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五十五章 【登门】(下)
    说是稍等,许清廉却拿定了主意,先让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乖乖站上半个时辰。于是许清廉刻意放慢了起床的节奏,等他穿衣洗漱,收拾好之后,时间已经消磨得差不多了,许清廉晃悠悠来到后门处,迎面遇到许安,他一脸得意道:“他还在外面?”

    许安低声道:“在对面的面摊吃面呢!”

    许清廉皱了皱眉头,来到门前,却见到门外横着一条板凳,一个年轻人背身坐在那里,手里捧着一大碗牛肉面,正在那里美美吃着,不是胡小天还有哪个?

    胡小天听到身后的脚步声,转身回过头来,露出一脸比晨光还要灿烂的笑容道:“许大人,您吃早饭没有?”

    许清廉耷拉着面孔没什么好脸色给他,摇了摇头。

    胡小天扬声道:“老板再送一碗面过来!”面摊就在对面,叫起外卖那是相当的方便。

    许清廉真是有些哭笑不得了,他干咳了一声道:“胡大人,咱们身为朝廷命官,就这么坐在外面吃面,人来人往的,好像有些不妥吧?”虽然许清廉的外貌长得委实不怎么样,可他对自身形象还是非常看重的,事实上这是官员的通病,又有哪个官员不在乎形象的?哪怕是背地里干得全都是男盗女娼坑蒙拐骗的龌龊事,对外也要经营出光鲜亮丽刚正不阿的表象,古往今来皆是如此。

    胡小天扒拉了一大口面道:“许大人,此言差矣,民以食为天。咱们虽然是朝廷命官,可也得吃饭睡觉。无非是当街吃一碗牛肉面而已,老百姓谁也不会说三道四。总不能因为咱们吃了碗面,就说咱们贪污受贿,生活腐化,你说是不是?”

    此时那面摊老板将一碗热乎乎的牛肉面又送了过来,虽说他在这里开面摊有一段时间了,可县令大人吃他的面还是第一次,面摊老板不由得有点小激动,手都哆嗦起来,泼了不少面汤出来。

    胡小天接过牛肉面。又给了面摊老板五文钱,将那碗牛肉面递给许清廉:“许大人,我请客,这牛肉面味道好极了。”

    许清廉没奈何只能接过那碗面,他接触的大小官员也算有不少了,可胡小天这种风格的人物还是第一次见到。端着牛肉面在胡小天身边坐下了,低头吃了口面,还别说,这牛肉面的味道真是不错。

    面摊老板隔着道路望着眼前的一幕。实在是难以想象,县令大人和县丞大人共坐在长条凳上,一起品尝着自己的牛肉面,此情此境那是相当的友爱。

    许清廉喝了口肉汤。鼻尖见汗,目光望着冷冷清清的后街:“昨晚胡大人为何不来?”

    胡小天道:“下官虽然心中很想和许大人见面,但是想到许大人外出视察。辛苦一天,晚上本该好好休息。于是只能谢绝了大人的好意。”

    许清廉没说话,默默对付自己面前的那碗牛肉面。以这种方式来表达对胡小天的鄙视,这样低级的谎言想哄骗在官场摸爬滚打近三十年的许清廉,似乎没那么容易。

    胡小天于是也沉默下去,对付剩下的面汤,很快吃了个碗底朝天。

    许清廉慢吞吞吃完那碗面,舒了一口气道:“舒服,很久没吃得那么舒服了。”然后目光落在胡小天年轻而充满朝气的脸上:“胡大人真是善解人意啊!”

    胡小天笑道:“青云只有一个大人就是您许大人,你叫我小胡就行,不然就叫我小天,听起来更亲切一些。”

    许清廉心中暗骂,我跟你很熟吗?点了点头道:“那我就叫你小天。”

    胡小天道:“许大人,在下刚到青云为官,以后还望许大人多多提携。”

    许清廉暗忖,我是正九品上,你是正九品下,我提携你,你但凡升了半级就跟我平起平坐了,不是我不愿意提携你,而是我没那个资格。他微笑道:“同朝为官,自当互相照应。”

    胡小天道:“大人今日何时开堂?”

