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二十四章 【突然袭击】(上)
    胡小天在司苑局众太监的眼中俨然已经成了刘公公面前的红人,事无巨细几乎都交给他去办,所以众人对他都是相当的客气。胡小天随手抓了一颗乌椹果交给葆葆,葆葆尝了尝,感觉入口酸涩无比,一双秀眉都颦了起来,她砸了砸嘴巴道:“好酸啊!”

    胡小天笑道:“感觉怎样?”

    葆葆道:“哪里像杨梅,简直比山楂还要酸。”

    胡小天让管库的太监装了一小篮,交由葆葆带走,又顺手抓了两个青芒,人家既然来了,总不能让她空着手回去。

    葆葆笑靥如花道:“胡公公,你人真好。”

    胡小天笑道:“姐姐不用跟我如此客气,大家都是为皇宫做事,干得都是伺候人的活儿,与人方便,与己方便,你说是不是?”

    葆葆点了点头,感觉这小太监实在是精明多智,拎着盛满水果的竹篮,转身离开了库房,走出地库之前,她似乎又想起了什么:“胡公公,可林贵妃想吃的是杨梅啊,我若是拿着这些东西回去,她会不会觉得我在敷衍她?”

    胡小天道:“姐姐只需回去将情况说明,我想林贵妃也是通情达理之人,应该不会为难你。”

    葆葆道:“对了,我听说你们司苑局有不少的果酒,却不知有没有杨梅酒?我虽然找不到杨梅,如果能带些杨梅酒回去,想必在林贵妃面前也能够交差。”

    胡小天对这些事情还不算特别的熟悉,问过库房的太监方才知道,酒窖里应该有杨梅酒,只是钥匙在刘玉章的手里,只是刘玉章现在仍然在午睡,葆葆等了小半个时辰,方才等到刘玉章醒来,胡小天讨了钥匙,亲自前往酒窖去给她找杨梅酒。

    葆葆提出要跟着胡小天去酒窖见识见识。胡小天暗忖干脆将好事做到底,于是带着葆葆开门进入了酒窖。

    胡小天也是第一次进入这座地下酒窖,酒窖共计分成三层,杨梅酒就储存在第一层。所以不难找到,胡小天又叫来几人帮忙,方才给葆葆倒了一坛杨梅酒。葆葆一双美眸左顾右盼,对这酒窖的内部结构颇为好奇,她小声道:“这酒窖好大,是不是皇宫内的好酒全都藏在里面?”

    胡小天笑道:“这里都是一些寻常的果酒,真正的好酒都存在皇室酒窖。”

    葆葆道:“谢谢胡公公了。”这才心满意足地离去,胡小天看到她一手拎着篮子一手抱着杨梅酒,担心她路上劳累,特地给史学东安排了一个美差。让史学东帮忙将葆葆送往凌玉殿。

    等到众人离去之后,胡小天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他缓步走下酒窖的二层,现二层比起一层还要宽阔许多,底层最大。长约五十丈,宽也有近二十丈,里面储存得全都是历朝历代留存下来的果酒,都用木桶盛放,分门别类码放得整整齐齐,每个木桶上方都标有铭牌,上面刻着字。标明了酿酒的时期,入库储存的时间。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这一切,实难想像在司苑局的地下居然还有一座如此规模的酒窖。胡小天提着灯笼环视了一周,重新回到地面上的时候,现刘玉章已经在酒窖的门外等着了,胡小天笑道:“刘公公。我正要去给您送钥匙呢。”他将手中的钥匙递给刘玉章。

    刘玉章却摇了摇头道:“不必还给我了,你收着吧,以后酒窖就交给你来看管。”

    胡小天闻言大喜,别的不说,单单是下面的葡萄酒就够他美美喝上一辈子了。

    当然胡小天还存了一个心思。虽然在司苑局他已经有了半间房,可真正要修炼武功,那狭窄的房间是舒展不开手臂的,虽然皇宫地方很大,但是周围耳目众多,总不能在人前展示他学来的武功。酒窖不失为一个练功的好地方,自从在桂花巷遭遇刺杀之后,胡小天越认识到武功在当今年代的重要性。过去他的身边尚有慕容飞烟保护,可现在凡事只能依靠自己,必须要通过不断的练习来壮大自身。

    每次进入酒窖,他都会带着史学东前往,让史学东负责守住门口,自己则来到酒窖的底层,这段时间最长修炼的就是玄冥阴风爪,权德安教给他的这套爪法已经被他练得纯熟。

    酒窖内储存的葡萄酒很多,年份悠久,胡小天权力在手,免不了要监守自盗,和几个心腹偷喝了不少。偶尔胡小天也会在酒窖内过夜,这里冬暖夏凉,舒适宜人,空间又宽敞,比起他的半间房要舒适许多。

    葆葆取了杨梅酒之后,没过两天就又寻上门来,只说林贵妃喝了杨梅酒之后赞不绝口,上次带走的那一坛已经喝完了,于是又差她过来再来要一些。

    胡小天虽然没见过这位林贵妃,可是心中感到有些惊奇,上次给她至少送去了十斤杨梅酒,这才不到五天的功夫居然喝了个干干净净,这位林贵妃的酒量还真是不同凡响。不过对于这位皇帝宠妃的请求胡小天也不敢拒绝,原本打算让葆葆在外面等着,却想不到这宫女居然主动提出要随他前往酒窖中看看。

    胡小天何许人物,马上就感觉到葆葆的举动有些奇怪,她似乎对酒窖本身的兴趣更大,却不知她前来要酒的背后是不是还有其他的目的。当时胡小天也没有点破,带着葆葆来到酒窖前,打开酒窖。

    两人一前一后走入酒窖,很快就来到一层存放杨梅酒的地方。胡小天将灯笼交到葆葆的手中让她帮忙拿着,葆葆却道:“胡公公可否带我去下面看看?”

