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七十四章 【麻烦来了】(下)
    点中周文举穴道的是一个中年文士,他身穿葛黄色长袍,束了一个道士般的髻,长眉细目,表情阴鸷,声音低沉道:“若是想活命,就老老实实跟我们来。”

    识时务者为俊杰,如今落在敌人手中,挣扎反抗只能自己吃亏,胡小天点了点头,笑眯眯道:“这位大哥,我好像不认识你们嗳,是不是找错人了?”

    那中年文士道:“没错!找得就是你!”他和另外那名汉子一起将胡小天和梁大壮两人拉了起来,推着他们来到前方不远的一座宅子前,刚刚来到大门处,房门便开了,里面一个矮矮胖胖的男子迎上来道:“三哥,得手了?”

    中年文士让他们先将人带进去,自己留在后面向外看了看,确信无人跟踪,这才关上大门,将房门从里面叉好。

    胡小天来青云的时间虽然不长,可是得罪的人已经不少,在心中默默盘算着究竟是哪个仇家想要对付自己,刚刚梁大壮已经报出了自己的身份,这几人根本不为所动,看来他们都不是怕事之人。事情还真是有些麻烦,过去有慕容飞烟在身边保护,从未担心过安全方面的问题,可慕容飞烟此时正在照顾乐瑶,根本不在青云县城。梁大壮的战斗力甚至还比不上自己,目前这种处境下只能依靠自己想办法脱困了。

    穿过前院,走过二道门来到内宅,看到东边的厢房内灯火通明,此时从里面出来了一个人,胡小天看得真切,正是西川神医周文举。

    周文举看到胡小天显得颇为诧异,他愕然道:“胡大人……您怎么来了?”随后他又留意到站在胡小天身旁的药僮,顿时明白了这一切。他怒道:“周兴,你这畜生,竟然敢陷害胡大人!”他冲上去挥掌就要去打那药僮,却被矮胖男子一把抓住了手腕,用力一推将他推倒在了地上。

    药僮周兴大哭道:“先生……那人已经没救了……他们威胁说要你偿命,我……我这才想起了胡大人……你不要打我先生……”他冲上去似乎要和那矮胖之人拼命。却被那矮胖男子一脚踹在小腹上,登时摔倒在地。不等药僮爬起来,那矮胖男子锵!的一声抽出佩刀,架在药僮的颈上,凶神恶煞般低吼道:“今日若救不回我家少爷,便让你们几人全部偿命。”

    胡小天感觉这厮有些没头没脑,妈滴个x的,这货是不是缺心眼啊?你家少爷干我屁事?要说刚才胡小天还真有些害怕,担心有人想要报复自己。把他们弄到这里,不问青红皂白直接就给咔嚓了,那他该有多冤。可来到这里之后,见到周文举,再听到药僮和矮胖子的那番话,胡小天心里就猜了个差不多,肯定是周文举被人劫来治病,这病人应该病得很严重。周文举也束手无策,于是乎这帮人才找上了自己。

    听周文举和药僮周兴的对话。看来周文举是没有把自己供出来的,是周兴自作主张把他给出卖了。

    那矮胖子恶狠狠盯住胡小天道:“还不赶快去给我家少爷看病,再敢拖延,老子一刀剁了他。”

    胡小天忽然哈哈笑了起来。

    几个人显然谁都没想到他会在这种时候笑,一个个全都被他给笑愣了,心说这货莫不是脑子不正常?只要是正常人在这种状况下都笑不出来。

    矮胖子揉了揉鼻子道:“笑?笑你大爷。信不信惹火了老子,一刀剁了你?”

    胡小天摇了摇头道:“不信!有种你一刀剁了我,我要是死了,你家那什么少爷也得陪葬,等于是你一刀把你家少爷给剁了。来啊!我等着你。”

    “呃……”矮胖子被胡小天这一军给将住了。

    “呃你妈个头啊!”胡小天居然指着矮胖子的鼻子走了过去,周文举、梁大壮无不为他捏了把汗,谁都不敢想象胡小天居然在这种情况下还敢骂人。

    胡小天的脸上却丝毫不见任何的畏惧:“你这个矮冬瓜,居然威胁我,有种你就剁啊,你家里人没教你要懂礼貌?”他可不是逞匹夫之勇,而心中有数,这帮人既然想方设法把自己给劫过来救人,就不会轻易对自己下手,他是借此来试探对方的底线,看看他们是不是投鼠忌器。

    矮胖子被胡小天给骂懵了,这会儿才反应过来,扬起佩刀道:“老子剁了你……”还没等他冲上去,他的两名同伴已经将他给拦住了,中年文士喝道:“老五,你冷静点。”他使了个眼色,另外一人将那矮胖子拉到一边。两人低声耳语了几句,将药僮和梁大壮押到了西边的房间看管,这两人同时也是他们的人质,以此来胁迫胡小天乖乖听话。