    许清廉道:“我听说你昨日在公堂之上将几件案子处理得井井有条,心中甚感欣慰,过去事无巨细全都压在我一人身上,你来青云之后,我终于可以松口气了。”

    胡小天嘿嘿笑道:“以后我一定多多向大人学习。”

    许清廉心中暗骂,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老子昨天故意留给你一点空间让你表现,想不到你的本性就暴露无遗,恨不能将老子的权力全都抢过去,年纪轻轻,笑里藏刀,笑里藏奸,口蜜腹剑,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心中骂着胡小天,脸上却挂着友善的笑意:“一年之后我任期即满,这里是属于你的。”无论他这句话说得多么心不甘情不愿,可事实就是事实,早在得知上头派来一位年轻县丞的时候,许清廉就已经明白,这是来接替自己位置的。只是他没有想到胡小天的背景何其深厚,区区一个九品县令根本没有被他放在眼里。

    胡小天对自己此次前来青云任职看得很透,老爹在政治上应该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所以他才考虑到将自己这个独生子派来青云为官,万一老爹在此次的大统更替中栽了跟头,青云山高皇帝远,或许能够保住自己这棵胡家的独苗,如果老爹顺利度过这次风波,那么自己在青云为官的这段历史就可以为自己的履历增添浓墨重彩的一笔政绩,为日后飞黄腾达扶摇直上打下坚实的基础。

    背景不同,目标自然不同,有人一辈子目标都不可能看得更远,比如许清廉,他终日所想的无非是将手头的权力如何最大化,如何在告老还乡之前尽可能地捞取一笔财富。而胡小天的目光当然不会局限于青云一县,他甚至压根没把许清廉视为自己的对手,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许清廉不认为胡小天是鸿鹄,他认为胡小天和自己一样都是一只燕雀,这个年轻人正想从自己的碗里夺食。依大康律例,县令掌导风化,察冤滞,听狱讼。统管一县所有军政事务。县丞乃是他的副手,这个年轻的县丞一来到就表现出咄咄逼人的强势,许清廉自然产生了强烈的危机感。他的任期还有一年,这一年中他必须要确保自己的政治利益不受侵犯。

    两人吃完了牛肉面,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继续坐在门前的长条板凳上,许清廉道:“我听说你昨天抓了万府的两名家丁?”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确有此事,这两名家丁恩将仇报,栽赃陷害,诬陷万家大公子万廷昌。”

    许清廉皱了皱眉头,他听到的却不是这个版本,主簿郭守光是他的亲信,没理由在这件事上欺骗他,可胡小天这么说,是不是事情又有了变化?万家背景深厚,靠山强大,或许胡小天已经听说了这件事,所以才突然改变了态度?如果真是如此,这小子倒也算得上识时务。许清廉道:“这件事你无需过问,我会亲自查个水落石出。”

    胡小天应了一声,许清廉终于憋不住了,在自己的面前展露官威,他故意道:“许大人,有没有什么事情交给我去做。”

    许清廉道:“有,前两日暴雨冲毁了青云桥,这道桥梁是青云通往燮州、西州的必经之路,百姓出行诸多不便,你去现场看看情况,回头咱们商量商量该如何解决。”

    胡小天点了点头,心中却明白,许清廉这是要把自己边缘化,不让自己在县衙里呆了,到任第二天就把自己赶到城外去了。

    胡小天和许清廉分别之后,绕到县衙前门,正看到主簿郭守光和一帮衙役朝这边走来,郭守光明显比昨日神气了许多,见到胡小天虽然依旧行礼作揖,可这腰躬下的曲度显然有些敷衍:“胡大人!”

    胡小天笑道:“好早啊!”

    郭守光道:“今日许大人升堂问案,所以早来准备一下。”

    胡小天心中暗骂,问你麻痹,老子昨天审过的案子是不是准备一件件推翻重审?

    郭守光故意道:“胡大人这是往哪儿去?”

    胡小天道:“去城外视察一下青云桥的损毁情况。”

    郭守光其实心知肚明,要说这个主意还是他给许清廉出的,要把这个目中无人傲慢无礼的小子从衙门里支出去,省得看着他在这里指手画脚碍眼。假惺惺道:“胡大人辛苦!”

    此时慕容飞烟带着柳阔海从衙门里走了出来,郭守光看到柳阔海不由得微微一怔,大声道:“哪里去?”

    慕容飞烟冷冷看了他一眼根本没有搭理他,来到胡小天面前拱了拱手:“胡大人,我将柳阔海带来了。”

    胡小天道:“走吧!”

    郭守光看到柳阔海跟着他们就走,赶紧上前跟上胡小天的脚步:“胡大人,此人乃是前往万府门前闹事的罪犯,您怎么……”

    胡小天向他勾了勾手指,郭守光凑了过去,胡小天问道:“主簿大还是县丞大?”

    “呃……下官不敢跟大人相比!”郭守光老脸热道。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记住,我的事儿你最好别管。”

    “呃……”

    “还有,你离我远点儿,你的嘴真得很臭啊!”

    ***************************************************************

    两更送上,感谢毛毛丑丑飘红入盟,感谢令狐葆葆打赏,感谢所有兄弟姐妹的打赏,今天还会有更新,恳请保底月票!(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