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四十九章 【招魂】(上)
    胡小天让所有人都呆在房间里,不得随便外出,他装神弄鬼地来回搜查,来到万廷昌家里的时候,故意折腾了一个时辰,搞得万廷昌苦不堪言。

    胡小天最后才来到乐瑶所住的院落,倘若在平时,一个陌生人深更半夜随随便便进入寡/妇门,肯定会遭人怀疑,可现在没人会怀疑胡小天的真正动机,这厮何其狡猾,之前做了这么多的铺垫工作,真正的重头戏在这里。

    敲寡/妇门,挖死人坟。这可是人神共愤的缺德事,胡小天不那么认为,敲寡/妇门是为了救小寡/妇逃出火海,万家上上下下全都够万恶的,自己干得是替天行道的大好事。

    胡小天准备进去的时候,却见从院子里面出来了两个人,其中一人他见过,是万夫人,陪同在身边的是她的贴身丫鬟。万夫人出门之后不知跟那丫鬟说了句什么,一抬头看到胡小天和胡长春两人朝这边走来,万夫人显得有些慌张,眼神飘忽不敢和胡小天直视。

    胡小天笑道:“万夫人,这么晚了到哪里去?”

    万长春一旁跟着心中暗笑,胡小天这种人真是当世少见,见过反客为主的,没见过喧宾夺主到这种地步的,这里是万家啊,你居然管起女主人的事情来了。

    万家到现在真正对胡小天抱有信任的只有万员外自己,万夫人听说二儿子脑袋被敲了个洞之后,晕过去两次,她和大儿子万廷昌抱有相同的观点,认为胡小天是个江湖骗子,可万伯平才是一家之主,他选择信任胡小天,其他人也只能服从。

    万夫人冷冷道:“这里是万家,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难道还要跟你一个外人交代?”

    胡小天咧嘴笑道:“万夫人,难道万员外没跟你说过,我今晚留在这里做什么?”

    万夫人沉吟了一下并没有说话。

    胡小天道:“万老爷请我为二少爷招魂,受人所托忠人之事,万夫人相必应该知道,那魂魄乃是灵物,寻常人等惊动不得,我千叮咛万嘱咐,天黑之后所有人务必呆在自己房间内不得四处走动,夫人为何不听?若是惊动了二少爷的魂魄,导致他就此长眠不醒,夫人可担待得起?”胡小天的这一手高妙之极,他扣了这么大一顶帽子给万夫人。只有先下手为强将她震住,才能让她不至于怀疑自己的动机。

    万夫人心中虽然不服,可胡小天的这番话又让她无从辩驳,她冷哼了一声,举步便走。

    望着万夫人主仆两人远去,胡小天摇了摇头道:“真要是惊扰了二公子的魂魄,那可坏了大事。”说到这里他突然向东南方一指,低声道:“哪里走?”

    万长春顺着他所指得方向望去,空空如也,于是用力眨了眨眼睛,依然是什么都没看到。

    胡小天已经快步向乐瑶所居的院落走去,万长春赶紧跟了过去,提醒他道:“胡先生,这里是三少奶奶孀居的地方。”

    胡小天道:“那又如何?是二少爷的性命重要,还是闲言碎语重要?”

    “这……”

    胡小天道:“你守在外面,任何人不得入内,以免惊扰了二少爷的魂魄,不然我拿你试问!”

    “呃……这……”万长春虽然觉得这件事非常不妥,可又不敢反对。

    胡小天暗自得意,想想自己昨天在万家池塘里面做贼一样躲了大半天,生怕被人现行踪,怎么都不会想到今天出入万府如同闲庭信步,打着招魂的旗号,即便是半夜三更走入小寡/妇的院子里也是光明正大,堂堂正正,连他自己都开始佩服自己了。

    胡小天走入院子,还特地叮嘱万长春将院门给关上,万长春哪知道这厮脑子里打得什么主意,虽然觉得这么晚他一个人进入三少奶奶的院子不妥,可今天老爷吩咐过,无论胡小天去哪里招魂都要给予方便,再说他可担不起惊扰魂魄的罪责。万长春私下认为,胡小天给少爷脑袋开洞治病的方法纯属天方夜谭,他这么大年纪还从没有听说过这样的荒唐事,老爷病急乱投医,才会被他给哄住。

    胡小天临行之前又交代万长春,一定要注意有没有红黄绿三色的光线从院子里飞出,如果飞出来一定要及时叫他。

    现在的胡小天已经彻底卸下了严谨治学的医生包袱,这货表现得就是一个神棍。来到乐瑶院子里,现乐瑶的房间亮着灯,昨晚被他戳破的窗纸仍然没有糊上,胡小天凑在小洞上向内望去,却见乐瑶正坐在桌前望着跳动的烛火呆呆出神,她的面前放着一个托盘,托盘上有一碗药,另有七尺白绫。