    胡小天心中微微一怔,他的怀疑果然被证实,葆葆此次前来醉翁之意不在酒,胡小天微笑道:“姐姐,我们司苑局是有规矩的,其实我带你进入酒窖已经坏了规矩。”

    葆葆抛给胡小天一个妩媚的眼神,柔声道:“胡公公,其实葆葆没有其他的意思,我入宫之前,家里有个酿酒作坊。祖上也曾经传下来一个酒窖,我从小就和兄弟姐妹们在酒窖中玩耍,所以来到这里,忽然勾起了对过去的回忆。想起了我的家人,胡公公……我只是睹物思人,绝无他想,还请胡公公满足我这个奢望……”说到这里一双美眸竟然涌出晶莹的泪光。

    胡小天凭直觉已经意识到葆葆绝不是个简单的宫女,耍得起妩媚,玩得起可怜,只是她似乎没搞清楚针对的对象,老子是一个太监啊,你跟我玩这套,根本打动不了我。不过胡小天也想看看她究竟在搞什么花样。拿捏出一副被她感动的样子,点了点头道:“也好,我陪姐姐到处看看。”

    葆葆欣喜非常,居然冲上来在胡小天的额头上亲了一记,娇声道:“胡公公。打我第一眼见到你就知道你是个好人。”

    胡小天心说宫女都是这么色诱太监的吗?难道不清楚美人计这一招也要分清对象的?

    胡小天重新拿过灯笼,带着葆葆一起走下地窖,他不时提醒葆葆小心脚下,其实是暗自提防这宫女有什么异常举动。其实酒窖格局大都差不多,无非是这间酒窖规模稍大了一些。

    来到三层,葆葆环视着这规模庞大的酒窖,美眸之中泪光盈盈。看来颇有点触景生情的味道。

    胡小天故意道:“姐姐是不是想起了家乡呢?”

    葆葆点了点头,抬起衣袖拭去眼角的泪水,却忽然目光盯着右侧,尖叫着扑入胡小天的怀抱中:“老鼠!”胡小天被她弄了个猝不及防,手中的灯笼不慎落在了地上,熊熊燃烧起来。

    葆葆紧紧抱住胡小天。玲珑有致的娇躯紧贴在胡小天的怀中,似乎受了惊吓一般瑟瑟抖。胡小天倒没现什么老鼠,他担心的是灯笼起火将酒窖点燃,还好灯笼失落的地方是在空旷处,没多久就已经燃烧殆尽。整个地窖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胡小天轻轻拍了拍葆葆的香肩,将她从怀中分开,这倒不是因为胡小天是个不欺暗室的君子,而是这货害怕抱着这么一位妙龄少女万一把持不住,起了生理反应,那么他没有净身的秘密就藏不住了。

    胡小天道:“姐姐别怕,我在这里,没事情的,我这就带你上去。”

    葆葆在黑暗中嗯了一声,伸出手去,抓住胡小天的手臂,胡小天让她将手放在自己的肩头,低声道:“楼梯应该在咱们的左边。”

    葆葆又应了一声,胡小天向前走了一步,忽然感觉到脑后风声飒然,心中暗叫不妙,一低头,身躯向前猛冲了过去,虽然反应及时,后心仍然被狠拍了一掌,打得胡小天眼冒金星,他并没有急于反击,顺势向前翻滚,藏身在酒桶旁边,一声不吭,刚才的那一掌分明是葆葆所。

    黑暗中听到葆葆装腔作势地叫道:“胡公公,胡公公你在哪里?”

    胡小天屏住呼吸一言不,葆葆向前走了几步,地窖的底层伸手不见五指,她本以为一掌就将胡小天拍晕,可向前探了探脚,并未踢到胡小天的身体,顿时感觉情况有些不对。

    葆葆可怜兮兮道:“胡公公,你在哪里?我好怕,你不要将我一个人丢在这里。”她一边说话,一边取出火折子,在唇前吹了一下,黑暗中光芒乍现。

    推荐大司空新书《逍遥侯》起点书号2367536

    李中易,本是共和国最牛的中医权威,因车祸到了五代十国,附体在一个文不能科举、武不能提刀的废柴身上!

    这时候,儿皇帝石敬塘刚刚卖掉燕云十六州不久。

    后蜀国主孟昶,正在与花蕊夫人嬉戏。

    南唐后主李煜,隔江犹唱后庭花!

    后周世宗柴荣,做梦都惦记着北伐。

    北宋太祖赵匡胤,正琢磨着黄袍加身。

    这是混乱的时代,却也是李中易的时代!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