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三十八章 【柳暗花明】(下)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晚辈正是胡小天,来到西川途径燮州,听闻周伯伯在此,所以特地过来拜会。”他也是信口胡说,如果知道周睿渊在燮州,他绕着走都来不及呢。

    那中年美妇微笑道:“我兄长和你父亲同朝为官,素来交好,虽然我兄长已经辞官归乡,可这三年来他对胡大人这位昔日好友一直都是念念不忘!”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周家的回响想必就是报复。胡小天心中暗自琢磨,这周睿渊的妹子也非同寻常,以她所处的位置不可能不知道周睿渊和自己老爹之间的旧怨,面对自己这位仇人之子,能将一番话说得如此委婉,深藏锋芒于其中也真是不容易。这种女人外柔内刚,看似温柔如水,往往都是铁石心肠,胡小天暗自警觉,虽然周睿渊已经被贬为庶民,可毕竟西川是他的老家,周家该不会记恨着自己老爹当初落井下石的所为,趁着自己来到这边故意报复自己呢?

    胡小天笑道:“我也常听家父提起周伯伯的事情,他还常说若非阴差阳错,我们两家早已成了一家人呢。”胡小天绝非善类,你跟我暗藏机锋,我就来个笑里藏刀,搞清楚,不是我们胡家对不起你们周家,是你们周家对不起我们胡家在先。

    中年美妇微笑点了点头,当初的确是周家退亲在先,可那时都说胡不为的儿子是个又聋又哑的傻子,眼前的胡小天不但巧舌如簧而且从头到脚都透着精明,身上哪有半点的傻气?中年美妇道:“贤侄,我大哥去北川游历,近日内不会回来了。”

    胡小天叹了口气,显得颇为惋惜道:“真是不巧。”

    中年美妇笑道:“只要你在西川,大家总有相见之日,你说是不是?”

    胡小天点了点头,这会儿功夫他左手的肤色已经恢复了正常,他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不适,呼吸,脉搏的频率也完全正常,七七交给他的解药应该没有动手脚。胡小天暗忖,这周家也非久留之地,以免夜长梦多,起身道别道:“周姑姑,我还有要事在身,先走了!”

    中年美妇也没有挽留,胡小天临行之前又停下脚步道:“那蟠龙玉佩乃是一位老先生送给我的礼物,劳烦周姑姑交还给我。”胡小天不是个视财如命的人,可并不代表他视钱财如粪土,是我的东西当然老子要带走。再者说,从燮州到青云县还有一段路途,他和慕容飞烟两人兜里连一个铜板都没有,总不能饿着肚子走过去,那蟠龙玉佩是老太监安德全送给他的礼物,关键之时还能够拿去当铺换点银子。

    中年美妇朝七七看了一眼,七七点了点头,这小妮子总算干了件公道的事情。有了她的证明,中年美妇并没有在玉佩上制造文章,将玉佩很爽快地交还给胡小天。

    胡小天也没多说话,他犯不着跟这些人扯上关系,尤其是七七那个小丫头,背景绝对非同一般,尽早撇清干系,走得越远越好。

    七七这会儿居然表现出几分留恋:“胡大哥、慕容姐姐,以后我会想你们的!”

    慕容飞烟笑了笑,胡小天却是头也不回地离去,想我们?你丫别方我就谢天谢地了!

    来到门外,胡小天取出水囊,灌了几口水,把嘴巴反反复复漱了一遍,直到将水囊中的水耗了个干干净净,这才擦了擦嘴唇,长舒了一口气道:“好臭!要是能买到一盒口香糖就好了。”

    “口香糖?”慕容飞烟听得云里雾里,胡小天的嘴里永远不乏新鲜词汇。

    胡小天知道自己无意中又说走了嘴,他笑着解释道:“就是芝麻糖!”

    慕容飞烟恍然大悟:“街角就有啊,刚才我看到了。”

    胡小天摇了摇头,摊开双手道:“只可惜咱们两人加起来也没有一个铜板。”

    慕容飞烟听他这样说也不禁有些愁了,黯然道:“这次真是遇到麻烦了,盘缠丢了事小,可官印和文件全都丢了,就算到了青云县,又如何取信于人?”

