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八十六章 【义卖】(上)
    慕容飞烟美眸圆睁,差点没把这碗汤全都浇到这货的脑袋上,吃他一顿饭还得被他占便宜,这货真不是个好东西。不过接触那么久,听惯了这厮无节操无下限的混账话,慕容飞烟已经渐渐免疫了,他说他的,只当没听到就是。于是不再搭理他,以沉默抗议这货的无耻。

    胡小天无人理睬自然也没有了调笑的兴致,两人吃饱了饭,胡小天这才想起慕容飞烟外出一整天的事情:“飞烟,这一整天你都去哪儿了?”

    慕容飞烟道:“抽时间去探望一下你的红颜知己。”

    胡小天听说她去看了乐瑶,顿时关切起来:“她怎样?病好了没有?”

    慕容飞烟点了点头道:“病好了,她也问起你呢,好像挺关心。”

    胡小天嘿嘿笑了起来,一想起小寡妇乐瑶顿时心头就火辣火辣的,这小寡妇实在是个绝代尤物啊。

    慕容飞烟说话的时候已经在观察胡小天的表情,看到这厮色授魂与的样子,打心底呸了三声,她冷冷道:“知不知道我还去了哪里?”

    胡小天摇了摇头。

    慕容飞烟道:“我昨晚就已经离开了,去了万家三公子万廷光的墓地。”

    胡小天愕然道:“你去那里干什么?”问完之后马上明白慕容飞烟前往哪里的真正目的,慕容飞烟一定是对万廷光的死因产生了怀疑,所以才会去验尸。胡小天隐约想到了什么,内心变得沉重起来。

    慕容飞烟道:“他的尸体保护的很好,栩栩如生,我仔细查验过,他的皮肤上有铜钱大小的尸斑。根据尸斑的颜色和形态来很可能是中毒,我取了他的头和指甲,准备找人查验到底中得是何种毒药。”

    胡小天抿了抿嘴唇,脸上的表情前所未有的凝重,其实早在乐瑶烧胡话之前他就已经产生了怀疑,记得在万府之中乐瑶为了让自己带他离开。曾经佯装晕倒。如今回想起来,乐瑶身上的疑点其实很多。但是胡小天和慕容飞烟不同,慕容飞烟是个原则性很强的人,一旦现疑点,她就想查个水落石出,这也算得上某种职业病。而胡小天在这件事上却想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无论乐瑶对万家做过什么,他认为都不重要,毕竟万家为富不仁。一家没一个好东西。他低声道:“飞烟,咱们还有许多正事儿要忙,这件事还是放一放。”

    慕容飞烟当然知道胡小天有心徇私,以他的头脑又怎能察觉不到其中的异常,她并没有马上表态,而是笑了笑道:“你打算如何安置她?”

    胡小天道:“等过了这阵子,问问她家里还有什么亲人,将她送回去就是。”

    “她没有亲人了。父母双亡,她父亲叫乐清池。是西川一带相当有名的文人,后来因为写了反诗被人举报,入狱后没多久就病死了。”

    胡小天愕然道:“病死在青云县衙?”

    慕容飞烟摇了摇头:“燮州府,是杨道全将他抓起来的。”

    胡小天凝望慕容飞烟的双眸,压低声音道:“你在查这件事?”显然慕容飞烟已经将乐瑶的出身背景调查得相当清楚,他对慕容飞烟的性情已经有了相当的了解。知道她只要决定的事情很难中途放弃,看来乐瑶这次要有麻烦了。

    慕容飞烟道:“我查过乐清池的案子,乐家过去也算得上是殷实人家,可后来为了营救乐清池弄得倾家荡产,他们的家业田产最后全都落在了万伯平手里。应该是想通过万伯平的关系求杨道全放过乐清池。”

    胡小天缓缓点了点头,根据慕容飞烟所说的这一切已经能够初步断定,乐家被害得人财两空应该拜万伯平所赐,所以乐瑶才会如此痛恨万家,忍辱负重嫁入万家或许正是为了复仇。胡小天道:“有些事过去就过去了,没必要查个水落石出。”

    慕容飞烟将一个木盒缓缓放在桌面上,没有说话,起身离去。

    等到慕容飞烟离去,胡小天方才拿起那木盒打开来,却见盒内存放着一些毛和指甲,不用问一定是从万伯平那个傻儿子万廷光尸体上取下来的,胡小天赶紧盖上,刚刚吃完饭,慕容小/妞根本是要恶心他啊,转念一想慕容飞烟并不是这个目的,她将这些东西交给自己,意味着她认同了自己的想法,决定不再彻查乐瑶的事情。这对慕容飞烟来说已经是相当的不容易,要知道过去她向来是个眼睛里容不得任何沙子的人,在乐瑶事件上的退让,难道是受到了自己的影响?

