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入宫】(上)
    慕容飞烟道:“听闻燮州生变,我就第一时间前往燮州找你,可到了那里并没有得到你的消息,于是我猜到你会到京城来。”

    胡小天道:“为什么会想到我回来京城?”

    慕容飞烟道:“因为你是个傻子,倘若知道你家里人出事,肯定会不顾一切地来到这里。”

    “我还以为,在你心中我始终都是个贪生怕死的家伙。”

    慕容飞烟咬了咬樱唇:“你不是……”话没说完,剧烈咳嗽了起来,她用手掩住嘴唇,苍白的俏脸因为剧烈地咳嗽而浮现出些许的红意,好不容易才停止了咳嗽,再看她的掌心中已经沾染了鲜红的血迹,她竟然咯血了。

    胡小天充满担心道:“你咯血了,我帮你看看。”

    慕容飞烟摇了摇头道:“不妨事,只是经脉受损,非医药之功,需要休养一阵子方才能够复原。”

    “我去找权公公。”

    慕容飞烟伸出手去抓住了胡小天的衣袖:“不要去!”

    胡小天望着形容憔悴的慕容飞烟,心头暗自难过,慕容飞烟费劲千辛万苦过来营救自己,更因为自己而身陷囹圄,自己现在却不能将实情相告,那是一种怎样的痛苦和煎熬。

    慕容飞烟道:“你送给我的短刀,我很喜欢……”

    胡小天点了点头,眼圈已经红,他低声道:“你放心吧,权公公已经答应不再追究你和展鹏刺杀他的事情,今日就放了你们。”他起身准备离去。

    慕容飞烟在他身后叫道:“小天,你是不是为了就我们而答应了他什么条件?”

    胡小天的身躯停滞在门前,过了一会儿他方才缓缓摇了摇头道:“我先去看展大哥,待会儿我会让人送换洗的衣服过来。你们尽快离开承恩府,剩下的事情我来处理。”

    慕容飞烟望着胡小天渐行渐远的背影,总觉得他有太多的事情瞒着自己,一时间悲从心来,泪水涌泉般流下。

    展鹏的右侧的小腿被权德安用念珠击断,权德安也并没有慢待他们。还专程让人请了大夫帮他治疗骨伤,如今展鹏的伤势恢复情况不错,比起慕容飞烟而言,他的外伤虽然重了一些,可是恢复的度要比慕容飞烟快上许多。

    看到胡小天无恙前来,展鹏也是倍感欣慰,他和慕容飞烟并没有事先约好同时出现,那天他和胡小天分手之时,就感觉到胡小天行踪诡秘。遮遮掩掩,于是便悄然跟踪,胡小天虽然非常谨慎,采取了反跟踪的措施,可他的武功毕竟和展鹏无法相提并论。

    展鹏尾随胡小天来到承恩府,因为他知道这里和皇室有关,并没有选择贸然进入,而是藏身在外面等待胡小天出来。直到胡小天被四名太监架着前往净身房,高呼救命的时候。展鹏方才现身营救。只是他并没有料到一个老态龙钟的老太监武功竟然如此深不可测,用尽浑身解数仍然不免伤在权德安的手下,就在他生命悬于一线的时候,慕容飞烟飞身来救,两人联手仍然不是权德安的对手,最终都被擒获。算起来也被囚禁在这里近二十天了。权德安并没有为难他,除了找人给他治疗骨伤,每天都会让人定时给他送饭。

    被关押在这里,和外界断绝了联络,展鹏自然无从知道胡小天如今的状况。现在看到胡小天平安无事,展鹏也放下心来,听说权德安要放他和慕容飞烟离去,不再追究刺杀之事,展鹏先是感到松了口气,随即又意识到事情绝没有那么简单,再看到胡小天身穿宫里的太监服饰,联想起那天晚上,四名太监架着胡小天前往净身房的情景,内心隐隐产生了一种不祥的念头,低声道:“恩公为何穿着这样的一身衣服?”展鹏并不是头脑简单四肢达的一介武夫,他尽量问得委婉。

    胡小天叹了口气道:“我不是跟你说过,以后你叫我名字不要用恩公来称呼我,你舍命过来相救,真要说起来,现在反倒是我欠你一个人情了。”

    展鹏道:“你千万不要这样说,我不叫你恩公就是。”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我穿这身打扮你应该知道我现在的身份。”

    展鹏双目瞪得滚圆:“你是说……”话到唇边,他终究还是没有将你已经净身这五个字说出来。

    胡小天望着展鹏点了点头,有些话不用说明,让别人去猜最好,若是以后一旦真相揭穿,自己也不算欺骗展鹏,反正我又没说我净身了,一切都是你自己猜得。

    展鹏黯然道:“怎会如此?怎会如此?是不是他们逼你这样做得?以我们的性命逼迫你净身入宫?”

