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二十章 【司苑局】(下)
    权德安道:“皇上刚刚组建了神策府,正在招贤纳士,你前往司苑局之后,可以接着出宫采购之名,先和慕容飞烟、展鹏两人取得联系,让他们加入神策府,以他们的本事进入其中并不困难。这是他们现在的住处,你牢牢记下来,然后将纸条毁去。”

    胡小天想不到权德安居然将算盘打到了自己朋友的头上,内心中警惕非常。

    权德安道:“你不用担心我会对他们不利,杂家今日所做的一切无非是为了大康将来之社稷,你只需做好我安排给你的事情,以后必然有你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好处。”

    胡小天道:“权公公,难不成我这辈子都要在皇宫里面当个小太监?”

    权德安淡然笑道:“大康江山稳固之时,便是你功成身退之日,小天,你这么聪明,必然懂得互利互惠的道理。”

    胡小天道:“权公公,您的话我都记住了。”

    权德安道:“你必须给我牢牢记住了,千万不可和胡家取得任何联络。”

    胡小天点了点头。

    权德安又道:“史学东会跟你一起去司苑局,不过他没机会出宫,你身边必须要有一个亲近的人。”

    胡小天道:“只有我们两个?”

    权德安道:“这次调拨会有十几个,想挑什么人过去,你直接将名单交给张福全,他会为你安排妥当。”

    这次内宫的调动涉及的层面很大,新进入宫的太监在经历了一个月的试用期之后,根据各监的实际情况进行了调整,胡小天和史学东一并被调去了司苑局,根据胡小天的提议,张福全将小卓子、小邓子等几人一并调拨给了胡小天。

    胡小天理所当然地成为了这些人中的头领。来到司苑局便直接被委以出宫买办的重任,出宫买办不仅意味着比普通太监拥有更多的自由,还有更重要的一点,买办本身就是个肥缺。司苑局的掌印太监刘玉章是个糊里糊涂的老者,据说是二十四衙门中年龄最大的一个,至今已经六十有七。牙齿都掉光了,因为他曾经照顾过当今皇上的特殊身份,所以在此次的宫廷变动之中也落了一个肥缺。

    胡小天前往司苑局的第一天,刘玉章就让他过来相见。

    面对这位自己的顶头上司,胡小天还是表现出相当的尊敬,恭敬道:“小天参见刘公公。”

    刘玉章是个面目慈和的老人,笑起来之后满脸的沟壑纵横,他点了点头道:“张福全时常跟杂家说你非常的机灵,所以杂家特地将你给调了过来。以后你就好好跟着我做事吧。”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谢谢公公抬爱,小天以后一定为公公尽心尽力办事,绝不辜负公公的期望。”

    刘玉章道:“用不着如此拘谨,咱们这司苑局平日里也没什么大事,可皇宫里所有的蔬果青菜是需要我们亲自采购把关的,还有一件事情就是这皇宫里的园子,你以后主要是跟着我外出采买,杂家年纪大了。很多事情上不免会犯些糊涂,你机灵懂事。以后要多多帮我。”

    胡小天恭敬道:“公公只管放心。”

    来到司苑局之后,胡小天总算告别了几十人一间房的大通铺,刘玉章在自己的房间旁给胡小天分派了半间房,虽然是半间不到五平米的小屋,可毕竟是有了自己的**空间,关上房门。就可以肆无忌惮地让命根子出来见见天日,话说有日子没敢这样公然遛鸟了。

    不知是权德安提前打了招呼,还是胡小天颇合刘玉章的眼缘,老太监对他颇为不错,胡小天来到司苑局之后三天。就已经宣布他成为出宫买办太监之一,并带着他离开皇宫前往宫外采办。

    听说胡小天刚一来到司苑局就跟随刘玉章前往外面采买蔬果,史学东好不羡慕,软磨硬泡想跟着胡小天一起出宫去看看。

    胡小天道:“东哥,不是我不答应你,而是今儿我才是第一遭出宫,是福是祸还很难说,咱们两个的身份跟别人不同,人家是自愿入宫,咱们却是因为父亲的缘故,代父受过,入宫赎罪,我虽然出宫,可也不敢擅离刘公公左右,也不可能潇潇洒洒地到处闲逛,总之我答应你,等我以后有了**外出采买的机会,我一定将你带上。”

    史学东也明白他有他的道理,有些失望地叹了口气道:“实不相瞒兄弟,你若是有机会见到我爹,帮我跟他道声平安,自从入宫以后,我忽然明白自己过去一直都是个混账,让爹娘为我操碎了心,我就是想当面跟他们说声对不起。”

