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九百九十六章 寒冰堡垒
    当白火手中的星象符卡被点亮,被隐藏在时空夹缝中的寒冰堡垒便对众人展露出其真容。原本空旷无物的冰原上突兀地出现了大片大片仿佛刀锋一般的冰壁,层层叠叠的寒冰屏障就仿佛野兽的獠牙一般在道路两旁次第升起,远方的黑暗夜空中浮现出了仿佛极光,又仿佛海市蜃楼般的幻影,而那些半透明的幻影在星光下迅变得凝实,须臾之间便成为高耸的城墙以及尖尖的塔楼。随着郝仁驱车前进,周围的光影也在一刻不停地飞快变化着,原本的北极冰原景象与被隐藏起来的寒冰堡垒交替出现,几乎让人难以辨别何为真实何为虚幻。而当这一切最终稳定下来的时候,众人已经抵达一座巍峨的巨城门前,猎魔人的“千年宫”以它不可思议的壮丽身姿欢迎着访客的到来。

    就如这座要塞的名字,寒冰堡垒是一座耸立在极北之地的冰雪之堡,“寒冰”二字不仅仅源于北极的万里冰封,更是源于这座城堡的建筑材料。众人目瞪口呆地现这赫然是一座真正意义上的“冰城”:巨大的、几乎如同山崖般的冰壁在眼前耸立着,完全与脚下的大地冻结在一起,冰岩之上用仿佛雕刻般的手法建造着无数的窄窗和向下延伸的冰刀,层层叠叠的城垛和箭楼林立在堡垒顶端,在极夜的黑暗中仿佛蛰伏起来的怪异猛兽,而在这些结构之间,则可以看到无数线条粗犷又带着诡异美感的棱状尖塔,就仿佛要塞上的灯塔般在夜空中闪耀着魔法的光辉。

    而所有这一切,材质都是冰块,或者至少看上去很像冰块。但整座堡垒并没有因此显得晶莹剔透,更没有因此显得脆弱:所有冰层明显都添加了别的什么东西,那些厚重的冰壁里面有着白色或黑色的、仿佛烟云一样的东西在翻滚盘旋,完全是不透明的,郝仁猜测这应当是附魔的结果。

    寒冰城堡建成于诸神黄昏年代,距今已有数千年历史。它的风格与地球上的任何人类建筑都截然不同,但其巍峨恢宏的气势不需什么风格衬托便能扑面而来。郝仁禁不住仔细观察这座堡垒,终于从那些林立的塔楼、魔幻风格的箭塔、繁复的城墙结构中看出一丝眼熟的东西来,他赫然现这东西与霍尔莱塔王都中的某些古老建筑有些许相似。

    猎魔人乃是霍尔莱塔的魔法皇帝们利用源血创造出的“究极生命”。尽管他们自身没来得及产生自己的文化,但却继承了霍尔莱塔魔法帝国的知识精髓,如今这种传承终于呈现出它残存的蛛丝马迹:就是眼前这座城。

    “如何?”白火在看到自己熟悉的家园之后明显松了口气,数日来压在她肩头的重担似乎也稍微轻了一些,她不无自豪地张开手。“第一次看到寒冰堡垒的很多人都会呆住,它的宏伟是世间仅有,据说就连神话时代的大部分神殿都无法与其媲美。”

    “说实话我见过规模更大的玩意儿,但这座城确实挺壮观的,”莉莉甩了甩尾巴,努力强调自己的见多识广,随后仰着头沿着城墙看上去,“……整座城连一条接缝都没有啊!”

    “冰岩全部融接在一起,随后进行十六道工序的附魔加固,最终让它与整个冰原融为一体。”白火点点头,“几千年来,北极冰原也有了不少变化,但唯有这座城堡所屹立的这个地方被魔法禁锢着,你们脚下踩着的,就是数千年前的北极冰层,连一毫米的变动都不曾有。”

    伊丽莎白坐在伊扎克斯肩膀上仰头看了半天,最后终于还是鼓着腮帮子嘀咕了一句:“没我家大。”

    白火在城门前高高举起手中燃烧的符卡,符文卡片的火光在黑暗中只是繁星一点,但随着符卡的闪耀。寒冰堡垒大门上镶嵌的一块龙头形状的巨型冰塑却立刻明亮起来,伴随着一阵“咔咔啦啦”的响声,冰块塑造成的巨龙颅骨垂下了头颅,出嘶哑的声音:“打开……大门……”

    “轰隆隆——”

    一阵巨响伴随着大地的震动从大门后传来。那扇看上去已经与城墙冻在一起的巨型冰壁不可思议地开始缓缓上浮,而一阵低沉苍凉的号角声则随着大门打开从堡垒高处传来。郝仁抬头看向城墙顶端,在黑暗中,他看到无数人影影影绰绰地在那城垛上晃动着,成百上千道目光正注视着这里。

    郝仁把车收回随身空间,在白火的带领下向着堡垒里面走去。在穿过大门的时候他突然冒出个疑问:“既然这座大本营还在。你当初突围出来的时候怎么会狼狈成那个样子?”

