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八章 【简单粗暴】(上)
    霍小如因为这充满侮辱性的一联,俏脸失了血色,一双美眸也变得黯淡无光,她虽才华过人,可毕竟出身卑贱,就如今天的笔会,别人请她过来,表面上透着尊敬,可内心真正的想法却只是想她过来寻个乐子,谁也没有看得起她的身份,霍小如身后的小婢眼圈都红了,显然为主人所遭受的屈辱而感到不平。

    霍小如轻声叹道:“因火生烟,若不撇出终是苦!”一方面指出邱志堂火气太盛口下无德,另一方面又在感叹自己凄苦的命运,说完之后,她黯然道:“婉儿咱们走!”刚才的良好心境顷刻间烟消云散,甚至连和胡小天道别都忘记了,只想快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胡小天看到霍小如无端遭受如此羞辱,心中早已义愤填膺,再看到邱志高和邱志堂兄弟两人站在那里得意洋洋,宛如大胜了一场,胡小天心中骂道:“混账东西,老子今天不打你们我跟你姓!”他笑眯眯朝着邱志堂走了过去,拱手行礼道:“这位兄台,真是高才!”

    邱志堂满脸傲慢冷哼了一声,眼皮一翻,根本没有理会他。

    胡小天心头火气,忽然就挥拳打了出去,这一拳呯!的一声砸在邱志堂的鼻子上,打了邱志堂一个猝不及防,也打得这厮鼻破血流,胡小天大吼道:“你大爷!”打心底感到一阵痛快,归根结底简单粗暴的报复方式来得最为直接最为畅快。

    邱志高看到兄弟被胡小天突然一拳给打到在地上,顿时冲上来和他厮打在一处,周围站着的几名书生文士不认得胡小天,可都是邱家兄弟的朋友,看到胡小天和邱家兄弟生打斗,都冲上来帮忙,胡小天高声叫道:“梁大壮,你们他妈都是死人吗?”

    梁大壮和一起过来的五名家丁这会儿方才反应了过来,梁大壮大吼道:“你姥姥的,敢打我们少爷,兄弟们!把这帮不开眼的孙子揍回娘胎里去!”

    别看这帮家丁对付真正的练家子不行,可对付这几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还是绰绰有余,更何况胡不为新增了两名家丁贴身保护胡小天,这两名家丁的战斗力在胡府之中仅次于胡天雄,六名家丁以加入战场,顷刻间控制住了局面。

    那帮书生平时吟诗作对,之乎者也还行,谈到打架根本上不了台面,

    秀才见了兵有理说不清,要是遇见家丁,连说理的机会都没有,看到眼前情景一个个拔腿就跑,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

    胡小天这四个多月的锻炼可不是白费的,虽然不懂什么高明的武功,格斗技巧方面差了一些,可是力量却着实不弱,尤其是面对邱家兄弟这种文弱书生,他没花费多大力气就占据了全面优势。

    先是邱志堂被胡小天一拳击倒在地,然后邱志高上去帮忙,从后面抱住胡小天的身躯,冷不防胡小天的脑袋向后一甩,后脑勺撞在邱志高的鼻子上,把他撞得鼻血长流。

    胡小天的六名恶仆冲上来把邱志高拖倒在地,然后一阵拳打脚踢。邱志堂刚刚从地上爬起来,又被胡小天冲上去,当胸一脚踹到在地上,胡小天骑在他的身上,左手揪住他的衣领,扬起右手,左右开弓抽了这厮五六个大嘴巴子,打得邱志堂面颊高肿,惨呼连连。

    邱志堂哀嚎道:“君子动口不动手,你这恶少……真是有辱斯文……”

    胡小天笑道:“有辱斯文?老子侮辱得就是你这种斯文人,不打你我今儿非憋出毛病来不可,不打你,你就不能长点记性。”

    这是个崇尚规则的时代,读书人看重得是君子动口不动手,对这些清高的文化人来说,他们都把动手看成是野蛮粗俗的表现,根本不屑为之。大家吟诗作对,比得是文采,做得是君子之争,你要是在才华上胜过我,我对你心悦诚服,很少看到读书人因为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的场面。

    所以邱家兄弟方才敢口出狂言,取笑霍小如的出身,霍小如面对这样的侮辱,也只能感叹自己命苦,准备默默离去的时候,想不到会形势生这样的逆转,胡小天之所以出手,完全是因为看到邱志堂对待一个女子如此刻薄而义愤填膺,感觉如果文绉绉地用对联应对,跟这兄弟俩做口舌之争都不解恨,只有冲上去拳打脚踢一通胖揍方才能够找回心理平衡。

    事实验证了胡小天的想法,痛揍邱家兄弟的时候得到的满足感和酣畅感,要比吟诗作对强了不知多少倍,这货心说看来我这辈子从骨子里就是个粗人!蓬!地一拳又砸在邱志堂的右眼上,打得这货直挺挺躺了回去,涕泪之下道:“恶徒……你不怕被天下的读书人笑话……”

    “笑话你娘!”胡小天狠狠在这货脸上啐了口口水。

    霍小如原本想上车离去,可想不到胡小天居然会冲上去大打出手,她当然明白之所以会生这场混战,全都是因为自己的缘故,看着眼前的局面,胡小天一方显然占尽优势,打得那帮才子哭爹喊娘,屁滚尿流,一时间不知是该走还是该留,身后抱狗的女婢婉儿看得畅快,一旁不停助威道:“打得好!打得好!加油!加油!”