    胡小天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一定有机会的,我此去也就是为了采购,没其他的事情。”

    外面响起呼喊他名字的声音,胡小天赶紧出门,看到刘玉章已经准备好了,此次除了他以外还有一名小太监跟着,那太监叫王德胜,今年十九岁,年纪虽然不大却已经是司苑局的老人了。过去是他一直跟随刘玉章采买,自从胡小天来到之后,刘玉章就将王德胜调拨去管理园子,司苑局内部还分层三个部分,一是蔬果青菜的采买,二是负责整个皇宫内的园艺盆景,还有一件事负责管理皇宫药库。

    走到门前,刘玉章又突然改变了主意,向王德胜道:“小德子,你今儿就不用去了,留在这里,将最近的账目整理一下,这两天都交给小胡子。”

    胡小天听到这个称谓真是有点哭笑不得,叫我小天、小胡都行,可偏偏叫小胡子,怎么听怎么怪异,谁见到太监长胡子的?

    王德胜点了点头,向胡小天叮嘱道:“小胡子,你跟刘公公前去,一定要小心伺候,多点眼色,若是做不好这件事,我绝饶不了你。”说话的时候,目光中流露出阴狠之色。胡小天善于察言观色,王德胜说这番话的时候身体是背着刘玉章的。胡小天暗忖,这厮莫不是被我抢了肥缺,所以才对我怀恨在心?仍然一脸笑容道:“王公公放心,我一定好生伺候刘公公。”

    刘玉章站在阳光下笑眯眯望着他们,胡小天来的时间虽然不长,可是已经知道刘玉章的耳朵不好,未必能够听得清刚刚王德胜说的是什么。

    跟着刘玉章来到了司苑局外面,沿着宫内小路一路前行,出了五道卡口,方才来到车门乘车之处,已经有一辆马车早已等在那里,胡小天恭恭敬敬搀扶着刘玉章上了马车,然后自己也坐了进去。车夫驱策马车缓缓而行,胡小天虽然对外面的情景充满期待,可是在刘玉章身边并不敢表露出太多迫切的心思。

    刘玉章的右手轻轻抚摸着左手之上的碧玉扳指,那碧玉扳指晶莹润泽显然是不可多得的宝物。胡小天过去就听说过太监多数贪财,不知刘玉章是不是如此,单从这玉扳指来看,他也应该存了不少的私货。宫廷里面,尚膳监和司苑局这可都是数一数二的肥缺,尤其是负责两处的太监,平日里掌管宫廷饮食、蔬果,几万人的用度经年累月全都要经过他们之手,绝不是小数目,随便漏一小点,就够普通人辛辛苦苦一辈子。

    刘玉章不急不缓道:“小德子刚才是不是威胁你了?”

    胡小天道:“没有,只是叮嘱我要好好照顾公公。”

    刘玉章桀桀笑道:“老了,腿脚都不利索了,小胡子,其实过去杂家就见过你的。”

    胡小天听得心中一惊,我曰,怎么我对你却是全无印象呢?可老太监应该没必要对自己说谎,他低头垂道:“刘公公,小的记不起来了。”

    刘玉章叹了口气道:“要说还是在几年前,我曾经去过你们家。”

    胡小天暗暗心惊,刘玉章所说的肯定是尚书府了,却不知当年自己老爹有没有得罪过他,真要是有过仇隙,现在自己落在他手里岂不是倒了八辈子大霉,要知道太监多数都因为身体上的残缺而愤世嫉俗、睚眦必报,不过转念一想应该不会。权德安老谋深算,他将自己送入宫中肯定有所图谋,应该不会把自己送到一个仇人的手中。

    刘玉章道:“那时候啊,你还什么人都不认识……”他叹了口气道:“你爹曾经对杂家有恩,得人恩果千年记,杂家虽然没什么能耐,可也不是恩将仇报之人,你爹蒙难的时候,杂家苦于地位卑微帮不上忙,我后来听说,你为了救你们胡家,不惜净身入宫,代父受过,果然是好孩子。所以我便四处打听,得知你在尚膳监牛羊房受苦,便将你调来我的手下,你放心吧,以后有杂家罩着你,这司苑局内没有人敢欺负你。”

    胡小天心中不禁一阵感动,刘玉章虽然没说当年老爹对他做了什么好事,可现在这种时候,谁都想着尽量撇开和胡家的干系,别说报恩了,能够不去落井下石的已经难能可贵。胡小天恭敬道:“谢谢刘公公。”

    两更送上求月票,今天如能突破三千张,再来一更!(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