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六十七章【都是迷药惹得祸】(上)
    慕容飞烟本想追赶,可是感觉到一口气怎么都提不起来,双腿酸软,眼前一黑,险些晕倒在地,慌忙用长剑拄在地上方才站稳。她担心采/花贼去而复返,抬头望去,却见那采/花贼飞上围墙,转瞬之间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前去解救乐瑶的胡小天此时已经解开了麻袋,从中露出一一双白晃晃嫩生生的脚丫儿,足踝圆润晶莹,足趾宛如花瓣一般,胡小天头一次见到这么精致的美足,有种扑上去啃一口的冲动。不是他口味重,而是这脚丫儿生得实在太美。他只顾着欣赏这双美足,却忽略了一旁的慕容飞烟,慕容飞烟的娇躯摇晃了一下,终于站立不足,咚!的一声摔倒在地上。

    胡小天把麻袋拽开,从里面倒出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儿,不是乐瑶还能有谁,乐瑶一动不动地躺在他面前,此时夜雨正疾,很快就把她的衣衫淋湿,胡小天抱起乐瑶,准备将她送入房内,此时方才看到慕容飞烟也已经倒在了泥泞之中。

    胡小天暗叫不妙,他本想去叫人帮忙,可这个念头刚刚出现就被他否决,此时风雨正急,万府的人多半都已经睡去,即便是叫来人也于事无补,更何况,他该向万家人如何解释眼前的一切?当务之急还是将这两个小美人儿妥善安置再说。

    胡小天先把乐瑶抱回了她的房间,然后又出来抱起了慕容飞烟。将两位美人儿并排放在乐瑶的床上,借着油灯的光芒。看到两位美人儿衣衫湿透,娇躯曲线玲珑毕现。当真是曼妙无比,胡小天不由得有些热血上涌,若是能够左拥右抱,享尽齐人之福那该是怎样的神仙日子?这货来到两女面前,看到两人都是美眸紧闭,沉睡不醒。

    胡小天找来毛巾在水盆中浸湿,正准备给乐瑶擦脸,却想起日间她装晕欺骗自己的事情。不由得摇了摇头道:“现在你不装了?越是漂亮的女人越是善于说谎,只是我对你那么好,你怎么忍心欺骗我?”胡小天望着乐瑶娇艳欲滴的樱唇,心中不觉生出邪念,低下头在乐瑶的樱唇上蜻蜓点水般啄了一口,感叹道:“味道好极了!”这货原本就不是君子,现在也不用冒充什么柳下惠。

    又来到慕容飞烟面前。盯着慕容飞烟的俏脸道:“女人不要那么凶,尤其是对我,居然敢点我穴?不给你点教训,你不知道我的厉害。”胡小天准备在慕容飞烟的唇上也来那么一下,可就在嘴唇即将触及慕容飞烟樱唇的时候,忽然想起。她是名满京城的女神捕,即便是留下了蛛丝马迹,她也能抽丝剥茧地查出真相,万一让她查到自己曾经趁着她昏迷的机会大占便宜,我曰。以她的刚烈性情岂能放过自己?想到这里胡小天不由得有些犹豫,抿了抿嘴唇。忽然又想到,老子怕她个鸟,不就是个女人吗?教训!一定要给她一个教训。

    胡小天下定决心,准备对慕容飞烟略施薄惩的时候,却听到慕容飞烟出嘤!的一声娇柔的"shen  yin"。

    胡小天刚开始还以为自己听错,这种充满诱惑的声音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从慕容飞烟的喉头出,还别说,真是性感撩人啊。

    慕容飞烟这一声把胡小天惊得猛然直起身来,向后接连退了两步,他以为慕容飞烟要醒了,如果看到自己这么近距离的贴着她,十有八九会采取防卫行动。

    慕容飞烟叫了这一声之后并没有马上醒来,在床上翻了个身子,压在一旁乐瑶的身上。

    乐瑶似乎也恢复了点意识,娇躯一拧,贴紧了慕容飞烟,雪白的美腿从长裙内伸出,宛如常春藤般缠绕在了慕容飞烟的身上。

    眼前的场面虽然香艳,可实在是有些不雅,胡小天真是看不下去了,走过去,小心翼翼地抬起她们两人的玉臂美腿,让两人分离开来。

    这边忙着分开她们,慕容飞烟却一把搂住了他的手臂,喃喃道:“热……我好热……”胡小天口中假惺惺叫着飞烟,慢慢将自己的手臂从她的怀抱中撤出来,的确,手臂贴在她胸膛上的感觉软绵而不失弹性,感觉好的很,还真是让人留恋呢。你热,本大爷更热,我现在是欲/火焚身啊!

