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九十二章 【试探】(下)
    胡小天笑道:“现在回想起来,学生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如果我当时知道您的身份,无论如何我是不敢班门弄斧,接您那幅下联的。”

    张子谦道:“西岸尾一塔似笔,直写天上文章。除了胡老弟,谁又能对出如此绝妙的文章呢?”

    胡小天呵呵笑道:“南桥头二渡如梭,横织江中锦绣。这上联是张大人所出了?”

    张子谦微笑摇头:“老夫可没有那个才学。”

    胡小天意味深长道:“莫非是李大帅?”

    两人目光对视,彼此都明白对方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和来意,然后同时哈哈笑了起来。

    张子谦仍然没有主动挑破这件事,委婉道:“大帅对这幅对联也是喜欢得很呢,还亲手书写了一幅,送给了户部尚书胡大人。”其实等于在告诉胡小天,你小子别装了,你的出身来历我们都知道的清清楚楚,还在这儿故弄玄虚呢,若非是因为你老子,若非是因为两家的姻亲关系,我会放下架子来到你这里登门拜侯?

    胡小天知道自己的身份现在已经没有了任何隐瞒的必要,他起身向张子谦深深一躬道:“张大人勿怪,小天之所以隐瞒身份实在是有些苦衷。”

    张子谦赶紧上前扶住他的手臂道:“胡老弟何须如此。”

    他左一个胡老弟,右一个胡老弟叫得胡小天头皮麻,如果冲着李天衡那边的关系,自己应该称呼张子谦一辈的,他恭敬道:“张大人千万别这么叫我,按照辈分,您可是我的师长。”按照年纪。叫爷爷都够了。

    张子谦微笑道:“老夫对于这些虚浮的名份向来都不介意,小天啊,你刚刚说有苦衷,可不可以跟我说说?”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张大人,实不相瞒,我生性顽劣。在京城惹是生非,搞得天怒人怨,我爹为了我的事情大动肝火,所以才将我送来这里,他的用意是让我在青云好好磨砺一番,让我知道人世疾苦,让我明白仕途艰辛。临来之前,我爹特地交代,千万不要轻易泄露我的身世背景。”

    张子谦抚须叹道:“可怜天下父母心。你爹真是用心良苦,他是担心别人知道你的身份之后,对你处处照顾,反而起不到锤炼你的效果。”

    胡小天道:“正是此意,小天虽然性情顽劣了一些,可是我心底还是有些自尊的,既然来到这里,我就想做出一些事情。不必依靠任何人,只凭借自己的能力。”他看了张子谦一眼道:“只是我没有想到。从我来到青云,就已经被李大帅知道了。”他心中明白,张子谦假扮渔翁,在通济河那里等着渡自己过河绝对是事先安排。

    张子谦道:“年轻人有些志气总是好的,不比我们这些老家伙,等到了我这个年纪。能坐轿绝不乘车,能乘车绝不骑马,能让人搀扶一把,就懒得自己费力,节省出来的精力是自己的。时间也是自己的。”他笑眯眯看着胡小天:“年轻就是好,折腾得起,我这把老骨头已经折腾不起了。”

    胡小天听出张子谦话里有话,分明是在说自己不懂利用关系,说是好强,其实是浪费时间。胡小天心中暗笑,他只怕不知道自己来这里压根不是为了磨练,而是老爹想让他远离京城政治风暴,也是为胡家留下的一条退路。胡小天道:“张大人一席话如醍醐灌顶,让小天茅塞顿开。”

    张子谦笑道:“你是个聪明的年轻人,根本不需要我多说。”停顿了一下又道:“青云的这帮地方官吏没少给你制造麻烦吧?”

    胡小天笑而不语,青云的事情他自己就能处理,并不想让张子谦帮忙。

    张子谦又道:“周王殿下此前曾经在西州游历过一段时间,我也有幸和他见过面,听说殿下立下宏愿,要走遍大康的名山大川,要为陛下祈福。”

    胡小天道:“真是孝心可嘉。”

    张子谦道:“我看你们很是投缘呢。”

    胡小天知道张子谦又在探自己的口风,他笑道:“我也是第一次见他,我看他此次前来并非是冲着我,而是冲着那位环彩阁的夕颜姑娘。”

    张子谦听胡小天这么说也不禁莞尔,龙烨方对夕颜的迷恋几乎所有人都看在眼里。他看似漫不经心地问道:“你和那位夕颜姑娘交情匪浅,看来认识了不少时候了。”

    胡小天心中暗笑,张子谦绝对是个老滑头,真正的用意还是在试探自己和夕颜之间的关系,这也无可厚非,毕竟他是李天衡的心腹,出点自然向着李家。

    对胡小天来说这却是一个大好机会,他拿捏出一幅纠结难堪的表情,在张子谦看来,这厮就是心里有鬼,而胡小天就是要给他这个印象,心理学硕士可不是白来的,胡小天眼神闪烁,睫毛低垂,说话的时候都不敢正眼看张子谦:“我跟夕颜姑娘不熟!”