    他想起了白火突然传送到南郊时的情况,当时这位猎魔人少女的情况可以用奄奄一息来形容,完全就是一副从全线沦陷的阵地上拼死突围的状态,但现在他却看到作为科尔珀斯大门的寒冰堡垒仍然屹立在这个地方,那么白火当时到底是怎么突围成那副模样的?

    “你知道我是从哪突围的么?”白火笑了一下。

    郝仁一愣:“哪?”

    “科尔珀斯最深处,几乎全线沦陷的地方,”白火叹了口气,“你眼前这座大门确实还在我们手上,但大门对面的科尔珀斯几乎已经完全是长老教团的领地了。我当时身陷他们的包围网中,连通向群星高塔的退路都被截断,原本我是想撤回到寒冰堡垒稍作休整,再通过那块血晶石的气息指引去找你们的,但却现根本无路可走,于是我直接从科尔珀斯秘境深处打开了空间门。所以我身上的伤并不是战斗所负,而是被空间乱流碾压的结果——任何秘境都是有空间封锁的。当时差一点就被碾成碎片,幸好最后时刻导师给的一个护身符帮忙抵挡了一下。”

    郝仁顿时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位猎魔人少女:“隔着空间封锁随机传送?你也真敢跳啊!”

    他对白火了解其实并不多,在有限的几次接触后,他对对方的印象就是一个拥有极大天分的,但却缺乏历练的稚嫩猎人,由于被导师和其他长辈们保护过度,空有一身战斗力却还不如南宫三八经验丰富。然而这种稚嫩的形象在刚才一瞬间砰然破碎——她比想象的还要果敢勇悍,顶着空间错位的乱流跳进去,那所需要的胆量与纵身一跃穿过飞旋的绞肉机刀片无异!

    莉莉听着白火跟郝仁交谈,却支棱着耳朵一脸问号:“这很危险的么?我觉得我应该也敢跳吧。”

    哦,除了白火这样的勇敢之外还有一种人也敢这么干,那就是莉莉这种型号的缺心眼……

    带着异样的期待与兴奋感,众人成为了第一批踏入猎魔人圣地的“异族”。穿过城堡大门之后,郝仁看到眼前完全是一座寒冰建造而成的要塞,无数魔法灯光在极夜中让这座堡垒灯火通明,全副武装的猎魔人们在堡垒里随处可见。然而尽管围观者甚众,现场却没有丝毫嘈杂,身着黑衣的猎人们只是静悄悄地站在各自的岗位上看着访客们,他们的眼神中带着好奇与警戒,还有一点点的期待。

    郝仁对那些视线中的警戒成分早有所料:今天对寒冰堡垒和整个猎魔人群体而言都必然是破天荒的一次,自神话时代至今始终都站在自然生物顶点的猎魔人教团不但对外求援,而且求来的援军还是一群异类,现在这些在教典中被列为“异端”的“妖魔”们就这么堂而皇之地站在圣地的堡垒中,还要作为客人被接待,这种破天荒的事情放在过去谁人敢想?

    如果不是先天敌对现象已经全面消退,如果不是如今局势所迫,如果不是最顽固的猎魔人都在长老教团并且已经变成敌人,今天的事情决计不可能生。

    一名身披大氅的老猎人就仿佛从黑暗中浮现一样无声无息地冒了出来,快步走向白火:“他们就是?”

    “克苏佐夫大师,”白火微微躬身致意,随后简单解释道,“这些是援军的领袖们,大部队在后面,一个小时后会抵达堡垒介层,需要有人过去帮他们打开星象结界。另外关于我请来的这支军队……希望能给大家提个醒,他们看上去有些怪异,而且大概跟神话时代的那些……有些相似,但他们确实是站在我们这边的。”

    被称作克苏佐夫大师的老猎人点点头:“放心吧,大家都已做好准备,局势如此,像我这样的老家伙都该变通了。而且我听说此事是贝多利斯圣者在失控前的指示?”

    虽然白火突围的时候并没有经过寒冰堡垒,但在郝仁一行踏上北极的时候她已经通过秘术联络了堡垒这边,将自己所知的事情一一告知,所以堡垒里的守军才能做好相应准备,并放郝仁他们这样的异族进来。

    “确实是贝多利斯圣者的指示,而且也是哈苏长者和图坦因大师的意思,”白火着重强调了后两个人,随后微微侧开身,指着薇薇安,“安塞斯塔女伯爵德高望重,即便猎魔人也多对她很敬畏,她主动提出来帮忙的。”

    “感谢女伯爵阁下不计前嫌的帮助,”克苏佐夫大师的语气听上去分外古怪,但还是忍着眼下这种诡异的氛围对薇薇安致意,“局势如此狼狈,真是……”

    “算了算了,你别跟我客套,你难受我也难受,”薇薇安气势十足地一挥手,“都是互相把狗脑子打出来的交情,谁跟谁客气都显得假,还是说说前线的情况吧。”

    莉莉在旁边委屈地小声嘟囔着:“说就说,能别隔三差五就提把狗脑子打出来么……狗招你惹你了……”(未完待续。)
龙8国际