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八十一章 【理念不合】(下)
    胡小天之前听慕容飞烟提起过这个名字,据说须弥天有天下第一毒师之称,自己却从未见过,他摇了摇头。

    蒙自在始终关注着胡小天的表情,现他应该没有说谎,心中却越奇怪了。

    胡小天道:“蒙先生好像跟伤者很熟啊。”他旁敲侧击试图问出蒙自在和天狼山之间的关系。

    蒙自在呵呵笑了一声道:“我不认识伤者,阎伯光的名字我听说过,可是却从来没有见过,可娇丫头却是我的救命恩人,她找我帮忙救人,我自然不会追问任何理由,倾力为之。”他口中的娇丫头就是阎怒娇。

    胡小天这才知道原来其中有这么一段渊源,如果阎怒娇救过蒙自在的性命,那么现在的一切就能够解释了。他提醒蒙自在道:“阎怒娇和阎伯光全都是天狼山大当家阎魁的子女,阎魁可是朝廷通缉的要犯,蒙先生不会不知道吧?”

    蒙自在道:“我和阎魁没有任何联络,我们黑苗人讲究恩怨分明,胡大人不用担心我会帮助天狼山的马贼害你,同样也不用想让我帮你去抓他们,黑石寨对任何人都一视同仁,我们黑苗人不管你们是官是贼,谁善待我们,谁就是我们的朋友,谁敢对不起我们,谁就是我们的敌人。”他一番话说得斩钉截铁气势十足。

    胡小天听他这么说反倒放下心来,黑石寨保持中立最好,原本他也没打算在黑石寨大打出手,胡小天拱手道别道:“蒙先生,多谢您的招待,他日如果有时间,还请前往县城一聚。晚辈一定陪同。”

    蒙自在淡然道:“老夫只怕高攀不起。”

    胡小天看出蒙自在没有从自己得到想要的答案,明显有些不开心,人家既然冷脸相向,自己也没有继续留下的必要,他起身道别,这次蒙自在没有挽留。

    午时刚过他们已经出了黑石寨。几人不约而同地回过头去,原本紧绷的一颗心终于放松下来,虽然没有成功将万廷昌救出,可毕竟没有遭遇危险。

    万长春带领另外五人在外面等得焦急万分,看到他们出来,慌忙迎了上去,万长春现大少爷并没有跟出来,不由得有些失望,低声道:“胡大人。我家少爷他……”

    胡小天将阎怒娇刚刚的那番说辞向万长春说了一遍,万长春叫苦不迭道:“这下我该如何向老爷交代。”

    胡小天道:“你放心吧,他们应该不会为难万廷昌,只是多留他几日。”

    慕容飞烟和胡小天、柳阔海三人在黑石寨前和万长春一行分手,纵马向青云城的方向飞驰而去。万长春几人没有找回大少爷,不敢回去,只让一个人回去复命,其他人仍然在黑石寨外驻留。查看那帮马贼的动静。

    正值盛夏,烈日当空。没走出多远,三人都已经是大汗淋漓,前方就是飞鹰谷,穿过这条飞鹰谷就到了通往青云县城的官道。

    一进入飞鹰谷,山谷两边峰岭对峙,投下长长的暗影。谷口植被丰富,进入其中如同从三伏天瞬间走入了秋季,迎面凉风送爽,让人心神为之一振,两旁大树遮天蔽日。偶尔有阳光透过树荫的罅隙透射进来,在碎石路上留下斑驳的光影。这种碎石路面谁容易扭伤马匹。三人翻身下马,牵马步行。

    道路越走越窄,走不几步,就听到溪水淙淙,一条山涧在山谷奔腾行进,清溪迂回在密林长藤间,迂回在嵯峨乱石之间,迂回在悬崖峭壁间,人和坐骑都是口干舌燥,胡小天还好些,他在黑石寨毕竟喝了一些黑枫茶,几人牵着马匹,沿着缓坡来到山涧旁,放开缰绳让马儿在下游饮水。慕容飞烟来到上游的一处积水潭旁,先掬起清冽的潭水喝了几口,然后洗去脸上的浮尘,闭上双眸,静静感受着这份夏日难得的沁凉。

    忽然听到噗通!一声巨响,慕容飞烟睁开美眸再想躲避已经来不及了,被四散的水花溅了满头满脸,却是胡小天从左侧巨岩之上一跃而下,跳入前方水潭中,潭水四处飞溅起,先殃及到的就是慕容飞烟。

    慕容飞烟柳眉倒竖,经典的生气动作,却见水潭中仍然水花翻滚,定睛望去,只见一个黑溜溜的影子沉到了潭底,不是胡小天还有哪个,她心中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货不会脱得光溜溜地跳进去吧?非礼勿视,赶紧把脸扭到一边。

    一旁响起柳阔海的鼓掌喝彩声,他是为刚才胡小天那个拉风的跳水动作鼓掌,胡小天的脑袋慢慢从水里冒了出来,头披散着如同一只水鬼,这货抹干脸上的水渍,高台跳水,真是爽到了极点,看到慕容飞烟将脸扭到一边,显然是不敢看自己,不由得笑道:“飞烟,你莫怕,我穿着衣服呢。”

