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八十六章 【义卖】(下)
    胡小天正在这儿动脑子的时候,有六名骑士纵马朝着这边而来,胡小天举目望去,现清一色的全都是黑苗族人,其中一人正是黑石寨的滕紫丹,来到鸿雁楼前,她翻身下马,笑盈盈招呼道:“胡大人,可是这里要做慈善义卖晚宴吗?”

    胡小天又惊又喜,这会儿他可不在意来宾有什么权势了,能有人过来捧个人场已经是求之不得,慌忙乐呵呵迎了上去:“滕姑娘来了,哈哈快请,里面请!”

    滕紫丹身边还有一名黑苗族中年人,身材魁梧,相貌威武,紫色面庞,八字胡须,虽然站在那里一言不,可是他的身上却明显带着一股强大的领袖气场,一看就知道是这群人的带头人。

    滕紫丹向胡小天引见道:“我爹!”

    中年人抱了抱拳,胡小天笑着打了声招呼将一行人引入鸿雁楼内。胡小天并不认识这位中年人,可中年人步入大堂之后,郭守光看到他之后慌忙站起身来,原来这名中年人正是黑石寨的寨主滕天祈,在当地黑苗人心目中拥有极高的威望,即便是县令许清廉见到此人也要对他客客气气的。

    郭守光实在是想不通,胡小天什么时候与黑石寨的人搭上了关系?滕天祈性情古板,素来和青云的官员很少联络,在郭守光的记忆中竟想不到他在何时参加过这边的公开活动,今日居然主动带着女儿前来给胡小天捧场,这关系显然非同一般。郭守光主动上前和滕天祈打招呼,滕天祈只是微微颔,态度倨傲,压根没把这个青云主簿放在眼里。

    胡小天安排滕紫丹就坐的时候,她悄悄向胡小天询问道:“你大哥呢?”

    胡小天微微一怔。旋即才明白她问得是慕容飞烟,微笑答道:“他出门办事了,今晚或许赶不回来。”看来滕紫丹是冲着慕容飞烟过来的。

    滕紫丹听说胡大地不会出现,俏脸之上难免流露出失望之色。胡小天看到她的表情,心中不禁暗暗笑,这滕紫丹的眼神儿实在是不好。到现在连慕容飞烟的雌雄都没分出来。不过以慕容飞烟的性情应该不会和滕紫丹联络,更不会提出邀请,却不知这帮黑苗人为何要过来捧场。

    这边将黑石寨的贵客迎入鸿雁楼,那边又有客人到来,这次来得是红柳庄庄主萧天穆,随同他一起前来的兄弟也有六七个,胡小天这会儿已经是笑逐颜开,好歹不像刚开始那样冷清了,颜面上总算能够交代得过去。陪同萧天穆往里走的时候,萧天穆低声道:“胡大人,你吩咐的事情,我已经安排好了。”

    胡小天一语双关道:“本来想调虎离山,可现在看起来不是那么顺利。”

    萧天穆压低声音道:“我大哥亲自带人出马,应该不会有任何的差错。”

    胡小天这才想起今日周霸天已经被保了出去,今晚带领他的那帮弟兄要在青云县内上演一出劫富济贫的大戏,想想都是激动呢。

    安排萧天穆那群人坐下。忽听外面有人大声道:“西州长史张大人到!”

    主簿郭守光听到后的第一反应就是自己听错了,西州长史张子谦是西州尹李天衡席下的第一谋士。此人学富五车智慧群,乃是国内有名的大儒,平日常驻西州,为李天衡出谋划策,可以说李天衡这些年在西川经营得有声有色,此人居功至伟。

    胡小天也是一脸的迷惘。西州长史那可是从五品上的官员,自己和张子谦素昧平生,却不知他来这里作甚?从之前李天衡送给他老爹的那幅对联中,他就已经知道自己的行踪早已败露,李天衡一早就知道了他的身份并留意他的动向。看来这位西州长史的到来十有八九是受了李天衡的委托。

    胡小天带着满心的迷惑迎了出去,等他来到外面一看,心中顿时明白了,那张子谦根本就是自己第一天来到青云之时,渡他过河的那位老渔翁。

    只是今天张子谦已经不再是那幅渔翁打扮,身穿灰色长袍,身后跟着两名侍卫,微笑站在门外,笑眯眯望着胡小天道:“胡大人,久违了!”

    胡小天一揖到地,这个礼敬得有些夸张,有点学生见老师的意思,张子谦虽然辈分比他高出不少,可这个大礼还真有些受不起,上前一把抓住胡小天的手腕笑道:“胡大人不要如此大礼,真是折杀老夫了。”

    胡小天道:“张大人,您可把我给骗惨了!”

