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七十八章 【再生枝节】(下)
    万伯平出门的时候慕容飞烟就回来了,她在衙门那边并没有打探到什么消息,看来昨晚的那场争斗并没有其他人知道,望着万伯平的车马离去不禁有些好奇,小声道:“他来做什么?”

    胡小天叹了口气道:“又有麻烦了。”于是将万伯平过来的目的向她说了一遍。

    慕容飞烟听完之后秀眉紧锁道:“这件事好像有些不对,那群马贼该不会故意设下圈套报复你吧?”

    胡小天道:“阎伯光刚刚做完手术,现在生死未卜,他们应该不敢拿他的性命冒险。”他缓缓摇了摇头道:“只是不知道他们为何选择黑石寨见面?”

    想要得到答案最直接的办法就是去问胡金牛这位本家。

    胡小天和慕容飞烟来到柴房,还没走入门去,就听到震天响的鼾声,胡金牛睡得倒是香甜。

    胡小天走进去照着这厮多肉的屁股就是一脚,胡金牛被他一脚提醒了,睁开惺忪的睡眼,张大嘴巴打了个哈欠道:“本家,是要放我走吗?”

    胡小天笑道:“只要你乖乖听话,我自然会放你走。你的那帮兄弟把万家大少爷给劫持了。”

    胡金牛听到这个消息,又惊又喜道:“真的?我就说过,你们最好乖乖放了我,不然我山上那些弟兄绝不会放过你们。”

    胡小天道:“只是他们抓万家少爷跟你并无关系,这封信里,压根没提你的事情。”胡小天让慕容飞烟帮胡金牛解了穴,将万伯平拿来的那封信递给了他,胡金牛接过一看,却见那封信从头到尾都没有提起他的名字。笔迹他是认得的,应该是结拜三哥所写,看完这封信胡金牛心中实在是沮丧到了极点,想不到自己在别人的心中毫无地位,连结拜兄弟都不提解救自己的事情,显然是让他自生自灭。无人将他的生死放在心上。所有人关注的只是少东家阎伯光的安危,说穿了就是关注他们自己的生死。

    胡小天善于察言观色,从胡金牛沮丧的表情就已经猜到他此时心里在想什么,故意叹了口气道:“本家啊,我真是为你感到不值,你为了这位什么少东家舍生忘死,还捐了这么多的血给他用,到头来你的那帮所谓的弟兄竟然无人关注你的死活。你要是死了,我看也不会有人帮你照顾你的家人。”

    胡金牛虽然明白胡小天是故意在刺激自己。可也不得不承认胡小天所说的全都是实话。

    胡小天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本家啊,我看你还是别指望有人来救你,能救你自己的只有你自己。”

    慕容飞烟一旁听着,心中暗自感慨,这胡小天的口才实在是太厉害了,攻心为上,他总是能够抓住别人心理上的弱点。关键时刻给予致命一击,胡金牛虽然有些小人物的狡黠。又岂是这大奸大恶之徒的对手。对胡小天慕容飞烟总会不知不觉地用贬义词来形容,无论他们是不是站在同一阵营。

    胡金牛叹了口气道:“兄弟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胡小天道:“是夫妻,大难临头各自飞的就不是兄弟,咱们好歹也是本家,虽然我是官。你是贼,可我念在咱们一脉相承,都有一个老祖宗的份上,对你也不忍心做得太过绝情,我如果把你送到官府。以你的罪名,免不了是要被砍头的。”

    胡金牛抬起头来,望着胡小天,目光中不由得又流露出一分希望,的确胡小天至今都没有将他送入官府,看来还真是对自己手下留情呢,他将信将疑道:“你是说,要放了我?”

    胡小天道:“那要看你怎么做,如果你对我坦诚相待,我自然会对你手下留情,昨晚的事情我只当没有生过,甚至我可以装作从未见过你,你以为如何?”

    刚才的那封信已经完全摧垮了胡金牛的希望,他知道如果指望着天狼山的兄弟救自己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胡小天说得没错,而今之计唯有自救。他低声道:“你想知道什么?”

    “为什么他们会选择黑石寨,天狼山和黑石寨究竟有什么联系?”

    胡金牛道:“黑石寨有位有名的苗医,好像是姓蒙的,本来我们的第一选择是将少东家送到他那边求救,可惜那位蒙大夫去了山中采药未归,后来我们听说西川神医周文举在万家做客,所以就动了劫持他过来给少东家看病的心思,谁曾想这位西川神医是个如假包换的大水货。”

    胡小天不禁莞尔,周文举算不上水货,只是他在外科学方面有所欠缺,就算找到那位姓蒙的苗医最后的结果也是一样,他同样会束手无策。

    胡金牛道:“我们看到少爷的状况并无好转,于是才威胁要杀周文举,他那个人倒是硬气,只是他的药僮没什么骨气,被我们一吓就把您给招了,所以我们才想了那个法子去请你来给少东家治病。”

    胡小天道:“你们跟黑苗人有什么联系?”