    乐瑶叹了一口气,终于做出了决定,她端起了那碗药,颤巍巍向唇边凑去。

    胡小天暗叫不妙,顾不上多想,来到门前,用肩头撞开了房门,房门本来就没有从里面插上,胡小天撞了个空,兼之用力过猛,直接一下冲进屋内,失去平衡扑倒在地上。

    乐瑶被他一吓,手中的药碗当啷一声落在了地上,药汤遇到地面出嗤!的轻响,大量的烟雾弥散出来,竟然将地面的青砖腐蚀了一片,可以想象得到,这药如果喝到肚子里岂不是要肠穿肚烂。

    乐瑶花容失色,望着扑倒在地面上的男子,惊奇地现他竟然是昨晚在池塘中遇到的那个,低声道:“是你……”

    胡小天有些尴尬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原本想潇潇洒洒大摇大摆走进来的,想不到最终以这么狼狈的方式相见:“是我!”这货一边说一边整理衣服。

    乐瑶道:“你为何又要回来?”她有些心虚的来到门前,将房门拉开一条细缝向外面看了看。

    胡小天心中暗笑,在看到桌上的白绫,地上的毒药,他顿时又笑不出来了,倘若自己晚来一步,这鲜嫩可人的小寡/妇岂不是就要香消玉殒?

    胡小天大模大样在桌旁坐下,拿起那根白绫道:“这是什么?”

    乐瑶手足无措地来到他面前,催促道:“你快走,若是被人现你在我房内,只怕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胡小天扬起手中那根白绫道:“你死都不怕还怕别人说闲话啊?”

    乐瑶不知哪来的勇气,一把将白绫抢了过去:“我的事情轮不到你管!”

    胡小天道望着乐瑶美轮美奂的俏脸,心中是又爱又怜,这货现自己对美女实在是没有抵抗力,他叹了口气道:“我本不想管你,可我这人生来就不喜欠情,你昨晚救我脱困,我欠了你一个大大的人情,我要是不报,这辈子良心难安。”胡小天此时摸着自己的良心扪心自问,若是小寡/妇乐瑶不是长得这般倾国倾城,只怕他也没有这样的良心。

    乐瑶淡然道:“你不欠我什么,我过去压根就不认识你,你也不要把昨天的事情放在心上,只当你我从未见过面就是。”

    胡小天道:“欠了就是欠了,已经生过的事情又怎能当作没有生?那叫自欺欺人!”

    乐瑶望着胡小天炯炯有神的双目,芳心中忽然感到一阵烦乱,黑长的睫毛有些惶恐地垂落下去。

    胡小天道:“任何人都没有权利轻贱生命。”

    “命是我的,我可以选择生或死……”乐瑶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如水美眸之中泛起涟涟泪光,现在的她也只有这个权利了。

    胡小天摇了摇头:“命不是你的,父母生你养你,绝不是让你长大成人轻贱生命,就算他们已经不在,他们的灵魂也一定在天空中看着你,你又怎么舍得他们伤心难过?”

    乐瑶听到这里潸然泪下,她摇了摇头道:“这世上没有人在乎我,我活着没有任何意义。”

    “我在乎!”胡小天低吼道。

    乐瑶因他的这句话而震惊,胡小天也因为自己的这句话颇感尴尬,好像他们两人还没熟到这个份上。这货慌忙补充道:“你是我的恩人,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一定可以帮你脱离苦海。”

    乐瑶苍白的俏脸上蒙上了一层红晕,她咬了咬嘴唇,缓缓摇了摇头道:“太晚了,二少爷命在旦夕,他若死了,万家绝不会善罢甘休。”她的目光落在手中的白绫上:“我死了也好,一了百了,绝不会有人知道究竟生了什么。”

    胡小天这才明白乐瑶决心赴死的原因,万廷盛气息奄奄,乐瑶一定认为万廷盛的事情和他们有关,甚至认为是他的当头一棒将万廷盛打成了这幅模样,后来他们两人将万廷盛从这里拖走,暂时躲过了嫌疑,可乐瑶认为,只要万家追查,这件事终究还是纸包不住火。

    胡小天道:“这毒药和白绫是万夫人送来的?”

    乐瑶没说话,两行珠泪滚落下去,胡小天心中暗叹,这万家人果真没有一个好东西,男的好色,女的心肠如此歹毒。他低声道:“你放心,万廷盛没那么容易死。”

    新书上架,恳请订阅,恳请月票!rs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