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53更【公堂发威】(上)
    胡小天道:“当街滋事,挑起纷争,我今日若不罚你,一定难以服众。(百度搜索更新最快最稳定)”

    贾六赶紧道:“大人,羊我不要了,求您别打我板子。”

    胡小天道:“把他们给我抓了,每人各打十板,给我押出去。”一会儿功夫又把判决给改了。

    一连串的冤枉声中,两人被先后拖了出去,胡小天朝慕容飞烟看了一眼,捕捉到慕容飞烟唇角淡淡笑意,似乎对他目前的表现非常满意,胡小天心中大悦,这胖瘦二人肯定有鬼,以为衙门口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进啊!这牢也不是你们想坐就能坐。

    郭守光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正准备劝说胡小天退堂吃饭的时候,门外突然又响起一阵急促的击鼓声。不但是他,连所有胥吏都感到意外,今儿究竟是怎么了?大半年都不见有人击鼓鸣冤,这县丞一来,一个接着一个。

    胡小天大声道:“何人击鼓鸣冤?”

    下方衙役已经过来通报:“启禀胡大人,击鼓鸣冤的乃是万家大公子万廷昌!”

    胡小天一听,心中暗乐,正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老子还没去找你,你居然自己就告上门来了,我倒要看看你万廷昌在我这一亩三分地想翻出什么名堂?心念及此,手中惊堂木重重一拍,大声道:“传上来!”他忽然现了一件事,拍惊堂木果然是能成瘾的。他很快就想明白了其中的道理成瘾的是权力,惊堂木只是一个象征。

    万家大公子万廷昌大摇大摆走上公堂,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两名万府家丁,这货的手中握着一把折扇,迈着八字步。一步三摇地走上大堂,换成普通老百姓,没有人敢在公堂之上如此招摇,可万家不同,他们连县令许清廉都不放在眼里,更不用说一个新来的县丞。

    万廷昌来到大堂之上,这货眼神不太好,抬头看了看堂上之人。影影绰绰能看出不是许清廉,但是看不清面目。只是拱了拱手道:“学生万廷昌见过县丞大人。”

    胡小天扬起手中的惊堂木啪!的一下敲了下去,冷冷道:“堂下何人?见了本官因何不跪?”

    万廷昌听着这声音有些耳熟,可他无论如何也不会将这位县丞大人和在他家里装神弄鬼的招魂师联系在一起,傲然道:“学生是秀才,有功名在身,大康律例写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秀才在公堂之上按例是不需跪的!”

    胡小天朝郭守光看了一眼,郭守光点了点头,证明的确有这条规矩。胡小天心中暗骂。连万廷昌这种人都能混上秀才,看来这大康的学历也很水啊。

    万廷昌得意洋洋,认为自己打胜了一场,连身后两名家丁也是满脸傲气,站在那里根本没有下跪的意思。

    胡小天道:“你来告状?”

    万廷昌点了点头,神情一如既往的倨傲。要说在这青云县,他还真没把哪个官员放在眼里。

    胡小天道:“站到原告石上去!”

    万廷昌一怔,心说这新任县丞不知道自己是谁吗?怎么说话这么不客气?他冷哼一声,举步走上了原告石,举目望向胡小天,这视力不好就是麻烦,怎么都看不清胡小天的面容,公堂有公堂的规矩,又不能随随便便走近,只能对这位县丞继续保存着神秘感。

    胡小天冷冷道:“万廷昌!你有何冤情?要告何人?”

    万廷昌道:“我要告回春堂的少掌柜柳阔海。他蛮横无理,凶残霸道!仗着身强力壮来我家门前闹事,打伤我家仆人,扰我家人清静,败坏我家名声。”

    胡小天道:“那柳阔海现在何处?”

    主簿郭守光起身道:“启禀大人,那柳阔海因寻隙滋事已被捕获,如今正关押在监房之中等候提审。”

    胡小天道:“将柳阔海给我提上来!本官要亲自审理这件事。”

    郭守光不得不又厚着脸皮来到胡小天身边,附在他耳边低声道:“胡大人,这件案子许大人说过。要等他回来亲自审理。”

    胡小天身体向后撤了撤,手掌在鼻翼前扇了扇道:“你早晨没刷牙啊?你有口臭嗳!”

    郭守光窘得老脸又红了起来,内心中将胡小天祖宗十八代默默问候了一遍,我每天都漱口的,你是一点面子都不给我留啊。

    满堂胥吏想笑又不敢笑,只觉得这位县丞大人并不易于相处,第一天上任已经把主簿羞辱得体无完肤,明显在处处针对他,难道两人之前有仇?