    胡金牛摇了摇头,一脸迷惘道:“没什么联系,好像黑石寨的寨主跟我们东家还闹过一些不快,对了,我家三小姐倒是常去那边,好像是有朋友在,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慕容飞烟知道胡小天已经决定前往黑石寨,不然他根本不会问得如此仔细。审问胡金牛之后,胡小天让梁大壮去将柳阔海叫来,柳阔海是青云当地人,对周边的情况非常熟悉,还有一个原因,柳阔海武功不错,真要是遇到什么麻烦也多一个帮手保护自己。

    梁大壮离开之后,慕容飞烟道:“你决定了?”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要是不去这一趟,他们肯定还会生出新的花样。”

    慕容飞烟道:“那淫贼死有余辜,让他自生自灭就是。”

    胡小天道:“死亡其实并不可怕,对很多人来说,死亡反而是个解脱,这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是生不如死。”这厮想到自己在阎伯光身上所动的手脚不由得暗自得意,嘿嘿笑了一声道:“现在还不是跟天狼山结仇的时候,倘若阎伯光真死了,咱们和这些马贼接下的梁子可就解不开了。”

    慕容飞烟道:“就算加上柳阔海,咱们三人深入黑石寨,也是势单力孤,真要是有什么变故,只怕咱们应付不来。”

    胡小天道:“又不是去打架,去那么多人干什么?这帮山贼并不傻,他们故意选了一个相对中立的地方,只要阎伯光活着,他们就不敢对咱们下手。再说那里是黑石寨,黑苗人的地盘,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慕容飞烟道:“为何不通知官府?”

    胡小天道:“县衙的那帮官吏根本无人可信,倘若这件事传到他们的耳朵里,焉知他们不会落井下石?诬陷我跟天狼山的马匪勾结?”

    “他们会不会在黑石寨设下埋伏,就等着我们入瓮?”

    胡小天摇了摇头道:“不会,阎伯光受伤的事情应该还没有传到天狼山,胡金山他们几个之所以留在青云求医,应该是做了两手准备,倘若能够救活阎伯光,那么他们还敢返回天狼山,假如阎伯光不幸死了,我看他们十有八九会就此逃走,绝不敢返回天狼山,不然等他们的只有死路一条。”

    慕容飞烟缓缓点了点头,胡小天分析得的确很有道理。她轻声道:“我陪你去!”

    胡小天道:“就知道你一定会。”

    慕容飞烟道:“不要以为自己很了解我,真要是遇到了危险,我绝对会毫不犹豫地将你抛下。”

    “你舍得吗?”胡小天唇角的微笑耐人寻味。

    慕容飞烟忽然感觉到一阵俏脸热,垂下黑长的睫毛,小声道:“何时出?”

    胡小天眯起双目道:“现在!”

    胡小天只带着慕容飞烟和柳阔海同行,他让梁大壮留下,一来是因为梁大壮武功稀松,真要是打起来非但帮不上什么忙,反而会成为累赘,二来,这边也需要一个人照应,胡小天特地交代,假如今天酉时自己还未回来,就让他马上去县衙报案,联系捕快官兵前往黑石寨支援,当然这种可能微乎其微,胡小天并不认为这群山贼会置阎伯光的生死与不顾,敢于设计报复自己。

    慕容飞烟曾经不止一次领教过胡小天智计百出的头脑,这次却见识到他人一等的勇气,即便是她自己也要再三斟酌此次的黑石寨之行,可胡小天却几乎没做任何的犹豫就决定前往,这不仅仅需要智慧,更需要过人的胆色。

    三人在巳时出,出城之后一路向西,柳阔海是土生土长的青云人,对本地的风土人情都极其熟悉,通过他的介绍知道,黑石寨是青云附近最多黑苗人聚居的一个苗寨,共有五百多户人家。黑石寨虽然距离青云县城只有十五里,可那里却始终保持着独有的黑苗文化,严格恪守和汉人不通婚的准则,日常生活中除了经商交易之外,很少和城内的汉人有所联络。

    柳阔海活了十九岁也只去过黑石寨两次,两次都是陪着父亲前往那边求教。可以说让柳阔海同去还真是选对人了,在黑石寨他唯一认得的就是那位蒙大夫。(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