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五十五章 【登门】(上)
    胡小天笑眯眯道:“说大公子设计陷害二公子,我也是不信的,兄弟如手足,骨肉亲情,又怎么可能骨肉相残,冷血如斯?”

    万伯平道:“我这两个儿子自小感情好的很,廷盛昏迷不醒之时,廷昌最为紧张,忙里忙外,他怎么可能加害自己的同胞兄弟,肯定是那两名奴才恶意栽赃……”万伯平的语气明显带着不自信,他其实一早就对这件事产生了怀疑,最早现二儿子的是大儿子万廷昌,至于二儿子醉酒摔倒也是他说的,现在想想大儿子在这件事上的确拥有最大的嫌疑,倘若二儿子死了,那他变成了万家偌大家业的唯一继承人。万伯平此时内心痛苦到了极点,一方面他恨极了大儿子如此冷血残忍居然能对亲兄弟下得去手,一方面他又要竭力掩盖这件事,对万家来说这是一件极大的丑闻,兄弟阋墙,为了家产弄到你死我活的地步。可现在麻烦的是两名家丁已经写下了供词,落在官府手里只怕会有麻烦。就算能够逃脱刑责,可家丑外扬,到最后也要成为别人口中的笑谈。

    胡小天道:“如果我将这两份供词呈上去,只怕万府这段时间是无法太平了。”

    万伯平看到他拿起那两份供词,心中已经明白,胡小天压根没有想把这件事张扬开来的意思,他是在等着自己表态。

    万伯平道:“胡大人,实不相瞒,那两名家丁前些日子做了错事,被我大儿子痛责了一顿。我没想到他们居然怀恨在心,做出这样的事情。”

    胡小天笑道:“这种奴才的供词不足为凭。”他居然拿起供词凑在烛火之上。当着万伯平的面烧了个干干净净。

    万伯平看到那两份供词都化为灰烬,心中顿时松了口气。他猜测到胡小天不会平白无故这样做,此番示好必有目的,于是低声道:“回头我差人给胡大人送两百金作为安家之用。”想起这两天自己在胡小天的身上就要花费五百金,万伯平不禁一阵阵肉疼,可眼前的形势下,他必须要有所表示,这厮不是个省油的灯。

    胡小天呵呵笑了一声道:“万员外,钱财乃身外之物,比起感情来说。不值一提。”

    万伯平微微一怔,不知胡小天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胡小天道:“我初来青云,在此地举目无亲,更谈不上有什么朋友,我和万员外虽然认识的时间不久,可是感觉万员外是一位忠厚长者,是一位值得相信的朋友。”说到这里他故意停顿了一下,然后道:“却不知万员外愿不愿意跟我交朋友?”任何一位成功政治人物的背后都有一个或者多个强有力财阀的支持,胡小天想要在青云官场上站稳脚跟。要解决得就是这个问题。

    万伯平此时已经完全明白了,胡小天是想借助自己在当地的影响,这才会提出和自己做朋友的事情。他拿起酒壶赶紧斟满了酒杯,端起酒杯道:“在我心中不仅将胡大人当成朋友。更将胡大人当成我的恩人!”

    胡小天和他共饮了一杯道:“这两名家丁说得到底是不是实话,你心里清楚,我心里也清清楚楚。万员外想的是家庭和睦。做生意要得是和气生财,我想的是造福一方。在青云县踏踏实实做点事,有了政绩方能更进一步。”

    万伯平微笑道:“我们生意人素来讲究互利互惠。胡大人给我帮了这么大的忙,我自然会为胡大人的事情不遗余力。”

    胡小天点了点头趁机提出自己另外的一个要求:“回春堂柳当归乃是我的一个远房亲戚,还望万员外在他儿子的事情上高抬贵手。”

    事到如今,万伯平又岂敢说一个不字,柳阔海在他眼中无非是个小人物罢了,他点了点头道:“胡大人怎样安排,悉听尊便。”

    胡小天离去之时,万伯平亲自将他送出门外,遥望马车在月光下越走越远,万伯平脸上的笑容却慢慢凝固,他向身边万长春道:“你去燮州一趟,帮我查清他的出身来历。”

    万长春恭敬道:“是!”