    身后一个火热的娇躯贴紧了自己,却是乐瑶迷迷糊糊坐了起来,从后面拦腰把他抱住。胡小天手臂一抖,湿毛巾落在了床上,这货明白,肯定是那采/花贼的"mi  yao"作了,他刚刚看到采/花贼往乐瑶的房内散布迷烟,可慕容飞烟到底是怎样中毒的,他却没有看清楚。

    胡小天在两人的包夹下,好不容易才将那湿毛巾捡了一起来,一把就捂在慕容飞烟的脸上,他是想通过这种方式让慕容飞烟清醒一下。

    这一手似乎起到了效果,慕容飞烟被凉毛巾一激,居然睁开了双眸,怔怔望着胡小天。

    胡小天用力掰开乐瑶的双手,不是不想享受这温柔乡,而是时机不适合。这俩妞儿连意识都不清楚,被"mi  yao"所迷,现在她们根本不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看到慕容飞烟睁开双目,胡小天惊喜道:“你醒了?”

    却见慕容飞烟一双妙目眯了起来,姿态极尽妩媚妖娆,胡小天自问认识她这么久,还从没有见过她这样的表现,一个字骚!两个字/骚!换成过去胡小天肯定要以为自己捡到宝了,可今儿不一样,纵然他是一个好色之徒,可突然间面对两个被催/情药物催化的贞洁烈女,这巨大的反差让胡小天也有些消受不起,胡小天赶紧拿起湿毛巾试图再次压在慕容飞烟的脸上,可慕容飞烟却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抓得如此用力,胡小天感觉骨骸欲裂,痛得闷哼一声,低声道:“飞烟,是我!”

    慕容飞烟忽然扬起手来,抓住胡小天圆领衫的领口向下用力一扯,胡小天半边领子被扯下来,露出光溜溜的右肩,这货慌了,上辈子加上这辈子也还是头一次遇到这样的场面,不对啊,怎么有种羊如狼群的感觉,这货不知哪来得一股力量,从慕容飞烟和乐瑶粉腿玉股的夹击中挣脱开来,拒绝诱惑那也需要相当的勇气。

    胡小天好不容易才从床上逃脱,大步向前冲去,目标是水盆,他准备将那满盆的冷水兜头盖脸地浇过去,让两位被迷美女清醒过来。可世上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更何况他所面对的美女之中还有一位武功高手慕容飞烟。

    慕容飞烟头脑虽然迷糊了,可动作一点都不迟缓,一把又从后面揪住胡小天的领口了,胡小天用力向前一挣,只听到嗤!的一声,圆领衫被慕容飞烟直接撕扯成了两半,胡小天半身赤/裸,不过这货也得以挣脱,又迈出一步,感觉腰间一紧,却是大裤衩被人给拽住了,胡小天转头一看这次不是慕容飞烟,小寡/妇乐瑶粉面桃腮,美眸含春,一双小白手紧紧揪住了自己的裤衩。

    胡小天这会儿真是天雷轰顶,我曰,有没有搞错,从保守到开放原来仅仅就是一剂"mi  yao"的距离。乐瑶一下就将他的裤衩给拉到了膝弯,可能是用力过猛,娇躯失去平衡摔倒在地上了。

    胡小天刚迈出一步,却被裤衩给绊住,又因为双手还死命抓着自己的底裤,直挺挺摔到在地,脑门结结实实磕在坚硬的地面上,痛得这厮呲牙咧嘴。

    慕容飞烟扑上来一把抓住他的髻,用力过猛,胡小天感觉头皮就快被她给扯下来了,哀求道:“飞烟,是我……”这货就只差叫救命了,此时外面风雨声中隐约传来打更的声音,应该是值夜的护院从外面经过,胡小天思来想去,现在这种状况无论如何是不能呼救的,真要是被外人看到,自己根本说不清楚,搞不好就是个身败名裂。

    慕容飞烟水汪汪的美眸望着胡小天道:“人家……好热……”

    胡小天狼狈不堪道:“那就去外面淋淋雨凉快凉快……”

    胡小天感觉乐瑶沿着自己的大腿爬了上来,胡小天被两位意识混乱的美女剥得只剩下一条底裤,这货此时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必须要坚持住底线,哥这辈子的童贞不能稀里糊涂地就这么被轮过去。

    乐瑶似乎今晚认定了他的底裤,锲而不舍地继续往下撕扯,胡小天双手紧紧拉着,再看慕容飞烟一张俏脸越垂越低,樱唇距离自己的嘴唇越来越近,要说刚才胡小天还满脑子都是这事儿,可一切演变为现实的时候,这货忽然现其实现实并不美好。

    向来温柔可人的乐瑶终于失去了耐心,她忽然低下头去,张开檀口狠狠朝胡小天的双腿之间咬了过去。

    胡小天痛得惨叫一声,突然张大的嘴巴把慕容飞烟给吓了一大跳,她向后猛一仰头,然后抓住胡小天的手臂,一口咬在他的胸膛上。胡小天脑海中产生了一个可怕的念头,这俩妞儿是狼人还是吸血鬼?

    今儿月票仍然没过两位数,那啥,诸君敢多给我一张吗?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