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五十六章 【实地考察】(上)
    柳阔海带着胡小天和慕容飞烟来到青云桥前,通济河水势平缓了许多,河面上有几艘渡船往来,自从青云桥被洪水冲断之后,渡船就成了百姓们渡河的主要途径,要不就只能向下游走七十里地,那儿才有一道永济桥。

    胡小天在河滩上抓起一颗扁扁的石子,在水面上打了个水漂儿,石子蹦蹦跳跳一直飞到河心,然后沉了下去。柳阔海也学着他的样子抓起一颗石子,可惜力量没有掌握好,水漂儿没打起来,咚!的一声就沉入了水里。

    胡小天道:“做事情不能只靠蛮力,很多时候还得开动这里。”他点了点自己的脑袋。

    柳阔海讪讪笑了起来,他对胡小天充满了感激:“胡大人,你将我私自放了出来,该不会有麻烦吧?”从他说出这样的一句话,就证明他已经开始动脑筋了。

    胡小天道:“放心吧,我既然放了你,就保证你没事。”如果不是解决了万家的问题,威胁万伯平老老实实撤诉,胡小天当然不会自作主张将柳阔海放了,他在岸边的残破桥墩上坐下,望着前方流淌的河水若有所思。

    慕容飞烟在远处临时的码头和船老大说着什么,过了一会儿她回到胡小天身边。

    胡小天懒洋洋道:“打听到了什么消息?”

    慕容飞烟道:“他说这桥不是被洪水冲断的,而是被人炸断!”

    胡小天微微一怔:“被人炸断?怎么可能?”

    慕容飞烟道:“上个月连降暴雨,山洪突,所有人都以为这桥梁是被洪水冲断。可有船夫却说当晚听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

    一旁柳阔海走了过来,他点了点头道:“那天我也听到了那声音。所有人都说是雷声,可现在回想起来又不像。等天亮就听说山洪暴,青云桥被冲塌了。

    慕容飞烟道:“我刚刚在青云桥周围的河滩上走了走,现了不少散落的石块,这些石块全都来自于桥梁之上。”她指着不远处的一段青石护栏道:“倘若是山洪暴冲垮了桥梁,桥梁即便是崩塌,石块石栏应该落入水中,而且大体保持完整,河滩之上本不该散落这么多的石块,从护栏断裂的痕迹来看。应该遭受了强大的冲击力,绝非是水流所致,更何况桥面高出水面那么多,倘若山洪将桥面冲塌,那么河岸早已决堤。”

    胡小天听慕容飞烟分析得很有道理,点了点头。

    柳阔海道:“其实青云县每年都会遭遇山洪,上个月的那场雨下得并不算太大,我们也奇怪,为何会生桥梁坍塌的事情。”

    胡小天道:“还记得是哪天吗?”

    柳阔海道:“上个月三十。我记得特别清楚”

    胡小天暗自盘算,今天是六月初十,距离桥断也就是十多天的功夫,他指了指上游的方向:“咱们向上走走!”

    有了柳阔海这个识途向导。他们自然不用担心道路方向的问题,柳阔海从小就在青云长大,对当地的地形极为熟悉。虽然他并不知道胡小天要去上游干什么,可胡小天对他来说就是救命恩人。若非胡小天帮忙,他现在还在牢中呆着呢。

    三人循着河岸一直向上走去。走了约莫五里,前方出现了两座高山,通济河就是从两座大山之间的峡谷中流出。

    柳阔海介绍道:“左边的山叫卧牛山,右边的叫拉犁山,从咱们现在的位置看过去,像不像一个农夫赶着老牛在耕地?”

    胡小天和慕容飞烟举目望去,果然有几分神似,胡小天笑道:“想不到你还是一个不错的导游呢。”

    “导游……”

    胡小天解释道:“就是引导游览的人。”

    柳阔海恍然大悟:“胡大人,要说这青云一带,论到地形之熟,还真没有几个人能够过我。”

    慕容飞烟看到日头已高,到了正午时分,轻声询问胡小天道:“大人,还要不要继续前行?”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再往前走走,难得出来放松一次,权当旅游了。”

    慕容飞烟对胡小天嘴里层出不穷的新奇词汇早已见怪不怪,柳阔海听得一愣一愣的,不过他认为是自己没见过世面,胡大人是京城过来的官员,人家的层次又岂是他这种偏僻县城的小老百姓能够懂得的。

    走入卧牛山和拉犁山之间的山谷之中,河岸两旁树木苍翠,遮天蔽日,因为山坡的落差,这一段的河水变得湍急无比,两旁山体长年冲刷,形成了不少的断壁残崖,特殊的地理环境决定水汽难以迅蒸出去,积累在山谷之中,所以山谷中湿气极大,利于植物的生长,随处可见参天古木,千年老藤。

    山谷中只有一条三尺宽的小路可以通行,因为很少有人经行的缘故,小路上杂草丛生,藤蔓处处,慕容飞烟不得不抽出长剑斩断前方挡住道路的藤蔓,连她也不知道胡小天继续前行的目的何在?究竟是游兴所致,还是另有其他的想法?

