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八十七章 【债主登门】(上)第一更爆发
    前些日子周王去了西川,张子谦还在西州和他见过一面,却没有想到他居然也会在青云露面。张子谦暗自猜测胡小天和龙烨方之间的关系,猜想到两人全都来自京城,或许过去就是旧相识。他又怎么知道胡小天压根没见过这位周王殿下,龙烨方离开京城的时候,胡小天还是个傻子呢。

    龙烨方身穿明黄色织金长袍,相貌英俊,气宇轩昂,毕竟是皇家子弟,这身的尊贵气质是普通人无法比拟的。即便是按照胡小天的标准,这位皇子也能够算得上一位货真价实的美男子,胡小天不认识龙烨方,低声询问张子谦道:“张大人,他该不是冒充的吧?”

    张子谦没说话,已经起身快步走了过去,屈膝跪下道:“老夫张子谦不知周王千岁大驾亲临,有失远迎还望殿下恕罪。”

    胡小天现在完全明白了,敢情这货是真的,他大踏步赶了过去,也跟着跪了下去,这一跪,满堂宾客全都跟着跪了下去,胡小天虽然是个官二代,可跟人家皇子不能比。他现在是完全有点糊涂了,这周王没事跑这里来凑什么热闹?难道是跟着张老头儿过来的?

    主簿郭守光这会儿连跪都找不到地方了,胡小天糊涂,他比胡小天更糊涂,晕了,彻底晕了,青云有史以来还从没有过这么多的大人物同时出现过,今天到底是怎么了?连皇子都来了,难不成就是为了胡小天这个新任县丞?

    龙烨方亲切将胡小天从地上拉了起来,笑道:“胡小天,你不认识我,我可认识你,今天我受人之托特来参加你的慈善义卖。不请自来,你千万不要见怪哦。”

    胡小天眨了眨眼睛,更是一头雾水:“周王殿下,您是受了谁的委托?”

    龙烨方附在他的耳边低声道:“七七啊!”

    听到七七的名字,胡小天这才想起那个在兰若寺巧遇的小丫头,当时就觉得那丫头诡异。猜想到她十有八九和皇家有着密切的关系,现在看来果然如此,却不知七七究竟是龙烨方的妹子还是他的侄女?皇家子女又怎会沦落到被人四处追杀的地步?胡小天越想越是奇怪。

    龙烨方看到众人还都跪在那里,笑着挥了挥手道:“大家全都起来吧,本王今天来,就是为了给我这位好兄弟撑撑场面,大家不必拘泥礼节。”

    胡小天今天的地位是扶摇直上,先被西州长史张子谦称为小老弟,这会儿连大康十七皇子周王龙烨方也叫他好兄弟。这货在众人的眼中形象前所未有的光鲜高大,需仰视才见了,可胡小天自己清楚,他跟张子谦是第二次见面,和周王更是第一次见面,一根毛的交情都没有。

    郭守光一颗心都跳到了嗓子眼儿,心中暗叹,难怪这小子如此嚣张。我早就看出他不是普通人,想起自己一直旗帜鲜明地站在胡小天的对立面。顿时惶恐无比,这该如何是好?以胡小天的人脉背景,对付自己岂不是连小拇指都不要动一下。

    龙烨方此次过来带着八名侍卫,胡小天拉着张子谦一起陪着他坐下,这会儿他对一个个的惊喜已经麻木了,呆会就算是老皇帝出现在这里他都不会感到惊奇。他意识到,今晚注定是个奇迹之夜。

    胡小天又让宋掌柜赶紧上菜,应该不会有比龙烨方地位更尊崇的客人了,周王到了就意味着晚宴可以正式开始。

    酒菜早已准备好了,宋掌柜也被今晚层出不穷的场面给惊呆了。连大康皇子都来了,这货心中开始琢磨着回头是不是央求个签名题字啥的,如果真能求到一幅周王的墨宝,自己这边也算是沾了点皇家贵气。

    按照胡小天的要求,在大堂内临时搭起了一个小戏台,当然不是为了表演,而是为了慈善义卖。胡小天这位起人当仁不让地充当了主持人的角色。没办法,这慈善义卖的规矩只有他才知道。

    胡小天给周王、张子谦敬酒,顺便等着来宾6续到来,要说这消息传播的度着实惊人,没多久就看到一个个的宾客到来,其中大都是宋掌柜之前邀请的青云商界代表人物,连声称有病的万伯平也不知从哪儿得到了消息,亲自从家里赶了过来。连十七皇子都来了,在青云小城,这种攀交皇亲国戚的机会实在是百年不遇,无论能不能凑上去攀上关系,混个脸熟总是好的,即便是无法近距离接触,能在一起吃顿晚饭,以后也有了向他人吹嘘的资本,这样的机会谁也不愿意错过。

