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三十一章 【旧怨】(下)
    高远怒道:“你刚刚明明说二十两银子,做生意怎么可以不讲诚信?”

    那马贩嘿嘿笑道:“这位公公是何等身份?花二十两银子买一匹马,公公可丢不起那人。”

    高远冲上去想要跟他理论,胡小天却伸手将他拦住,他犯不着和这种市井商贩一般见识,而且现场的人越来越多,在这下去必然会引起太多人的关注,胡小天道:“好!”他从钱袋中摸出一锭金子递了过去:“这应该足够了!”

    那商贩看到胡小天出手如此干脆大方,心中不由得有些后悔,早知如此就应该多要一些。

    高远狠狠瞪了他一眼,上前将他推开,想要去解开那匹小马。

    人群中却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道:“且慢!”

    胡小天听到这声音有些熟悉,眼角的余光向声处望去,却见有五名汉子大步走向这边,为一人身材魁梧皮肤黝黑,如同一座铁塔般威风凛凛,此人却是胡小天昔日的冤家唐铁汉。胡小天当年在京城的时候曾经因为误会而抢走他的妹子唐轻璇,进而引了唐家三兄弟率众强闯太师府要人的闹剧,而最后以胡小天的胜出结束。

    唐铁汉乃是驾部侍郎唐文正的大儿子,他老爹只是个六品官,不敢和位居户部尚书的三品大员胡不为相抗衡,所以才不得不吃了这个哑巴亏,唐家也将此视为奇耻大辱,一直耿耿于怀。正所谓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如今胡不为蒙难,胡家的地位一落千丈,而唐文正在这场皇权更替之中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他的老友兵部尚书张志泽又深得新君信任。唐文正也因为他的保举而得到重用,当今皇上龙烨霖喜好赛马,御马监的那帮太监哪懂得什么相马之术,这方面自然需要求助于有当世伯乐之称的唐文正,唐文正也表现得尽心尽力,最近为皇宫输送了不少的好马。因此而得到了新君的嘉奖。

    唐家的三个儿子早就借着父亲的权力垄断京城马市,可是驮街这边因为鱼龙混杂,良品太少,反倒是他们的势力很少涉及的地方,唐铁汉也是凑巧在这里出现。

    胡小天一看到是这厮,心中暗叫不妙,正所谓不是冤家不聚头,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了他。唐铁汉却不是冲着胡小天来的,因为胡小天背对他的缘故。他开始的时候并没有第一眼将胡小天认出。唐铁汉虽然头脑算不上精明,但是他在相马方面颇得其父真传,远远听到那小马的叫声,被吸引力了过来,虽然相隔遥远,却一眼就看出那匹体瘦毛长的小马绝非凡品,所以才出声阻止。

    在京城马市上讨生活的几乎没有不认识唐氏三兄弟的,那马贩看到唐铁汉出现。一脸笑容道:“我当是谁,原来是唐大爷来了。”

    唐铁汉一脸倨傲。大步走向那匹小马,上下打量了一下,然后伸手放在小马的颈肩交接的地方轻轻一摁,小马看似羸弱,可骨骼却异常坚韧。唐铁汉心中暗赞,这小马居然是一匹不可多得的宝马良驹。

    高远看到他去摁小马。可不乐意了,立刻上去想要解开小马的缰绳,他大声道:“不要碰我的马儿!”

    唐铁汉道:“他出多少钱,我出双倍给你。”

    胡小天心中暗骂,这孙子应该是没看到我。可那么大人抢一个小孩子的东西也不觉得丢人。

    那马贩一听脸上顿时乐开了花:“成,成!唐大爷,八十两银子。”

    唐铁汉点了点头,八十两买一匹宝马良驹显然捡了大便宜。

    高远怒道:“你明明已经卖给我了,有什么权利再卖给其他人?”

    那马贩走过去,将刚刚收下的一锭金子扔还给高远:“我他妈不卖了还不成吗?小子,赶紧给我滚一边儿去,别妨碍我做生意。”

    高远抓住马缰就是不放,大声道:“这马是我的,你们谁也不能抢走。”

    那马贩显然不是什么好脾气,一把揪住高远的衣领,将他推到一边,高远性情倔强,他护定了那匹小马,冲上去抱住马贩的大腿,猛一用力,竟然将马贩掀翻在泥泞之中。

    围观的众人齐声叫好,其实多数人都看不惯这马贩出尔反尔的样子,现在居然欺负一个小孩子,自然激起了众人心中的不平。虽然大家普遍同情高远,但是谁也不想招惹麻烦,并没有人上前帮助高远。

