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零五章 【风云突变】(下)
    众人一言不,带头的将领威吓道:“放下武器,不然就让你们死在乱箭之下。”

    两名侍卫分别护住周王前后,至于胡小天,现在根本无人关注他的死活。胡小天暗叫倒霉,本以为自己的霉运已经过去,来到燮州就是一个终结,却想不到刚刚来到这儿就遇到这种倒霉事情。胡小天短时间内迅分析了一下眼前的状况。眼前的一切绝不是误会,周王何等身份,胆敢将周王围困,刀剑相向,这就是谋反之罪,按照大康律例是要杀头的,这帮人就算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贸然这么做,背后肯定已经做好了周密的计划。

    他们来到燮州之后,一切都是在杨道全的安排下进行,眼前的这局面必然和杨道全有着脱不开的关系。

    胡小天暗暗提醒自己要镇定,他咳嗽了一声,瞬间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到了自己的身上,胡小天笑道:“诸位兄弟,你们该不是开玩笑吧,我们可是杨大人请来的,既然大家不欢迎,那么我们只好走了。”他向周王挤了挤眼睛,装模作样的想要出门。可马上就被两把长刀封住去路,

    带头的领喝道:“将他们全部拿下!”

    外面忽然传来一个平静沉稳的声音道:“且慢!”

    一位年轻英俊的男子在四名武士的陪同下龙行虎步地向这边走了过来,他二十多岁年纪,身材挺拔,虎背狼腰,长期的户外锻炼让他的肤色呈现出健康的古铜色,鼻梁高挺,剑眉朗目。目光如剑,犀利非常。

    胡小天并没有见过此人,只是觉得这位年轻人长得非常英俊,是位十足的美男子。

    周王看到那男子,惊声道:“李将军!怎么是你?”原来那年轻人正是剑南西川节度使,西川开国公的大儿子李鸿翰。周王曾经在西州和他见过面。那时两人还相谈甚欢。

    李鸿翰微笑道:“为什么不可以是我?”

    胡小天总觉得他唇角的笑意带着嘲讽又似乎带着一股杀气。

    周王道:“李鸿翰,你这是什么意思?我父皇待你们李家不薄,你竟敢率兵围困本王,难道你想谋反吗?”

    胡小天听到周王叫出李鸿翰的名字,心中真可谓是惊骇莫名,我靠啊!此人是我未来的大舅子,他何时到得燮州?竟然率兵围困周王,难道他不怕被满门抄斩吗?看到李鸿翰双目中的凛冽杀机,胡小天的头脑瞬间清醒了过来。完了!谋反!李鸿翰今日果然要谋反。

    周王左侧的那名侍卫怒吼一声,挥刀冲向李鸿翰:“我杀了你这逆贼!”

    李鸿翰身边侍卫正欲上前挡住,却听李鸿翰冷冷喝道:“让开!”他闪电般从腰间抽出一柄长剑,一道疾电如同天外惊鸿一般稍闪即逝,众人都没有看清他手上的动作,李鸿翰已经还剑入鞘。

    那名侍卫胸前洞穿,仍然保持着前冲的动作,停顿了一会儿。他的胸口方才喷出鲜血,脸上充满了惊骇莫名的表情。身躯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鲜血瞬间在地面上流淌了一大滩。

    周王看到此情此景吓得差点没晕过去,他身边的那位侍卫将手中剑扔到了一边,双膝跪倒在了地上,颤声道:“我愿归顺李将军……”

    胡小天看到这帮平日里自诩英勇无畏,甘心为主人赴汤蹈火。牺牲性命在所不辞的武士,真正到了生死关头,却表现得如此怕死,心中不禁暗自鄙夷,回想起他身边的家丁。其实大都也是这个样子。人性就是如此,没有人不怕死。眼前的局面已经明朗了,李鸿翰谋反已成定论,应该说这件事绝非是李鸿翰的个人行为,未来岳父剑南西川节度使李天衡不会不知道这件事,没有他的授意,李鸿翰绝不敢这么干。联想起进入燮州之后,杨道全的种种表现,胡小天更是心惊,只怕不仅仅是李家反了,而是李天衡统治下的整个西川全都反了。

    种种迹象表明,杨道全也在其中起到了帮忙的作用,也就是说杨道全对这一切早有所知。谋反!看来真是生大事了,未来老岳父竟然反叛了朝廷,难道他想要割据西川,自立为王!

