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六十六章【心中有鬼】(下)
    两人一起回到房内,胡小天拿出一副万府的地图,这是刚刚万长春给他提供的,胡小天从笔筒中抽了一支毛笔,在地图上指点道:“我的香炉布置在这九个地方,今晚咱们两人分工,你负责这八处地方,我负责这一处。”他用笔点在小寡/妇乐瑶所住的院子。

    慕容飞烟道:“你倒是会挑活儿,避重就轻。”要知道乐瑶的院子和他们今晚留宿的青竹园只有一墙之隔,这厮偷懒之余是不是还打什么其他的坏主意?

    胡小天笑道:“能者多劳,如果没事情生,咱们大可一觉睡到天亮。”

    慕容飞烟道:“你是你,我是我,我是官府的捕快,又不是地主老财家里的护院,你爱怎么做是你的事情,我去休息了。”她说完便走,虽然住在一个院子里,却是各有各的房间。

    胡小天叹了口气道:“喂!不是说好了要抓鬼吗?”看到慕容飞烟身后关上的房门,胡小天摇了摇头,喃喃自语道:“睡觉就睡觉,你当我没睡过觉啊?”

    胡小天睡到半夜的时候,忽然听到敲门声响起,他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习惯性地去床头摸台灯开关,却摸了个空,方才意识到自己所处的时代根本没有那玩意儿,于是摸黑下床,趿拉着布鞋来到门前,凑在门缝处向外看了看,看到慕容飞烟一身黑衣俏生生站在外面。

    于是拉开了房门,笑嘻嘻道:“一个人睡不着啊?”

    慕容飞烟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道:“穿好衣服跟我来!”

    胡小天知道慕容飞烟一定有了现。只是将两只鞋子提上,穿着圆领衫大裤衩。跟在慕容飞烟身后来到了北边的院墙处。慕容飞烟指了指面前的那棵香樟树,低声道:“爬上去!”

    胡小天向四周看了看,没有垫脚之物,正准备回去拿凳子,却见慕容飞烟已经飞掠上去,伸出一只手朝他招了招。心中不由得暗叹,在当今社会,不会点武功还真没法混。于是伸手握住慕容飞烟的小手,依靠她的帮助爬了上去。两人坐在大树的枝桠内,依靠大树枝叶的掩护向下望去,从他们的位置可以将乐瑶所住的小院看得清清楚楚。

    院落内空无一人,胡小天有些奇怪地看了慕容飞烟一眼,不明白她半夜三更将自己叫醒来这里看什么?

    慕容飞烟附在他耳边道:“这女人好生奇怪,直到现在都没有睡觉。”

    胡小天看到乐瑶的房间内果然亮着灯火。不以为然道:“也许人家失眠呢。”

    慕容飞烟道:“不知为了什么,我总觉得她透着古怪。”她的话音刚落,乐瑶房间的灯光就灭了。

    胡小天道:“想不到你对美女也感兴趣,说起来咱俩还真是同道中人。”

    慕容飞烟瞪了他一眼,两人藏身在树上看了一会儿,雨后树叶潮湿。又有不少的蚊虫叮咬,才一会儿,胡小天就呆不下去了,正准备提议离去的时候,却见一道黑影登上了对侧的墙头。慕容飞烟先现了异常,她向胡小天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那道黑影在围墙之上快奔行,这围墙的宽度不过一尺,而且波浪起伏,那黑衣人奔行其上如履平地,由此不难判断此人的轻功绝佳。胡小天赶紧掏出从贾六那里得到的单筒望远镜,透过望远镜图像放大了不少,只可惜缺乏红外夜视,看起来也是模糊一片。

    黑衣人用黑布蒙住口鼻,只露出一双精光四射的眼睛。暗夜之中此人如同一只狸猫一般潜行,来到围墙拐角处停下脚步,先警惕地向周围看了看,确信四周无人,这才如同一缕青烟一般飞掠而下。慕容飞烟从此人的动作已经判断出对方的武功不弱,胡小天已经有些紧张了,此人目的极其明确,显然是冲着乐瑶而来。

    他蹑手蹑脚行进到乐瑶门前,在门前看了看,门旁有人用白色石灰画了一个符号。

    慕容飞烟附在胡小天的耳边低声道:“有人做好了标记给他指路。”之前她在巡视的时候现了异常,所以才选择在这里留守。她做捕快多年,对于形形色色的作案手法都非常了解。

    胡小天内心一沉,这做标记的人十有八九来自万府内部,家贼难防,看来万家有人和外贼勾结,只是他们因何将目标锁定在这个可怜寡/妇的身上?胡小天附在慕容飞烟耳边道:“你还不去救人?”

