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出宫采买】(上)
    刘玉章道:“我虽然带你出宫,可你爹那边,我暂时不能安排你们见面,他现在是朝廷重点监视的对象,一举一动都在天机局的掌握之中,你若见他,只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刘公公,小天明白。”

    刘玉章道:“中午的时候,咱们去玉渊阁吃饭,你想见什么人,只管跟杂家说,我会为你安排。”

    胡小天抿了抿嘴唇,欲言又止。他对刘玉章毕竟缺乏了解,不能完全信任。

    刘玉章道:“若是觉得不方便,那不说也罢,等以后你单独出宫采买,自己安排就是。”

    胡小天心中明白刘玉章已经猜到自己对他仍然抱有怀疑,人家表现出如此善意,假如自己仍然将信将疑,对刘玉章这种身份的人来说不能不说是一种冒犯,想到这里,胡小天恭敬道:“小天想见一个人,只是担心会给刘公公添麻烦。”

    刘玉章微笑望着他:“不麻烦!”

    胡小天道:“凤鸣西街甲三十二号胡同……”

    慕容飞烟绝对想不到胡小天会来探望自己,自两人在承恩府一别,如今已有整整四十日没见。这段时间慕容飞烟始终在家中养病,被权德安打得那一掌震伤了她的经脉,虽然易元堂的袁士卿和李逸风两人先后为她诊治,可是伤情恢复的进展并不快,所以断断续续休养了这么久,方才康复,不过距离完全康复可能还需要调养两个月的时间。

    慕容飞烟素来性情坚强。她父母双亡,家中早无亲人。在之前的几年她一直都将京兆府视为自己的家,京兆尹洪佰齐对她也算得上有知遇之恩,当初如果不是先后得罪了户部尚书胡不为和京兆府少尹史景德,也不会被降职。洪佰齐并不舍得抛弃这位得力手下,这场政治风暴之中,洪佰齐居然躲过,仍然官任原职,而胡不为、史景德那些人全都受到牵连。洪佰齐在听说慕容飞烟返回京城之后,特地专程前来探望她。并提出给她官复原职。重回京兆府任职,可慕容飞烟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借口卧病在床,无法胜任。洪佰齐看到她如此坚决。也只能作罢。

    慕容飞烟却知道自己已经和离开京城之前有了很大不同。在这并不算长的时间内,胡小天带给了她太大的影响,这影响绝非一日之间。在潜移默化之中悄然生,当慕容飞烟真正意识到的时候,她已经深陷其中,无法自拔。这段时间来,她无时无刻不在想念着胡小天的样子,记不清多少次午夜梦回,因为他而泪水沾襟。

    自从父母双亲离别人世之后,慕容飞烟就从未流过这么多的眼泪,她也从未意料到自己会将一个人看得重愈生命,而胡小天的事情让她开始对自己一直效忠的大康甚至都产生了仇视,她暗暗誓,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都要将胡小天救出苦海,即使付出自己的生命。

    慕容飞烟荆钗布裙,清秀的脸上不着脂粉,消瘦了许多,憔悴了许多。当她看到胡小天就站在自己的门外,就站在自己的面前,瞬间如同被闪电定格在那里,一动不动,过了一会儿,眼圈儿红了,她用力咬着樱唇,竭力控制自己,她不想在胡小天的面前流泪,可眼泪仍然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胡小天转身掩上房门,拖着慕容飞烟的纤手向房内走去,触手处冰冷的毫无温度。

    来到慕容飞烟的房间内,慕容飞烟仍然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整个人如同一具被抽离了魂魄的躯壳。

    胡小天道:“飞烟,是我!”

    慕容飞烟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方才回过神来,换成过去胡小天这样抓着她的手大占便宜,她早就一巴掌拍了过去,非打得这厮满地找牙才怪。而现在她任由他握着自己的手,心中洋溢着难以名状的温馨和幸福,过了好一会儿,方才止住泪水,转过俏脸,迅将脸上的泪痕抹去,鼻翼翕动了一下道:“你……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胡小天道:“为何要逃,我是堂堂正正走出来的。”留给他的时间并不多,他简单将自己入宫之后的经历说了一遍。

    慕容飞烟道:“你好不容易才逃了出来,咱们走吧,现在就走,离开京城,去一个所有人都找不到你的地方。”

    胡小天道:“又能逃到哪里去?我要是走了,我爹娘他们肯定会有麻烦。此事以后再说,我现在有了采买太监的身份,以后出入皇宫会方便许多。”

    慕容飞烟点了点头道:“你此次过来找我是不是还有其他事?”

    胡小天道:“一是来给你报个平安,二是有件事想你帮我去做。”

    “什么事?”

