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七十一章【故人】(下)
    中午的时候,胡小天在鸿雁楼定了位子,为这位远道而来的故人接风洗尘,他们刚刚来到鸿雁楼门前,还没有来得及进去,就看到万府的管家万长春带了四名家丁匆匆迎面走来,看到胡小天在这里,万长春慌忙上前见礼。

    胡小天笑道:“真是巧了,万总管一起喝两杯。”

    万长春对胡小天颇为敬重,他恭敬道:“胡大人,在下有事在身,改日我来做东请大人。”

    胡小天看到他身后四名家丁全都身强力壮,一个个面色凝重,看来有大事要办,稍一琢磨就猜到这件事十有八九和万廷昌有关,低声道:“去找万廷昌了?”

    万长春心中一惊,这位大人真是神人,自己什么都没说,居然也能被他猜到。胡小天可没有未卜先知的本事,可根据自己了解到的情况稍作推敲,并不难得出这样的结论。

    万长春看了看周围,附在胡小天耳边低声道:“没有找到,大少爷已经走了,我这就要回去向老爷复命。”

    胡小天对万廷昌的下落没有任何兴趣,万家父子没一个好鸟,如果说万家还有一个值得他关心的人,那个人无疑就是小寡/妇乐瑶。

    万长春急着回去复命,连忙向胡小天告辞,可胡小天又把他给抓住,拉到一边低声问道:“你家少奶奶情况如何?”

    万长春以为他所指的是大少奶奶李香芝,恭敬道:“幸亏胡大人及时出手,大少奶奶已经好很多了。”

    胡小天道:“三少奶奶呢?”这才是他真正关心的那个。

    万长春又看了看左右,方才神神秘秘道:“依着大人的建议,今天要将三少奶奶送往济慈庵。”

    胡小天微微一怔,我曰,老子什么时候建议过?将乐瑶送往济慈庵明明是万夫人的主意,怎么赖到了自己的头上?这万家人果然没有一个好东西,栽赃陷害的本领一流。

    万长春离去之后。胡小天和万廷昌一起走入鸿雁楼,梁大壮已经订好了位子,那鸿雁楼的老板姓宋,见到胡小天马上认出这位就是新任县丞,慌忙笑逐颜开地迎了上来,深深一揖道:“小的不知胡大人到来,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胡小天被他认出心中不觉有些慌张。一双眼睛连忙向周围看了看,毕竟之前人人喊打的局面给他造成了一定的心理创伤,今天胡天雄第一次过来,自己做东请客,如果让他看到众人合力围攻自己的场面,只怕这张脸皮都要丢尽了。

    还好周围的食客都没有留意到这边的动静。也少有人能够认出这位县丞大人,毕竟胡小天刚来没几天,在当地的认知度还不算高。他心中暗忖,看来贴出的公示还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老百姓知道自己没有逼他们强捐,自然就不再把自己当成仇家人人喊打。

    胡小天微笑道:“宋掌柜认得我?”

    宋掌柜笑道:“大人真是贵人多忘事,那天晚上衙门里为大人接风洗尘。我带人送菜过去,只是当时没来得及跟大人行礼。”

    胡小天心说还是没正式见过面,难怪你认识我,我不认识你,不过你没过来行礼十有八九是碍于许清廉在场的缘故,若是让他看到你跟我套近乎,肯定会心里不爽。胡小天点了点头道:“宋掌柜,今天我故友前来。有什么好吃的好喝的尽管上。”他直接摸了五两银子递给宋掌柜。

    宋掌柜微微一怔,他在青云开酒楼,说实话已经被这帮官吏给吃怕了,上到县令下到衙门口看门的门子,几乎每个人都在这里白吃白喝过,单单是手里的欠条就能够编撰成册,还没吃饭就主动掏银子的还是第一个。其实在看到胡小天之时。他就有了不收钱的思想准备,胡小天真拿钱出来,他反倒有些诧异了,宋掌柜以为胡小天只是虚张声势。他慌忙摆手道:“我怎么敢收大人的银子。”

    胡小天道:“吃饭给钱,天经地义,拿着!”他把银子塞到宋掌柜手中,跟着梁大壮一起向二楼走去。

    梁大壮提前订了雅间,宋掌柜快步跟上,恭敬道:“大人,这里请!”梁大壮所订的只是普通房间,宋掌柜连忙将他们带到了鸿雁楼最好的一间房。

    房间的装修虽然和京城的豪华酒楼无法相比,可是房间够大,而且临窗,室内挂满各种各样的民族装饰,宋掌柜殷勤邀请胡小天几人落座,又将胡小天刚刚给他的五两银子放了回去。

    胡小天笑道:“宋掌柜真把我当成吃白饭的了?”

