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如此条件】(下)
    安德全话锋一转又道:“不过这件事也不是没有任何的可能。”

    胡小天听他话里的意思分明是还有希望,慌忙向安德全作揖道:“还望老爷子成全。”

    安德全眯起双目,打量了胡小天一眼道:“杂家未见皇上之前,也不敢说有足够的把握,即便是我能够说动皇上放弃将你们胡家满门抄斩的念头,可你老爹也免不了会受到责罚,至于你……”

    胡小天道:“只要老爷子能够救我全家性命,我胡小天结草衔环必报您的大恩大德。”

    安德全听他这样说,缓缓点了点头道:“这话杂家记住了,是不是我救了你们胡家,你为我做任何事情都心甘情愿?”

    胡小天心中一怔,却不知安德全要让自己做怎样困难的事情?无论如何现在唯有先答应下来再说,除了安德全之外,再也找不到能够救胡家的人,他点了点头道:“是,我愿意为公公做任何事?”

    安德全桀桀笑了起来,目光打量着胡小天,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古怪,看得胡小天不禁有些毛骨悚然。

    安德全道:“好!好!好!”他一连说了三个好字,然后道:“你愿不愿意入宫侍奉皇上?”

    胡小天马上就明白了安德全的意思,这老太监根本是要自己步他的后尘,让自己自宫当太监,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安德全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一时间满头都是冷汗,倘若能够救出胡氏一门,即便是让他去死他也能够考虑,可让他当太监,胡小天不由得犹豫起来。

    安德全盯住他的眼睛道:“你愿不愿意?”

    “呃……”胡小天面露为难之色:“可不可以有其他的选择?”

    安德全道:“如果你愿意入宫为你老子赎罪。我或许可以考虑帮你救出你的父母。”看到胡小天满脸犹豫的表情,安德全冷笑道:“我不逼你,假如你不愿意,大可带着你的这张面具离开京城。”

    胡小天道:“做太监是不是要切……”

    “是!”安德全斩钉截铁道。

    胡小天伸出袖子想去擦汗,额头上已经遍布冷汗。

    安德全道:“其实做太监有做太监的好处,你可以亲近皇上。沐浴圣恩,假如你有本事,做了大内总管,文武百官也会争相巴结你。”

    胡小天道:“可我们胡家只有我这一根独苗嗳,我要是当了太监,岂不是意味着我们胡家就要绝后?”

    安德全意味深长道:“以你爹的罪行,免不了是个满门抄斩的下场,真要是诛了你们胡家的九族还有什么后代可言?”

    胡小天心中尚存一丝侥幸,他将丹书铁券拿了出来:“安老爷子。这丹书铁券乃是先皇赐给我们胡家先祖的。”

    安德全瞥了他手中的丹书铁券一眼:“你以为凭着这东西能够保住你爹娘的性命?皇上若说它是假的,你们胡家岂不是罪加一等?”

    胡小天叹了口气,他知道安德全所说的全都是实情。

    安德全伸手将丹书铁券接了过来,低声道:“你答不答应?”他所指得当然是入宫当太监的事情。

    胡小天咬了咬嘴唇,有生以来,他还从未遇到过这样难以决断的时候。思量再三,或许只有如此才能救出胡氏一门,倘若不答应。安德全断断不会帮他救人,不如先答应下来。等以后再说,想到这里,把心一横,用力点了点头道:“我答应。“

    安德全微笑道:“胡不为有你这样的儿子倒也算他的运气。”他的整理了一下衣袖道:“你暂时就留在承恩府内,胡家的事情,我会想办法。皇上那边我就说你主动为父赎罪,净身入宫伺候皇上。”

    胡小天颤声道:“真要净身?”

    安德全道:“你去洗个澡,回头杂家就帮你净身。”

    胡小天听他现在就要帮自己净身,不由得吓得魂飞魄散,咳嗽了一声道:“老爷子。不如等你将我爹娘救出来先,倘若你把我给切了,皇上又不答应放了我爹我娘,那么我岂不是白白切了一次?”

    安德全阴测测笑道:“你现在还有资格跟我谈条件吗?”

    胡小天道:“我胡小天向来言出必行,安老爷子,只要你救出我爹我娘,不劳您动手,我自己把自己给切了。”

    安德全呵呵笑了起来。

    胡小天也赔着笑,虽然刚才答应了安德全的条件,可他只不过是权宜之计,真要是给他净身,这厮是一万个不情愿,被人阉了当太监,还不如直接一刀将他杀了的好。

    安德全道:“男人大丈夫,一诺千金,你既然答应了我,就得拿出一些诚意,现在后悔,只怕已经晚了。”他沉声道:“来人!”