    胡小天道:“许大人日理万机呕心沥血。我怎么忍心让他如此受累,朝廷派我来青云。就是为了要给许大人分忧解难。”

    郭守光心说你丫蒙谁呢?不就是想夺权吗?毕竟是年轻人,刚刚来到就锋芒毕露,一看就知道不懂得人情世故,你等着栽跟头吧。

    胡小天说完提审,两旁衙役半天没有动静,一个个偷偷望着郭守光,显然是在等郭守光拿主意,胡小天初来乍到,虽然挟县丞之威,但是在一干胥吏衙役的心中他还是一点威信都没有。更何况在青云县当家作主的还是县令许清廉,目前轮不到胡小天当家作主。

    胡小天扬起惊堂木又拍了下去:“把柳阔海给我带上来!”

    郭守光悄悄向那班衙役使了个眼色,他算看出来了,今日胡小天来势汹汹,不闹出点动静这货是不会轻易收手了,有道是新官上任三把火,胡小天的火烧得未免太急,小子,你马上就会知道是你自取其辱。

    郭守光话之后那帮衙役方才动作起来,没多久柳阔海被带了上来,这小子头蓬乱,衣衫破裂,不过身上倒没有什么伤痕,来到大堂之上双目怒视万廷昌,当真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他张大嘴巴,如野兽般向万廷昌咆哮了一声。

    万廷昌吓得向后退了一步,一下就从原告石上退了下去,脚步踉跄险些摔倒在地。

    两旁衙役上前拿住柳阔海的双臂,逼他跪下,柳阔海颇为强硬,立在那里一动不动,郭守光使了个眼色,一名衙役冲上来扬起手中的水火棍照着柳阔海的膝弯就是一下,柳阔海负痛,闷哼一声,仍然倔强站在那里,两名衙役上前连续击打了数棍,柳阔海吃不住疼痛,这才双膝一软跪在了被告石上。他仰起头怒视大堂之上负责审案的官员,目光落在胡小天脸上之时,不由得虎目圆睁,脸上流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柳阔海的眼神要比万廷昌好得多,几乎在第一眼就认出胡小天正是那位帮助过他父亲,福来客栈的住客。他手指胡小天愕然道:“你不是……”

    慕容飞烟担心这厮道破胡小天的身份,厉声斥道:“大胆刁民,竟敢对新任县丞胡大人不敬!”

    柳阔海就算是再傻,听到慕容飞烟这番话也已经明白了,他现在已经能够确认了,胡小天身边的这两位也是住在福来客栈的,搞了半天人家居然是新任县丞大人,柳阔海心中不由得一喜,过去自己在县衙没人,这位胡公子能够对自己老爹伸出援助之手想必不是坏人,兴许对自己也会出手相助。心念及此,柳阔海老老实实跪在被告石上,低声道:“小的柳阔海参见青天大老爷!”看来这小子并不傻。

    胡小天不无得意地朝郭守光笑了笑,只要坐在这个位子上,不愁没人叫青天大老爷。

    万廷昌道:“胡大人,学生告得就是这个凶徒!他蛮横无理,仗着身强力壮来我家门前闹事,打伤我家仆人……”

    胡小天听到一半已经不耐烦了,摆了摆手道:“你刚刚不是说过一遍,来点新鲜好不好?有点创意好不好?”

    万廷昌道:“在下说的是事实。”

    “可有人证?”

    万廷昌身后的两名家丁全都闪身出来,万廷昌双手向前一挥:“脱!”

    两名家丁在大庭广众之下就将上衣脱去,赤/裸的上身之上伤痕累累,其实不用脱,两人脸上也是青紫一片。万廷昌指着两名家丁身上的伤痕道:“人证在此,大人看得清楚吗?”

    “物证……”

    万廷昌从长袍之下抽出一根手腕粗细的木棍,双手呈上道:“这便是他来我家行凶时携带的凶器!”

    胡小天双手托腮,我靠!果然是准备充分,他呵呵笑了起来。万廷昌虽然看不清楚,可听得清楚,也跟着嘿嘿笑了起来,冷不防胡小天突然停住笑声:“你笑什么?”

    万廷昌道:“大人既然笑得,学生为何笑不得?”

    “我是官呐!这里是公堂嗳,你不怕我判你藐视公堂之罪?”

    万廷昌道:“喜怒哀乐乃是人之常情,学生情之所至,并无藐视公堂之意,大人刚才笑难道也是藐视公堂吗?”他据理力争,场面上丝毫不落下风。(http://)。

    胡小天冷笑道:“好一张利嘴!来人!”

    万廷昌心头一凛,难道这新任县丞真敢不给自己面子?胡小天转向郭守光道:“藐视公堂按照大康律例应当如何处置?”

    郭守光倒吸了一口冷气:“呃……这……”

    他实在是不好回答,慕容飞烟道:“启禀大人,藐视公堂按照大康律例当场杖责,以儆效尤。”

    晨起第一更送上,求月票,求订阅,尤其是订非常重要,希望大家在条件允许的前提下多多订阅!(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