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三十六章 【驭兽】(下)
    树冠深处又是接连两箭射出,慕容飞烟连续拨打,感觉这两箭的力量比起刚才已经有所减弱,通常会有两种可能,一是对方气力开始衰竭,还有一种可能是对方看到驭兽师被杀,已经开始逃离,羽箭的威力随着距离的增加而减弱。

    慕容飞烟看到远方树冠枝叶摇动,断定对方已经开始逃离,怒道:“哪里走?”她跃上树冠,看到一个黑影正从前方枝头飞起,然后身体在半空中一个转身,连续射出三箭。

    慕容飞烟利用树枝的遮挡躲过对方的射击,咄咄咄!三声闷响,羽箭依次钉入树枝之中。利用慕容飞烟躲闪的时机,对方又拉开了一段距离,眼看就要进入前方竹海。

    慕容飞烟下定决心,决不让此人从眼前逃走。双足在树枝之上重重一顿,那树枝在她的全力一踏之下弯曲如弓,然后凭借着强的韧性向上反弹而起,慕容飞烟借着树枝的反弹之力,娇躯向上腾飞出足有三丈,升高到最高点的时候,双臂舒展,如同鸟儿张开的双翼,向前方滑行而去。

    那黑衣箭手看到慕容飞烟如影相随,始终无法摆脱她的追踪,只能暂时放弃继续逃离的想法,反手从后背箭囊中抽出三支羽箭,扣在弓弦之上,双膀用力,弓如满月,满弓之后迅松开弓弦,三支羽箭分从不同的角度射向慕容飞烟,这三支羽箭在尾羽的构造上略有不同,排列在外侧的两支羽箭,尾羽并非平衡排列,这种特殊的结构决定了它们的飞行轨迹,正中一支羽箭笔直射向慕容飞烟的胸口,排列在外侧的两支羽箭划出两道弧形的轨迹,最终汇集的目标仍然瞄准了慕容飞烟。

    面对三支不同角度飞来的羽箭,慕容飞烟并没有挥剑拨打,而是如同断线的风筝一样直坠而下,三支羽箭从她的头顶掠过。

    慕容飞烟手中长剑脱手飞出,宛如风车一般在空中旋转,冰冷剑刃直奔黑衣箭手而去。

    那黑衣箭手箭囊中的羽箭已经射完,面对慕容飞烟掷来的长剑唯有用长弓抵挡,扬起手中角弓挡住,长剑撞击在弓身之上,弓身喀嚓一声从中折断,长剑去势不歇,细窄的剑锋刺入黑衣箭手的胸口,那黑衣箭手有些不能置信地望着胸前的剑柄,身体直坠而下,落在山岩之上,出清晰的骨骼断裂声。

    慕容飞烟落地之后,快步赶了上去,抓住长剑的手柄,生恐那黑衣箭手未死,又将剑身向下送了一寸,看到那黑衣箭手再无动静,方才将长剑拔了出来,在他身上擦净血迹,转身向乱石堆匆忙赶去。

    胡小天和那小姑娘苦苦支撑,两人的身上早已布满血迹,他们的周围到处都是黑鹰飘飞的黑色羽毛,巨岩之上横七竖八地躺着十多只黑鹰的尸体,这些多数都是被暴雨梨花针射杀,可同伴的死亡并没有吓退黑鹰军团的进攻,它们仍然在不惜代价地亡命进击。

    下方的恶狼很快就将同伴的尸体分食一空,再次展开新一轮凶猛的进攻,胡小天连番苦战,身体已经达到了承受的极限,奋起全身的力量挥舞手中的水火棍,照着一头成功攀上巨岩的青狼头部就是狠狠一棍,那青狼向右侧疾闪,水火棍砸了个空,正落在巨岩之上,咔嚓一声,水火棍从中折断,震得胡小天虎口剧痛。

    那头青狼躲过胡小天的全力一击,旋即凶猛扑了上去,胡小天手中只剩下不到二尺长的半截断棍,仓促之中只能将水火棍的残端指向青狼,这个下意识的动作也只是做做样子罢了,根本不可能对那青狼造成致命伤害。

    胡小天的双目和恶狼幽兰色的双瞳对视着,整个脑海陷入一片空白,耳边只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难道他真的要命丧于此?

