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四十七章 【硬膜外血肿】(上)第七更!
    万长青心中一怔,想不到这小子年纪不大脾气不小,有道是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或许他真有些本事。

    此时又有两名郎中家丁给轰了出来,其中一人连头顶儒生巾都被撤掉了,有家丁骂道:“江湖术士也敢登门行骗,再敢登门,来一次打你一次。”两名郎中狼狈不堪地仓皇逃窜。

    万长青朝那边望了望,唇角露出一丝冷笑,然后目光又落在胡小天的脸上,意思再明显不过,如果你没有真才实学,想登门行骗的话,下场跟他们一样。

    虽然万长青打心底不相信这年轻人能有多高明的医术,可在目前的状况下,二少爷危在旦夕,但凡能够想到的法子全都用上了,正所谓死马当作活马医,多个人诊断一下也没什么损失。

    胡小天跟着万长青前往万廷盛的居处,万府规模庞大,占地三十余亩,比起县衙要气派多了。前面是会客议事的地方,万家人全都住在后院,以后花园为中心,分成五个单独的区域,万员外住在坐南朝北的大宅,大儿子万廷昌住在他的左侧,也就是东厢房,二儿子住在西厢房,三儿子万廷光没成亲之前一直跟父母同住,成亲之前,万家特地将东南角毗临青竹园的小院收拾起来,给他夫妇俩居住,可成亲当日这位短命的三少爷就死了,寡居的乐瑶一直都住在那里。

    胡小天来到西厢,还没有走进院门,就听到其中传来一阵女眷的哭声,门前站着的家丁也一个个愁云惨淡。胡小天心中一沉,暗忖这万廷盛该不是死了?如果死了,老子这一趟可就白来了。

    走入西厢院门,看到万伯平和大儿子万廷昌愁眉苦脸地站在那里,万伯平虽然有三个儿子,可平时最疼的就是老二万廷盛,老三是个傻子,又已经去世,老大游手好闲,整天蒙混度日,吃喝嫖赌无所不为,可以说万伯平已经将继承家业的全部希望都落在了二儿子身上,谁曾想二儿子又遭遇了这种事情。

    万廷昌虽然陪着老爹愁眉苦脸,可心中却欣喜非常,往往越是富贵人家,兄弟之间的亲情反倒越是淡泊,万廷昌知道自己在父亲面前并不讨喜,万家的家业多半要由老二来继承,在他心底深处巴不得老二早死,想不到如今居然梦想成真。如果老二当真死了,那么自己就成了家里的独子,万家的偌大家业岂不是全都落在自己的手里,这货越想越是得意只差没笑出声来了。

    看到万长青请来了这么年轻的一位郎中,万伯平明显不悦,万廷昌也终于找到了表现的地方,自然要借题挥一下,指着万长青的鼻子臭骂道:“你有没有脑子?居然请来了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过来看病?耽搁了我兄弟的病情,我拿你试问!”搞得跟他多关心弟弟病情似的。

    万长青被骂得耷拉着脑袋,一言不。慕容飞烟却有些看不下去了,不是看不惯万长青被骂,而是因为万廷昌刚刚的那番话已经辱及到了胡小天,她冷冷道:“人不可貌相,不要因为别人年轻就看清别人的本事,也不是生的道貌岸然就一定是好人,谁知道他背后是不是干着男盗女娼卑鄙龌龊之事?”

    慕容飞烟只是一时气愤,冲口而出,谁曾想这句话正击中了万家父子的软肋,父子两人的目光齐刷刷向她望去。父子眼光都是犀利,一下就看出慕容飞烟是女扮男装,两人几乎同时想到,这女子长得好生漂亮啊。

    胡小天道:“说得好,飞烟,既然人家不相信咱们,咱们也没必要留在这里遭人白眼,走了!”他转身作势要走,其实万廷盛的死活他才不会去关心,之所以来到这里还是因为乐瑶的缘故。

    万伯平现在已经到了病急乱投医的地步,青云县内但凡有些名气的郎中都被他请过来了,可所有人都无计可施,全都断定他宝贝儿子必死无疑。虽说已经派人前往各地遍请名医,但是这一去一回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即便是怎能请到高明的医生,只怕等赶到青云也已经晚了。万伯平赶紧道:“先生留步!”

    胡小天原本也只是虚张声势,听到万伯平的这句话又止住了脚步:“万员外找我还有其他事情吗?”