    胡小天看在眼里,心中暗暗明白,那位受伤的少爷对这几人非常重要,他们劫持自己前来的真正目的就是为了救人,也就是说至少自己目前仍然掌握着一部分的主动权。

    中年文士来到胡小天面前,此时已经完全换了一副面孔,他微笑拱手道:“胡大人,今日我们这样做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还请胡大人恕我等冒犯之罪。”从他的话语中就能够推测到他对胡小天的身份已经了解清楚。可越是如此事态越是严重,明明知道胡小天是朝廷命官,他们仍然敢绑架,足以证明这帮人绝非善类。

    胡小天道:“不是冒犯那么简单吧,绑架朝廷命官,威胁恐吓,禁锢自由,这几样罪名合在一起只怕是要杀头的。”

    中年文士笑道:“大人不必出言恐吓,我等身上所背负的罪名早已都是死罪,就算再多几样罪名也没什么妨碍,对我们来说,多活一天便是赚上一天,即便是不巧今晚要死,我们也没什么遗憾。”

    胡小天一听不由得有些头疼,我曰,搞了半天全都是些亡命之徒,这就麻烦了,人家不怕死啊!岂不是意味着今天自己脱身很难。胡小天道:“你们找我想干什么?”

    中年文士道:“我家少爷受了重伤,听闻胡大人医术群,妙手无双,先后救了万家二公子,万家大少奶奶,故而请胡大人前来为我家公子疗伤。”

    胡小天心中暗叹,人怕出名猪怕壮,虽然是救人,可传出去也不是什么好事,现在麻烦就找上门来了。他叹了口气道:“救人本来是好事,你们如果依照礼节诚恳请我,我当然不会拒绝,可你们却偏偏用这样下三滥的手法欺骗我来到此地,所以……”

    中年文士道:“若是大人知道我们的真正身份又岂肯帮忙救人?”

    他这倒没说错,如果胡小天知道是让他帮忙救劫匪,根本不会搭理他们,一准儿让他们自生自灭。

    胡小天道:“周先生是西川第一神医,他都治不好的病,我也未必有什么办法。”

    周文举听到胡小天提起自己,不由得一脸惭愧,来到青云之后他便接连受挫,先是救治万府大少奶奶的事情上束手无策,现在虽然是被这帮歹徒劫持到此,可面对伤患也是没什么办法,倘若他有能力治好那伤者,这帮歹徒也不会找上胡小天。

    中年文士呵呵笑了一声,笑过之后,目光中闪过一丝阴森的寒意:“若是我家公子死了,你们所有人全都要一起陪葬。”

    胡小天知道今晚遇到了大麻烦,他点了点头道:“请人看病的我见多了,逼人看病的我确是第一次见到。也好,先让我看看伤者再说。”来到周文举身边朝他使了个眼色道:“周先生,那病人的情况怎样?”

    周文举照实道:“情况不太好,大人看看就知道了。”

    胡小天走入房内,借着灯火的光芒看到床上躺着一名男子,那男子脸色苍白,双目紧闭,嘴唇的颜色也是极其苍白,典型的贫血貌,一看就知道陷入昏迷之中,覆盖在他身上的白色被单已经被流出的鲜血染红。

    周文举缓缓揭开被单,那男子上半身赤/裸,中腹之上有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胡小天第一眼就判断出是利刃所伤,低头再看,那男子下半身仍然穿着黑色裤子,应该是夜行装扮。内心中忽然一惊,再次将目光投向这男子的面孔,脑海中顿时浮现出那张在黑夜中被闪电映照得清晰雪亮的面孔,眼前的伤者分明就是那个夜探万府,意图掠走乐瑶的采/花贼。

    胡小天吃惊非同小可,人世间冥冥中自有定数,想不到这采/花贼逃走后兜了一圈又被自己遇上,胡小天根本不用问病史,他知道啊,此人肚子上的这个伤口是被慕容飞烟一剑给戳出来的。要说当时怎么没把这货给戳死,弄死了岂不就一了百了了,也省得带来这么多的麻烦,所以很多时候就是不能留下后患,斩草需除根的确是有道理的。

    胡小天后悔归后悔,可眼前的危机必须先挺过去再说。

    周文举道:“他伤口太深,我只是帮他暂时止住了血,至于其他,我没什么办法。”他的表情显得有些尴尬,其实不是周文举的医术不行,而是他对于这种腹部急性外伤没什么治疗经验,他有限的外科知识也就是限于包扎一下外伤,复位一下骨折啥的,这种外伤对他来说难度有些太大了,而且涉及到内部脏器损伤,对于周文举这个根本没有任何人体解剖学知识的古代郎中来说实在是无从下手。(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