鞭传闻还有一个功效,可以让太监枯木逢春,重新变回一个真正的男人。这一节刘玉章并未向胡小天言明,其实每个太监都藏着一颗渴望变回男人的心。刘玉章也不例外,否则也不会干出这种偷梁换柱的事情,此事若是败露,那便是欺君。

    胡小天找了一根大号的虎鞭回来,刘玉章仔细检查了一遍,相信并无破绽。这才让胡小天推着他离开药库。途中告诉胡小天,这药库之中所存放的大都是各国各部进贡过来的药材和补品,这些东西皇上是很少用的,毕竟很难保证这些东西之中是不是暗中藏毒,所以就常年存放在这里。有的药材已经失效,太医院偶尔会过来求几味稀有的药材,可更多的时候这药库就是个摆设,处于无人问津的状态。

    至于荣宝兴打着皇上的旗号过来索要黑虎鞭,这件事细细推敲还是有些可疑的,刘玉章也怀疑荣宝兴假借皇上需要为名,实则是他自己想要私吞,经胡小天的分析于是坚定了鱼目混珠的决心。

    胡小天所说的没错,从外观上根本分不出真假,荣宝兴得了虎鞭乐得眉开眼笑,带着那根虎鞭喜孜孜的离去。

    胡小天陪着刘玉章来到房内,本想告辞离去,刘玉章却将他叫住。胡小天以为刘玉章可能担心自己泄密是要交代自己,正准备表表忠心让刘玉章安心的时候。却听刘玉章道:“小天,杂家在这世上也没什么亲人,在我眼中你便是我的亲人一般。”

    胡小天以为老太监要以怀柔政策对付自己,心中暗笑,这没什么必要,就凭刘玉章对自己的关照,自己是无论如何不会出卖他的。

    却没料到刘玉章居然将那根黑虎鞭拿了出来递给他道:“你将这东西收好了。”

    胡小天愕然道:“刘公公,我要这有何用处?”他先想到的就是掩饰,毕竟自己对外已经宣称净身,一个太监要虎鞭又有何用?

    刘玉章道:“这黑虎鞭之所以珍贵,皆因传闻它还有一个功效,据说服用之后可以让我等这种人重新变成一个真正的男人。”

    胡小天此时忽然感到鼻子一酸,有种眼泪就要夺眶而出的冲动,无论这黑虎鞭有没有这样的功效,刘玉章对自己如此厚爱真是让他感动了,胡小天真诚道:“小天何德何能,怎敢接受公公这么贵重的礼物,还是公公留下来自己用吧。”他倒不是客气,自己原本就没净身,是个假太监,没必要吃这玩意儿,如果无效倒还罢了,真要是有效,万一多长出一根岂不是成了怪胎。

    刘玉章笑道:“傻孩子,杂家眼看就是古稀之年,即便是它真的有效,我要来也排不上用场了,反倒是你正值青春年少,大好人生岂能就这样结束,小天,你千万要收好了,虽然你们胡家暂时遭难,可是这朝堂上风云变幻,谁又知道明天会生什么,若然你们胡家还有翻身之日,这件东西或许还能派上用场。”

    胡小天虽然不信什么断根重生的传说,可是刘玉章对他的这片厚爱已经让他感激涕零,接了那黑虎鞭,恭恭敬敬在刘玉章面前跪下,给老太监磕了三个响头,大恩不言谢,此时说多了反而显得矫情。

    刘玉章道:“咱们这司苑局虽然不是什么重要地方,可是已然被别人惦记上了,杂家已经是风烛残年,等我伤好了,我便要告老出宫,相信陛下应该不会留难我,在我离开之前,也要为你安排一个去处。”

    胡小天道:“公公盛情小天永铭于心。”

    刘玉章道:“杂家本以为陛下登基之后,能够一扫昔日颓势,励精图治,振奋朝纲,可现在看来……”他黯然叹了一口气,没有继续说下去,可内心中已经对眼前的现状极其失望。

    胡小天道:“英明的君主应当亲君子远小人,陛下不该对姬飞花之流委以重任,任凭这帮奸佞横行。”

    刘玉章道:“朝廷上的事情咱们没能力去管,也无需去管,小天,你是不是听说了什么?”

    胡小天道:“只是最近有些风言风语,说皇上自从登基之后,几乎没有宠幸过任何嫔妃,而是终日和姬飞花在一起。”他的意思非常明显,龙烨霖十有八九在跟姬飞花搞基,这位新君居然是个不爱红装爱武装的玻璃货。

    刘玉章眉宇之间笼上一层浓重的忧色,低声叹了口气道:“小天,外面的传言听就听了,千万不可在外面多说。”

    胡小天道:“也就是在公公面前我才说,在其他人面前我是只字不提的。”

    刘玉章点了点头道:“你头脑灵活,孰轻孰重你是知道的,不用我操心。”他将药库的钥匙递给胡小天道:“这钥匙你也替我收着吧,这根东西你放在身边并不稳妥,还是先存在药库里面,何时想用何时带走。”

    胡小天依着刘玉章的话,将黑虎鞭重新放回了药库,不过这小子还是多长了个心眼,这么好的东西当然不能放归原位了,药库之中堆积着数百年来积累的各类药材,甚至比起太医院的药房种类都要繁多,只是里面多数的药品都已经过期,功效怎样不知道,有没有毒副作用也很难说。

    胡小天也顾不上细看,反正钥匙在他手中,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只要刘玉章在司苑局坐镇一天,他的权力就不会被收走。相比较而言,反倒是权德安交给他的任务有些急迫了,必须要在十天内查清密道的内部走向。

    这其中还有一个忧虑,那就是王德胜既然绘制了那么一幅地图,想必之前已经探查过,这件事却不知他有没有告诉王德才?这段时间王德才又来过几次,都是追问他兄弟的下落,可王德胜如今已经被胡小天用化骨水化了个干干净净,连一根毛也找不到,别说他,就算是姬飞花兴师动众也没有查到魏化霖的下落。

    王德才似乎认准了弟弟出了意外,从他望向自己怨毒的眼神,胡小天猜测到这厮早晚还会生出事端。

    葆葆和自己摊牌之后,两人内心中渐渐达成了心照不宣的默契,隔不几天葆葆就会打着林贵妃的旗号过来,胡小天知道她醉翁之意不在酒,想要借助自己找到地道,可胡小天也没那么容易就将自己知道的秘密全都交代出来。

    求保底月票!(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