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四十二章 【深入群众】(上)
    胖子喜出望外,恭恭敬敬给许清廉磕了一个响头:“青天大老爷,小的叫贾德旺,家住十里坡南门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襁褓中的一双儿女嗷嗷待哺。”

    许清廉扬起手中的惊堂木啪!的又打了下去:“大胆刁民,你敢欺瞒本官,看你的模样,不过二十七八岁年纪,怎会有八十老母?又怎会同时有两个儿女都在襁褓之中?你真当本官容易蒙骗吗?”女人五十多岁生孩子,还真是少见啊。

    贾德旺惨叫道:“大人,冤枉啊,小的句句是实。俺娘五十三岁怀胎将我生下,我上头还有七个兄弟姐妹,可惜他们全都中途夭折,我这双儿女是龙凤胎,所以都在襁褓之中,小的家道中落,家境困难,实在是命苦啊!”他说得倒也合情合理。

    许清廉哼了一声道:“就凭你也敢说生出龙凤胎?来人,拖下去二十大板!”普通老百姓生了龙凤胎也不敢当众说出来,龙凤二字谁敢轻易使用,这贾德旺无心犯了忌讳,活该挨打。

    一帮衙役如狼似虎地冲了上来,将贾德旺推倒在地,拖着两条腿拉了出去,可怜这货连今天事情生的缘由都没说出来,就被人拖下去痛揍二十大板。

    慕容飞烟皱了皱眉头,附在胡小天的耳边小声道:“下手够黑的!”

    胡小天淡然一笑,其实到现在他也没闹明白究竟生了什么,这胖子和瘦子因何过来打官司。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许清廉应该是个酷吏,

    那瘦子看到胖子被打,脸上露出畏惧之色,等到许清廉的目光朝他望来,这厮眨了眨眼睛,打了个冷颤。

    许清廉嘿嘿一笑,他不笑还好,这一笑让人毛骨悚然。许清廉道:“你说你是苦主?究竟苦从何来?”

    瘦子愣了一下:“大人,小的贾六,青云县露水镇猴山窝人氏,以牧羊为生,这山羊是我的,走失之后被那姓贾的藏匿起来,幸亏被我现……所以……”

    许清廉道:“你说山羊是你的?可有证据?”

    贾六咬了咬嘴唇道:“我养得山羊我自然认得。”

    许清廉道:“它认不认得你?”

    贾六点了点头。

    许清廉道:“那好,把那只山羊牵上来,你叫它一声看它答不答应?”

    贾六彻底愣了,这会儿胖子贾德旺挨了二十大板又被人拖回公堂,这货此时连站都站不起来了,趴在地上哀嚎不已,嘴上已经不再叫冤枉了,他口口声声叫起了狗官,这下顿时触及了许清廉的逆鳞。

    许清廉扬起惊堂木又是啪!的一拍,大声道:“拖出去……”

    此时师爷邢善赶紧走了上来,附在许清廉的耳边说了句什么,他是害怕许清廉闹出人命。许清廉听他说完,果然改了主意,冷冷道:“大胆刁民,咆哮公堂,侮辱朝廷命官,本该将你当场杖毙,可本官念及你是初犯,特地网开一面,来人,将贾德旺暂且收监,让他好好反省一下。”两旁衙役冲上去抓住贾德旺将他再次拖了出去直接押入监房。

    贾德旺这会儿似乎蔫了,不敢再骂许清廉,只是一味叫着冤枉。

    贾六这会儿吓得脸都白了,当许清廉再次望着他的时候,这货吓得接连打了两个喷嚏,恐惧也能让人过敏。

    山羊已经被衙役给牵到了公堂之上,许清廉道:“这羊已经来了,你叫它一声看看它答不答应?”

    贾六苦着脸,用力摇了摇头道:“大人,我不告了!”所有人都明白,这山羊怎么能够听得懂人说话,贾六决定不告乃是明智之举,只可惜现在已经太晚。

    许清廉道:“你不告了?那就是说这羊是贾德旺的?”

    贾六摇了摇头道:“不是他的!”

    “那是你的喽?”

    瘦子吞了口唾沫,此时哪里还敢承认,他趴在地上连磕了三个响头:“大人,小的错了,小的不告了。”

    许清廉冷冷笑道:“你们这两个刁民,一看就是作奸犯科之辈,不知何处偷来的一只山羊,因为分赃不均而生纠纷,居然胆敢来这里论理,呵呵,以为本官糊涂吗?”他抓起惊堂木又是一摔,这动作已经成为习惯了,许清廉道:“来人,重责十板,罚银五两,给我轰了出去,山羊收公!待本官查明真相之后再做定论。”

    胡小天看到现在算是看明白了,这许清廉真正的目的是这只山羊,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让这厮惦记上肯定没好事。