    商人尚且如此,更何况青云县的那帮官员胥吏。县令许清廉最初听到黑石寨寨主滕天祈前往捧场的消息时候一愣,听到西州长史张子谦现身的时候一惊,那时候已经动了要前往鸿雁楼拜会的心思,等他换好衣服准备出门的时候又听说十七皇子龙烨方到了,他连马车都顾不上用了,直接一路小跑就奔着鸿雁楼而去,本来就没多远,距离县衙不到一里地,即便是这段距离,许清廉跑得也是气喘吁吁。

    等到了鸿雁楼大门前,举步想往里面走,却被一只手臂给拦住了,他定睛一看,是胡小天的跟班柳阔海。

    许清廉上气不接下气道:“让开,我……我来拜见周王……王……殿下……”

    柳阔海道:“周王殿下岂是什么人都能见的?”

    “你……”许清廉三角眼一瞪,禁不住要起官威,可柳阔海才不吃那套,胡小天让他站在这里就是要拦住这帮没脸没皮的货色,重点人物之一就是许清廉。

    柳阔海道:“胡大人说了,为了确保周王殿下安全,任何人进入都要事先禀报,胡大人允许才能入内。”

    许清廉气得指着柳阔海的鼻子道:“你不认识我?我乃青云县令……”

    柳阔海道:“里面是大康十七皇子!”

    许清廉听他这么说顿时泄气了,人家说的在理,自己这身份根本不值一提,这会儿功夫,县尉刘宝举也骑着一匹枣红马飞驰而来。

    柳阔海望着狼狈赶来的两人心中暗笑,胡大人果然没有说错,这帮人都是给脸不要脸的货色,当初好好邀请他们不来,现在听说周王来了,一个个又死皮赖脸的凑上来套近乎,要说也都是一方的父母官,咋就那么不要脸呢?我们平民老百姓尚且知道廉耻二字,这些人为何不懂?

    贵客络绎不绝,三辆豪华马车在鸿雁楼门前停下,一个白白胖胖的女郎从第一辆马车上跳了下来,别看她身材臃肿肥胖,可是落在地上的时候却轻盈无比,犹如一片枯叶轻轻飘落在地,抬起银盆大脸,望着鸿雁楼的照片,格格笑道:“小姐,应该就是这里了!”

    从前后两辆马车之上各自又下来了三人,全都是美貌出众的妙龄少女,最后一个下来的才是正主儿,那白胖女郎上前将中间的车帘挑起,一位身穿红色长袍的少女从车内走了出来,她的出场犹如皓月东升,让周围这几名美如星辰般的少女光芒顿时黯淡下去。秀像男子般束在头顶,眉如春山,目似清泉,鼻梁小巧而挺直,樱唇饱满,肤色娇艳如雪,双手负在身后,抬头看了看鸿雁楼的招牌,唇角流露出一丝魅惑众生的微笑,轻声道:“没错,就是这里了!”

    那白胖女郎在前方引路,四名美貌少女分别护卫在她的两侧,一行人直奔鸿雁楼而来,夜风吹拂,送来少女身上淡淡的幽香,让人闻之欲醉。

    柳阔海看到这群花枝招展的少女也不禁心中一呆,不过他还记得恪守职责,老老实实挡在门前道:“几位姑娘是不是走错了地方?”

    为的白胖女郎笑道:“胡小天是不是在里面?”

    柳阔海听她一口就叫出胡小天的名字,想来是没找错地方,只是不知这些人和大人是敌是友?柳阔海道:“敢问姑娘芳名,我为您通报一声。”

    一旁许清廉和刘宝举两人看得心头火起,这柳阔海只是一个药铺老板的儿子,如今跟着胡小天也狐假虎威起来了。刚才对他们两人不假辞色,这会儿看到漂亮女郎居然如此客气,这态度真是天地之别。

    那白胖女郎道:“不用你通报,我自己找他!”她扬声叫道:“胡小天,我找你讨债来了!”她这一嗓子可了不得,震得周围人耳膜嗡嗡作响,只怕连半个青云城都听到了。

    胡小天正在给周王敬酒呢,听到这声音感到有些熟悉,仔细搜索了一下脑子里的记忆,忽然惊醒,这声音分明是燮州环彩阁的香琴。之前自己为了帮梁大壮脱身,专门写下了一千两的欠条给她,我曰,早不来晚不来,偏偏挑选这个时候过来,还真是会选时机,再想起香琴的身份,胡小天顿时就紧张了,被妓院的人追债追到这里,若是这件事被人知道,这张脸皮指定是挂不住,他慌忙起身迎了出去。(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