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七十章【主动示好】(上)
    胡小天道:“万员外,今天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呢?”其实他早已猜到万伯平的想法,可故意不说只等着万伯平自己说出来。

    万伯平道:“我家奴仆众多,这其中不乏包藏祸心之辈,他们的一面之词未必可信。”虽然明白那几名家丁说的全都是真的,可万伯平仍然得维护自己的儿子,虎毒不食子,万伯平对待自己的亲生骨肉还是没得说。

    胡小天道:“是真是假,等我把他们带回衙门慢慢审问,一定能够查出真相给你一个交代。“

    万伯平暗暗叫苦,家丑不可外扬,这件事传出去他们万家就要成整个青云的笑话了。而且这件事可大可小,小则控制在万府内部,一切都在自己可以控制的范围内,若是事情闹大,官府介入,即便是自己有信心将这件事最终摆平,可闹到最后,伤害到的仍然是他们万家。胡小天口口声声要带走几名家丁审问,其用心也绝不是为了将这件事查个水落石出,否则就不会有之前他将两名家丁证供当着自己的面烧毁的事情生。这小子真正想要的是利用这件事要挟自己,从自己这里得到他想要的东西。

    万伯平道:“胡大人,你看是不是这样,我将这几名家丁暂时留在府内,细细询问,等待他们说出真相,我第一时间通报给你,大人以为如何?”

    胡小天面露犹豫之色。

    万伯平道:“慈善义卖之事,我一定出面召集,务必让这件事办得风风光光,除此以外,我带头捐出一百金的善款,用于青云桥的修葺。”

    胡小天笑逐颜开,万伯平还算懂事,想要保住你的儿子,就得舍得拿出你的金子。我可没逼你拿钱,既然你自觉自愿,本大人唯有却之不恭了。他叹了口气道:“法理不外乎人情,我也不是六亲不认的人,只要认识我的都夸我这个人最有人情味,特别注重感情。”

    万伯平真是受不了这厮的自我标榜,便宜占尽还在这里装得高风亮节。年轻轻的这脸皮咋就那么厚呢?可万伯平毕竟有求于他,虽然被胡小天反反复复地敲诈,可仍然不敢跟他翻脸,陪着笑道:“多谢胡大人成全。”

    胡小天语重心长道:“咱们朋友一场,有些话我还是要提醒你两句,慈父多败儿。这儿子始终都是穷养得好,须知棍棒下才能出孝子,你对他越是纵容,他非但不知悔改,以后还会变本加厉地做出更让你头疼的事情来。”

    万伯平连连点头,胡小天的这番话虽然刺耳但是的确很有道理,大儿子万廷昌最近做得这一系列的事情实在是太离谱了。

    胡小天又道:“昨夜我在青竹园留宿。夜晚听到鬼哭神嚎,实不相瞒,我脸上的伤势就是因此而起。”

    万伯平听他这样说,又不禁愁上眉头,恳求道:“胡大人一定要帮我将这鬼魂驱走。”

    胡小天道:“原本还是有机会的,九鼎镇魂本可成功将冤魂驱走,可我布下的阵法却被你的家丁破坏,冤魂乃是通灵之物。阵法一旦被破,它就不会第二次上当,我昨晚重新布阵威力已经大不如前,否则我又怎会受伤?”这厮的谎话是张嘴就来,而且说得毫无破绽,万伯平这样的老狐狸也不免被他给骗过。

    胡小天看到万伯平一脸惶恐,就知道自己的这番话起到了效果。他又道:“事到如今即便是我勉强布阵,也不会有什么效力了。”

    万伯平心急如焚道:“那该如何是好?胡大人,您一定还有办法对不对?”

    胡小天摇了摇头道:“驱鬼拿妖本来就不是我的强项,我现在真是无能为力了。万员外,唯一的办法或许就是将三少奶奶尽快送出万府,找一处冤魂不敢靠近的地方将她安置下来。”

    如果说过去万伯平还垂涎这位三儿媳的美色,可这阵子家里生的祸事接连不断,他也慢慢相信是小儿子的冤魂作祟,有道是,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万伯平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倘若真是儿子的冤魂闹事,肯定是因为他滋扰乐瑶的事情,和性命相比,美色也退居其次,胡小天的这番话正中万伯平的下怀,万伯平道:“万大人说的极是。”

    胡小天并没有特别强调这件事,一面万伯平疑心。因为昨晚已经亲耳听到万夫人要将乐瑶送往济慈庵,估计这件事也不会有什么变故,自己只是顺水推舟,让万伯平下定决心将乐瑶送走。

    胡小天离开万府的时候并没有让万长春送行,而是选择和慕容飞烟步行离开,行到万府大门的时候,周文举追了出来:“胡大人留步。”

    胡小天笑眯眯转过身去:“周先生有何见教?”

