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二十七章 【记住你了】(上)
    胡小天暗自松了一口气,这才意识到自己仍然抱着安平公主,赶紧松开双手,向她深深一揖道:“小的冒犯了公主,还请公主降罪。”

    安平公主已经将刚才的事情听了个明白,轻声道:“算了,也不怪你,七七那丫头顽劣惯了,估计真是把你给惹急了。”

    胡小天道:“多谢公主不杀之恩。”人家根本就没说要杀他,胡小天这么说等于是只当对方已经原谅了自己。

    安平公主道:“趁着她出去你赶紧走吧。”

    “是!”胡小天转身走下楼梯。

    安平公主在身后又叫住他:“你等等。”

    胡小天以为她又反悔,只能停下脚步,却听安平公主道:“还是我送你出去,就算遇到了她,我跟她解释,就说是我放你走的。”

    胡小天心中一暖,真是善解人意,处处为人着想,都是公主,你看人家这温柔贤淑的性情,简直是集天下女性美德于一身。再看安平公主倾城倾国的容颜,心中越欣赏,若是能将这样一位美貌公主勾/搭上手也不失为人生一大乐事。

    安平公主当然不知道他脑子里的龌龊想法,帮他的出点很简单,无非是觉得这个小太监被欺负得可怜,想帮助他逃脱七七的魔爪罢了。

    走出门外,现外面并没有人在,安平公主向胡小天招了招手,胡小天迅跟了出去。走出这个院子方才知道,他所在的并非是馨宁宫,而是储秀宫,现在就是七七住在这里。

    两人一前一后,沿着宫墙之间的小巷行走,安平公主知道胡小天不想和七七再打照面。所以专门挑选冷清的小路。胡小天对皇宫内的道路不熟,绕得晕头转向,走入大道的时候已经来到馨宁宫前。

    安平公主停下脚步向胡小天道:“你去吧,千万别再被那丫头给遇上了。”

    胡小天再次向她躬身行礼,他快走了几步,回身有些不舍地望向安平公主。却见安平的倩影已经在绿树掩映处消失不见。胡小天有些怅然若失,心中暗叹,美女!果然是秀外慧中的绝世美女。这货摇了摇头,准备离去的时候,忽然听到一个声音道:“小公主,他原来逃到这里来了!”

    胡小天转身望去,却见七七带领着一帮宫女太监正从远处的路口走了出来,胡小天此惊非同小可,现在他才不管七七什么公主身份。转身就逃,倒不是因为胡小天怕她,而是因为七七这小丫头还是个小孩子性情,保不齐她会想出什么馊主意折腾自己,三十六计走为上。

    胡小天拔脚便逃,这货原来逃跑的度就不慢,自从得了权德安十年功力之后,跑路起来更是秒杀一大片。一会儿功夫就将七七和那帮宫女太监远远甩下。

    七七追了几步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双手扶着膝盖娇嘘喘喘道:“臭小子。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我就不信抓不住你。”

    身后响起安平公主温柔的声音道:“七七,你带着这么多人在这里做什么?”

    七七一双美眸瞪得溜圆,转过身去看到姑姑,稚气未脱的脸上顿时洋溢起春光灿烂,她笑道:“我在这里迎接姑姑啊。”

    安平公主道:“迎接我?我看不像。兴师动众的好像是在抓人呢。”

    七七道:“什么都瞒不过你,刚刚被一个小太监给气着了。”

    “哪个小太监敢有这么大的胆子?”

    一旁宫女多嘴道:“司苑局的采买太监胡小天!”

    听到胡小天的名字,安平公主一双美眸忽然闪过一丝错愕非常的光芒,她轻声道:“胡小天?我怎么未曾听说过……”

    胡小天回到司苑局,小卓子和小邓子两个早就被打了回来。看到他安然无恙的回来了,两人赶紧迎了上去询问胡小天得了什么赏赐。

    胡小天当然不会将今天的遭遇告诉他们两个,正准备回去换身衣服的时候,忽然看到史学东慌慌张张跑了过来,远远就叫道:“大事不好了,刘公公摔倒了。”

    胡小天慌忙带着一帮太监赶了过去,原来刘玉章刚刚出门的时候不小心绊了一下,脚踝崴到了,再想起来,足部疼痛难忍,就再也站不起身来。刚巧史学东在附近,所以过来求援。

    一帮小太监看到刘玉章坐倒在地,争先恐后地想去扶他,却被胡小天喝止。目前还不知道刘玉章受伤的情况,所以盲目搀扶可能会让他的伤情加重。

    胡小天先走过去小心掀开了刘玉章的裤管,看到他的左脚已经肿得跟馒头似的。

    刘玉章痛得满头大汗,颤声道:“我看应该是断了。”