    “朝廷最近正在组建神策府,我想你和展鹏取得联系,假如神策府。”

    慕容飞烟道:“好!”

    胡小天听她答应得如此痛快反倒有些愣了:“你不问我为什么?”

    慕容飞烟道:“没必要,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

    胡小天心中不由得一阵感动,正在考虑是不是将实情相告,忽然又想起今日决不能久留,老太监刘玉章还在外面等着自己,他低声告辞道:“我得走了,来日方长,以后咱们还有见面的机会。”他和慕容飞烟约好,如无意外变故,半个月后在玉渊阁相见。

    虽然是匆匆一晤,胡小天却安心了不少,至少知道慕容飞烟的伤情已经基本痊愈,而且也顺利将权德安交代的事情办好了。回到车内,刘玉章仍然在里面等着,这会儿功夫他已经打起了瞌睡。

    对胡小天来这里做什么?见什么人?刘玉章一概不问,仿佛从未生过一样。中午的时候,他带着胡小天来到玉渊阁。早有一群人在那里等待,这帮人都是给皇宫提供蔬菜水果的商人,见到刘玉章带着一位小太监前来,一群人如同众星捧月一般将两人请了进去。

    胡小天虽然在京城也下过不少的馆子,可玉渊阁的气派仍然在其中屈指可数,中午宴请的规格也是相当之高,山珍海味一应俱全。刘玉章将这群商人一一为他引荐,负责送蔬菜的是翡翠堂的老板曹千山,负责往宫里送水果的是桃李园的掌柜齐忠宝,要说这两人可都是京城内有名的商户。

    刘玉章喝了几杯小酒之后,看来也有了三分酒意,笑眯眯道:“杂家年事已高,凡事不可能亲力亲为,以后的事情多半要教给小天了。”

    胡小天心中窃喜,不仅仅因为刘玉章给了他这么一个肥缺,还有一个原因,刘玉章没叫他小胡子。这也证明刘玉章并不糊涂,宫里宫外分得清清楚楚。

    在场的几个商人并不知道胡小天的来历,看到他如此年轻,就承蒙司苑局的刘公公如此看重,还不知道在皇宫中有怎样的关系,一个个的目光顿时显得的恭敬了许多,过去都是王德胜负责,现在换成了胡小天,其实什么人负责采买并不重要,关键是他们必须要和采买搞好关系。

    刘玉章又向胡小天道:“小天啊,以后宫里需要什么,皇上、娘娘喜欢吃什么,你只管告诉他们几个一声。”

    胡小天道:“是!”

    刘玉章说完这番话,懒洋洋打了个哈欠道:“杂家酒足饭饱,先去附近拜会一位老友,小天,你将今儿开出的单子跟他们几个核对一下,分派之后,让他们尽快备货,明儿一早就差人送到宫里去。”他起身离去,众人恭送刘玉章出门,刘玉章摆了摆手示意所有人都停步,唯独让胡小天将他送到了门外,低声道:“一个时辰后我过来接你。”

    胡小天点了点头,他心中明白刘玉章是留给自己单独和这些人交流的机会呢。

    重新回到饭桌旁,里面只剩下了翡翠堂的曹千山。曹千山满脸堆笑,恭敬将胡小天邀请就坐。

    胡小天乜着眼睛,捏着嗓子道:“怎么?这其他人呢?”

    曹千山咳嗽了一声道:“胡公公,我让他们先回避回避,有些话必须要单独跟胡公公说。”

    胡小天从怀中抽出了事先准备好的采购单,从其中一张找到了翡翠堂的名字,递给了曹千山,曹千山并不急着看,低声道:“刘公公平时不怎么出来,过去这边的事情都是交给王公公负责的。”

    胡小天知道他话里有话啊,并没有急于开口,双目静静望着曹千山。曹千山感觉这小太监的眼神实在是太犀利了,仿佛能够直透人心,真不知道刘玉章从哪里找来的这么一个小子,看起来似乎相当精明啊。

    曹千山故意道:“这其中的过程,王公公应该跟胡公公交代过?”

    胡小天道:“我跟王公公不熟,只知道他现在去了御花园当花匠,他的规矩我不清楚,我只知道自己的规矩。”

    曹千山暗自吸了一口冷气,这没把的东西果然精明狡诈,刚才的这番话既表露出他的不快又不乏威胁的意思,看来王德胜果然失宠,以后就不得不跟这小太监打交道了。曹千山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细缝,他习惯性地咳嗽了一声,低声道:“老规矩,每月孝敬公公这个数。”他伸出了两根手指。

    感谢兄弟姐妹们的支持,事实证明只要咱们努力,一切皆有可能,第三更送上,再求月票!努力向前!(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