    慈善义卖晚宴,在青云的历史上还是第一次,在大康的历史中也不多见。由鸿雁楼掌柜宋绍富出面组织邀请了青云县的富贾名流,各行各业的领军人物,当然青云商界最具代表性的人物万伯平没来,不是万伯平不给胡小天面子,而是因为最近万家烦心事太多,他大儿子失踪一事仍然没有解决,万伯平当然没有了凑热闹的心境,借口身体有恙在家休养。不过他还是委托了管家万长春过来,并带来了一尊青玉观音作为义卖的拍品,也算是对胡小天这位恩人的支持了。

    官场上的人物都由胡小天邀请,不过胡小天在青云县显然没什么人缘儿,原本这帮同僚都答应前来,可弄到最后,许清廉推说有事没来,许清廉目前就是青云官场的风向标,他不给胡小天面子,别人自然不敢过来给胡小天捧场,一来二去,本来是慈善义卖的好事,如今却上升到了官场中派别站队的问题,胡小天这边明显被孤立了。

    不过县衙中还是有人过来的,主簿郭守光,要说他和胡小天早有芥蒂,上次在胡小天的接风宴上还被胡小天借着醉酒痛殴一顿,最不该来的就是他,可郭守光此来也不是以德报怨,而是奉了许清廉的命令过来看热闹,他倒要看看今天胡小天如何收场。

    按照宋绍富和胡小天两人预先的筹划,今天要在鸿雁楼开满十二桌,酉时准点开席,可计划不如变化,别说这帮官员不给面子,连宋绍富事先联络好的那些商人似乎也全都约定好,几乎同时放了他们的鸽子。

    时间已经到了酉时,鸿雁楼仍然门庭冷落,只有三五辆马车,胡小天和宋绍富两位组织者作为迎宾站在门前,这会儿两人的面色已经掩藏不住尴尬了。宋绍富之前向胡小天拍着胸脯打过包票,要将这件事办得漂漂亮亮风风光光,如今这局面是他没有想到的,还好胡小天那边也没来几个客人,两人半斤八两,谁也不比谁脸上好看。今晚开了十二桌酒席,就目前而言,连一桌都坐不满,只怕今晚不过,慈善义卖的事情就要成为青云的大笑话了。

    此时看到主簿郭守光乘着马车过来,郭守光一下车,就四处看了看,看到这门前冷落鞍马稀的场景,这货打心底笑,胡小天啊胡小天,你丫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斤两,以为在青云处了几个商人就能够呼风唤雨?你还差的太远。什么慈善义卖晚宴?只是徒增笑柄罢了。

    郭守光带着一脸幸灾乐祸的笑容走了过去,远远拱手道:“恭喜大人,贺喜大人!”

    胡小天心中暗骂,贺你妈个头!来看老子的笑话,真是欠扁,脸上仍然堆着阳光灿烂的笑容:“老郭来了,哈哈,里面坐,里面坐!”很热情地抓住郭守光的手臂做了个邀请的动作。

    郭守光假惺惺道:“不好意思,我因为有事来迟一步,其他大人已经来了吧?”

    胡小天道:“你是第一个!”

    “哦?”郭守光望着空空荡荡的大堂,心中这个美啊,胡小天啊胡小天,你也有今天,多行不义必自毙,居然敢打我,嘿嘿,今天这脸都要被人打肿了吧?郭守光在心底恨了这么久,终于等到了一个落井下石的机会,他岂肯放过:“胡大人,我是不是记错了时间?怎么许大人他们全都……”

    胡小天知道他肯定会哪壶不开提哪壶,很有涵养地笑了笑道:“我没请他!”

    郭守光心中暗骂,能要点逼脸吗?青云县衙上上下下,你哪个没通知到啊,是人家不愿给你面子,不是你没请。

    胡小天懒得跟这厮废话,将他交给小二安排坐下,再度回到门外,万府的总管万长春也到了,胡小天只是点了点头,这会儿连话都懒得说了,今天的慈善义卖晚宴估计要弄得灰头土脸,人都凑不齐,还玩个屁。要说胡小天之前也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只是没想到自己在青云的号召力如此不济,心中难免有些郁闷。

    看到天色渐暗,宋绍富来到胡小天面前低声道:“胡大人,你看咱们是不是再等等?”

    胡小天心说你这不是废话吗?总共才来了不到一桌人,苏广聚、柳当归那都是自己的一些老关系,感情虽然不错,可这些人是没钱没实力的。青云有钱有势的几乎都没有出现,今天的这场慈善义卖看来要惨淡收场了,胡小天暗忖,今天无论如何都要照常进行,大不了去路边请些老百姓免费撑撑场面,怎么都得把这十二桌席给坐满,智者千虑必有一失,终究还是自己疏忽了。(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