    慕容飞烟所说的的确是个问题,可事已至此,只能接受现实。胡小天笑道:“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屁大的九品芝麻官,就算是不干也算不上什么损失。”

    慕容飞烟道:“不干就是抗旨,既然蒙受皇恩,我们所做的一切就得对得起当今皇上,我看还是先去燮州府,将咱们遇到的事情说个清楚,看看如何解决这件事情。”

    胡小天原本是想先去当铺将那枚蟠龙玉佩当了,换些银子作为盘缠,可听慕容飞烟这么一说,的确有些道理,如今都惨到这份上了,就没必要继续隐瞒自己的身份,官印和文件全都丢了,搞不好就是个打道回府的结局,他倒没担心朝廷降罪,毕竟有老爹在身后撑着,应该不会有什么大事。

    两人打听到燮州府的所在一路而来,可毕竟人生地疏,兜了几个圈子居然走到了燮州最有名的花街,时近黄昏,这条花街之上处处门前点亮了红灯,处处可闻女子娇柔妩媚的声音,一辆辆装饰华美的车马从他们的身边驶过。

    胡小天感觉燮州也是个富饶繁华之地,左顾右盼看了个目不暇接,时不时可以看到站在门前的风尘女子朝他招手示意,做出种种妩媚的神情,胡小天还是头一次看到这样规模的场面,乐得合不拢嘴。

    慕容飞烟见惯场面当然知道他们走到了什么地方,皱了皱眉头,低声催促道:“快走!”看到胡小天寡言廉耻的笑容就知道这厮脑子里一定没想什么好事。

    胡小天笑道:“你担心我进去?放心,我就算是有那个贼胆也没有哪个贼钱。”

    慕容飞烟道:“你想干什么是你自己的事情,我才懒得管你。”此时前方忽然看到人群聚集,间或传来怒斥惨叫之声,两人从一旁绕过,毕竟这里是燮州,他们自己也是一身的麻烦,哪还有心情管这种闲事。

    可就在他们从人群旁走过的时候,听到一人凄厉叫道:“你们居然打我,知不知道我家老爷是当朝……哎呦……户部……哎呦喂……”

    慕容飞烟和胡小天对望了一眼,两人同时流露出惊喜之色,这声音不是别人,正是梁大壮所,他们怎么都不会想到梁大壮居然会流落到这里,而且落到了一个被群殴的场面。

    胡小天和慕容飞烟两人慌忙分开人群挤了进去,慕容飞烟武功摆在那里,自然要比胡小天动作更快,接连推开两人,正看到一名壮汉,手握一根儿臂粗细的木棍照着地上的一名鼻青脸肿的胖子砸去,慕容飞烟眼疾手快,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探出右手稳稳抓住棍梢,怒斥道:“住手!”

    那名壮汉双膀用力想将木棍从她的手中夺出,却感到那棍子如同在对方手里生了根一般,这货几乎将吃奶的力气都用尽了,可棍子就是纹丝不动,憋得面红脖子粗,额头青筋根根绽露,慕容飞烟冷哼一声,突然一松手,那壮汉因为用力过猛,蹬蹬蹬向后接连倒退,一屁股坐倒在地面上,惹得围观百姓齐声哄笑。

    这会儿功夫胡小天将被揍得如同猪头阿三一样的梁大壮从地上扶了起来,如果不听这厮的声音单凭现在的样貌,可能连他亲爹也不会认出他来。

    梁大壮哭丧着脸当他看清是胡小天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委屈的眼泪都落下来了:“少爷……他……他们打我……”

    从一旁大门内又有五名壮汉冲了出来,一个个手握棍棒凶神恶煞一般,身后还尾随着一个浓妆艳抹花枝招展,艳俗到了极点的肥胖妇人,那妇人捻着手绢,粗短的食指指着梁大壮,捏着嗓子道:“给老娘狠狠地打,不打听打听我环彩阁是什么地方?居然敢白吃白喝,还想白玩我的姑娘,老娘今儿一定要将你扒皮抽筋,切掉你的子孙根!”

    s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