    “还有,找到那个不成器的东西,给我揪回来,我要当面好好问问他。”

    胡小天回到福来客栈已经是夜色深沉,慕容飞烟早已在客栈中等候,客栈老板苏广聚听到车马声到来赶紧迎了出来,他也是刚刚才知道,这位年轻的住客居然是青云县新任县丞胡小天。苏广聚自责自己有眼无珠的同时,又不禁感到暗暗惊喜,这算是遇到贵人了。

    看到胡小天下了马车,苏广聚赶紧上前作揖行礼:“小的苏广聚,有眼无珠,不知大人前来,还望大人恕罪。”一揖到底,虔诚无比,虽然苏广聚对胡小天一直都非常客气,可今日明显又多了几分敬畏。

    胡小天笑着拍了拍他的肩头道:“苏老板不必客气,我瞒了你这些天还望你不要介意的好。”

    远处一个声音传来:“胡大人……”却是回春堂的老板柳当归,他一直都在远处候着,看到胡小天的车马回来,赶紧过来相见,距离胡小天还有一丈左右的地方,柳当归屈起双膝就要跪下,胡小天快步上前一把将他搀住:“柳掌柜无需如此大礼。”

    柳当归含泪道:“还请胡大人为小民做主。”

    胡小天笑道:“你不用心急,进去再说。”

    这才进了客栈,不等柳当归求情,胡小天已经将万家答应放过柳阔海的事情说了,他笑道:“本来现在就能将他放出来,可我想了想,他脾气如此毛躁,如果不给他一个教训,以后肯定还要惹事,让他在监房里多呆一晚冷静一下也好。”

    柳当归连连点头,得知万家已经撤诉,儿子自然没了麻烦,心中的感激溢于言表。

    苏广聚善于察言观色,向柳当归道:“柳掌柜,胡大人今日操劳了一天,需要早点休息,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

    柳当归心事已了,自然没什么异议,他向胡小天告辞之后离去。

    等他走后,苏广聚向胡小天禀报道:“大人托我找得宅院已经找到了,就在三德巷,距离这里不到半里的路程,原是绸缎庄谢金贵的宅子,这谢老板因为生意转向了西州,所以才将房屋挂牌出售,价钱是二十两金子,里外计有七间房屋,前后还各有一个小院,闹中取静,非常不错,谢家一直都人丁兴旺,这些年来从未听说他们有什么晦气事儿。”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如此最好不过。”

    苏广聚道:“胡大人何时有时间,我陪您去看看房子。”

    胡小天道:“明天下午吧。”

    两人约好时间之后,胡小天返回房间,看到慕容飞烟一个人坐在后院的葡萄架下纳凉,于是笑了笑,在慕容飞烟身边坐了:“一个人纳凉赏月是不是有些寂寞?”

    慕容飞烟瞥了他一眼道:“你到万家又勒索了什么好处?”

    胡小天哈哈笑道:“在你心中,我始终都不是什么好人。”他将前往万府之后的事情简略说了一遍,慕容飞烟听他成功说服万家放过柳阔海也是非常欣慰,可听到胡小天将两份供词全都烧了,顿时秀眉颦起,低声道:“难道你想将万廷昌意图谋杀的事情不了了之?”

    胡小天道:“我都跟你说过,单凭家丁的口供是无法告倒万廷昌的,咱们刚到青云,没必要树敌太多,当前最大的敌人乃是……”

    他的话说到这里,忽见苏广聚引着一个人匆匆走了进来,那人却是青云县主簿郭守光。胡小天于是停下说话,站起身来。

    郭守光拱手行礼道:“胡大人,许大人回来了,特地差我过来请胡大人前往官邸一聚。”

    胡小天心说这都几点了,老子今天第一天来上任,你给我来了个避而不见,送了颗软钉子给我,现在都到了熄灯就寝的时候,你又差人过来叫我去府中相聚,搞什么?你当老子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吗?胡小天打了个哈欠道:“今日太晚了,我就不去许大人府上打搅了,等明日一早,我再去大人府上拜会。”

    郭守光向胡小天凑近了一些,全然忘记了胡小天嫌弃他口臭这件事:“胡大人,许大人亲自相邀,不去只怕不好吧?”

    胡小天冷冷看了这厮一眼,狗仗人势的东西,你丫也敢狐假虎威,他皮笑肉不笑的嘿嘿了一声,然后转身就回房间去了,将郭守光晾在院落之中,郭守光是真没想到胡小天拒绝得如此干脆,不留任何的回旋余地。

    胡小天说到做到,第二天,天蒙蒙亮这货就从床上爬起,洗漱之后,径直前往县衙去拜会自己的顶头上司,县令许清廉。

    青云县衙内只有许清廉住在其中,胡小天直接绕到后门。

    蓬蓬蓬的敲门声将许清廉的美梦吵醒,这货从婆娘圆滚滚的肚皮上爬起,眯着一双惺忪睡眼,愤怒道:“何人在外面敲门?”

    门外家丁许安道:“启禀老爷,新任县丞胡小天前来拜会。”

    许清廉内心中一股无名火腾!的就蹿升起来,这个胡小天委实过分,昨夜我差主簿郭守光去请你过来见面,你不给我面子,今天一早却来惊扰我的好梦,真是岂有此理,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不知道这青云县的老大究竟是谁?许清廉慢条斯理地从床上坐起来,一边缓缓穿上衣服一边道:“让他在外面稍等片刻!”(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