    李鸿翰眯起双目望着那名跪倒的侍卫,点了点头,却闪电般抽出长剑,一剑刺入那侍卫的心口,他的举动大大出乎胡小天的意料之外,想不到他对一个投降之人还痛下辣手,那侍卫捂着胸口倒下,目光中充满了不能置信。

    李鸿翰冷冷道:“我生平最恨卖主求荣的小人。”

    目光再度投射到周王龙烨方的脸上,龙烨方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恐惧,噗通一声坐倒在地上,他指着胡小天道:“原来……原来你们联手害我……”

    胡小天听到他的这番指责真是有些欲哭无泪了,这狗曰的有没有脑子?我跟他联手害你?这件事根本就和老子无关好不好?我要是知道李家人想要谋反,说什么都不会跟着你来这里,老子连西川也不敢待啊,早就脚底抹油溜之大吉了。

    李鸿翰道:“周王殿下,若想活命,还需多多配合我一些。”他摆了摆手:“带周王殿下回房休息。”

    马上有两人过来,将吓得魂不附体的周王从地上拽了起来,将他架出了景逸阁,又有人将两具尸体收拾干净了。

    胡小天站在那里始终没有说话,脑子里静静盘算着应对之策。

    众人全都散去之后,景逸阁内只剩下李鸿翰和胡小天两人,李鸿翰打量着对面的胡小天,唇角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你就是胡小天!”

    胡小天点了点头,虽然亲眼目睹了如此惊心动魄的血腥场面,他仍然表现的镇定自若,抱了抱拳道:“见过李大哥!”于情于理都要叫一声大哥的,李鸿翰是他的未来大舅子,不过那是过去,如今李家已经谋反,自己的老爹就算再糊涂也不可能和一个反贼缔结姻亲,想到父亲,胡小天内心一沉,此次李家谋反的事情还不知会带给父亲多大的影响。

    父亲远在京城,即便是担心也帮不上什么忙,要担心还是先担心一下自己。

    李鸿翰微笑道:“你从青云一路护送周王过来一定非常辛苦吧。”

    “倒是遇到了一些事,还好有惊无险。”胡小天暗叹,本以为来到燮州苦尽甘来,途中的艰险总算告一段落,却想不到真正的凶险却是到燮州之后方才开始。李家谋反,李家的席谋士张子谦应该不会不知道一点风声,这老家伙也实在阴险,在青云的时候居然不透露给自己半点口风,始终将自己瞒在鼓里,我曰你姥姥,你这只老狐狸把老子坑苦了。

    李鸿翰道:“父帅经常在我们面前夸你来着,自从知道你来到西川,我就一直很想见你,只可惜事情太多,没有机会。”

    胡小天笑道:“我刚到青云也是没完没了的事情,本该早就去西州拜会李伯伯,可因为事情层出不穷,直到现在都未能成行,说起来作为晚辈真是失礼了。”

    李鸿翰暗赞这小子精明,对于刚才眼皮底下生的事情只字不提,只是说着那些无关痛痒的小事。李鸿翰道:“我父帅很想见你,我来燮州之前,他特地嘱咐我,若是遇到你,一定要请你前往西川一趟。”

    胡小天连连点头:“要的,要的,我是该去探望李伯伯了。”形势所迫,又岂容他反对。

    李鸿翰道:“小天,我已经让人在揽月楼摆下酒宴,咱们一起过去吧。”

    胡小天道:“好啊,好啊,只是我这身衣服好像不够隆重,我回去换身衣服再说。”

    李鸿翰也没有阻拦,微笑道:“你只管去。”

    胡小天向自己的房间走去,李鸿翰虽然没有和他同行,可是派了两名亲信跟在胡小天身后,胡小天心中暗骂这厮狡诈,回到房间内,掩上房门,找出自己的行李,迅换了身衣服,将要紧的东西全都收好,贴身收藏,这其中就包括胡家的丹书铁券,还有老太监安德全送给他的乌木令牌,其余不重要的东西全都舍弃。快浏览了一遍秦雨瞳送给他的人皮面具的说明,贴身将面具藏好,然后将那张说明书烧为灰烬。

    来到外面现李鸿翰的两名亲信仍然在外面守着,看来李鸿翰对自己也非常的警惕,害怕自己会逃走,所以才会派人贴身盯防自己。

    胡小天不由得头疼不已,眼前这种状况,想要逃走还真是难于登天,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找到合适的机会再图逃走。

    经过花园的时候,胡小天下意识地向周王所在的房间看了一眼,却不知龙烨方现在情况如何,李家谋反之前没有任何征兆,却不知他们为何会做出这等大逆不道之事。胡小天唯一能够断定的是大康朝廷内部一定生了大事,只是不知道这件事有没有波及到自己的老爹老娘,想到这里他更是心急如焚。

    今天遇到点事儿,更新稍晚,但是三更是必然的,恳请保底月票!(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