    以万伯平的傲慢性情,如果不是到了迫不得已的地步,他断然是不会低头的,宝贝儿子的性命危在旦夕,他也失去了昔日的傲气,万伯平硬生生挤出一丝笑容道:“胡先生留步,小儿言行无状,还望先生不要见怪。”

    万廷昌听父亲这样低声下气地说话,不由得气得脸色铁青,他闹不明白父亲为什么对一个年轻郎中会表现得如此低声下气。

    胡小天看了万廷昌一眼道:“子不教父之过,万员外是该好好反省一下。”

    万伯平父子两人都是心头火起,万伯平用眼神制止了儿子作,心中暗忖,你小子究竟是何方神圣居然如此嚣张,居然连老夫也敢教训?如果你真有些本事那还罢了,倘若你治不好我儿子,老子跟你旧账新账一起算,在青云的地界上还没人敢在我面前小张。不过他心系儿子的病情,只能强忍怒火,笑脸相向。

    胡小天这才答应去房内为万廷盛诊病。

    万家女眷众多,在床边哭得最伤心的那个是万廷盛的母亲,围在一旁痛哭不止的还有万廷盛的老婆和两个丫鬟,说是丫鬟其实就是他的小老婆,已经圆了房,还没有举办仪式。

    万伯平看到一屋子女眷哭得天昏地暗不由得一阵心烦意乱,挥了挥手道:“哭、哭、哭!就知道哭,全都给我出去!”

    万夫人生得富态雍容,只是因为儿子的事情已经哭红了眼睛,抽泣:“我哭我儿子都不行吗……儿子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

    好不容易才将一帮女眷请了出去,胡小天来到床边,看到万廷盛直挺挺躺在那里,先用手探了探他的鼻息和脉搏,确信这厮呼吸心跳还在,应该没死,再翻开眼皮看了看他的瞳孔,瞳孔没有散大,胡小天心中有了些回数。

    胡小天然后开始检查万廷盛的伤势,他本以为万廷盛是被自己一棍敲在脑门上,所以才变成了这个样子,可真正检查过之后,方才现,万廷盛身上的伤势不止一处,身上有十多处淤青伤痕,受伤最终的却是在左颞,也就是说,并不是自己的一棍将他打成了这个样子,回想昨晚在场的除了自己还有乐瑶,乐瑶娇弱无力,而且当时他们都在一起,没理由在自己走后又折返回头下手,而且她应该也没有按么大的力量,看来下手的另有其人。

    因为万廷盛已经进入了昏迷状态,所以只能向其他人了解病情。

    万伯平道:“他昨晚在院中不慎跌倒,我们现他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其实现万廷盛的时候,他一身黑衣蒙面,万家还以为闹了飞贼,万伯平显然没说实话,更主要是家丑不可外扬,这种事实在是羞于出口。

    胡小天摇了摇头道:“摔倒?不像!恕我直言,万公子身上头上有多处伤痕,根本就不是摔伤造成,而是有人暴力打击所致。”胡小天对这件事自然清楚,不过昨晚他只打了万廷盛一棍,从万廷盛目前的状况来看,肯定是自己将他拖走之后,又有人趁机下了黑手。

    一旁万廷昌怒道:“你到底会不会看病?我兄弟命在旦夕,你却尽说些不相干的话,耽误了我兄弟的病情,你担待得起吗?”

    胡小天冷冷看了他一眼道:“我要是治不好他,只怕天下间再也没有人能够救他!”他这番话说得充满信心,斩钉截铁。

    除了慕容飞烟见识过他的神奇医术之外,其余人都觉得这年轻郎中实在太过狂妄,胡小天就是要通过这种方式来震住这群人,他刚才的话并没有任何夸大之处,在这片大6上,外科学极其落后。虽然缺少现代化的检查设备,胡小天根据万廷盛的症状依然做出了初步诊断。万廷盛应该是外伤所致的硬膜外血肿,硬膜外血肿是位于颅骨内板和硬脑膜之间的血肿,好于幕上半球凸面,约占外伤性颅内血肿的百分之三十,起病较急,血肿的形成和颅脑损伤有着密切的关系,因为外伤所致的骨折或颅骨的短暂变形,撕破位于骨沟的硬脑膜动脉或静脉窦引起出血或骨折的板障出血。

    胡小天表现出的强大自信虽然有狂傲不羁之嫌,但是他表现出的信心也震住了现场的许多人。

    万伯平低声问道:“敢问先生,我儿子得的究竟是什么病?”

    胡小天道:“他是因为被人用钝器打击头部而导致的颅脑血肿,形成的血块压迫脑部所以才造成了急性昏迷。幸亏你们遇到了我,不然只怕神仙来了也救不了他。”这句话分明代表着他比神仙还要厉害。

    万家人面面相觑,不知这年轻郎中哪来的那么大的信心,难道他真有那么大的本事?

    距离两千张的目标只差八十张,去除双倍因素,就是四十章而已,相信今晚能够完成,章鱼先送上一更,为冲榜再加一把火,等投满这四十张,章鱼将第八章送上!言出必行,立此存照!兄弟姐妹们,好日子咱们先过,手里的月票就别掖着藏着了!rs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