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六十九章【谁在搞鬼】(下)
    万伯平用力点了点头道:“如果不查请这件事,万某寝食难安。”

    胡小天道:“也罢,你府上一共有多少人?”

    万伯平道:“一百五十多口。”

    胡小天向一旁的万长春招了招手道:“你去准备五盆清水,将府上所有人全都召集到前院中去。”

    万长春犹豫了一下,万伯平挥手道:“快去,赶紧按照胡大人的吩咐去做。”

    胡小天这边和万伯平吃晚饭,又去探视了万家大儿媳李香芝的情况,然后方才和万伯平一起去了前院,万家所的家丁婢女都已经被召集到这里,一百多人全都聚集在此,也就是年前红包的时候有如此壮观的场面。

    慕容飞烟此时也来到胡小天身边,她附在胡小天耳边低声道:“乐瑶病了!”胡小天内心一怔,想不到真让他们给说中了。因为当着这么多人,他并不方便细问,低声道:“你所说的方法的确可行?”

    慕容飞烟点了点头道:“没问题。”

    万长春清点完人数之后,回到胡小天身前,恭敬道:“胡大人,万府上上下下全都在这里了。”

    慕容飞烟来到铜盆前,拿出一个瓷瓶,向铜盆内依次倒入透明的液体,胡小天吸了吸鼻子,那味道随风飘来,依稀有股酸酸的味道,难道是醋?胡小天脑袋里顿时灵光一闪,难怪慕容飞烟信心满满,看来她是在香炉之上涂上了某种化学物质,如果有人去打翻这些香炉,在这一过程中难免会沾染到香炉上的粉末,然后让他们洗手,粉末和酸性的液体结合会产生化学反应,从而显示出不同的颜色。

    在慕容飞烟看来极其高深莫测的刑侦手法,却被胡小天一眼就看破,利用现代的化学知识很容易解释她的动机。胡小天心中暗叹。如果真要查个水落石出,就应该在一早来进行这件事,现在太阳都升起来了,这帮仆人都起来老半天,一个个早已洗漱完毕,那双手更不知道洗了多少遍,残留的痕迹微乎其微。再想从中找出那个掀翻香炉的人,可能性实在是太小了,慕容飞烟怎么会忽略这么重要的细节?

    胡小天对慕容飞烟的方法并不抱太大的希望,可这没有妨碍到排查工作的进行,每位仆人都将双手浸泡在铜盆内。万府的这群人全都不知道慕容飞烟这是在做什么,一个个显得莫名其妙。可是万员外就在一旁站着,他既然话,这些做仆人的只能无条件服从命令。

    西川神医周文举也被这边的动静吸引了过来,他来到胡小天身边有些好奇地询问状况。胡小天低声道:“抓鬼!”

    周文举不禁想笑,这样抓鬼的方式他还是头一次见到,难道这鬼还会假扮成万府家丁不成?

    就在这时,一名家丁将双手浸入水盆之中。让人惊奇的事情生了,他的双手竟然变成了红色,周围众人看到如此诡异的情景,吓得纷纷向后撤退,那家丁慌忙将双手从水盆中抽出来,望着已经呈现出粉红色的肌肤,脸上的表情惊骇不已。

    慕容飞烟指着那名家丁道:“昨晚打翻香炉的人就是你!”

    那家丁吓得魂飞魄散,转身就向外逃去。慕容飞烟哪能让他逃走,腾空飞掠而起,照着他的后心就是一脚,那名家丁被踢得扑倒在地上,宛如滑翔机般,在庭院中足足滑行了五丈有余,再想爬起来的时候。周围冲上几名家丁将他牢牢摁在了地上,那家丁惨叫道:“冤枉!小的冤枉……”

    此时胡小天却留意到人群中有两名家丁悄悄向外溜去,他正想提醒,慕容飞烟已经行动起来。抢上前去拦住那两名家丁的去路,一招便将两人制住,点了他们的穴道,抓起后扔了回来。

    万伯平看得云里雾里,到现在他都不明白那名家丁为何会双手变红,更搞不清慕容飞烟为何断定这几人和打翻香炉有关,他充满迷惑地望向胡小天。

    胡小天走过去端起了一盆水,照着那被点中穴道的两名家丁泼了过去,水淋在他们的双手上衣服上,很快就生了反应,尤其是双手全都变成了粉红色,胡小天心中暗叹,我曰,这帮傻x做完坏事都不知道洗手吗?

    周文举看愣了,他可没学过化学,这些浅显的道理他并不懂得。喃喃道:“当真是鬼手现形?怎么会变成红色?”

