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三十四章 【今晚的月光】(上)
    那小丫头这才回过神来,一不,抓着铁索小心走了过去。胡小天气喘吁吁地回过身去,看到慕容飞烟正沿着倾斜的吊桥步履艰难攀援而来,吊桥的四根吊索被斩断了一根,比起刚才要困难了许多,慕容飞烟经历这场生死搏杀,居然克服了对高度的畏惧,看来人只有到了生死关头才能实现自我突破。

    胡小天向她伸出手去,慕容飞烟也伸出柔荑,两人的指尖终于触在了一起。

    咻!一支燃烧的火箭穿越雨雾射向吊桥,咄!的一声钉在吊桥木板之上,胡小天倒吸了一口冷气,对方这是要赶尽杀绝的节奏。

    慕容飞烟惊呼道:“快走!”

    两人一前一后向吊桥的出口跑去,还好那支火箭射在吊桥上并没有燃烧起来就被雨水浇灭。吊桥出口处已经完全被浓烟封闭,胡小天和慕容飞烟沿着铁索,屏住呼吸走过这段,饶是如此也被熏得涕泪之下。

    终于有惊无险地渡过了这座吊桥,此时闪电引起的山火也已经蔓延到了吊桥上,吊桥燃烧了起来,越来越小的雨势无法将山火扑灭,很快浓烟就在他们的周围蔓延开来。慕容飞烟最后一个通过吊桥之后,挥剑将几条吊索斩断,已经开始燃烧的吊桥伴随着吊索的断裂向对面的山崖荡去,撞击在崖壁之上,四散分裂,慕容飞烟之所以这样做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斩断吊桥才能确保后方不会有追兵追赶上来。

    胡小天用湿布蒙住口鼻,看到梁大壮和那小丫头两人都藏在大树后方等着,邵一角却不知所踪,问过之后方才知道邵一角前往树林之中寻找敌方弓箭手去了。

    几人正在担心的时候,看到邵一角从树林中走出,刚刚走出了树林就一头栽倒在了地上,他的后心上深深插入了两支羽箭。

    胡小天慌忙将他拖了过来,依靠树干作为掩护,摸了摸邵一角的颈动脉,现他已经气绝身亡了。

    慕容飞烟伸手探了探邵一角的鼻息,摇了摇头,黯然道:“敌人在暗,我们在明处,深入密林实属不智。”邵一角虽然是尚书府中数得着的好手,可并没有太多的实战经验,和真正的高手还有很大差距,冒险进入密林寻找潜伏在林中的射手,归根结底还是为了牵制弓箭手的注意力,如果不是他,或许胡小天和慕容飞烟两人无法顺利通过吊桥。

    胡小天虽然对邵一角并没有太深的感,有时候还嫌弃这几个家伙胆小无用,可真正看到一路走来的跟班死在自己面前,内心还是深感触动,他握紧双拳,抬起头目光冷冷落在那小丫头的脸上。

    那小姑娘脸色苍白,却没有流露出一丝一毫的惶恐和伤感,目光竟懒得朝地上的尸体看上一眼。

    看到同伴身故,梁大壮眼睛都红了,他指着那小姑娘道:“都是为了你!如果不是因为你,邵大哥就不会白白送死!”

    那小姑娘既没有反驳也没有承认,只是默默拎起自己的蓝印花布包袱,咬了咬嘴唇,向前方的道路走去。走了几步她停下脚步道:“你们是想留在这里等死吗?”

    胡小天没有搭理她,向梁大壮道:“大壮,找个土坑咱们把一角埋了!”

