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九十章 【疑神疑鬼】(下)第八更
    胡小天小心翼翼从屋顶爬回地面,这会儿意识到武功的好处来了,就算是有钱雇保镖,可保镖也不可能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地跟在自己左右,毕竟有落单的时候,还好夕颜没有加害他的心思,不然就以夕颜的武功,自己只有引颈就死的份儿。

    胡小天摸黑推开房门,取出火镰将桌上的油灯点燃,打了个哈欠,正准备去床上休息,却现床上坐着一个白苍苍的老头儿,胡小天被吓得原地蹦起三尺多高,张嘴想叫,却感觉胸口似乎被人戳了一下,嘴巴张开老大,却不出任何的声息。

    那老者一身灰衣,身材瘦削,坐在床上一动不动,双目直勾勾看着胡小天,有如蜡像一般,说难听点更像是一具挺尸。

    胡小天吓得一身冷汗,这次的惊吓比起刚才夕颜戏弄他的时候更大,当他看清那老者的模样,方才现眼前老者也是熟人,居然是在兰若寺被他救起过的安德全。联想起今晚过来的十七皇子龙烨方,再想起拥有皇族身份的七七,胡小天几乎可以断定安德全出现在此应该和周王龙烨方有关。

    当初他在兰若寺亲手为安德全做了右腿的截肢手术,还现了安德全是个太监的秘密,想到这里,胡小天越胆寒了,安老头该不是来杀人灭口的吧?

    安德全低声道:“你不用害怕,我对你没有恶意。”他右手抬起,虚空点了一指,一股内劲隔空弹射到胡小天的胸前,胡小天感到胸口一痛,不由得嗯了一声,他的嗓子终于可以出声音了。安德全竟然可以凌空点穴。这份功力实在是高深莫测。

    胡小天不由得想到这老太监不知何时来到了这里?却不知自己刚刚和夕颜说话的时候,他是不是已经在监视着他们。胡小天虽然是安德全的救命恩人,却不指望这老太监能够知恩图报,古往今来,越是宫中之人,人心越是复杂。老太监不会无缘无故出现在这里的。胡小天心中暗自提防,表面上仍然镇定自若,微笑道:“老爷子,您的伤好了?”

    安德全表情木然道:“你是不是以为我早就已经让兰若寺的孤魂野鬼给收去了?”

    胡小天笑道:“您老人家福大命大,我早就知道您一定没事。”暗自盘算从兰若寺一别不过一个月多月的光景,这老太监身体恢复神,居然能够在自己毫无察觉的情况下进入自己的房间内。胡小天的目光向四处搜索,看看除了安德全是不是还有其他人在。

    安德全道:“你看什么?”

    胡小天道:“您怎么过来的?”

    “自然是走过来的!”

    “你的腿!”

    胡小天已经将安德全的右腿截除,如今看到安德全两条大腿似乎都在。两只脚也都踩在地上,难道这老太监的大腿如同壁虎尾巴一般能够再生不成?不对啊,倘若大腿能再生,缘何他中间那根东西切了之后再没长出来?

    安德全似乎猜到了胡小天的想法,缓缓拉开了他的裤管,胡小天举目望去,却见他的那条右腿完全是金属制成,暗影之中闪烁着金属深沉的反光。果然是一条义肢。

    安德全重新将自己的裤管放下,低声道:“失去的东西再也不会回来了。”

    胡小天笑了笑。没有接话,却不知老太监究竟感叹的是他的大腿还是命根子。

    安德全缓缓站起身,一步一步走向胡小天,虽然他控制得很好,但是走路之时仍然一瘸一拐,来到胡小天身边坐下。借着油灯的光芒打量着眼前的年轻人,低声道:“七七的事情多亏你了,老夫说过我欠你一个人情。”

    胡小天摇了摇头:“区区小事何足挂齿。”不知为了什么,他对这老太监打心底感到憷,只希望安德全永远不要找到自己才好。

    安德全道:“那块蟠龙玉佩还在你那里吗?”