    胡小天冷冷扫视众人道:“现在给你们剩下的这帮人两个选择,一是主动站出来承认,二是乖乖去水盆中洗手,本官保证,今天你们凡事参与这件事的人,一个都别想逃掉。”

    人群中扑通扑通又跪下了两个,五名嫌犯尽数落网。虽然如此,为了稳妥起见,铜盆洗手的程序还得继续进行,等到全体仆人都接受检查之后,万伯平让洗清嫌疑的家丁奴婢先行离去,来到那五人面前,来回徘徊了几趟,这几人全都是在他万府内负责值夜的护院,万伯平气得脸色铁青,搞了半天,这闹鬼的事情根本就是这几个下人给闹出来的。万伯平指着其中一人的鼻子怒吼道:“徐申,我平日带你不薄,你竟敢如此待我?”

    徐申跪倒在地,苦苦哀求道:“老爷,小的知错了,我们并非是想祸害万家,这一切都是大少爷的吩咐,他说老爷受了这个人的蛊惑,让我们打翻香炉,揭穿他的阴谋。”这个人自然指得是胡小天。

    万伯平听说这件事又和自己的大儿子有关,不由气得浑身抖,他抬脚就将徐申踹倒在地。

    胡小天一旁笑眯眯道:“你们大少爷是不是还在青云?”

    徐申的表情显得有些慌张:“大……大少爷去了南越……”

    胡小天怒道:“你敢欺骗本官,信不信我将你下狱,让你以后永无天日。”

    徐申被他吓住,咬了咬嘴唇道:“少爷在翠红楼。”

    胡小天转向万伯平,万伯平也是一脸错愕,他明明将儿子支走,让他去了燮州,却想到这不争气的东西仍然留在青云没走,而且藏身在妓/院之中,万伯平又羞又恼,他怒吼道:“来人,将几名吃里扒外的奴才给我拖出去重责五十棍,赶出万府。”

    胡小天咳嗽了两声,万伯平也是气昏了头,忘记了身边还有位县丞大人在,他赶紧使了个眼色,让那帮蠢蠢欲动的家丁退了回去,真打了,那就叫滥用私刑,在法理上是站不住脚的。

    胡小天道:“万员外,不如将他们交给我带回去细细审问?”

    万伯平面露犹豫之色,他低声道:“胡大人,咱们借步说话。”

    胡小天知道万伯平轻易不会将人交给自己,且看这老狐狸怎么说,于是和万伯平两人来到东侧花厅,万伯平将房门掩上,长叹了一口气,向胡小天深深一揖。

    胡小天故作吃惊道:“万员外何故如此大礼?这如何使得?”嘴上这么说,却没有去阻止万伯平的举动,而是让这厮把礼数做足。

    万伯平汗颜道:“胡大人,万某家门不幸,出此孽障,不是万某想要徇私枉法,袒护家人,而是最近我家实在是祸不单行,年初我小儿子不幸病逝,前两天,我二儿子又遇到意外,至今仍然卧床不起,我大儿子平日就玩世不恭胸无大志。”

    胡小天心中暗笑,就万廷昌那德行也能用的上玩世不恭。

    万伯平看到胡小天一言不,以为他仍然要追究这件事,低声恳求道:“大人,你我虽然相识不久,可是却一见如故,在我心中早已将你当成了亲人一般看待,那日大人提出要和我结为异姓兄弟,我唯恐自己高攀,惶恐之余又不胜荣幸,得蒙大人不弃,万某真是三生有幸。”

    胡小天笑眯眯望着万伯平,心中暗骂我操你十八辈祖宗,之前我跟你提,你丫给脸不要脸,居然跟我推三阻四,现在家里遇到麻烦了,担心我抓住这件事寻你的晦气,所以又厚着脸皮跟我提结拜那点事儿,这世上凡事都有保鲜期的,过期不候。

    万伯平认为胡小天已经同意,咧着嘴笑道:“贤弟,我这就让人准备香案,咱们……”

    胡小天却道:“万员外,那天我提出这件事的确考虑不周,我回去想了想,咱俩这年龄相差实在太大,结拜实在有些不合适。”

    万伯平道:“这是哪里话,年龄不是问题,这世上的忘年交到处都是,也不差咱们兄弟两个。”

    胡小天道:“万员外,不是幼年时曾经算过命,说你命中注定没有兄弟?”

    万伯平道:“那些算命先生哪及得上老弟你高明,你都不嫌弃我,我又顾虑什么?”

    胡小天呵呵笑了起来,万伯平也厚着脸皮跟着笑。

    胡小天道:“你不怕我害怕,我回去给你算了算命,你果然是克兄弟姐妹,咱俩做朋友还可以,做兄弟?我那不是自己找死吗?”

    “呃……”万伯平此时的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他心里这个后悔啊,我犯贱呢,这不是主动把脸凑上去让他打吗?要说自己也是活该,谁让之前拒绝人家来着。

    上旬过去了,想必大家手里有新的月票产生了,请支持医统,支持章鱼!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