    慕容飞烟对此却表现得很能沉得住气,小声道:“再等等看。”

    胡小天充满担忧道:“万一来不及怎么办?”他是担心乐瑶受到伤害。

    慕容飞烟低声道:“不会有什么大事。”

    胡小天不知她为何会如此断定,虽然他对慕容飞烟一贯信任,可毕竟关心则乱,因为牵挂乐瑶的安危,内心惴惴不安。

    那黑衣人拿了一个竹管一样的东西,徐徐向房间内喷出烟雾,胡小天之前曾经见到万廷盛做过这种事,可万廷盛现在仍然躺在床上休养,而且他也没有那么好的轻功。

    慕容飞烟小声道:“这是采/花贼,他们事先会踩盘子,确定目标,这次过来是要劫人。”

    胡小天道:“你怎么知道?”

    慕容飞烟道:“别忘了我是干什么的。”

    那采/花贼做完这一切,从腰间抽出一柄匕,然后将匕插入门缝,轻轻拨弄,将门闩打开,然后进入房内。

    胡小天一把抓住慕容飞烟的手腕,催促道:“该行动了,不然就晚了。”

    慕容飞烟不满地看了他一眼,这厮对小寡/妇还真是关心呢,怎么不见他这么紧张自己?脑海中这个想法刚一产生就把慕容飞烟吓了一大跳,天啊,自己怎么会这么想?为什么要在意他的看法?

    胡小天此时的内心格外煎熬,看到那采/花贼进入房内,想起被迷烟熏晕的小寡/妇乐瑶,粉嫩粉嫩的小鲜肉啊,千万别被这条土狗给叼走了。

    慕容飞烟看出了他的不安,倘若自己再不出手,只怕这小子要采取行动了。

    采/花贼刚刚进入房间就从里面出来,不过出来的时候肩头已经多了一个麻袋,从那麻袋包裹的形状来看,里面应该装着一个人,肯定是乐瑶无疑。从外表看麻袋没有任何动静,看来乐瑶已经晕了过去。

    胡小天暗骂这淫贼色胆包天,居然敢跑到万府劫走乐瑶。

    慕容飞烟小声道:“你在这里等我!”她已经腾空从树上飞跃而起,在夜空中接连翻了几个又高又飘的筋斗,越过院墙,从高空中俯冲而下,宛如苍鹰搏兔般向那名采/花贼扑去,身在半空之中,三尺长剑已经锵然出鞘,宛如一泓秋水直奔采/花贼的咽喉射去。

    那采/花贼及时惊觉,仓促之中将那麻袋挡在自己身前,慕容飞烟投鼠忌器,剑势不得不做出停顿。

    采/花贼冷哼一声:“给你!”竟然将麻袋朝慕容飞烟投掷过去,与此同时他抽出悬在腰间的弯刀,合身向慕容飞烟扑了过去。

    慕容飞烟抬腿照着麻袋就是一脚,那麻袋被她踢得横飞出去,足足飞出五丈左右落在草地之上,胡小天看得头皮一紧,我曰,那里面是一条人命啊,飞烟啊飞烟,你还真舍得下脚,换成是他无论如何是不忍心踢出去的。由此可见真正能够狠心辣手摧花的还是女人啊!

    胡小天沿着树枝攀爬,小心翼翼来到院墙之上,然后又从院墙上溜了下去。

    这边慕容飞烟已经和那名采/花贼战得不可开交,刀剑乒乒乓乓来回碰撞,胡小天只看到不停闪烁的火星和霍霍刀剑之光,根本看不清他们的招式动作。

    雨此时又落了下来,虽然不大,但是夜风阵阵,风雨声很好的掩饰了这边的战斗。

    采/花贼一双眼睛冷冷盯住慕容飞烟,边打边退试图寻找逃跑的途径,慕容飞烟早就识破了他的意图,抢先将他的退路给封住。手中长剑一抖,化成万点寒星向采/花贼兜头罩了下去,采/花贼慌忙后撤,慕容飞烟剑锋却已经挑在他蒙面的黑布之上,一下将黑布挑落。

    一道闪电划过天际,照亮了采/花贼的面孔,却见他五官颇为英俊,只是透着一股淫邪之气。采/花贼面巾被挑落,顿时丧失了斗志,他几次想要逃离都被慕容飞烟给拦了下来,无奈之下,他唯有全力击败慕容飞烟方能逃离万府,手中弯刀挽了一个刀花,左手向慕容飞烟一挥,波!地一团粉红色的烟雾自他的手掌中弥散开来。

    慕容飞烟嗅到一股甜香暗叫不妙,慌忙屏住呼吸,手中长剑连续三记杀招接连使出,如果说刚才慕容飞烟还想留下活口,现在已经完全放弃了这种想法,不知对方毒烟药性如何,万一着了对方的道儿,不但自己会身处险境,连胡小天和乐瑶的性命都会受到威胁。

    那采/花贼也没有想到慕容飞烟陡然连续三记杀招,他左闪右避,却始终无法成功逃脱慕容飞烟的杀招,小腹挨了重重一记,出一声闷哼,捂住小腹,转身就逃。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