    胡小天道:“公公不必心急,我们都在这里。”他让人去找了一扇门板,小心将刘玉章抱了上去,又让小卓子小心护住他的伤腿,尽量避免移动。

    闻讯赶来的其他太监,已经有人前往太医院去请太医。

    胡小天记着权德安的话,让他在入宫初期千万不可显示自己的医术,所以他也多了个心眼儿,为刘玉章初步检查之后,判断他只是普通的骨折,不过以刘玉章的年龄,恐怕需要相当一段时间来愈合了。

    刘玉章痛得苦不堪言的时候,有客人到了,却是简皇后的贴身太监王德才。刘玉章目前这种状况当然不能去见客,他忍痛向胡小天道:“小天,你帮我去见见他……问问他什么事情……”

    胡小天应了一声,转身出门,来到门外,看到外面站着一个身穿深紫色长袍的太监,那太监身材不高,背身站着,双手负在后面,腰间系着蓝色腰带,双目望天,表情颇为倨傲。

    听到胡小天的脚步声,王德才转过身来,他上下打量了胡小天一眼。

    胡小天拱手道:“这位想必是王公公吧?在下胡小天奉刘公公之命特来相迎。”

    王德才勉为其难地向他拱手还礼道:“有礼了,刘公公现在身在何处?”

    胡小天满脸堆笑道:“刘公公身体不适,现在不便见你,王公公有什么事情和我说也是一样。”

    王德才眯起眼睛看了看胡小天,充满不屑之意,在他看来这个小太监还不够资格。

    胡小天道:“王公公既然不愿说,那么在下只好告退,等刘公公身体方便的时候,你再过来吧。”他可没把对方放在眼里。

    王德才道:“你站住!”

    胡小天停下脚步,以背影对这王德才道:“王公公还有什么指教?”

    王德才道:“我弟弟去了哪里?”

    胡小天唇角泛起一丝冷笑:“却不知王公公的弟弟是哪一位。”

    王德才道:“王德胜!”

    胡小天道:“原来他是你弟弟,刘公公之前派他守了园子,具体在哪里我也不甚清楚,不如我将他的同伴叫来,王公公细细询问如何?”他一番话啊说得毫无破绽,其实没有人比胡小天更清楚王德胜的下落,昨晚王德胜已经被他失手误杀,连尸体都被他深埋在了地洞之中。不过胡小天又想起一个极其重要的问题,王德胜既然知晓了地洞的秘密,他会不会将这一秘密告诉他的同胞哥哥,假如王德才也清楚这件事,那么以后的麻烦还真是不小呢。

    王德才望着胡小天的目光中充满狐疑,他向胡小天走近了一步:“不知你何德何能居然有本事接替我兄弟的位置。”

    胡小天微笑道:“王公公的话请恕我听不明白,在下没什么长处,除了公道一些,没有私心杂念,不会中饱私囊,不懂得唯利是图,说起来的确是没有任何的本事呢。”

    王德才咬牙冷笑:“好一张伶牙俐齿,不愧是胡不为那老狗的儿子。”

    胡小天听这厮当面侮辱自己父亲为老狗,顿时怒火中烧,他冷笑道:“王八蛋,你敢再说一遍。”

    王德才道:“我说胡不为那老狗是你爹……”话还没说完,却见眼前一晃。胡小天已经一拳砸在他的鼻梁上,王德才被胡小天这一拳打得横飞出去,扑通一声摔落在两丈之外的地面上。

    周围小太监们不少,全都被胡小天突然出拳打人的场面给惊到了。

    胡小天之所以飙打人,一是因为王德才侮辱他老爹,还有一个原因,他想试探王德才究竟会不会武功。昨晚王德胜出手偷袭葆葆的时候,能够看出王德胜武功不弱,胡小天出手并没有用尽全力,只是用了三成力气,倘若王德才身怀武功,应该能够反应过来,并招架住他的这次攻击。可王德才似乎全无反应,在胡小天的面前没有任何的抵抗能力。

    王德才被打倒在地,他愤然从地上爬了起来,鼻梁处有些淤青但是并未出血,当然这和胡小天留力有关,王德才怒吼道:“混账奴才,你居然敢打我。”他试图朝胡小天冲去,却被史学东、小卓子、小邓子一帮胡小天的心腹太监挡住。

    胡小天懒洋洋道:“你们是不是都看到王公公摔到了?”

    司苑局的那帮太监同声道:“看到了!”

    胡小天笑眯眯道:“是否愿意为我作证?”

    “愿意!”

    王德才脸色铁青,他真正领教了何谓强龙不压地头蛇的道理,司苑局是胡小天的地盘,在这里耍横显然讨不到什么好去,王德才恨恨点了点头道:“好,我记住你了!”说完他转身向外面走去。

    史学东率领一帮小太监齐声哄笑起来。

    周一求推荐票,各位别嫌麻烦,将手里的推荐票都投给章鱼吧!(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