    霍小如瞪了婉儿一眼,婉儿吐了吐舌头,缩了缩脖子,显得非常可爱。霍小如正在犹豫是不是应该去劝解一下的时候,却见一匹黑色骏马从远处驰向烟水阁的方向,马上一名公差打扮的女子英气逼人,她一手牵着马缰,一手握剑,怒斥道:“全都给我住手!”正是京兆府女捕头慕容飞烟。

    胡小天虽然没有回头,已经从声音中判断出了来者的身份,心中暗叫晦气,姥姥的,想不到大康京城的治安还真是不赖,出警效率这么高啊,到底是谁多管闲事,这么快就拨打了11o?

    原本已经躺倒在地上的邱志堂听到捕快来了,重新抬起头来,大声惨叫道:“救命啊……”这一声把吃奶的力量都用上了,脖子上的青筋全都暴出来了。马上看到一只拳头在自己的眼前放大,胡小天下手可真够黑的,蓬!的一拳,把邱志堂的左眼也给打青了,然后从邱志堂的身上爬了起来,拍了拍双手,满不在乎道:“兄弟们,收工走人!”

    听到胡小天一声令下,梁大壮那帮家丁马上也停止了殴打,一个个整了整衣服,气喘吁吁地来到胡小天的身后站了。

    慕容飞烟已经纵马奔行到烟水阁前,胡小天本以为她又得来个前空翻外加转体的下马动作,可这次并没有被他算准,慕容飞烟只是翻身下马,这妞儿的身手真是矫健,简单朴素的动作一样那么英姿勃勃,她手握剑柄,一双美眸冷冷盯住胡小天,迈着不急不缓的步子向他走了过来。

    胡小天笑眯眯望着慕容飞烟,看来自己和慕容小/妞有点犯克,怎么每次出事她都会第一时间出现在案现场,难不成这小/妞把自己当成了重点嫌疑对象,一直在盯防自己。

    慕容飞烟来到胡小天面前,围着他缓缓走动,她走胡小天也走,两人目光相对,绕着圈儿对视着,乍看跟斗鸡似的。最终还是慕容飞烟率先停下了脚步:“胡公子!今天的事情你作何解释?”

    胡小天哈哈大笑,态度那是相当的不屑。

    邱志高、邱志堂两兄弟相互搀扶着从地上爬了起来,他们此时的模样,恐怕连他们的亲爹亲娘都认不出来了,文化人遇到流氓注定是要吃亏倒霉。两兄弟哀嚎道:“慕容捕头……他当街行凶……你一定要为我们做主啊……”

    慕容飞烟望着胡小天唇角露出冷笑:“众目睽睽,当街行凶,恃强凌弱,以众凌寡,你还有什么话说?”她早就算准了胡小天还会作恶,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犯在了自己手里。

    胡小天道:“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身为执法人员,不问缘由,不经调查,不分青红皂白,偏听偏信,对我妄加指责,混淆黑白,颠倒是非,慕容捕头!你今天是不是想让我见识一下,何谓假公济私,何谓公报私仇?”他根本不怕慕容飞烟,之前京兆尹洪佰齐在他老子面前也得礼让三分,更何况慕容飞烟这个小小的捕快。

    慕容飞烟冷冷道:“伶牙俐齿,信口雌黄,颠倒是非,混淆黑白的是你!”她马上先行,这会儿她的部下,四名捕快方才跟了上来,四名捕快这一路急匆匆跑来,体力明显透支,一个个拄着手中的水火棍,上气不接下气。

    胡小天没打算跟一个小/妞儿逞口舌之利,笑眯眯道:“帮手来了啊,刚好帮忙把这群废物送医院,没事我先走了!”这货招了招手,带着手下人大摇大摆想离去,方才走了一步,慕容飞烟手中的剑就抵在了他的心口之上,当然是带着套的。慕容飞烟的目的只是为了阻止他离去,不是为了伤人。

    胡小天叹了口气道:“我说慕容捕头,你这么喜欢顶我啊,的很不舒服的,要不咱俩换个位置,我顶你试试?”

    慕容飞烟怒道:“无耻!”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