    慕容飞烟这才转过脸去,却现这厮光溜溜的肩膀露在水面外,顿时俏脸羞得通红,怒斥道:“无耻,下流!”这次没有转过身去,直接抓起了岸边的一块石头,足有人脑袋那么大,瞄准了胡小天。

    把胡小天吓得连忙挥手:“别介啊,要出人命的,我上身没穿,可下身穿得齐齐整整呢。”

    慕容飞烟将那块石头抛保龄球一样砸了出去,当然目标不是胡小天的脑袋,假如真是他的脑袋,这厮肯定要脑浆迸裂。石头落水溅起大片的水花,胡小天被兜头盖脸浇了个遍,慕容飞烟报复成功,格格笑了起来。

    胡小天也笑了,他向慕容飞烟招了招手道:“要不要下来?”若是能和慕容捕头来个鸳鸯戏水倒也旖旎浪漫。

    慕容飞烟白了他一眼,他的这张脸皮真是比城墙拐角还要厚了,她提醒胡小天道:“别只顾着贪玩,咱们还要赶回去。”

    胡小天舒舒服服地在水潭中仰泳,这下慕容飞烟看清了,他的确穿着裤子,胡小天道:“人生得意须尽欢,活在世上就是一个享受。”

    柳阔海跟着点头,慕容飞烟忍不住提醒他道:“你可别跟他学坏了。”

    胡小天笑道:“阔海,下来游两圈儿?”

    柳阔海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他是个旱鸭子,跳进去只有喝水的份儿。

    慕容飞烟双手叉在纤腰之上,指着水中的胡小天道:“你给我上来,信不信我打扁你。”

    胡小天哈哈大笑,一个猛子又扎入了水潭深处。慕容飞烟拿他也是无可奈何,摇了摇头,举目向着阳光的方向望去,水潭的上方出现了许多高于水面的桥石,大小不同,这些桥石弯弯转转,溪水穿过这些石块的缝隙,涌起了白色的浪花,溪水拍击石块激荡出迷蒙的水雾,在阳光的照射下呈现出彩虹般七彩缤纷的效果,雾气中依稀带着淡淡的清香。慕容飞烟寻找香味的来源,左右一望,原来白色浪花向下流去的地方,岩石缝中生长着一片片百香花,这香味儿就是被飞溅的水雾带来的,此情此境让慕容飞烟不禁陶醉其中。胡小天说得不错,人生得意须尽欢,千万不可错过这生命中难得一见的景致。

    慕容飞烟晶莹的耳廓却突然间微微颤抖了一下,陶醉的目光倏然变得冷酷异常。右脚足尖一动,挑起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块,然后横扫出去,石块朝着左侧的密林如同炮弹般激飞而出,树林深处传来一声惨叫。

    慕容飞烟厉声道:“保护大人!”

    锵!的一声抽出长剑,娇躯已经如同大鸟般扑向密林深处。

    树林之中,岩石后方瞬间涌出了十多名黑衣蒙面的杀手,其中两人弯弓搭箭向水潭中射去。胡小天看到不妙,已经来不及爬到岸上,一个猛子重新扎向水潭深处。他刚刚进入水中,就有两支利箭呼啸射入水潭之中。

    柳阔海一个前滚翻藏身在一块巨岩之后,迅抽出身后的长弓,他的这张弓就是用毛竹和牛筋制作而成,看似普普通通,可没有过人的臂力是无法拉开的。柳阔弯弓搭箭,觑定站在上游桥石之上向水潭中射击的男子,一箭射了出去,嘣!的弓弦轻响,旋即弓弦来回嗡嗡荡动不停,那支羽箭已经追风逐电般射了出去。

    一箭正中那名偷施冷箭射手的咽喉,那射手闷哼一声,倒栽葱从桥石之上摔落下去,尸身坠入水潭,鲜血在潭水中浸染开来。

    慕容飞烟挥剑连续拨开两支射向自己的羽箭,已经来到另外一名射手站立的地方,那射手想不到她来得如此迅,惊慌失措,吓得将手中角弓扔下,慌忙去摸刀,可不等他摸到刀柄,慕容飞烟已经一剑砍在他的脖子上,将他一颗头颅齐齐斩落,抬脚将他的尸身提了下去,鲜血不停从断落的脖颈中喷射出来,潭水更红。

    分别干掉了一名弓箭手,彻底瓦解了对方的远距离攻击,剩余杀手看来对慕容飞烟和柳阔海强悍的战斗力缺乏充分的估计,吓得面面相觑,竟然放弃攻击转身就逃。

    柳阔海怒吼道:“哪里逃!”他大踏步冲上前去,一脚就将其中一人踹翻在地,扬起手中的大砍刀抛了出去,大砍刀在空中风车一般旋转,噗!的一声插入另外一名杀手的后心,刀尖透胸而出。(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