    小姑娘回过身,怔怔望着他们几个。

    慕容飞烟找了一处洼地,胡小天和梁大壮一起将邵一角的尸体放了下去,然后用石块将他的尸体掩盖起来,避免被野兽吃掉,目前他们能做的只有这些。

    慕容飞烟始终警惕着周围的动静,应该还有箭手潜藏在密林深处,也许此时正观察着他们的一举一动。正在寻找着刺杀他们的机会,慕容飞烟的目光落在远方的小姑娘身上,那小姑娘蹲在路边不知在做些什么。慕容飞烟忽然感到一阵后悔,也许她真的错了,如果当初听胡小天的话不去插手这爷孙俩的事,他们就不会有那么多的麻烦,邵一角也不会枉死在这荒山野岭。

    山火带来的浓烟越来越大,胡小天和梁大壮也完成了他们的工作,胡小天拧开酒囊,在邵一角的墓前洒了一圈,低声道:“一角,保重,等我们安定下来,我会让人过来乞骸骨,护送你返回家乡。”

    梁大壮跪在邵一角墓前,不知该说些什么,孩子一样大哭起来,胡小天拍了拍他宽厚的肩膀道:“走了!”

    慕容飞烟也向坟墓鞠躬致敬,最后一个走过来的是那位小姑娘,她将刚刚采撷到的一束野花轻轻放在邵一角的墓前,背着众人,用微乎其微的声音道:“对不起……”

    下山的路途顺畅了许多,雨停了,云消散了许多,可是因为邵一角被杀所带来的阴霾却笼罩在他们的心头,短时间内是无法消散的。

    胡小天和梁大壮对那小姑娘都相当的冷漠,即便是慕容飞烟也对这冷血的小丫头生出不小的反感,其实这种反感的产生是从知道她下手对付胡小天就已经开始了。

    夜幕降临的时候,他们终于翻过了这座蓬阴山,说来奇怪,这一路之上,那名隐藏在暗处的箭手并没有对他们起攻击。

    当晚他们在半山腰扎营,慕容飞烟小心选了一片乱石丛,扎营的地方位于几块千钧巨岩之间,站在巨岩之上可以将周围的景物看得清清楚楚,在乱石丛中休息是为了避免弓箭手的射击。

    梁大壮点燃一堆篝火,开始准备晚饭,那小姑娘似乎觉察到其余几人对她的冷落,也不凑过去,一个人找了个避风的角落坐了,抱着自己的蓝印包裹静静望着黑天鹅绒般的夜空,不知她在想些什么。

    慕容飞烟腾空飞掠到其中一块巨岩之上,站在上面警惕望着周围的动静,没多久就听到身后窸窸窣窣的声音,她转身望去,却见胡小天手脚并用,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方才从下面爬上来。慕容飞烟看到他笨拙的样子,不禁有些想笑,主动伸出手去,将胡小天拽了上来。

    胡小天走了一天的山路,早已是筋疲力尽,攀上这块巨岩已经感觉到体力透支了,虽然这厮也非常要强,可不得不承认自己的体质和慕容捕头是无法相提并论的,一屁股就势坐在那巨岩之上,双手撑在两旁,呼哧呼哧喘了一会儿,气息方才平缓下来:“累死我了!”

    慕容飞烟瞥了他一眼道:“你这种富家公子哥儿,养尊处优惯了,根本吃不得一点苦。”话虽这么说,可是这一路走来,她已经现胡小天绝非一个娇生惯养的公子哥儿,更不是她过去眼中的一无是处,慢慢现这厮的身上还是有着不少的闪光点的。

    两人一个站着一个坐着,目光却投向同一方夜空。夜色苍茫,峭壁悬崖已经看不清楚,只看到黑魆魆的峰峦轮廓,孤星在犬齿一样的山巅上闪烁,一弯薄冰一样的月亮无声无息地从远方的山峦下缓缓升起,如此寂静,夜色仿佛从树梢间的蛛网下悄然滑落,悄然就主宰了这个世界。

    慕容飞烟望着夜空中星月交辉的美丽景象,抬起她曲线柔美的下颌,在月光中留下一个绝美的剪影,月光笼罩在她的娇躯上,仿佛为她笼上了一层神秘而圣洁的光晕。

    胡小天被她此刻表现出的美所惊艳,目不转睛地望着她。而慕容飞烟的目光只是盯着那一轮冉冉升起的新月,梦呓般柔声道:“在你的家乡,有没有见过这么美丽的月色?”

    “我的家乡?”如果不是慕容飞烟的提问,胡小天几乎已经忘记了自己原来所生存的世界。他的回忆并不快乐,他摇了摇头:“景色并不重要,心才重要!”求点梦想杯票票!

    (一秒记住小说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