    周文举向胡小天拱手道:“胡大人,不知何时能有空闲,周某有一些事情想要请教。”胡小天之前在抢救李香芝时表现出的高医术让周文举深深叹服,他向来是个严谨治学之人,多年以来在医学道路上的追求从未停歇过,他对胡小天的感觉也从不屑到敬重。

    胡小天对周文举谦虚好学的风范也颇为欣赏,微笑道:“我这两日公事繁忙,周先生若是不急着走,明晚来舍下做客,我那里宽敞的很,只要周先生愿意,咱们大可秉烛夜谈。”

    周文举闻言又惊又喜,他呵呵笑道:“如此说来,我就不客气了,明晚我一准过去。”

    胡小天将自己的住址告诉了他,其实青云县城本来就没有多大,周文举就算是走过去也不用太久的时间。和周文举道别之后,胡小天快步向青云桥的方向走去,途径县衙之时看都没看上一眼。

    大雨虽然停歇,可城内仍然有不少地方积水严重,老百姓正忙着清理洪水过后的一片狼藉,居然无人关注这位新任县丞大人,自然也就没有了人人喊打的狼狈场面。

    经过县衙公示牌前,正看到两名衙役在那里张贴告示,胡小天走过去看了看,看到这告示果然是自己拟好的那一张,昨日就将这份公告递了上去,直到现在才贴出来,小小的县衙效率居然如此低下,不过有了这张公告总算为自己证明了清白,两名衙役贴完公告转身的时候才现胡小天就站在身后,赶紧躬身行礼道:“胡大人!”现在县衙里面认识这位新任县丞的也越来越多。

    胡小天笑眯眯点了点头:“快去张贴公告吧,城门两侧各大路口全都贴上去。”

    两名衙役领命去了,慕容飞烟望着胡小天道:“想不到你居然还很在乎自己的名誉。”

    胡小天道:“我一直以为你很了解我,看来我错了,我向来视自己的名誉高于一切,甚至过我的生命。”

    “真没觉得!我觉得你是个看淡名誉的人,尤其是看到金钱和美女的时候。”

    胡小天嬉皮笑脸道:“不过要是跟你相比,名誉算个屁!”

    慕容飞烟气鼓鼓道:“你少来,别动不动就往我身上扯,对了,乐瑶姑娘病了,你怎么不去看看她再走啊?”

    胡小天一本正经道:“人家是个寡/妇,我是地方官员,总往她那儿跑容易遭人闲话。”

    慕容飞烟望着他将信将疑。

    胡小天又道:“说起这事儿,有件事我得让你去办。”

    “公事好说,私事别提。”

    胡小天道:“总之不是损公肥私的事儿,万家要将乐瑶送出府去,据说是要将她送到济慈庵礼佛。”

    慕容飞烟美眸圆睁:“好端端的为什么要让她去当尼姑?”

    胡小天笑道:“其实离开那个是非之地也不是什么坏事。”

    “是不是你出的主意?”

    胡小天道:“万家父子几人都不是什么好鸟,一个个觊觎乐瑶的美貌,根本不讲什么伦常之礼,乐瑶呆在万家也如同狼群中的羔羊,不瞒你说,她私下里请求我帮她脱离苦海,所以……”

    慕容飞烟道:“听起来好像是见义勇为,英雄救美,可我怎么感觉还是有点假公济私呢?”

    胡小天道:“偏见,绝对是偏见,这送佛送到西天,既然你救了人家还是得负责到底,要说这万家人大都不是良善之辈,我担心他们会在这件事上做手脚。

    慕容飞烟道:“我再帮你最后一次。”

    胡小天来到通济河畔,现只有柳阔海带着两名衙役在岸上守着,昨天县尉刘宝举带来的二十名兵丁都不见了影子,问过柳阔海方才知道,那些士兵全都让刘宝举给撤走了。说好替班的那拨人不知什么缘故还没到,所以柳阔海等人只能继续留守。

    胡小天抬起头来,天空中艳阳高照,云消雾散,一碧如洗,看来这场雨应该是停了。柳阔海在这里守了就快一天一夜,虽然年轻力壮,也露出些许的疲态,胡小天道:“阔海,你先回去休息吧。”

    柳阔海道:“大人,我不累。”

    胡小天笑道:“一天一夜没合眼,就算是铁打的身子骨也熬不住,先回去休息。”

    柳阔海见到他坚持,方才领命去了,胡小天让那两名衙役也回县衙,让他们催人过来替换。

    一个人在通济河大堤之上来回走了几步,看到水位比昨天已经退下去不少,心知除非有人刻意破坏大堤,否则绝不会生决堤的事情,青云桥原址处有一块空地,约莫两亩左右,除了一棵大槐树没有任何的植被,胡小天暗忖这里倒是一个开慈善义卖会的好地方。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