    瘦子也被揍了十大板,最后还罚了十两银子,被轰出公堂。

    这帮看热闹的百姓一个个大眼瞪小眼,虽然心中不平可谁也不敢多说话,断案结束,衙役们将围观群众请出县衙,这场官司就算审完了。

    胡小天他们三个跟着人群一起出去,原本他想趁机和许清廉见面的,可看到这厮审案的全过程之后顿时打消了念头,这根本就是个狗官啊!打完被告打原告,最后连证物都给没收了,实在是贪得无厌,寡言廉耻。

    老百姓们离开县衙之后,都低声唾骂起来。

    胡小天看到一位中年汉子神情激动,于是走了过去,主动搭茬道:“这位大哥,这案子我怎么看得糊里糊涂啊!”

    那中年汉子道:“有什么可糊涂的,咱们这位许大人是惦记上了那只山羊,苦主要吃,被告也要吃,那只山羊他也要吃!银子他还要吃!”说完之后他才现眼前的是一张陌生的面孔,他叹了口气道:“小兄弟,听你的口音是外乡人吧,你知不知道,咱们青云县已经很少有人主动去打官司了,因为大家都明白,无论你有没有道理,只要走进这八字衙门,嘿嘿……不但挨板子,还要赔银子……”说到这里他感觉自己也说得有些多了,于是笑了笑道:“官府的事情还是少说为妙。”

    此时两名衙役架着被打了十大板的贾六扔出了县衙大门外,然后将县衙大门重重关上。看到贾六趴在地上老半天没动,围观百姓虽然很多,却没有一个人主动上前去搀扶他。最后还是贾六自己站了起来,一手扶着围墙,一手捂着屁股,呲牙咧嘴地离开了县衙。

    因为这次的意外插曲,胡小天决定暂缓前往县衙报到,距离上任之期还有三日,暂且寻一家客栈休息,顺便熟悉一下青云县的情况。

    三人就投宿在东大街的福来客栈,店老板叫苏广聚,是个长相忠厚一团和气的中年人,福来客栈算不上豪华,门脸不大,只有八个房间,可好在收拾的干干净净。更为重要的是,店老板还烧得一手好菜。

    安顿下来之后,胡小天舒舒服服洗了个热水澡,来到院子里的葡萄架下,梁大壮已经整理好了桌子,桌上摆好了酒菜,香气四溢。

    看到胡小天进来,梁大壮笑道:“少爷,这儿吃饭住店都很便宜,咱们剩下的银子足够舒舒服服地住上半个月呢。”

    胡小天在桌边坐下:“用不了那么久,过两天咱们就去上班。”

    “上班?”梁大壮被他的这个新鲜词汇又弄得一头雾水。

    胡小天笑着压低声音道:“就是上任,低调,咱们必须要保持低调,这两天我不想别人知道我的身份。”这都是因为他老爹的交代,若非如此,胡小天早就抬出老爹的官威碾压这帮基层官吏,不过他想长期隐瞒身份也非易事,至少七七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燮州环彩阁的那帮风尘女子也知道了,想到这里不由得记起自己还写了一个千两银子的欠条,在上面还盖了官印,真是有些头疼了,以后还不知道要惹出怎样的麻烦呢。

    梁大壮神神秘秘地点了点头道:“少爷,我明白,我全都明白,您这是要微服私访,体察民情啊!高,实在是高!”

    胡小天嘿嘿一笑,食指竖起在嘴唇前神神秘秘嘘了一声,此时方才现慕容飞烟仍然没有过来,向梁大壮道:“慕容姑娘呢?”

    梁大壮向周围看了看,方才压低声音向他道:“刚刚看到她出门去了。”

    胡小天愣了一下,慕容飞烟在青云县也没什么熟人,她出去肯定不是为了寻亲访友,或许是为了买东西吧,女人毕竟和男人不一样,眼前的时代有没有什么即时通讯工具,传呼、手机、对讲机那是一样没有,真想找人,除开费嘴就是费腿,胡小天也不想满大街扯着嗓子喊人,他向梁大壮道:“你去跟苏掌柜说一声,热菜等会儿再做,咱们一边喝酒一边慢慢等她。”

    话刚刚说完,慕容飞烟已经走了院落。

    胡小天笑道:“正说等你,可巧你就来了。”

    慕容飞烟道:“不用等我,你们先喝着,我去换身衣服就过来。”

    胡小天的目光追逐着慕容飞烟娇俏的背影,无意中现梁大壮居然也直勾勾看着慕容飞烟的倩影,当下拿起筷子,调过头来狠狠敲在这厮的脑门上,梁大壮被砸得好不疼痛,强忍着没有叫出声来,可他也知道自己理亏,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自己不就是多看了一眼,少爷这心眼儿也太那啥了,过去都是谁说好东西要分享的?只是看一看,又不会少一块肉。

    s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