    生死攸关之时,又是那小姑娘举起手中的暴雨梨花针,瞄准青狼的头颅一股脑射了出去,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因为不清楚这一轮射击能否将青狼毙命,所以干脆连续按动了三下,将暴雨梨花针射了个干干净净。

    青狼在呜咽声中摔倒在地上,胡小天还没有回过神来,一只黑鹰又照着他的面门飞扑而来,锐利的双爪直取他的双眼。

    小姑娘惊声道:“小心!”

    如梦初醒的胡小天扬起手中的半截木棍脱手飞出,狠狠向黑鹰砸去,黑鹰舒展双翅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几乎贴着巨岩的边缘飞行,成功躲过那半截木棍,可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一头灰狼从巨岩下方踩着同伴的身体突然窜起,准确无误地咬住黑鹰的颈部,随之又有三头恶狼先后成功攀上了巨岩。

    那小姑娘手中的暴雨梨花针已经射完,胡小天的那根水火棍也彻底失去,两人手中各握着一把匕,望着一头头6续攀上巨岩的恶狼,数十只黑鹰虽然暂时停下攻击,但是仍然盘旋在他们的头顶不愿离去。

    胡小天有记忆以来还从未经历过如此凶险的场面,他心中暗叹,老子千辛万苦来到这里,为的是前往青云县当个九品官,却想不到最终是给恶狼送肉来了。

    耳边响起那小姑娘的声音道:“是我拖累了你,对不起!”

    胡小天诧异地转过脸去,却见那小姑娘脸色苍白,一双明眸望定了自己,这倒不是因为胡小天生得如何英俊,而是因为她不敢看凶恶的狼群。

    死到临头,胡小天反倒没那么害怕了,这厮笑道:“我犯不着跟一个小丫头一般见识,不过能死在一起也算有缘。”

    小姑娘将一个瓷瓶递给胡小天。

    胡小天诧异道:“什么?”

    “解药!”

    胡小天真是哭笑不得了,这当口儿居然想起来给自己解药,有分别吗?自己吃也得死,不吃也得死,七日断魂针!希望老子的肉都是有毒的,让这帮恶狼吃了把它们全都毒死。

    恶狼步步紧逼,胡小天将小姑娘护在自己的身后,虽然必死无疑,生死关头不妨表现出自己的大度和无畏,这也算得上是胡小天身上可圈可点的优良品质。

    小姑娘倒是倔强:“不用你护着,我不怕死!”

    胡小天道:“好死不如赖活着,我中了你的七日断魂针,肉是有毒的,让它们先吃我,如果能够连它们一并毒死,你或许还有一线生机。”话说的感人,可胡小天心中明白这种情况根本不可能生,他们两人都难免要成为恶狼的腹中餐。

    已经有七头恶狼成功爬上巨岩,它们并不急于进攻,而是围拢成一个圈子,慢慢向中间靠拢,在群狼看来,两人早已成为腹中之物。

    胡小天叹了口气道:“来不及了!”他的目光仍然向远方眺望。

    小姑娘冷冷道:“你还在指望她来救我们?”她摇了摇头道:“大难临头各自飞,她早已走了!”

    胡小天笑了笑,这小姑娘年纪虽然不大,可是戒心极重,对人缺乏基本的信任,他相信慕容飞烟绝不会弃他而去,可今天只怕是来不及了。

    胡小天握紧手中的匕准备亡命一搏,低声道:“你叫什么?是什么人?”临死之前他还是想闹个明白,自己到底为谁而死,总得弄个清楚。

    “我叫七七!”

    胡小天咀嚼着这有点怪怪的名字,即便是在最后关头,这小妮子仍然对他充满了戒心,吝惜到不愿说出她的姓氏,七七究竟是个代号还是她的排行?胡小天无意刨根问底,因为他没有时间去想去问,扬起手中的匕主动向一头青狼扑去,此时心中只想着干掉一个就赚上一个。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