    张子谦呵呵笑了一声道:“看得出来。”此地无银三百两,越描越黑,张子谦心中暗忖,这小子在京城声名狼藉,之前便传出他光天化日之下公然调戏良家妇女的事情,现在又有环彩阁的风尘女子从燮州翻山涉水过来寻他,不熟?才怪!以张子谦的精明都不免要上了胡小天的套儿。

    胡小天道:“等忙完这阵子,我会亲自去西州一趟,给李伯伯请安。”

    张子谦道:“大帅也牵挂着你呢。”

    胡小天道:“张大人,夕颜的事情还望您不要向大帅提起,我担心他会误会。”他知道张子谦前来青云的目的十有八九就是为了李天衡考察自己,他当然不会为了自己保密,故意装出紧张的样子,意在麻痹张子谦,越是如此,张子谦越是会怀疑他和夕颜之间有**。

    张子谦抚了抚胡须,叹了口气道:“小天,有些话,我不知当讲还是不当讲。”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大人只管教诲。”

    张子谦道:“你身为朝廷命官,需谨言慎行,有些事不可去做,有些人还要敬而远之。”张子谦肯定胡小天的才华,昨晚的慈善义拍又让他见识到胡小天的机智,但是张子谦对胡小天和环彩阁的风尘女子来往仍然颇有微词,最怕这小子有才无德啊。

    胡小天道:“我明白!”

    张子谦也没有继续在这件事上纠缠,话锋一转道:“其实青云这边也没什么事情做,不如你跟我一起返回西州去吧。”

    胡小天内心一惊,张子谦这么着急想让自己跟他一起回去干什么?难道李天衡等不及了?看到我太优秀,生怕别的女人把我给拐跑了,这就想强迫我跟他的闺女成亲?胡小天道:“张大人也看到了,青云这边的事情实在是放不下啊。”

    张子谦微微一笑,也没有勉强,从这句话中已经试探出胡小天的态度,这小子似乎并不愿意去见李天衡。

    张子谦道:“老夫明日就要返回西州了,既然你公务繁忙无法抽身,那自当要以公事为重,对了,你还有什么事情需要我转达吗?”

    胡小天道:“张大人,我有事还想大人给我帮忙。”

    “说!”

    胡小天压低道:“其实周王殿下此次前来并非是为了给我捧场,而是专程迎接沙迦使团的。”

    张子谦闻言一怔:“沙迦使团?”

    胡小天点了点头,从张子谦的表情已经猜到他对此并不知情,他也不禁有些奇怪,沙迦使团前来大康,途经西川这么大的事情居然张子谦都不知道。

    胡小天继续道:“我收到消息,天狼山的马贼很可能在青云前往红谷县的道路之上伏击使团。”

    张子谦的表情变得凝重之极,若是沙迦使团中途被伏击,搞不好会挑起两国之间的战争,沙迦人的凶猛彪悍他是了解的。

    胡小天道:“张大人,此事非同小可,若是周王和沙迦使团出了任何的事情,别说是我头顶的乌纱不保,只怕连李大帅也会很麻烦啊。”

    张子谦眉头紧锁,沉吟道:“你想怎样做?”

    胡小天道:“先下手为强,与其等到天狼山的马贼袭击使团,不如我们及时将危险铲除。”

    张子谦道:“你是说要捣毁天狼山马匪的老巢?”

    胡小天摇了摇头,心说这张子谦虽然有些学问,可真说到临阵对敌看来头脑也不慎灵光,之前官府剿匪那么多次,每次都是无功而返,想要捣毁天狼山马匪的老巢谈何容易。

    张子谦道:“那要如何?”

    胡小天道:“天狼山马匪盘踞多年,官府派兵也剿杀多次,可至今收效甚微,大人以为是什么缘故?”

    张子谦道:“难道说官府内部有人向马匪通风报讯?”

    胡小天打了一个响指道:“然也!”

    张子谦怒道:“查出是哪一个,老夫必上书大帅,将之千刀万剐方解心头之恨。”

    胡小天道:“或许不是一个,我现在手头没有确切的证据,可是眼前的事情迫在眉睫,想要保护周王殿下和使团的平安,咱们好像不能继续犹豫了。”

    张子谦道:“你想如何?”

    胡小天压低声音道:“事到如今,留给咱们的已经没有太多时间,与其任由他们里应外合不如咱们先将他们的联络切断。”

    张子谦道:“什么意思?”

    胡小天道:“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

    求月票,还有三天就是月底,诸君还等什么?(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