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四十七章 【硬膜外血肿】(下)第八更!
    万伯平道:“还请先生尽快为小儿治病。”虽然不知胡小天到底有几斤几两,可他最想的还是救回自己的儿子。

    胡小天淡淡然笑了笑,看到一旁的太师椅空着,慢吞吞走过去坐在那里。

    万伯平使了个眼色,总管万长春赶紧过去上茶,胡小天接过茶盏,慢条斯理地喝了一口。

    万伯平在商场摸爬滚打多年,马上明白他的意思,低声道:“只要先生治好小儿,我付给先生黄金百两。”

    胡小天嘿嘿奸笑道:“二公子的性命难道就只值黄金百两?”

    万伯平暗骂这小子心黑,别说青云县,放眼整个西川,能出得起这笔诊金的已经屈指可数,还不知你医术到底怎样,居然就开始坐地起价了。可万伯平现在也没有其他法子,看胡小天说得如此信心满满,也只能对他抱有一定的期望,无论怎样先答应下来再说,一个郎中而已,治好了我儿子,以后再说,如果没那个本事,老子绝饶不了你。万伯平道:“只要你能够治好小儿,我在此基础上再多付一百两酬金。”

    胡小天道:“口说无凭啊!先立个字据吧。”

    万伯平冷笑道:“先生太小看我万某人了,你出去打听打听,我万某经商这么多年何尝有过食言的时候?”

    胡小天漠然道:“我初来青云,跟您不熟,也没功夫打听。我只知道,有钱能使鬼推磨,没有钱一切免谈。”

    万廷昌一旁道:“我们怎么知道你能够治好我弟弟?你有什么可以证明?”

    胡小天微笑道:“无需证明,除了我以外,你们根本没有更好的选择。”

    万廷昌向父亲道:“爹,你不要相信他,我看他根本就是一个夸夸其谈的骗子,就是想骗我们钱……”

    “你住嘴!”万伯平怒吼道,转向胡小天已经换了一副谦逊客气的面孔:“钱不是问题,却不知先生准备怎样救治我的儿子?”

    胡小天道:“我刚刚说过,他的颅脑内有一个血块,想要救治他就必须将血块取出来。”

    “如何将血块取出来?”万伯平内心紧张无比,以他有限的医学常识实在想象不出,如何能将儿子颅脑内的血块取出?

    胡小天道:“唯一的方法就是在他的头骨上开一个窗口,然后才能将血块取出。”

    万伯平倒吸了一口冷气,胡小天所说的方法其实是一个最简单不过的脑外科手术方案,但是在这个时空,这片大6上,在万伯平及所有人看来实在是匪夷所思,惊世骇俗。

    万廷昌道:“爹!他不但是个骗子,还用心歹毒,人的头骨上若是开一个窗口哪里还能活命,爹,您千万不要相信他妖言惑众。来人!把这个江湖游医给我赶出去!”

    两名家丁闻言上前,慕容飞烟向前一步挡在胡小天身前,俏脸寒霜,不怒自威。两名家丁被她看得内心一寒,不由自主向后退了一步。

    万伯平毕竟老奸巨猾,虽然他不能确信胡小天的医术如何高明,可是从胡小天表现出的自信和他对儿子病情的剖析上已经产生了动摇,到现在为止,青云县内有名有姓的郎中全都被他请过来了,可是看到儿子的病情,无一例外的都摇头叹息,束手无策。也有人做出诊断,和胡小天刚才的诊断相同,可即便是做出诊断,也没有人拿出任何的治疗方案,全都给儿子宣判了死刑,胡小天是第一个明确提出治疗方案的人。

    望着如同死人一样的儿子,万伯平明白,当前只能铤而走险了,也许这年轻郎中真的身怀绝技,说穿了还是死马当成活马医,再耽搁下去,只怕儿子连一线生机都没有了。万伯平道:“先生,你若治好我儿,我愿意付给你两百金,可你要保证我儿子平安无事!”

    胡小天心说老子就算把你儿子给治死了,那也是意外,也算不上医疗事故,你能奈我何?他再度起身道:“万员外,令公子这样的状况,就算是华佗复生也没有十足的把握。我保证不了,毕竟治疗的过程中什么情况都可能生,我唯一能够保证得是,我会尽心尽力。对了,字据上多加一条,万一病人在术中生什么意外,责任你们自己承担,与我无关。”

    万伯平听明白了,敢情这小子是什么都不保证,居然还要让自己写字据给他,万伯平心中一横,写就写!这里是青云县,又是在我万家的地盘上,我就不信你小子敢玩什么花样,真出了事情,我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万伯平让人拿来笔墨纸砚,他在那里写字据的时候,胡小天让他派人前往福来客栈找梁大壮将他的手术器械箱送过来。开颅手术单单是依靠他从京城带来的那些器械还是不够的,胡小天又让万家人去准备了锤子、钳子、錾子,在开颅手术中,这些工具能够派上一定的用场。让佣人帮忙准备,手术用的被单、纱布之类的全都上蒸锅消毒。