    胡小天心中一怔。难道安德全翻山涉水来到这里,目的只是为了找自己讨要那块玉佩?他摇了摇头道:“丢了,离开燮州前来青云的路上,我们又遭遇劫匪,逃跑的途中玉佩给弄丢了,想起这件事我还真是遗憾呢。”

    安德全有些遗憾地叹了口气道:“丢了?“

    “啊!”胡小天才不会老老实实将玉佩交还给他,老子千辛万苦九死一生地帮你把人给送到燮州,那块玉佩明明是你送给我的辛苦费,现在事情过去了,你居然想把东西要回去,曰了,天底下哪有那么便宜的事儿?再说玉佩也不在我这儿,我送给小寡妇乐瑶了,你就算搜身我都不怕。

    安德全道:“既然丢了就算了,反正是你的东西。”

    胡小天向他凑近了一些,乐呵呵道:“老爷子,您是宫里的人吧?”事到如今,倒也不怕将实话问出来了。

    安德全缓缓点了点头道:“一直都是。”他的目光平淡如水,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越显得高深莫测。

    胡小天旁敲侧击道:“这次跟周王殿下一起过来的?”他层层推进,步步为营,试图从老太监那里问出真相,在他看来周王此次过来给自己捧场应该和老太监有关。

    安德全深邃的目光盯住胡小天年轻的面庞,唇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他早已听出胡小天的目的,知道这小子想问什么,低声道:“不是!”

    胡小天认为老太监在说谎话,既然周王龙烨方是受了七七的委托过来给自己捧场,老太监当初舍命护卫七七一路前往燮州,他们之间肯定认识,而且注定关系不同寻常。

    安德全道:“你是不是很想知道七七的身份?”

    胡小天嘿嘿笑了一声道:“我没那么大的好奇心!您老爱说不说!”其实这厮不但好奇,而且好奇得很。

    安德全道:“其实你只要问,我必然会坦诚相告,老夫的这条性命都是你救的,对你这位恩公,我无需任何隐瞒。”

    胡小天道:“每个人都应该拥有自己的秘密,我从不强人所难。”

    安德全微笑道:“你现在应该知道燮州丰泽街玉锦巷周家主人的真正身份了?”

    胡小天抿了抿嘴唇,不知为何他忽然有些紧张了。

    安德全道:“他曾经是当朝一品大员、官拜大康右丞相,太子太师、翰林学士奉旨、同平章事、上柱国的周睿渊,周大人。”

    胡小天道:“我对朝廷里面的事情不是太熟。”早在将七七送抵周家之时,他就已经知道了周家主人的身份,之所以急于离开,就是预感到七七被人追杀很可能涉及到一桩惊心动魄的政治阴谋,胡小天明哲保身,并不想参予其中,所以才理智地选择和他们划清界限,本以为来到青云之后,就断绝了和他们的联系,却想不到老太监居然保住了性命,而且也来到了这里。

    安德全道:“你虽然不熟,可是你爹对这些事情却熟悉得很,我听说你在娘胎里的时候就和周家女儿定下了娃娃亲,可后来周家听说你是个傻子,所以主动解除了婚约,有没有这回事?”

    胡小天额头已经开始冒汗,老太监把自己的底细摸了个一清二楚,我曰,在他面前绕弯子是没有任何意思的,胡小天点了点头道:“陈谷子烂米的事儿,您老要是不说,我都不记得了。”

    安德全道:“三年前,皇上废了太子,周大人据理力争,结果触怒了陛下,因而被削职为民,这事儿你也应该知道了。”

    胡小天叹了口气道:“天威难测,不过那时我年龄幼小,对于朝内的事情毫不关心。”

    安德全道:“不错!这陛下的心思是最难捉摸的。”

    胡小天道:“我只是一个九品芝麻官,连陛下的面都没见过,可能这辈子也没机会见到了。”

    安德全道:“七七说,如果不是你,她已经死在途中了,之所以能够安全抵达燮州,全都依靠你们,她欠了你们一个天大的人情,还说以后一定会报答你。”

    胡小天道:“这事儿都已经过去了,您帮我转告她,不必放在心上。”心中暗忖,你们不找我麻烦,老子就谢天谢地,你们的报答我可不想要。

    安德全道:“我真是奇怪,胡不为只有你这一棵独苗,为何会舍得让你翻山涉水,不远千里来到西南受苦。”

    胡小天道:“我爹是嫌我在京城里面醉生梦死,找惹是非,所以才让我来这边锻炼一下。”

    “欺男霸女无恶不作才对!”

    胡小天面皮一热,看来这老太监没少在自己的身上下工夫。

    安德全道:“七七是太子殿下的女儿!”

    胡小天内心一震,虽然他已经有了准备,可此时仍然不免被这个真相给震撼到了,脱口道:“哪个太子……”说完之后顿时感到后悔,当今太子龙烨庆就要继位,用不了多久就会君临天下,谁敢追杀他的女儿?这七七显然是那个被废黩的倒霉太子龙烨霖的女儿。可龙烨霖已经失势,他女儿被人一路追杀,自己却在无意中救了她,这件事若是传了出去,别人会怎么想?该不会连累到自己的老爹?胡小天越想越是心惊。(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