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二十二章 【长亭】(上)
    胡小天离京之日,胡不为并没有选择相送,不是当爹的心狠,而是他不喜欢告别的场面,更何况今天还有个重要的朝会。

    胡小天也是个洒脱之人,起了个大早,来到父亲房内向他道别,父子两人说的话也很简单,胡不为道:“这么早啊!”记得过去这小子都是睡到自然醒的,早起过来请安好像是记忆中的第一次。

    胡小天道:“早点走,好趁着白天多赶点路。”

    胡不为点了点头:“都准备好了?”

    胡小天道:“差不多。”

    “一路顺风!”

    胡小天点点头,转身准备出门的时候,忽然又想起了什么,屈膝跪倒在地面上,给胡不为邦邦邦磕了三个响头,磕完之后,又接着来了三个。

    胡不为道:“够了,够了!”

    胡小天道:“这三个是给我娘磕的,等我娘回来,您帮我转磕给她。”

    胡不为原本心中的离愁因为儿子的这番话而冲淡了许多,他笑骂道:“混小子,占我便宜!”

    “我没占你便宜,是我娘占你便宜!”胡小天不等他搀扶自己就站起身来,向父亲挥了挥手道:“走了,别送,千万别送,那么大年纪,哭哭啼啼的让人笑话。”

    胡不为笑道:“老子是那么喜欢哭鼻子的人吗?”

    胡小天转身离去,潇潇洒洒走向门外:“帮我照顾好我娘,顺便照顾好自己。”

    胡不为望着儿子挺拔的背影,心中一阵感动,他忽然感觉到儿子真得长大了。

    胡小天对京城没什么留恋,如果硬要说有,应该说霍小如算得上一个,只可惜没有时间和她展感情了,此去西川,山高水长,虽然霍小如说过明年或许会去西川,但是一切还都是未知之数,他们之间至多只能算得上是互有好感罢了,远没展到两情相悦,爱到你死我活的地步,自然谈不上什么承诺。

    四名家丁已经备好了车马,他们的脸上虽然都带着笑,可一个个笑容里明显透着牵强,没有人想跟着这位少爷前往西川,从京城到西川有三千多里,单单是路上就要耗去近一个月的时间,而且西川地处偏僻,他们所去的青云县,更是个地图上都很难找到的地方,方方面面的条件自然无法和京城相比。

    梁大壮这种人没有家眷,孤身一人的还好说,胡佛、李锦昊、邵一角三人全都是有家有口,这次让他们跟着一起过去西川,不得不面临和家人长久分离的局面。这些人都在尚书府里面厮混惯了,让他们去西川受苦,自然是满心的不情愿,更何况要抛妻弃子,日后定然要饱尝相思之苦。

    胡小天从几个人的笑容中就看出他们的为难和勉强,他笑道:“你们考虑清楚,咱们去西川少则一年两载,多则三年五载,真要是不想去,就别勉强。”

    梁大壮道:“少爷,我是一定要去的,你去哪里,我就跟着去哪里。”这货知道定下来的事情不容更改,所以不失时机的表忠心。

    胡佛道:“少爷,我们全都是真心想去。”这帮人全都明白如果不跟着过去就意味着失去了手头的这份差事,所以只能违心装出情愿的样子。

    胡小天当然知道他说得并不是实话,胡佛家里还有三个孩子,他这一走,家里只能靠老婆一个人照顾了,他笑道:“放心吧,等到了西川,我就让你们回来,我的俸禄不多,养不起你们这帮吃白饭的。”

    几个人都是一怔,急忙道:“少爷,我们绝没有回来的想法,都是真心实意地要跟您过去。”跟在胡小天身边久了,都知道这位少爷精明过人,别听他说得如此通情达理,可谁又知道他是不是故意使诈,试探他们的忠心呢?

    胡小天道:“虚伪,你们怎么想全都写在脸上了,我跟我爹说过了,等到了西川,就让你们几个回来。”

    几个人听到胡不为已经同意了,也就是说这次前往西川只要沿途护送,而不是要陪着胡小天在西川受苦,一个个顿时情绪高涨起来,一扫之前的消沉愁绪。

    胡佛早已备好了车马,胡小天并没有选择乘坐马车,而是选择骑马,马是胡佛特地给他挑选的一匹雪花骢。经过这段时间的锻炼,胡小天的骑术也算是堪堪入门了,足踩马镫,翻身上马,一系列动作也做得似模似样。五人出了尚书府的正门,却见慕容飞烟身穿蓝色劲装,外披黑色斗篷,骑在黑色骏马之上静静等候在大门外。

    看到慕容飞烟,胡小天不禁咧开嘴笑了起来,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在青灰色的黎明中显得格外醒目。

    慕容飞烟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的笑容,剑眉下一双明澈的眸子冷冷望着胡小天,然后一言不的拨转马头,向京城西门的方向行去,她并没有纵马疾行,所以胡小天很容易就跟了上去,挽着马缰和她并辔而行,侧目看了看慕容飞烟冰冰冷冷的小脸,轻声道:“不高兴啊?”

    慕容飞烟没有搭理他,无论胡小天怎样问,她都是闭口不言,搞得胡小天也非常尴尬无趣,心中暗忖,看来这次利用老爹的关系将她派往西川陪同自己,真是得罪了她,不过不妨事,这长路漫漫,老子就不信你能始终都装哑巴。

    一行人缓缓而行,出了城门之后,慕容飞烟明显加快了马,行进在队伍的最前方,胡小天跟在她后面,再后面是李锦昊和邵一角,胡佛驾着马车和骑马的梁大壮跟在最后。

    眼看前方已经到了十里长亭,虽然太阳只是从东方刚刚升起,长亭处却已经站满了话别的人们。慕容飞烟并没有减缓马的迹象,她在京城之中无亲无故,即便是京兆府过去的上司属下,知道她前往西川任职的也只有京兆尹洪佰齐一个,以洪佰齐的身份,当然不会起一个大早来给她这个小捕快送行。

    胡小天认为也不会有人给自己送行,老爹在家里准备上朝,自己在京城也没什么朋友,去西川任职的事情也没有向外张扬,除了少数人之外并没有几个知道他要出京任职。

    可经过长亭的时候,却看到远远一群人过来,为的那人亲亲热热叫道:“兄弟!兄弟!”

    众人循声望去,现那高呼兄弟的人竟然是吏部尚书史不吹的宝贝儿子史学东,这声兄弟喊得自然是胡小天,他和胡小天是八拜之交,虽然两人各怀鬼胎,可名份是已经确定的,京兆府少尹史景德还为他们两人做过见证。

    胡小天怎么都不会想到这货能够跑来送自己,慕容飞烟勒住马缰,冷冷看了胡小天一眼,这眼中满满的鄙视,她并非是鄙视胡小天,而是鄙视史学东,她这次之所以被停职全都是拜这个混蛋所赐。当日打得不可开交,你死我活的胡小天和史学东,如今却成了拜把兄弟,唯有用臭味相投,狼狈为奸,蛇鼠一窝来形容他们。

    胡小天翻身下马,从他下马的动作来看,还是相当笨拙,骑术不精,没办法,他将马缰扔给身后的邵一角,然后笑着迎了上去,向史学东抱拳行礼道:“大哥!您怎么来了?”心中却明白,史学东是吏部尚书史不吹的儿子,一定是他听说了自己外出为官的消息,不过这厮起了这么一大早过来给自己送行,到底是什么目的?究竟是坏事还是好事?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