    不知从哪儿涌出来四名身强力壮的太监,安德全指了指胡小天道:“把他给我拿下,送净身房里面去。”

    胡小天一听他要来真格的,吓得差点没把娘给叫出来,他强作欢颜道:“安老爷子……反正我都答应你了,不如你让我将这宝贝多留两天,好歹让我有机会举行个告别仪式。”

    安德全此刻的表情显得和蔼可亲:“切下来看得更清楚,你以后有的是时间跟它告别。”

    四名太监向胡小天围拢而去,胡小天焉能甘心束手被擒,此刻心中想着的就是拼了性命也要保住自己的命根子,他转身朝院门处逃去。

    安德全摸着光秃秃的下巴,脸上的笑容说不出的诡异。

    四名太监全都是武功高手,足尖点地,兔起鹘落,转瞬之间已经将胡小天包围在圈内,胡小天扬手一拳向对面太监打去,那太监也不躲避,等到胡小天的拳头来到自己胸前,突然胸膛就凹陷了下去,将胡小天这一拳的力量化为无形。

    另外两名太监冲上去摁住他的手臂,胡小天向后反踢,正踢在他背后那名太监的裆下,那太监硬生生受了他的一脚,脸上却毫无反应。毕竟是胯下空无一物,根本不怕胡小天的踢打,单从这方面来说切还是有切的好处。

    四名太监全都是武功高手,将胡小天手脚拿住,分别拎着他的手臂腿脚,将胡小天拎得离地而起。

    安德全不忘交代道:“不要伤了他!”

    胡小天哀嚎道:“安公公,你恩将仇报,当初我还救过你的性命呢。”

    安德全缓步来到胡小天面前,笑眯眯望着他的面庞道:“不提这件事倒还罢了,杂家好好的一条右腿被你给切掉了,我如今只切掉你那么小一根,已经对你手下留情了,把他送去净身房。”

    四名太监架着胡小天出了承恩府,径直朝着斜对面的净身房走去,胡小天吓得大声嚎叫:“救命!救命!”

    安德全不紧不慢走在他的身后,宛如看着一头待宰羔羊,轻声道:“你叫破喉咙也没用,以后你就会明白,净身的好处真是数都数不完,对了,我姓权,不姓安!”

    胡小天四肢手脚都被四名太监给制住,根本无力反抗,双目望着漆黑如墨的夜空,忽然一阵悲从心来,我曰,老子来到这个世界上难道就是为了当太监的?还痴心妄想要拯救胡家,到头来连自己的命根子都保不住,胡小天真正感到绝望了,倘若命根子被切掉,自己的这一生还有什么乐趣可言。

    几人沿着锁云巷缓步走向净身房,老太监权德安不紧不慢地走着,可忽然之间,他黯淡的双目陡然一亮,却见黑暗之中两点寒光追风逐电般向自己的胸膛射来。

    权德安瞳孔骤然收缩,原本佝偻的腰身突然挺直,右手在虚空中一挥,一股无形掌力席卷而去,周围的空气被这股强劲的力道压榨开来,向两旁排浪般袭去,高奔行的羽箭遇到这股强大的力量,度顿时减慢。

    咻!一支黑色羽箭从右侧弧形射出,绕开权德安掌力营造的那层障碍,然后从侧方弧形射向权德安的咽喉。

    老太监双眉微微皱起,暗赞了一声好箭法,鸟爪样的左手在空中一抓,稳稳将那支羽箭抓在掌心,这一箭劲道十足,虽然被权德安握住,黑色尾羽仍然剧烈颤抖,又如一条拼命挣扎的鱼。

    权德安冷哼一声,右臂一挥,长袖落在门前石鼓之上,那石鼓虽然不大也有三百斤左右的份量,可看上去竟似全无分量一般,轻飘飘腾空飞起,不见权德安怎样用力,那石鼓就呼!的一声朝着射箭人藏身的方向袭去,高行进的石鼓撕裂夜空出风雷之声。

    胡小天看到老太监如此神威,此时竟然忘记了呼救,目瞪口呆地望着石鼓飞出的方向,倘若有人被这石鼓击中岂不是要粉身碎骨。从那三支羽箭他隐约猜到很可能是展鹏过来相救,不由得为展鹏暗暗担心。

    石鼓正中围墙之上,出轰隆一声巨响,被击中的围墙轰然倒塌,砖石到处飞溅,一时间烟雾弥漫。烟尘之中飞出一道黑影,他一手抽箭,迅拉弓,但听弓弦响声不断,一连串宛如连珠炮一般射出了七箭,这七箭无一例外全都射向权德安。

    权德安叹了口气,长袖如黑云般席卷而去,七支羽箭没入长袖之中如同石沉大海。权德安站在风中,身材枯瘦,脊背微驼,让人不禁有些担心,他似乎随时都可能被一阵风吹倒,然而当你看到他凌厉的眼神之时,你马上会意识到这样干枯瘦削的体内蕴含着怎样大的力量。

    两更送上,求月票,求订阅!(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