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七十八章 【再生枝节】(上)
    万伯平用衣袖擦干了眼泪,这才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却是他的大儿子万廷昌被人给绑架了。

    胡小天有些奇怪,这事儿的确有些突然,他本以为万廷昌已经离开了青云县,谁想到又生了这种事。

    万伯平从怀中拿出一封信,颤声道:“胡大人,就在半个时辰之前,突然有人送来这封信,我打开一看,居然是天狼山的马贼寄来的,我那可怜的孩儿被他们给绑走了……”

    胡小天一言不,接过那封信展开了一看,却见上面写得非常简单,除了说明万廷昌在他们手里之外,还提出条件,让胡小天尽快前往城西黑石寨为阎伯光疗伤。胡小天看完这封信已经完全明白了,难怪万伯平会找上自己,那帮马贼挟持他儿子的最终目的还是以此作为要挟,让自己帮忙给阎伯光治病,胡小天心中暗忖,难道阎伯光的病情又有反复?只是这件事有些奇怪嗯,为什么会绑架万廷昌作为条件呢?难道他们以为万廷昌的性命对自己这么重要吗?这他妈都是什么逻辑啊。

    万伯平可怜兮兮道:“万某只剩下这个儿子,还望胡大人帮我搭救。”

    胡小天没好气道:“二公子不是好端端地活着吗?”

    这等于又戳到了万伯平的痛处,二儿子万廷盛性命虽然保住了,可至今仍然记不起过去的事情,要说完完整整的儿子,只剩下老大了。万伯平凑近胡小天压低道:“胡大人。其实昨晚的事情我都知道了。”

    胡小天微微一怔,抬头看了看万伯平讳莫如深的面孔,心中暗骂,这老狐狸说这话什么意思?难道是以此来威胁自己吗。我靠,这老乌龟真是不知死活,居然跟老子来这套。胡小天在太师椅上坐下,翘起了二郎腿,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

    万伯平来到他的身边:“周先生暂住在我的家中,他这么晚都没回去,万某自然担心。有些事不难查出。”言外之意就是周文举已经将昨晚生的事情全都告诉了他。

    胡小天心中暗叹。周文举毕竟还是走漏了风声,看来自己昨晚的交代并没有被他放在心上。要说这周文举是个老实人,论到心机头脑肯定斗不过奸诈狡猾的万伯平,而且他的身边还有个药僮周兴。即便是周文举不说。周兴那张嘴也守不住秘密。

    万伯平道:“胡大人。昨晚的事情我绝不会传出去,大人不用担心。”

    胡小天冷笑望着这厮,搞得跟送自己多大人情似的。你当老子怕你传出去啊?居然拿这件事作为要挟我的把柄?可转念一想,昨晚为阎伯光治病的事情也不是什么好事,虽然自己是被人胁迫,可一旦自己给马贼治病的消息传出去,至少可以给自己扣上一顶知情不报,助纣为虐的帽子。“

    胡小天冷冷道:“万员外,我没听错吧,你在威胁我嗳!”

    万伯平道:“胡大人,万某一片苦心,不想这件事给胡大人造成麻烦,还望胡大人能够体谅我的苦衷。我对天誓,绝无威胁大人的意思。”

    胡小天笑得有些不屑,万伯平真是狡诈非常,一方面利用这件事给自己造成压力,另一方面还想卖人情给自己。他缓缓点了点头道:“人,我可以交给你,只不过这黑石寨我不去。”胡小天当然不傻,这帮山贼指名道姓地让他过去,十有八九是做好了准备,自己如果就这样冒险上门,等于将自己的性命置于险地,为了一个万廷昌根本不值得。

    万伯平道:“胡大人,我也不想大人冒险,可是这天狼山的马贼凶悍残忍,他们说得出就做得到,如果大人不肯去,只怕我儿性命不保啊……”他说着就哭了起来,因为宽袍大袖遮着面孔,胡小天也看不到他是真哭还是假哭。

    胡小天暗骂,你儿子的命是命,老子的性命便不是性命了,我又不欠你万家什么,老子凭什么要为了你那个混账儿子冒险?

    万伯平擦干眼泪道:“大人,我看他们指名道姓地让您过去,未必是想加害于你,毕竟这马贼的性命还是你救的,他们多少也要有点人性。应该懂得知恩图报。我也是没有法子才过来恳请大人,若是这次能够成功解救我儿,重修青云桥的事情万某一力承担下来。”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万伯平知道在这件事上不出点血是打动不了胡小天的,所以赶紧抛出一个自认为诱人的条件。

    胡小天冷笑道:“万员外以为区区一座青云桥就能够将我打动吗?”一座桥换一条命怎么算都不划算,胡小天岂肯做这种赔本的买卖。

    万伯平压低声音道:“大人若肯帮忙救出我儿,我必将此事奏明燮州府杨大人,为大人加官进爵倾尽全力。”他分明在暗示胡小天,只要这次帮忙救出他儿子,他会通过自己的关系帮助胡小天把青云县令的位子搞定。在万伯平看来,这已经是无法拒绝的诱惑了,他却不知胡小天的背景和身份根本不屑于此。

    胡小天起身道:“容我好好想想!”