    胡小天有一个意外的现,这山谷湿润阴凉的气候利于植被的生长,在其中现了不少种类的药草,车前子、三七、田七之类的中药材随处可见,这自然引起了胡小天的注意。再往前行,前方的水面突然收窄,河岸旁狭窄的路面上散落着不少的碎石。

    胡小天从地上捡起一个石块,这是半块鹅卵石,断裂的边缘很新,应该没有多久的时间,路面上还有许许多多的石块,多数都断裂破损,失去了原有的天然性状,肯定是外力使然。

    几人沿着斜坡靠近通济河,在河岸边缘仍然可以看到残留筑坝的痕迹,慕容飞烟轻盈跳上那段残留的筑坝,胡小天可没有她那样的身法,站在岸边提醒她道:“小心点,河水太疾,冲下去就没命了。”

    慕容飞烟笑道:“胆小鬼!”她驻足观察了一会儿,方才重新回到胡小天的身边:“之前这里应该有人筑坝。”

    胡小天早已看出了这一点。

    柳阔海有些迷惘道:“为何在这里筑坝?今年雨水不少,没必要蓄水啊,过去我也从未听人说过有人在通济河筑坝。”

    胡小天道:“筑坝的目的是为了蓄水,可蓄水的目的却并非是为了留到日后灌溉,应该是有人想要制造山洪冲垮桥梁,在行动中现这种想法不切实际,桥梁仍然完好无损,于是只能退而求其次采取炸掉桥梁的方法。”

    慕容飞烟望着胡小天,美眸中流露出欣赏之色。胡小天思维缜密,将眼前的情景分析的丝丝入扣。

    柳阔海道:“可青云桥又没得罪他们,为什么要炸掉青云桥?”

    “问得好!”胡小天继续向前走去,柳阔海紧跟他的脚步,胡小天道:“青云桥是青云县往东的咽喉要道,连接前往燮州、西州的官道,若是青云桥被毁,采取渡河的方式除了船只以外还有什么?”

    柳阔海想了想道:“必须向下游行走七十多里,那里还有一座永济桥。”

    胡小天道:“永济桥是否仍然属于青云县?”

    柳阔海摇了摇头道:“永济桥属于红谷县。”

    慕容飞烟道:“如果你的假设是正确的,这青云桥故意遭到别人的破坏,那么他们的目的很可能是截断这条通路,让人改成向红谷县进,从那里通过永济桥。”

    胡小天转向柳阔海道:“从青云到红谷县途中有没有马贼出没?”

    柳阔海想了想摇了摇头道:“青云周围闹得最凶的就是天狼山的马贼,天狼山位于青云西南,他们打劫的大都是南越前来的商队,我没听说过他们在这条道路上活动,近些年南越也很少有商队从天狼山经过,他们宁愿从黑凉山绕路。”

    胡小天道:“假如有商队从西方而来是不是不会经过天狼山?”

    柳阔海道:“西方沙迦国和拜月国的商队当然不会经过那里,只不过大康和这两国并非友邦,断交数十年了,在我的记忆中从未有过来自这两国的商队。”

    慕容飞烟从地上捻起一颗石子在手中抛了抛,突然双眸觑定密林中的某处,手臂一抖,石子追风逐电般射了出去,树林之中传来一声惨呼。

    慕容飞烟腾空飞掠而起,代表性的前空翻外加侧空翻。柳阔海也在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怒吼一声大踏步朝着密林中冲去。如果说慕容飞烟是一只轻盈的穿云燕,柳阔海就是一头凶猛的钻山豹,他距离那片密林更近,地形虽然险峻,可是根本无法对他造成影响。

    胡小天启动最慢,比平时散步快不了多少,等他走过去,藏匿在林中的那人已经被抓住,一看脸居然也是一张熟悉的面孔,正是两度前往县衙打官司的瘦子贾六。

    柳阔海才不管三七二十一,抓住这厮之后,照着脸上就是狠狠一拳,打得贾六鼻血长流金星乱冒,幸亏慕容飞烟及时赶到才阻止住他继续出拳。

    ***************************************************************

    双倍还剩下两天,手头还有月票的书友还请尽快投出,过期威力就减半了!(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