    胡小天淡然道:“跟你们无关,全都是皇上的缘故,他答应放过我们胡家满门的性命,但是他有个条件,要让我入宫为奴,为父赎罪。”

    身为男人,展鹏更明白净身入宫意味着怎样的牺牲,虽然胡小天口口声声说生的事情和他们无关,可是展鹏的内心中仍然感到自责和惋惜,他认为自己当晚未能救出胡小天,反而失手被擒,这件事也成为胡小天落难的原因之一。

    胡小天道:“展大哥不必替我难过,其实唯有这样才是最好的解决方法,我一个人入宫赎罪也好过我们胡家被满门抄斩,怎样都是一辈子,我还从未进过皇宫,能够在皇上身边侍奉,这辈子衣食无忧,也算是因祸得福。”

    展鹏抿了抿嘴唇,充满同情地望着胡小天,他明白自此以后胡小天就再也不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其牺牲是巨大的,他的一生再也没有任何的幸福可言,他忽然想到了那晚同样舍命来救的慕容飞烟,从当时的情景不难判断,慕容飞烟对胡小天情深意重,胡小天入宫,他和慕容飞烟之间岂不是今生再无可能携手共度?展鹏心中为胡小天深深感到惋惜。可事已至此,并非人力所能挽回,展鹏整理了一下情绪,低声道:“胡兄弟,你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去做的?”从恩公到小天,现在称呼他为胡兄弟,展鹏的内心历程一波三折,他认为兄弟这个词才能表达自己的心情,无论胡小天现在变成了什么样子,他都不会因此而改变。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的确有事,展大哥,陛下虽然已经答应饶了我爹的性命,但是也免去了我爹的官职,让他继续在户部听用,其实真正的目的无非是想利用我爹做好户部的交接工作,一旦有一天,我爹失去了他的价值,陛下待他自然弃之如敝履。”

    展鹏点了点头,他虽然不懂朝堂之事,可是对朝堂之冷血早有耳闻。

    胡小天道:“我爹昔日树敌不少,现在落难自然会有不少的冤家对头趁机难,胡府武士家丁虽多,可是现在胡家失势,忠心留在我爹娘身边保护他们的只怕剩不下几个,再过几日我就要入宫,入宫之后,短时间内自然无法自由出入。展大哥,我想你伤好之后帮我照顾胡家,保护我爹娘的安危。”

    “你放心,只要有我展鹏一口气在,我一定不会让胡伯伯他们受到欺负。”

    胡小天又道:“见到我爹娘,帮我告诉他一句话,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秋雨潇潇,随风弥散在灰蒙蒙的空气中,让整个康都笼罩在一片朦胧之中,权德安和胡小天并肩站立在承恩府的最高点,望着那辆缓缓从承恩府后门离去的乌蓬马车。

    权德安意味深长地看了胡小天一眼:“一入宫门深似海,想要活下去,就必须要忘记过去的那些事。”

    胡小天道:“若是忘不了呢?”

    “忘不了就只能活在痛苦之中。”权德安一双鸟爪一样的手扶在墙垛之上:“答应你的事情我都做了,现在轮到你了。”

    胡小天微笑道:“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你想让我为你做什么?”

    权德安道:“先给我证明你能在宫内活下去。”他转过身,来到另外的一边,遥望正南方笼罩在烟雨中的皇城。

    胡小天跟着他走了过来:“有您这位司礼监的提督照应,这宫里的太监宫女但凡有点眼色应该不敢欺负我吧?”

    “杂家不会照应你,你千万不要忘了,你是待罪入宫,你的身份在宫内是最卑微的那种,我虽然是司礼监提督,可是你知不知道皇城之中,共有十二监,司礼监只是其中之一。这十二监乃是司礼监、内官监、御用监、司设监、御马监、神官监、尚膳监、尚宝监、印绶监、直殿监、尚衣监、都知监。此外还有四司八局,四司乃是惜薪司、宝钞司、钟鼓司、混堂司。八局为,兵仗局、巾帽局、针工局、内织染局、酒醋面局、司苑局、浣衣局、银作局。”

    胡小天单单是听着这繁琐复杂的名目就已经开始头疼:“我说权公公,您干脆点,到底是给我安排个司长还是局长啥的?”

    权德安道:“宫中的内务早在陛下登基之后杂家就全都交了出去,我是个残废,手脚都不利落,如何能够伺候得好皇上。”(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