    宋掌柜慌忙摇头道:“胡大人,小的绝没有这个意思,只是胡大人能够光临,让小店蓬荜生辉,这是我的荣幸,一直以来我都想请胡大人过来坐坐,今日得偿所愿,希望胡大人给我这个机会。”此人很会做人,一番话说得八面玲珑,让胡小天听得很是舒服。

    胡小天笑道:“凡事还是分清楚的好,你请我是你请我,今天是我请朋友,总之这钱你收下,下次请我我一定给你面子。”

    宋掌柜这才收了银子,感觉这位新任县丞还真是和青云过去的那帮官吏不一样。只是不清楚他到底是做做样子,还是真得如此清廉,日久见人心,这件事还需时间来检验。

    收了人家的银子,这顿饭自然做得是格外用心,宋掌柜亲自下厨,将鸿雁楼最具特色的几道菜一一送上。

    胡小天主仆三人在房间内坐了,三杯下肚,梁大壮不解道:“少爷,既然人家诚心请客,您为什么坚决不受呢?”

    胡天雄笑道:“少爷是要当一个清官啊!”

    胡小天微笑道:“我爹曾经告诉我,人想要在官场走得长远,就必须目光放得远大,千万不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只看重眼前的蝇头小利的人是没有未来的。”

    胡天雄目光一亮,这位少爷志存高远,还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呢。

    窗外就是青云东大街,坐在房间内可以看到街道上的情景,胡小天无意中暼到下方有几个熟人经过,却是主簿郭守光还有一位是县令许清廉的师爷邢善,这几人也朝鸿雁楼过来了,要说这鸿雁楼几乎成了县衙那帮官吏的自家食堂,每到饭时,前来这里吃饭的官吏不少,在这里遇上并不稀奇。胡小天对邢善这个狗头师爷相当地讨厌,当下指给胡天雄看,他低声道:“你记住这个人。”

    胡天雄道:“怎么?”

    胡小天道:“回头瞅机会帮我狠揍这孙子一顿。”

    梁大壮认得邢善,他愕然道:“这不是许清廉的师爷吗?”

    胡小天点了点头,一脸阴险笑意道:“打得就是他!这孙子狗仗人势,居然在我面前大放厥词。”

    胡天雄虽然不知详情,可也能知道肯定是这厮得罪了胡小天,为少爷出气自然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只是这种报复方式未免简单粗暴了一些,不过既然少爷开口,他当然要有求必应。

    梁大壮主动请缨去调查情况,没多久就看到那边郭守光和邢善也出门去了,几人只是过来吃饭并没有喝酒,出门后彼此挥手道别,也活该邢善倒霉,他若是直接前往衙门,胡小天今天也就没有了下手的机会。可他选择得是回家。

    对付邢善这种人根本不用太多人出手,虽然梁大壮摩拳擦掌地准备表现一番,可仍然还是被胡天雄拒绝,毕竟这事儿要做得不留痕迹。以梁大壮的身手是不可能做到的。

    午后时分一辆马车从万府驶出,出了青云县南门,向城南炼云山而去,车内载着的正是万家三少奶奶乐瑶,除了车夫之外还有两名家丁随行,车内则有万夫人的贴身侍女紫菱陪同伺候。

    乐瑶因为昨夜淋浴又受了风寒,一早起来就高烧不退,此时虽然头昏脑胀,可是想到终于离开了万家那座牢笼,心情还是颇佳,脑海中不由得想起胡小天阳光灿烂的笑容,原本因高烧潮红的俏脸越红艳,她心中暗忖,不知胡小天还会不会过来找自己,昨晚两人在被褥中缠绵的情景仍然历历在目,乐瑶每念及此便羞涩难当,纠结于道德束缚的同时,内心中也不由产生了一阵暖意,这还是在她以往的岁月中从未有过的事情,她忽然意识到胡小天对于自己的意义已经完全不同。

    撩开车帘,看到两旁已经是郁郁葱葱的树木,应该是出了青云县城,自从嫁入万家,乐瑶还从未离开过万府的范围,虽然明知自己前往的是济慈庵,从今以后可能要面对的是青灯古佛的日子,可乐瑶的心中却变得比过去踏实许多,她甚至不愿去回忆万家父子的丑陋嘴脸。

    一旁紫菱冷冷望着乐瑶,她的目光中并没有多少的善意,在万家多数人看来,正是这位三少奶带给了万家新近一连串的噩运。她没有说话,伸出手去,近乎粗暴地将窗帘拉下。车厢内的光线重归黑暗,乐瑶咬了咬樱唇,转过俏脸剧烈咳嗽了起来。

    此时车夫突然勒住马缰,两匹骏马出一声嘶鸣,后蹄顿在地上,前蹄高扬而起,地面上的污泥因为它们的动作四处飞溅。乐瑶和紫菱两人因为惯性而向前扑去,摔倒在车厢内。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