    那马贩被掀翻在泥泞中顿时恼羞成怒,扬起马鞭想去抽打高远。

    胡小天本不想现身,可他总不能看着高远这位小兄弟吃亏,看到马贩扬鞭想打高远,足尖挑起地上的一个小小砖块,然后一个凌空抽射,砖块嗖!的一声飞了出去,准确无误地砸在那马贩的鼻梁上,砸得那马贩满脸开花,马贩痛得惨叫一声,捂着鼻子躺倒在地上连续打滚。

    此时众人的眼光才被胡小天吸引了过来,当唐铁汉看清胡小天的样子,一张面孔顿时变得杀气腾腾。对胡小天他可谓是恨之入骨,当年在胡家栽跟头的事情,他引以为奇耻大辱,所以才有了后来在胡小天离京路上的中途阻杀,只可惜被慕容飞烟阻止。

    胡家失势之后,唐铁汉好好幸灾乐祸了一阵子,本以为胡家要被满门抄斩,株连九族,却想不到最后皇上居然放过了他们一家,只是以胡小天入宫赎罪为结局,唐铁汉觉得不够解恨,也曾经放言,只要让他遇上胡小天,一定痛殴这厮一顿。想不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今天居然被他在驮街遇到了这厮。

    看到胡小天一身太监装扮站在人群中,唐铁汉心中这个痛快,麻痹的,你丫也有今天。跟我作对,肯定没有好下场。

    高远趁机上前解开那马儿的缰绳,胡小天道:“做生意就要讲究诚信,你收了我的钱,这匹马就已经是我的了,出尔反尔就是不讲信义。”如果不是因为高远,胡小天并不想在这种时候挺身而出。

    唐铁汉一脸狰狞的笑意,他缓步走向胡小天。

    高远察觉到形势似乎有些不对,牵着那匹小马,向胡小天身边走去,他虽然不知道唐铁汉这群人是什么来头,可从对方的气势上已经感觉到来者不善。胡小天道:“你先走吧,我跟这帮老朋友有些话说。”

    高远看了看胡小天,然后摇了摇头。

    胡小天低声道:“别管我,分头走!”他忽然转身就逃。

    唐铁汉显然没料到胡小天会有这样的举动,看到胡小天已经挤开人群向远处逃去,大声喝道:“追!”

    高远看到胡小天逃走,也牵着那匹小马趁乱奔向自己的马车,将小马栓在车后,驱车向胡小天逃走的方向追赶而去。

    胡小天自从得到了权德安的十年功力,体质一日强过一日,在驮街之中大步流星瞬间已经将唐铁汉那帮人甩开,如果单单是比赛脚力,唐铁汉那群人肯定不是胡小天的对手,可他们的坐骑都在不远处,很快他们便赶到马匹所在的地方,翻身上马,纵马向胡小天追赶而去。

    胡小天专挑人群密集的地方奔走,可惜他对驮街的道路并不熟悉,跑着跑着,前方道路突然变得空旷起来,身后马蹄声不断接近。胡小天转身望去,却见唐铁汉率领四名手下正拼命朝着自己的方向追赶而来。

    胡小天知道凭借自己目前的脚力仍然无法摆脱这帮人的追赶,于是停下脚步,静待他们的到来。

    转眼之间,五人已经赶到了胡小天面前,将他围在垓心。唐铁汉居高临下望着胡小天,表情得意非凡:“哟,我没看错吧,这位公公真是眼熟啊!”

    胡小天笑道:“你怎么可能看错?就算我烧成灰你也认得。”

    “不错,你化成灰我都认得!”唐铁汉咬牙切齿道:“胡小天,你也有今天!”

    胡小天道:“唐铁汉,冤家宜解不宜结,事情过去了这么久,我看咱们还是放一放吧。”

    唐铁汉怒道:“你能放下,老子却放不下,当年你非礼我妹妹,仗着你们胡家势大,颠倒黑白,混淆是非,我早就说过,这笔帐终有一天我会跟你算清楚。”他翻身下马,缓步向胡小天逼迫而去。

    胡小天道:“得饶人处且饶人,你又何必逼人太甚?”

    唐铁汉道:“你这个阉货,又算得上什么人了?想让大爷我饶了你,也好。”他抬起右腿,指着胯下道:“那便从老子的裤裆下钻过去。”身后四名同伴全都放肆大笑起来。

    胡小天微笑道:“你当真让我钻?”

    唐铁汉点了点头道:“钻!”

    胡小天叹了口气,他一步步走了过去。忽然道:“你有没有问过你妹子,当年我究竟对她做了什么?”

    唐铁汉一张面皮因为他的这句话而气成了紫色,怒道:“你这个阉货又能做什么?”

    “当年我还未净身呢。”

    大家兜里还有月票没?有了就给我吧!(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