    又找来蜡烛铜镜,增加房间内的光照。

    万家人看得一头雾水,这货究竟是要治病还是要凿石头?究竟是郎中还是石匠?不过万家毕竟是大富之家,胡小天提出的所有要求他们全都一一满足。

    一切准备好之后,胡小天先让事先找来的剃头匠将万廷盛的头剃干净,这可不是恶作剧,医学上叫备皮,目的是充分暴露手术部位,避免术中及术后感染。

    慕容飞烟从旁协助,袁士卿曾经送给胡小天一些麻醉药物,如今刚好派上了用场,这些麻醉药物的药力显然还不够强大,胡小天让慕容飞烟帮忙点了万廷盛的穴道,以做到万无一失。

    硬膜外血肿的病人,越早治疗获救的几率也就越高。胡小天当然明白这个道理,虽然他在来到这片大6之后已经做过多次的外科手术,可开颅手术还是第一次做,应该说还是冒着相当大的风险,胡小天冒险还在其次,病人的风险更大,尤其是胡小天今天为万廷盛做手术的动机并不单纯,万廷盛的死活在他眼中并不是那么的重要。他也想过最坏的结果,如果万廷盛真在术中死掉,万家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不过有字据在手,足以脱开干系,就算万家人想仗势欺人,老子亮出真正身份,谅你们也不敢动我。

    利用烈酒进行常规消毒后,胡小天拿起手术刀切开患者头皮。虽然他不齿万廷盛的为人,可是一旦手术开始,他就会不由自主地摒弃成见,在真正的医者眼中,患者是没有好坏之分的,医生的职责是挽救眼前人的生命,救死扶伤是他的责任,至于这个人是不是该死,那是等救好他之后才需要去考虑的问题。

    手术刀切开皮肤、皮下及帽状腱膜,每切开一段都用头皮夹夹住,在缺少电刀凝血的情况下,胡小天利用在火炉上烤红的铁箸替代止血,房间内弥漫着一股焦糊的味道。

    切开头皮之后,行钝性分离帽状腱膜下疏松组织层,将皮瓣基底部翻转。

    慕容飞烟虽然经历大小战役无数,手下也有过数十条人命,可看到胡小天现在的举动也感到毛骨悚然,触目惊心,真不知道他是不是铁石心肠,在整个过程中面不改色,难道他真是一个杀人狂魔转世。

    胡小天虽然拿着手术刀,可他并不是为了杀人而是为了救人,成功分离头皮层之后,接下来的工作更是让慕容飞烟不忍卒看,接下来就是开颅了。

    手术刀沿切口内侧切开分离骨膜,胡小天虽然拥有一套李逸风送给他的手术器械,可这套器械并不完备,并没有开颅用的颅骨钻,所以只能用锤子和錾子打开头骨,这些都不是专业工具,实在是有些原始。

    慕容飞烟万万没有想到胡小天居然用这样野蛮粗暴的方法来开颅,听到他乒乒乓乓的敲击声,看到胡小天聚精会神全力以赴的表现,像极了一个专心致志的石匠。慕容飞烟此时已经是脸色苍白,不是为了患者担心,而是被胡小天的所作所为给吓到了,谁敢说这厮不是恶魔转世,他这哪里是救人,根本是要杀人。慕容飞烟已经在设想回头可能出现的结果,万家老二必死无疑,万府上上下下数百口人要对他们群起而攻之了。她深吸了一口气,看来要做好随时逃命的准备。

    里面叮叮咣咣的声音让外面等待的患者家属也是心惊肉跳,这声音分明是锤子敲击錾子的声音,难道这姓胡的郎中真要用这种方法将二少爷的脑袋给敲开?

    万廷盛的脑壳还是有着相当的硬度,单单是敲开头骨,掀起骨瓣,就耗去了胡小天半个时辰,胡小天眯着眼睛向万廷盛脑袋上开得窟窿内望去,可惜灯光太弱看不清楚,他转向慕容飞烟道:“帮我调整下铜镜,光线对准这个洞口。

    慕容飞烟感觉心底虚,娇躯之上香汗淋漓,呕吐的心都有了,可现在不能吐,不然吐到万廷盛的脑壳里就麻烦了。再看胡小天,双手沾满鲜血,活脱脱一个嗜血狂魔,目光落在万廷盛的脑袋上,天啊!脑袋上被破出了一个足有拳头那么大的血洞,胡小天啊胡小天!你真当是卖西瓜,先开个口看看里面的成色?慕容飞烟吓得又闭上了眼睛。

    只差一张月票就能满两千张,恳请诸君成全,为表诚意,章鱼将第八更送上,还请手中有月票的投出这一张,章鱼这厢有礼了!rs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