    张子谦呵呵笑道:“老夫原本想坦然相告,可转念一想你都不告诉我你是来青云做县丞的,我若是说了实话,岂不是吃了大亏?”

    胡小天心说这老头儿还蛮有趣,心中却轻松不起来了,想当初离开京城的时候,老爹还千叮咛万嘱咐,务必要隐瞒自己的身份,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自己从来到青云之后,就已经在未来老岳父的监视范围内,他的席谋士张子谦还故意装扮成老渔翁考验自己的才学。早知如此,自己就该表现成一个傻子,一问三不知,让李天衡对自己失望透顶,断了要他当女婿的念想。这年月不但女子无才便是德,连男人也是如此。

    胡小天邀请张子谦进入鸿雁楼内,因为张子谦是他的上级官员,又是李天衡眼前的红人,于情于理胡小天都得陪同左右,他将迎宾的事情交给了宋绍富,自己陪着张子谦落座。

    主簿郭守光开始还不相信,知道看到张子谦现身,他方才知道真是西州长史过来了,内心之震惊无以复加,虽然张子谦在官阶上只是一个从五品,可是此人在李天衡面前极得信任,在西川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实权人物。张子谦祖籍青云,每次前来省亲都是来去匆匆,五年前他的老姐去世之后,家乡再无亲人,这五年间也未曾听说过他返乡的消息,不知今日为何会突然出现?

    郭守光其实已经知道了答案,张子谦此次不是碰巧了过来吃饭,更不是冲着自己,而是冲着胡小天过来的,人家是给胡小天捧场的。郭守光内心开始直打鼓,胡小天果然有后台,连李天衡面前的红人都能够攀得上关系,看来他们掌握的资料很不完善,只怕这个胡小天不仅仅是盐商的儿子那么简单。

    郭守光悄悄向随从耳语了几句,然后起身笑容可掬地走向张子谦,也是一揖到地,别看他年纪大了,可卑躬屈膝的功夫要比胡小天更加强大,动作也是干净麻利:“卑职郭守光参见张大人!”

    张子谦表现的倒是谦和,微笑道:“不用多礼,这里不是衙门,你也不是我的下级,公堂之外,千万不要拘泥礼节。”他转向胡小天道:“胡老弟,我说的对不对?”

    一句胡老弟显然是无限拉近了和胡小天之间的距离,一旁郭守光听得真切更是额头见汗,以张子谦的身份地位居然称呼胡小天一声老弟,两人的关系果然不一般啊。

    张子谦的出现纯属意外,胡小天也感到颜面有光,看来今晚真是惊喜不断,未来岳父大人难不成今天要把跟自己的关系公开,真要是如此,只怕明天青云县的大小官员都要把自己的门槛踏破了。

    和张子谦没聊几句话,外面又有贵客来到,只听一人高声叫道:“周王殿下到!”

    所有人都愣了,胡小天眨了眨眼睛,我曰,确定不是在玩我?周王不是十七皇子龙烨方吗?自己跟他可是素昧平生,他到这青云小县城里来作甚?难道要给我捧场?曰,没这交情啊?该不是来砸场子的吧?

    大堂内所有人都愣在那里,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基本上都认为是有人在恶作剧,可转念一想这事儿又有点不像,拿这种事开玩笑搞不好是要坐监杀头的。

    周王龙烨方今年二十三岁,当今皇上龙宣恩在三年前废了大儿子龙烨霖的太子之位,传位于三子龙烨庆,也就是在那时老皇帝做出了一个极为重要的决定,收回所有皇子的封地。周王那时年仅二十,刚刚到了弱冠的年龄,将西闽赐给他做封地,可这道命令仅仅下了三天,就一道圣旨将皇子们的封地尽数收回,周王甚至都没来得及去自己的封地看看,又变成了一个徒有封号的皇子。

    诸多皇子之中周王龙烨方属于与世无争的那一种,前头还有十六位皇兄依次排序,从小到大也没有表现出什么过人的能力,这皇太子的位子轮不到他,他也无意于争权夺利,无论那帮哥哥们争得如何热闹,他理智地保持中立,其实在皇子之中抱有他这样想法的人还有几个,明哲保身,享受人生就好。

    不过周王龙烨方的母亲李贵妃颇得皇上的宠幸,爱屋及乌,老皇帝对这个十七子也是颇为疼爱,朝内居然因此也传出皇帝有心立龙烨方为太子的流言。周王母子都知道这种流言对自己没什么好处,于是便产生了远离宫廷争斗的心思,打着为皇上祈福的名义游历大康,其实真正的目的是为了躲避宫廷纷争。

    还差五十张满一万张月票,继续求票,相信月票就像牛奶,挤一挤总会有的!(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