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六十二章【报复心】(下)为whocool总盟加更
    许清廉这辈子都没那么尴尬过,他深吸了一口带着浓烈尿骚味儿的空气,强迫自己从混乱无措中冷静下来,挤出一个僵硬的笑容道:“我起来喝水……不小心洒了……”越描越黑,根本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还算郭守光机灵,拱手行礼道:“大人先换衣服,我们去外面等着。”

    胡小天却没有离去的意思,仍然笑眯眯站在那里,两只贼溜溜的眼睛盯着许清廉的裤裆,许清廉恨得牙痒痒,恨不能将这厮的一双眼睛活生生挖出来,他没好气道:“你回来还有什么事情?”

    胡小天道:“小事,大人让我修葺青云桥,可是咱们有没有银子,若是向百姓摊派,肯定要搞得怨声载道,民不聊生,我想出一个慈善义卖的主意,或许能筹得一些款项,不知大人意下如何?”

    许清廉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他现在只想让这可恶的小子在自己面前尽快消失,不耐烦道:“你想出的主意,你自己看着办就是,不必请示我。”

    “大人的意思是支持还是反对?”

    许清廉的愤怒已经处于爆的边缘,怒视胡小天道:“支持,我支持,只要你能将青云桥修好,我才不管你用什么方法。”

    胡小天呵呵一笑:“多谢大人信任,下官告辞了!”

    胡小天这边一走,郭守光也不敢留着,跟着胡小天的脚步就出了门,撑起自己的油布伞。现胡小天在门口等着自己,郭守光想起被这厮踹黑脚的事情就从心底寒。向胡小天微微颔,就想离去,胡小天却将他叫住:“老郭!”

    郭守光向周围看了看,没有其他人,老郭指定是叫自己的。咳嗽了一声道:“胡大人有什么吩咐?”

    胡小天道:“衙门里的公告啥的都是你负责吧?”

    郭守光嗯了一声。

    胡小天道:“青云到处都在传言我提议要每户强捐五两银子,我起草了一份公告,交给许大人,到现在都没有张贴出来。是不是你在从中作梗?”他对郭守光根本用不上客气。

    郭守光苦着脸道:“胡大人此话怎讲?我根本没有见过什么公告,让我如何广为张贴出去?”

    胡小天道:“我这里还有一份。”这货将拟好的公告递给了郭守光:“刚才许大人的话你也听到了,许大人这两日抱恙在身,让我全权负责衙门内外的事情,你们是不是应该配合我?”

    郭守光道:“下官自当从命。”

    胡小天摆了摆手道:“尽快办吧,如果郭大人继续拖延我的事情,我必和你到许大人处理论。”

    郭守光心说理论就理论。谁怕谁?可胡小天应该没有和他理论的意思,转身朝公堂的方向去了。等到胡小天离去,郭守光想了想又折返回去,回到许清廉的房间,这位县令老爷已经把尿湿的裤子给换掉了,正在那里整理床铺。要说许清廉很多年没有亲自做过这种事情了。

    看到郭守光回来,许清廉不由得勃然大怒,刚才憋得一肚子火气瞬间爆了:“你还有什么事?”

    郭守光一脸无辜,叹了口气道:“大人,我是为这份公告而来……”

    许清廉怒道:“不用问我。你去问他!”

    “可……”

    县衙的衙役多半都回家去抗洪抢险,少数留在县衙内的也不听在这位新来县丞的调遣、胡小天只能去了趟监房。从监房内挑选了六名身强力壮的囚犯,这六名囚犯全都不是重犯,事实上在青云县的监房内压根也没什么重犯,全都是因为一些小事被抓,而又缴不起罚款,所以只能老老实实坐监,周霸天是其中的一个特例。

    胡小天之所以带走了六个人,目的就是要为周霸天打掩护,美其名曰要让这帮囚犯前往大堤帮忙护堤,事实上他是将周霸天给放了出来。

    雨仍然没有停歇的迹象,短短一个上午的时间内,通济河水面已经上涨了许多,得到消息的三班衙役也赶来了十多个,胡小天将他们编成三组来回在堤坝上巡视,这六名囚犯也被他分编到各个小组之中。

    胡小天让慕容飞烟将周霸天叫到临时避雨的草棚下,指了指一旁的凳子道:“坐!”

    周霸天笑了笑,高大魁梧的身躯仍然伫立在那里:“戴罪之身不敢在大人面前坐!”

    胡小天的目光投向外面密密匝匝雨线编制而成的朦胧世界,轻声叹了口气道:“这场雨来得很大啊,青云城内有不少地方已经淹了,若是这大堤出了问题,还不知要造成多大的灾难。”

    周霸天道:“水面距离大堤还有五尺,这样的大雨就算持续两天,仍旧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胡小天意味深长道:“不怕天灾,就怕人祸!”