    万伯平道:“大人……时间紧迫,不能再想了,这帮马贼没人性的,若是去晚了,只怕我儿性命不保……”说话间又呜呜哭了起来。

    胡小天已经大步走向窗前。

    万伯平如影随形地跟了出去,看到胡小天望着窗外沉默不语,知道他在犹豫,一时间又不敢靠近。

    胡小天驻足想了一会儿,终于朝万伯平招了招手。

    万伯平这才敢来到他身边。

    胡小天道:“这些马贼都是穷凶极恶的亡命之徒,你为何不报告官府?”

    万伯平惶恐道:“胡大人,此事万万不可报告官府,那马贼若是现了任何的风吹草动,我儿势必性命不保。”

    胡小天道:“你因何能够断定他们抓走了你儿子,焉知他们是不是在故意诈你?”

    万伯平从怀中取出了一缕头,颤声道:“我儿子有一缕红头,我不会认错。他们说了,三个时辰之内见不到大人,就将我儿的一根手指送过来。”胡小天心中暗笑,莫说是一根手指,就算把万廷昌的十根手指全都切掉,老子也不会觉得可惜。

    万伯平看到胡小天仍然犹豫,低声道:“大人医术卓绝,一定能够治好那名马贼。”

    胡小天冷笑道:“万员外,你好大的胆子,居然让我去救一个马贼。”

    万伯平心说你昨晚就已经救过,此时又装什么无辜?他早已下定决心,如果胡小天这次肯为了自己冒险倒还罢了,倘若他坚决不去,危及到儿子的性命,自己决计要跟他拼个鱼死网破,什么情面都不会讲。

    胡小天轻轻拍了拍窗台道:“可怜天下父母心,希望你那个不争气的儿子能够懂得才好。”他缓缓在太师椅上坐下。

    万伯平不知他到底是答应还是没答应,小心翼翼道:“大人……您的决定是……”

    胡小天道:“我若救了你儿子,你必须帮我将青云桥修起来。”跟万伯平这种老奸巨猾的商人谈条件,根本没有拐弯抹角的必要,于是胡小天赤/裸裸地提出了自己的条件。什么县令之位,胡小天才不会在乎,许清廉根本不是他的对手,那位子早晚都是他的,用不着万伯平代劳。

    万伯平点了点头道:“好!”

    胡小天又道:“想让我为他治病,就得服从我的安排,什么黑石寨我是不会去的,焉知他们是不是设下一个圈套来骗我?”

    万伯平道:“胡大人,黑石寨乃是黑苗族人聚居的一个村寨,位于青云城西十五里。那里的黑苗人热情好客,一直以来都和青云这边相安无事,寨主滕天祈和我也打过一些交道,他们和天狼山的马贼也没什么联络,天狼山的马贼也从不敢去那边闹事,可以说您去黑石寨应该不会遇到什么危险。”

    胡小天道:“让他们把人送到这里来,一切不然免谈。”

    万伯平看到胡小天依然坚持,涕泪直下道:“胡大人,万某知道自己的要求有些过分,可是那天狼山的马贼岂是好说话的,若是不能遂了他们的心意,只怕我儿的性命是保不住了,胡大人您只需帮我这一次,万某以后必结草衔环,全力回报。”

    胡小天听万伯平把话说到这种地步,心中也软化了下来,毕竟这件事是因为自己而起,更何况对方这次是有求于自己,应该不敢拿阎伯光的性命冒险,他去黑石寨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

    万伯平道:“胡大人,我会从家里抽调六名高手陪同大人一起前往,确保大人平安无事。”

    胡小天笑了笑,就万伯平手下的那帮人又能保证什么?真要是打起来,只怕那帮家丁自顾不暇,还谈得上什么保护自己的安全,他低声道:“你先回去吧,我尽快过去看看情况。”

    万伯平知道胡小天终于答应了自己,不禁又惊又喜,他感激涕零道:“大人的大恩大德,万某没齿难忘,不过大人千万要记得,这件事不能让官府知道,天狼山耳目众多,只要官府的兵马有所动向,必然被他们知晓,到时候,我儿子就会性命不保。”

    胡小天淡然道:“你先回去吧,这件事我来处理。”

    周一求推荐票,恳请诸君投出手里的推荐票,让医统能挂在推荐榜单上。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