    周霸天道:“大人是担心有人趁此机会破坏河堤?”

    胡小天指了指远处的青云桥,青云桥都能被炸毁,很难说这帮马贼不会对大堤下手。

    周霸天道:“大人无须担心,若是大堤受损,青云前往红谷的道路就会被冲毁,这绝非是那帮人希望看到的结果。”

    胡小天道:“天狼山的马贼为什么要炸毁青云桥?你还知道什么秘密?”

    周霸天笑道:“大人的好奇心真是很重,天狼山的马匪绝非你想象中那么简单,如果得罪了他们,只怕你在任青云的日子很难睡上一个好觉。”

    胡小天道:“总觉得你现在的名字要比周默威风得多煞气得多。”

    周霸天道:“所以周默死了,周霸天才能继续活下去。”

    胡小天道:“天狼山的那帮马匪为什么要炸毁青云桥?”

    周霸天并没有回答胡小天的问题,而是缓缓蹲了下去,从地上揪了一根草棒儿,带着雨水的湿润习惯性地咀嚼起来。

    胡小天道:“虎头营是西川赫赫有名的精锐之师,我查过你过去的记录,可谓是战功累累,你带着一百名训练有素的弟兄,原不该败在那群马贼的手下。”

    周霸天的脸上呈现出痛苦无比的神情,一双大手捂着硕大的头颅,呼吸也明显变得沉重起来:“有内奸!在我们的饮食中下毒,可怜我的那帮兄弟在遭受伏击的时候甚至无力拿起武器……”他的双目红了,用力咬紧牙关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胡小天道:“你们前往天狼山剿匪之前已经被人泄露了消息?”

    周霸天缓缓摇了摇头道:“不是剿匪,我们此行一百人通过天狼山的目的只有一个,护送南越国小王子回国……”

    胡小天内心一惊,此前从未听任何人说起这件事。

    周霸天道:“南越国小王子十二年前送入大康为质,南越国王多次上书恳请陛下开恩,他年初病重,又提及这件事,想在有生之年见到自己的小儿子,陛下念在南越国多年以来俯称臣,岁岁进贡的份上,终于开恩,派人将南越王子送回,我等是奉了李大人之命护送南越王子一行前往南越国边境,却想不到在天狼山被人伏击。”

    胡小天低声道:“那南越国王子现在何处?”

    周霸天缓缓摇了摇头道:“自从那日被伏击之后,我们便失去了他的消息,后来我打听到一个消息说陛下改变了念头,拒绝了南越王的请求,我看这件事十有八九和伏击有关,南越王子只怕是凶多吉少了。”

    胡小天终于明白周霸天为何要隐姓埋名,躲藏在青云的监房内,这件事非同小可,即便是自己未来的岳父大人,西川开国公李天衡也罩不住他们,这才有了三名侥幸逃回去的虎头营士兵被砍头的事情。

    周霸天道:“我不能让那些兄弟白白牺牲,之所以留在这里,就是要亲手砍下阎魁的人头,用他的鲜血祭奠弟兄们的亡魂。”

    胡小天道:“你一直都在等待机会?”

    周霸天道:“自从他们炸毁青云桥之后,我知道机会终于来了,他们肯定在策划一次抢劫,炸毁青云桥的目的就是要绕开青云县,从这一点上不难得出结论,他们和青云县衙内部的官员一定有勾结,这次的抢劫一定是大案,炸毁青云桥,改在红谷县下手,就能脱开干系,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红谷县官吏的身上。”

    “他们想抢谁?”

    周霸天摇了摇头,正想说话,此时却见一群士兵走了过来,他赶紧起身走开。胡小天举目望去,却见县尉刘宝举带着二十名士兵过来了。

    胡小天和刘宝举并没有打过什么交道,他起身拱手相迎,刘宝举也是满面春风,带着一股湿漉漉的气息走入草亭之中,抱拳行礼道:“胡大人,我听闻通济河汛情紧急,所以特地带人过来支援。”

    胡小天道:“刘大人真是雪中送炭,我这里正愁人手不足呢,临时调了监房里的六名囚犯帮忙。”

    刘宝举指了指自己身后的二十名兵丁:“这些人全都是我的手下,胡大人只管差遣!”

    ************************************************

    感谢hocoo1总盟的百万大赏,医统开坑以来终于有了位百万盟,章鱼本想今天来个九星连珠,现在不得不来个十全十美了。百万大赏,章鱼当然不能加更一章了事,准备送上五章加更,剩下四更,稍稍押后,章鱼今天实在是太累了,必须休息休息,感谢所有打赏支持的兄弟姐妹们!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